筆趣閣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二千二百三十一章 意外的地方,意外的人
    “好吧,真拿你沒辦法,阿姆露迪娜,這件事就拜托你去和雅蘭德蘭奶奶和潔露卡打個招呼。”

    “是,殿下。”阿姆露迪娜肅然領命,她看向卡露潔的目光里,隱藏著些許羨慕,卻知道以自己的實力,連愛娃兒都未必能打過,想要追隨在親王殿下身邊成為他的騎士,自己還太早,太嫩,實力遠遠不夠。

    必須更加努力了,在無人看到的內心里,阿姆露迪娜暗暗發誓,想要,想要殿下那溫暖的手心,更多的摸摸頭,如果不努力的話,以后就得不到殿下的賞賜了,咳咳,當然,保護陛下和殿下,也是身為騎士的自己義不容辭的職責,賞賜只是附帶……附帶而已。

    掃了女孩們一眼,我狠下心,轉過身踏入傳送陣,卡露潔緊隨其后,緊張兮兮的跟在我身邊,生怕我忽然反悔把她落下。

    “大家別擔心,我會盡快回來的,帶著阿爾托莉雅……”朦朧白光中,女孩們的俏顏逐漸朦朧,被白光吞沒,下一刻,我們一行出現在冰天雪地的哈洛加斯。

    根據小亞瑟王所言,第二次考驗的場所是在第二世界。所以我們第一站必須來這里,然后坐世界之石傳送到達第二世界,在前往法師公會地底的世界之石傳送陣的時候,我們遇到了意外的人。

    “阿卡拉奶奶,你怎么在這里?”我張大嘴巴,不可思議問道,印象中,除了第一世界的拯救赫拉迪克族行動以外,好像還從未在除了營地以外的其他地方和阿卡拉碰面。

    “是你們,親愛的吳。亞瑟王大人已經找到了嗎?”阿卡拉也有些意外。不過隨即露出和藹笑容問道。

    “本昂在這里,這里噠。”我還未回答,小家伙就迫不及待的從斗篷帽子蹦出來,彰顯存在感。

    “真是好久不見了。亞瑟王大人。您還好嗎?”阿卡拉恭敬有加的行禮致意。

    “本昂當然好的很。阿卡拉乃的身體也不錯噠,冒險者聯盟還離不開乃,本昂甚素欣慰噠。”小不點王蹭鼻子上臉。老氣橫秋的回答,仿佛阿卡拉是她的小小輩。

    雖然的確是這樣,但是一只手辦王,一只老狐貍,無論怎么看都沒辦法將這種關系搭在這兩個人身上。

    “能勞亞瑟王大人牽掛,是我最大的榮幸。”阿卡拉受寵若驚的一笑,再次行禮致謝。

    不像在演戲的樣子啊,這小不點王身上真有那么大的威嚴,能以這樣的萌萌體型,威懾眾人,讓大家對她尊敬有加?還是說是數十萬年前的余威尚且存在?

    我百思不得其解,不過仔細一想,好像除了我以外,還要算上一個小幽靈,貌似真的沒有別人敢對小不點王有絲毫不敬,到底是大家的反應太夸張了,還是我和小幽靈的作死等級突破天際,敢將昔日的殺人王戲耍得哭鼻子?

    也罷,這種細節就不要在意了,反正我以我自己的方式和小不點王相處就好,她也從未對我的囂張態度表現出憤怒抗議(?)不是么?

    “阿卡拉奶奶,你怎么會來這里?”眼看她和小亞瑟王寒暄完畢,我迫不及待的將憋了有一會兒的疑問問出口。

    “最近萊娜和琳婭能幫的忙越來越多了,導致老婆子我有點閑著,所以抽空來看看馬拉大人。”

    “原來是探望馬拉奶奶啊。”我恍然大悟,馬拉奶奶是上一屆聯盟大長老,換句話說就是阿卡拉以前的頂頭上司,

    “沒錯,馬拉大人以蒼老之軀,堅持在這苦寒之地為聯盟做出貢獻,以前我忙的抽不出身,沒辦法來探望她,已經是失職怠慢,現在有了時間,自然要來看一看。”

    說起馬拉奶奶,阿卡拉臉上也充滿敬意,我從凱恩那聽說過一些歷史,數十年前,野蠻人一族雖然早已并入冒險者聯盟,但是一直以來都有反抗之聲,原因無他,抵御入侵以前的教廷時代,人類一個也沒落下,精靈族,矮人族,獸人族,野蠻人一族,全都坑過。

    現在,冒險者聯盟必須為以前教廷犯下的過錯買單,因此,馬拉奶奶在卸下大長老的重任以后,不顧大家的反對,毅然以凡人之軀,蒼老之齡,來到苦寒的哈洛加斯,為這里的野蠻人療傷治病,數十年如一日,正是因為她,野蠻人一族的反對聲音才逐漸消失,最后成為聯盟忠誠的戰友伙伴。

    如此讓人尊敬的老人,我卻數度經過哈洛加斯,沒有去探望她一眼,比起阿卡拉,我才是完全失職,失禮,失敬。

    “馬拉大人正在休息,你若是想去探望她,就留到下次吧,找回阿爾托要緊。”看出了我內心的想法,阿卡拉笑著說了一句。

    “嗯,下次一定要去探望馬拉奶奶。”我用力的點點頭。

    “拉蘇克那邊,我剛才也去了一趟,恰西的消息已經有了眉目?”阿卡拉頓了頓,話題一轉。

    “真的?”我喜出望外,接著露出愧疚之色。

    “抱歉,阿卡拉奶奶,這本來應該是我的任務,卻勞煩你了。”

    “瞧你說的,恰西如果能得到巨人鐵匠的傳承,對我們聯盟來說絕對是一件大好事,說不定把救世主的光芒都掩蓋掉。”阿卡拉笑呵呵的打趣。

    “那感情是好,多一個強大支援,我也能多松一口氣。陪陪維拉絲她們。”我也跟著笑了起來,救世主?我還真想拱手讓人,混吃等死才是吾輩的終極目標。

    “你看看,立刻就想偷懶了,這可不行,聯盟可少不了你。”阿卡拉被我得意忘形的樣子逗樂了,連連搖頭。

    “好了,不打擾你了,快點去把阿爾托救出來吧,小心點。我有些預感。你們這次的旅程不會那么順利。”笑過之后,阿卡拉的神色轉為凝重,鄭重的叮囑道。

    “連阿卡拉奶奶你也這樣說。”我苦笑幾聲,阿卡拉可是聯盟首屈一指的預言師。她這樣說了。十有跑不了。

    “只要能小心謹慎。我相信你一定能逢兇化吉,再多的困難,不也一路淌過來嗎?”見我神色苦逼。阿卡拉又安慰起來。

    “我知道了,總而言之萬事小心總沒錯,對吧。”

    “你知道就好,最怕是你心里清楚,身體卻不受控制,盡做些讓人擔心的事情。”

    “我會努力改正。”我撓著頭,被訓的沒脾氣,自己豬突猛進的風格,的確是讓大家擔驚受怕太多了。

    “卡露潔,吳可就教給你了,要看好她。”

    “安心吧,大長老閣下,想要傷害殿下的人,必將先跨過我的尸體。”卡露潔鑒定有力道。

    阿卡拉看了我一眼,似在說,看,你就忍心讓一個女孩為你的魯莽送命嗎?

    “我知道了,阿卡拉奶奶,這次絕對不會亂來。”我哭喪著臉,舉手投降。

    “嗯,那就快去快回吧,好久沒有見阿爾托了,她是一個天賦和努力并重的好孩子,如果說拯救暗黑大陸的重任,肩負在吳你的身上,那么以后維序暗黑大陸的重任,可能就要多辛苦辛苦她了,你們兩個,缺一不可。”

    語重心長的叮囑了我們一番,再次恭敬的向小不點王道別,目送阿卡拉的身影消失在風雪之中后,我長長吁了一口氣,本以為一溜煙的離開營地,能躲開阿卡拉的嘮叨,沒想到卻在哈洛加斯這種地方遇到她。

    以前阿卡拉忙,忙的教導我的時間都抽不出,現在她閑下來了,免不了要多嘮叨嘮叨,希望幫我這只迷途的小羊羔,找到那條最高大上的救世之路。

    “算了,還是快點出發吧。”我灰溜溜的說了一句,感覺被阿卡拉這樣當小屁孩的教導了一番,自己在卡露潔心目中的偉光正親王形象,起碼縮水了一半。

    話說回來,我在卡露潔心目中,真的還有偉光正這種設定嗎?

    和守護世界之石的法師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他們十分爽快的放我通行,連阿卡拉的證明都不需要了。

    很快,我們來到了第二世界羅格營地。

    “小家伙,現在我們要去哪里?”小亞瑟王只是對我說在第二世界,具體地點可沒說,到了這里,下一步該怎么走還得問她。

    “去大草原噠,一個大大的草原噠。”

    “草原?不就是這里嗎?羅格營地。”我朝營地外努了努嘴,鮮血荒地,冰冷之原,以及石塊曠野,這三個區域其實都是一片草原,地形不同而已。

    “不素這里噠,素靠近雪山的大草原噠。”小亞瑟王把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

    “靠近雪山的大草原?”我蒙了。

    “殿下,亞瑟王大人所說的地方,該不會是群魔堡壘的郊外大草原吧?”這時候,卡露潔在一旁輕聲提醒道。

    “對啊,我怎么把那里忘記了。”臉一紅,我難為情的用力咳嗽幾聲。

    虧自己還是聯盟長老,卻被一個精靈提醒了這種事情,工作不到位,工作不到位啊。

    “素噠,就素那里噠,現在被乃們稱之為群魔堡壘的地方噠。”在卡露潔的提醒下,小亞瑟王也終于記起了什么,連連點頭。

    “那我們立刻出發吧。”

    回到傳送站,在一道白光的籠罩下,不到兩三分鐘,我們就告別了剛剛抵達的第二世界羅格營地,來到了一片灰色籠罩,宛如鋼鐵之城的群魔堡壘。

    “好懷念啊。”剛剛出了傳送陣,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內心充滿感嘆。

    這里,就是我和小黑碳相遇的地方。和小黑碳的相遇,共處,直到最后親手殺死小黑碳,這些情景至今還歷歷在目,難以忘掉。

    這里,也是我和黃段子侍女第一次補魔的地方,或許,除了少數幾個重要地方以外,第二世界的群魔堡壘,是留下我最多難忘回憶的地方。

    說起來。我們當時一家三口住的那個小屋子。以及群魔堡壘下面的那個石洞,到現在都還保留著,等救回阿爾托莉雅以后,就帶她去看看。告訴她我和那笨蛋侍女的笨拙往事吧。

    看了一眼卡露潔。她心有靈犀的看過來。仿佛察覺到了什么,朝我溫柔一笑,差那么一點點。我又將這張柔和絕麗的笑臉和那黃段子侍女重疊起來。

    用力搖了搖頭,我壓低聲音,對身后帽子里的小亞瑟王問了起來。

    “小家伙,第二次考驗的地點,離這里遠不遠,要不要先找個地方落腳,如果需要,我到是有個好地方。”

    我口中的好地方,自然是指當初和黃段子侍女以及小黑碳一家三口住的地方,馬里奧……馬大歐……也不對,是格力歐大叔才對,拜托他偶爾照看一下這個家,如果他還記得的話,那么那應該還能住人吧。

    “讓本昂看看噠,讓本昂看看噠。”出乎意料,小亞瑟王似乎有些失神,躲在帽子里喃喃自語起來。

    “你要看什么?”我好奇問道。

    “出去城外,本昂要仔細看一眼噠。”

    “好吧。”沒辦法,現在能依靠的只有這小不點王了,看到她現在恍惚的樣子,我有些不安,但愿她還記得地方。

    來到群魔堡壘城外,再往外走不遠,就是高達數千米的懸崖,群魔堡壘所在的地方,是一根從地面筆直聳立而起的巨大石柱,想要用正常的方法從地面上到群魔堡壘,只能通過一條崎嶇狹險,宛如天梯的小道。

    我們就站在懸崖邊,在一處沒有人的地方,讓小亞瑟王坐在肩膀上,肆意張望,那一片一片灰色的枯萎草原,讓這小家伙失神許久。

    “不對噠,這里原本不素那么灰暗絕望的地方噠。”許久,她挫敗的低下頭,小聲嘀咕道。

    “不管這里原本是什么地方,現在好到第二次考驗的場所要緊,小家伙,你可不要告訴我你記不得了。”我心里越發不安。

    “誰說噠,這素本昂設下的考驗,連阿爾托都能找到,本昂豈有找不到的道理噠。”

    (未完待續。。)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