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二千四百六十七章 萬年后的重逢
    “我是……”我剛要張嘴否認,就被小狐貍死死捂住嘴,然后不斷用眼神暗示我,這里可還是天狐考驗內部呢,暴露男性的身份是想死啊?

    “我……我我……我……”

    得到小狐貍的提示后,兩行熱淚頓時從眼眶里竄出,我我我我了半天,終于心中的某件東西砰一下破碎,圣月賢狼擺了個剪刀手,摟著露西亞,臉貼著臉,宛如在照大頭貼般的ki★ra了大家一臉。

    “是啊,誰規定女性和女性不能相親相愛?”

    前略,天國的奶奶,原諒不肖的孫女……不對,是孫子我吧。

    “原來如此,女性和女性之間……就不用擔心天狐情殤了,的確是個不錯的想法,但是緣分這種東西誰也說不定,并不是想喜歡誰就喜歡誰,只能說這位后人的運氣很好。”

    天狐牧師背后的某個天狐幽靈發出幽幽聲音,聽起來雖然不像經歷過天狐情殤的悲慘,但好像也有過什么感情上的傷心往事,算了,我去追究這個干嘛。

    “……”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讓我變回本體吧,再以圣月賢狼的模樣呆下去,我怕心里真的會被迫覺醒某些東西。

    “等等,各位先祖大人們,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一問。”小狐貍冷不防的出聲。

    “但問無妨。”

    “現在,那些搗蛋的先祖大人們已經被壓制住了。沒辦法再出來干擾考驗了,是這樣嗎?”

    “正是這樣沒錯。”

    “她們能一直被壓制住嗎?而且就算能,那將來天狐考驗只剩下你們諸位支撐,能支持下去嗎?”

    “這個嘛……”天狐幽靈們相視,露出笑容,看來這位后輩的責任心很強。最先關心的竟然是這個,擔心這一次的騷動,會不會對天狐后人造成影響。

    “放心吧,那些同伴們的暴走,只是暫時的,你的年紀應該不大,這個年紀敢來接受考驗或許可以說是前無古人了,這樣算來,一千年。還要再過將近一千年的時間,才會孕育出下一代天狐,這一千年時間已經足夠我們的伙伴冷靜下來,畢竟大家都只是一縷殘魂,大多時候比較健忘,不是嗎?”

    “真是這樣我就安心了,如果說因為我的過錯,而導致以后的天狐無法再接受天狐考驗的話。那我就要成為狐人一族的罪人了。”

    聽到這里,小狐貍總算安心的松了口氣。我在一旁佩服不已,原來短短時間內,剛冷靜下來的她已經想到了那么遠。

    不過,如果因為這次的事件,而導致天狐考驗變得不可用,不光是小狐貍。連我也要成為狐人族的罪人,歷代天狐雖然都是天縱之才,但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就算是亞瑟王那樣的大陸第一天才。也有兩套神裝加身庇護,失去天狐考驗,等于是斷了狐人族的半條根,狐人族怎么可能饒得過你。

    “這一點你大可放心,我們可不會讓先祖們花了數十萬年打造的心血,毀于一旦。”天狐牧師盈盈一笑,那份嫵媚天成的笑容里似帶著圣潔光暈,恍惚天使化身,還好我現在是圣月賢狼,可不會被對方迷惑,嗯嗯。

    話說我開心個毛啊!身為一個純爺們,如果面對這等魅惑笑容都動不了心,那還算是男人嗎?!

    “那么,先祖大人,請允許我問第二個問題。”

    得知自己不會成為一族罪人后,小狐貍明顯輕松了許多,語氣也變得開朗客氣了,或許是起了某種競爭意識,她那比平時還要軟糯嬌媚幾分的語氣,并不遜色于天狐牧師那融合了圣潔的天狐魅力。

    我說你跟一縷殘魂較什么勁呀。

    “現在的我,還能繼續接受天狐考驗嗎?以我的微薄實力,想必由諸位先祖大人們主持考驗,應該已經足夠了吧。”

    聽到小狐貍竟然是提出這樣的要求,天狐幽靈們免不了又是相視交流,最后還是由那名天狐牧師開口。

    “當然可以,你現在的實力,比歷代前來接受第二次考驗的天狐都要弱一些,有我們來主持考驗的確是足夠了,但是……”

    “但是?”

    “但是,你確定真的要這樣做嗎?你的戀人,已經幫你通過了天狐考驗,我覺得沒有必要多此一舉。”

    “她是她,我是我,雖然污蔑是……是……是戀人是沒錯,但是也不能連這種事情都不分。”小狐貍不高興了,竟然讓自己鉆空子,這是在污蔑自己身為天狐的高傲和自尊嗎?

    當然,說到戀人二字時傲嬌如她結結巴巴的樣子,也是萌呆了。

    “你誤會了,我并不是這個意思。”天狐牧師稍顯困擾的輕歪了歪頭,似在思考該怎么解釋說明好。

    “想必你來接受考驗之前,應該也聽說過,第二次的天狐考驗是有完成度這一說法的。”

    “的確是聽瑪瑪加奶奶說過,那又如何?”小狐貍點了點頭。

    “知道就好辦了。”天狐牧師輕輕打了個響指,怎么看都像是在表達“要特地和晚輩說明的話累死了還好不用太好了”這樣的意思。

    我說……這貨是不是有點調皮?明明一臉圣潔的樣子,卻是個嫌麻煩而且貌似還有些腹黑不良的屬性,你看,身后的天狐幽靈們都快一臉黑線了,估計在琢磨著,早知道就不讓這家伙出來當代表了。

    其實,從她選擇牧師這個職業就可以看出一定不是個會乖乖聽話,走尋常路線的家伙,我早該有心理準備才對。

    “按照考驗的完成度。天狐考驗會給予相應的獎勵,完成度越大,獎勵就越大,這種事想必不用多解釋你們也清楚。”說著,天狐牧師眨了眨眼,目光落到我身上。

    “不知道該很高興。還是很遺憾的告訴你,我的小小晚輩,你的戀人的完成度是百分之百,甚至超過了百分之百也說不定,因為歷代以來,即便是觸發額外考驗的天狐有不少,但是能觸發難度最高的額外考驗,還一口氣通過的,就只有她一個人。”

    “所……所以說……說呢?”小狐貍的聲音有些顫抖。明明已經明白了卻還是不想明白,夠了,別再自欺欺人了你這笨狐貍!

    仿佛聽到了我吐槽心聲,小狐貍猛地一個轉身,用苦大仇深的目光瞪著我,兩只小手抬起(身高差距)抓住圣月賢狼的白袍前領拼命搖晃,用欲哭無淚的聲音大喊道。

    “這都是誰的錯?你這壞蛋,現在給本天狐解釋解釋。評一評理,這都是誰的錯。誰的錯!”

    我的錯,我的鍋還不行嗎?

    本來身體就虛弱的不行了,被小狐貍這樣用力一搖,視線里頓時就轉起了無數的小星星。

    意識到了這一點,小狐貍立刻收手,但顯然還是氣憤未消。一副回去以后再和你好好算賬的俏臉結霜表情。

    “所以說呢。”

    仿佛非常非常喜聞樂見,喜大普奔看著這一幕的天狐牧師,雙手合適,露出暢快愉悅的笑容,似在說。你們繼續,到是繼續呀,戀人之間的撕逼大戰什么的,最喜歡看了。

    “現在通過天狐考驗的話,能夠得到最大的收益哦。”

    “我……我……”小狐貍張嘴喃喃了半天,雖然很想大聲說我才不要,但是,身為狐人族的支柱的她,在一族的安危和榮耀,在暗黑大陸的危機面前,個人的高傲和自尊顯得如此渺小。

    如果是在和平時代,沒有地獄一族入侵,沒有種族之間的成見戰爭,大家都開開心心的愉快玩耍,相親相愛,說不定她還能任性的選擇no,但是這種設定顯然并不存在。

    “我……接受。”張嘴了半天,最后,她還是無奈低頭,就像彈出是否安裝的選擇窗口里只有一個“是”可以選擇,面對這種流氓軟件,高傲的天狐圣女也跪了。

    “明智的選擇,面對地獄一族的入侵,如果還要任性的話,我可不敢想象讓這樣的人率領狐人族會變成什么樣子。”

    “地獄入侵?”我和小狐貍驚訝的看著對方。

    “莫非……你是地獄入侵時期誕生的天狐?”

    “正是這樣沒錯,可惜呀,一千年才得知一次消息,結果每次后輩帶來的都是壞消息,而且越來越壞,暗黑大陸……是不是快要支撐不下去了?我們狐人一族到底何去何從?真怕有一天沒有天狐再來接受考驗了。”

    天狐牧師黯然一嘆,聲音和表情里,包含著許多許多我們解讀不了的復雜感情。

    看樣子,這個沒談過戀愛的天狐牧師,身上似乎也有不少故事。

    “艾娜應該是我們之中最可憐的一個,雖然沒有經歷天狐情殤,但是,她卻親身經歷了地獄一族的入侵之始,接受了只遜色于末日之戰和原罪之戰的慘痛災難的直接沖擊,目睹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尸體陳山,我們一族死傷過半,那份無可奈何,無能為力的悲哀傷痛,又怎么是天狐情殤能夠比擬得了?”

    在天狐牧師身后,一名天狐幽靈用憂傷的語氣說道,似乎光是在腦海里想象,就能感覺到深深的哀傷和痛苦,更別說親身經歷了。

    看不出來,這位看似不著調的天狐牧師,竟然經歷過這樣可怕的事情……等等,我是不是疏漏了什么東西?

    艾娜……親身經歷過地獄一族入侵之始,讓我好好想一想……

    沒等我擺出思考者狀,懷里就閃起一道白光,伴隨著小幽靈那咬牙切齒的聲音響起。

    “受死吧,騷狐貍艾娜!!!”

    從未見過小幽靈如此豬突猛進,身體才剛出來一半,就迫不及待的張牙舞爪,朝對面的天狐牧師撲了過去。

    那天狐牧師呆愣住了,宛如在做夢一樣的表情。但是,面對小幽靈的飛撲,她似乎練習過千百遍般,身體比本能反應還要快的抬起頭,準確無比的按住了小幽靈的腦袋,將她制止下來。

    “混蛋。混蛋,放開我,我要和你這只騷狐貍一決死戰!”

    被按住腦袋,無法繼續前進一分一毫的小幽靈,手舞足蹈,宛如腦袋頂在了墻上還想拼命向前游的游泳菜鳥,看著讓人憐憫的想將她抱在懷里好好安慰。

    “你……竟然是……你……愛麗絲?!”天狐牧師雖然下(經)意(驗)識(豐)的(富)阻止了小幽靈的頭槌突襲,但是顯然還是沒有從驚愣中反應過來。

    任誰遇到這種事情也都會是一樣的反應,萬年過去。在這種地方,還能再次和以前的密友重逢,這絕對是上帝的惡作劇。

    我終于認出她了,沒錯,小幽靈曾經和我說過的,三名圣女候補人,首席候補是一個叫……叫沙耶還是什么來著的人,第二候補就是眼前的天狐牧師。被小幽靈一口一個憤憤的騷狐貍艾娜叫的天狐族圣女艾娜,小幽靈只是個可憐的吊車尾而已。

    我之前怎么就沒想到這茬呢。天狐幽靈里牧師職業只有那么幾個,當年的圣女候補艾娜肯定算一個,而且沒有談過戀愛,在花季年齡里就因為地獄一族的入侵,和小幽靈一樣早早失去了年輕的生命。

    之前的提示已經夠明顯了,看來我果然是累壞了。

    看到小幽靈和艾娜在那打鬧。我羨慕之余,也不禁稍稍欣慰,我這抱著嚴重扭曲感情的小圣女,終于向別人敞開胸懷了,縱使這個人只是一縷殘魂。

    “那還有假。快點把圣女奶奶給我的圣女胸針還回來!”

    小幽靈越說越氣,手腳比劃的越快,可惜艾娜依然一只手輕松抵住她的額頭,仿佛拎住了貓的脖子肉般,穩如泰山,充分顯示了兩人之間當年的智商以及地位差距,我都不忍心看下去了。

    “真的是你!”

    這次,艾娜是用肯定的語氣,驚喜的發出尖叫,能知道這種事情,最重要的是,過了萬年還能記得,并且斤斤計較的小氣吧唧個性,不是當年那個老纏著她,試圖和她作對以顯示自己是個小大人的洋娃娃般的圣女候補愛麗絲,還能有誰?

    于是,闊別萬年后淚眼相見的圣女候補二人組,上演了讓人感動的重逢場面,只見艾娜把手一撤,措不及防的小幽靈就慌張叫著向她懷里撲過去,然后老二雙手一張,用力一抱,將自投羅網的老三抱在懷里,那叫一個抱的緊呀,我看著的感覺像是勒了。

    然后,小幽靈那以前只屬于我的柔軟臉蛋,也慘遭襲擊,被艾娜蹭來蹭去,根本停不下來。

    “啊啊啊,就是這種肉感,雖然長大了一點,但是抱著的感覺一點都沒有變,最犯規的就是這臉蛋,怎么可能那么柔軟,蹭一輩子也蹭不膩,啊啊啊,就算為了蹭著張臉蛋,我也寧愿放棄爭奪圣女的資格。”

    陶醉于小幽靈的柔軟之中,艾娜幾乎就像癡女一樣發出陶醉呻吟。

    “小……小凡……救……救我……”宛如食物鏈壓制一般被輕易制服的小幽靈,幾乎被艾娜熱情的擁抱抱在喘不過氣來,又被蹭的暈頭轉向,無奈只要向我求救。

    “……”我聳了聳肩,擺了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積累了一萬年的友情,何等炙熱,何等感動,我可以理解艾娜的感受,你就忍一忍吧。

    “小愛麗絲,可是我最喜歡的抱枕。”

    哦哦哦,知道了一個不得了的事實,小幽靈竟然是抱枕,老板,請務必給我來十個這樣的抱枕!!!

    “才……才不是,是你這家伙……你這騷狐貍擅自……擅自……”

    “啊啦啊啦,嘴上說不要,最后還不是鉆到我的懷里睡嗎?做夢的時候還說了夢話,艾娜姐姐的胸部好暖好軟好舒服什么的,真是的,明明睡著的時候嘴巴那么乖巧,為什么一醒過來就愛鬧別扭了呢。”

    哦……哦哦哦!!!不小心知道了小幽靈更多的黑歷史,我不會有事吧?“記得剛剛被選為圣女候補的那一天,第一次見到圣女奶奶和教皇,小愛麗絲緊張的不得了,晚上安排開始在教廷山住下,還記床,怎么也睡不著,結果第二天一大早竟然尿……”

    “嗚哇哇哇,什么都沒聽到,我什么都沒聽到,不許再說了你這可惡的騷狐貍!!!”小幽靈死命的捂住耳朵,忍無可忍,一口咬了下去。

    “疼疼疼!!!你只金色小貓……還是那么喜歡咬人。”小幽靈的牙齒何其犀利,還沒用力,艾娜就開始呼疼了。

    “咦,等等?!”她忽然察覺到什么,將懷里的小幽靈退離幾分,仔細觀察。

    “你……現在該不會也變成幽靈了吧。”

    “哼!”小幽靈臉蛋一撇,鬧別扭,不甩對方。

    “應該是這樣沒錯了,上萬年過去,除了巨龍,應該沒有人能活那么長時間吧,只不過是很好奇,我有天狐考驗保存這一縷殘魂,也就罷了,你這只小貓是怎么一直維持到現在的?”

    吃鉆石唄?

    我在背后翻了個白眼,肉疼的摸了摸口袋,這些年來光是被小幽靈吃掉的鉆石,用去買面包的話都足夠繞黑暗大陸998圈了……

    。。。(未完待續。。)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