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煉巔峰 > 第三千四百二十一章 大帝的茶
    虎嘯城的局勢隨著這一次戰役變得詭譎起來,足足半年時間,再沒有任何一支魔族大軍造訪。

    也不知道是忌憚虎嘯城的力量還是別的原因,魔族那邊似乎將虎嘯城給遺忘了,倒是附近左右的城池不斷地遭到魔族的勐攻。

    最開始的兩月,楊開也不敢有什么輕舉妄動,免得給了魔族可趁之機。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確定魔族再也不會來虎嘯城之后,楊開便領著虎嘯城的大軍主動出擊。魔族不來攻城,我出去打你們總可以吧。

    多虧了虎嘯城二十萬大軍的來回奔波,附近幾座城池好幾次都岌岌可危,卻在虎嘯城的支援下度過難關,殺敵無數。虎嘯城大軍軍勢已成,軍中帝尊境更是多達一兩百人,所到之處,簡直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威名遠揚。

    如今西域各大城池,但凡有哪個城池守城不利,第一時間便會向虎嘯城發出求援信息,有空間法陣和玄界珠,楊開來往支援也是迅速至極,多次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于將傾。

    雖然虎嘯城大軍在楊開的率領下表現搶眼,但總體局勢對星界這邊還是不容樂觀。

    半年時間,西域疆土丟失無數,上百座城池淪陷,無數人戰死沙場,魔族的蠶食勢不可擋。依照這樣的速度,不出五年,只怕整個西域都要淪陷了,到時候魔族以西域為跳板,東南北三域都將不得安寧。

    大帝們如今已經不知所蹤,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干什么,是不是知道星界如今的局勢。

    虎嘯城的護城大陣徐徐開啟,二十萬大軍凱旋歸來。雖然半年時間的征戰讓虎嘯城大軍也死傷不少,但每一天都有慕名而來的武者加入其中,所以虎嘯城大軍的數量一直保持著一個平穩的數字,甚至略有增長。

    城中居民歡唿不斷,興高采烈地迎接大軍的歸來。

    這一趟楊開率大軍外出支援,也算是功成身退,保住了那個支援的城池,打退了百萬魔族的進攻。

    留守虎嘯城的馬茵迎了上來,湊到楊開身邊低語了幾聲,楊開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沖后方揮了揮手,大軍自去安歇,楊開脫去身上的甲胄,大步朝城主府內行去。

    大殿之中,一人端坐在旁,似是察覺到了動靜,扭頭望來。

    四目對視,只見來人雙目泛白,沒有一絲黑色,望之驚悚。

    “高兄!”楊開微微一笑,徑自走到首位上落座,自有婢女奉上茶水,恭敬告退。

    來人是高瞻,楊開與他也算是認識,不過并不熟稔,心中不免有些奇怪,他跑過來干什么。這家伙可是天樞大帝的衣缽傳人,不在大帝身邊伺候著,來虎嘯城干什么?

    “不敢當!”高瞻微微欠身,“楊師兄文成武德,虎嘯大軍一出,魔族聞風喪膽,這些日子可是打出了赫赫威名。”

    楊開道:“高兄抬舉了,不知高兄此來,有何要事?”

    高瞻回道:“奉家師之命,請楊師兄走一趟。”

    楊開挑眉道:“天樞大人要見我?”

    “正是!”

    楊開頷首道:“好,容我稍稍準備一下。”

    高瞻伸手請便。

    也沒什么好準備的,只是找到厲蛟和高雪婷,告訴他們自己要出去一下,讓他們小心戒備,雖說自從上一次那個魔族半圣跑過來鬧了一通后,虎嘯城再無魔族兵臨城下,但小心無大錯,萬一魔族趁他不在真的打過來了呢。

    交代完之后,楊開便與高瞻一起上路。

    通過城中的空間法陣,直傳目的地。

    視野一花,兩人已經出現在一處山谷之中,谷內靈氣濃郁,鳥語花香,亭樓閣臺,風景別致,這么長時間一直在戰場和打殺聲中度過,忽然來到這么一處地方,還有些不太適應。

    楊開挑眉道:“這是天機谷?”

    早就聽聞天樞大帝住在天機谷中,但天機谷到底在星界的哪個位置卻是鮮少有人知道,楊開也不清楚,卻沒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居然也能來到天機谷。

    高瞻頷首道:“楊師兄說的不錯,此地正是天機谷,家師性喜幽靜,所以這里只有我與家師兩人,怠慢之處還請楊兄見諒。”

    “高兄客氣。”楊開客套一句,左右打量起來,顯得頗為好奇。

    高瞻在前方引路,穿過小橋流水,一直朝前方走去,天機谷內曲徑通幽,景色變換不斷,明明某一處還是春暖花開,一腳踏出或許已經身處皚皚白雪之中。

    這里有極為高明的陣法籠罩,似能調節四季之氣。

    直到一座亭子前,高瞻才止住步伐,伸手一請。

    楊開抬頭,這才悚然發現,亭子中有兩人端坐,正笑吟吟地望著他。他這一路走來雖然也在左右打量景色,但并不代表他就沒有感知四周,面前的亭子中有兩個人他居然沒能發現,實在是詭異的很。

    不過這兩個人如果都是大帝的話,那就又說得通了。

    其中一個自然是此地的主人,天樞大帝,而另外一個楊開也不算陌生,正是獸武大帝莫煌。

    此時此刻,兩人正對席而坐,中間一副石桌,桌上煮著茶水,空氣中茶香四溢。

    楊開箭步上前,入了亭內拱手道:“見過兩位大人!”

    莫煌一笑道:“別客氣了,坐下吧。”

    楊開謝過,這才落坐在兩人的中間。

    一時無言,天樞大帝和獸武大帝都不出聲,似乎在等待面前的茶水煮開,楊開也不好打擾這寧靜的氛圍,但畢竟身在兩位大帝中間,多少有些不太自在,不時地扭動一下身子,動動胳膊晃晃腿。

    莫煌扭頭瞧了他一眼:“你是猴子么?”

    楊開訕笑一聲,立刻眼觀鼻鼻觀心,動也不動。

    楚天機呵呵一笑:“年輕人活潑好動乃是常有之事,莫兄何必苛求于他。”

    莫煌道:“楚兄你可別被這小子的外表給騙了,這小子素來不是什么好東西。”因為莫小七的事,莫煌對楊開一直意見很大,逮到機會自然不吝打擊。

    楊開叫屈道:“獸武大人,晚輩沒得罪你吧?當年在龍島的時候,我還算助你一臂之力了,上次更帶小七去看望了伯母,你干嘛這么說我。”

    莫煌哼哼兩聲,提起桌面上的茶壺給自己滿了一杯,一飲而盡。

    楚天機呵呵一笑,接過茶壺給楊開的茶杯倒水。

    楊開大驚,連忙起身道:“怎敢有勞前輩,晚輩自己來就好。”這可是天樞大帝,居然給自己斟茶,楊開再自大也有些承受不起。

    楚天機卻是不管不問,直到將楊開的杯子滿上,才自己倒了一杯,緩緩道:“我從莫兄那里聽說了你不少事情,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換舊人。”

    楊開臉都紅了,一邊再次落座一邊尷尬道:“天樞大人過獎了。”

    莫煌對自己有點意見楊開是知道的,從他嘴里說出來的肯定沒什么好話,也不知道天樞大帝都聽說什么了。

    楚天機笑道:“非常人行非常事,最起碼我等年輕的時候可沒有你這般風姿多彩的生活,比起你來,我等大有不如啊。”

    楊開齜了齜牙:“我算什么非常人,只是年輕沖動,諸位大人才是星界億萬武者的楷模。”

    楚天機緩緩搖頭:“老夫也算活了不少年月,也見識過不少所謂的青年才俊,后起之秀,但卻從未有哪一個如你這般醒目耀眼。世人皆稱老夫能堪破過去,看透未來,有明天理,辨天機之能,但老夫卻是看不透你的未來到底怎樣。”

    楊開一驚道:“大人此言之意,晚輩的未來撲朔迷離?”

    楚天機緩緩搖頭,卻是不多做解釋,楊開那叫一個急啊,無奈拳頭沒人家大,也不能逼迫人家,只能抓起面前的茶水勐干。

    莫煌有些忍無可忍:“別吹捧他了,趕緊說正事,老楚你這人說話就是喜歡拐彎抹角,拖拖拉拉的。”

    楊開神色一肅道:“是了,不知兩位前輩喚晚輩前來,所謂何事?”

    讓兩位大帝找他過來,顯然不是什么小事,楊開忽然意識到天樞大帝剛才那句“非常人行非常事”的意思了,這是有任務要交代自己啊,而且應該是很危險的任務!

    媽的,大帝的茶果然不是那么好喝的。

    這次不等楚天機開口,莫煌便直接道:“楊開,我等希望你能進一趟魔域。”

    “進魔域?”楊開聞言大驚,“進魔域干什么?”

    莫煌神色凝重道:“明月怕是有些危險,我們需要你去將他救出來。”

    楊開聽的有些發懵,明月大帝陷落魔域這事他自然是知道的,當初兩界通道開啟,幾位大帝進入其中查探,卻不料被魔域那邊幾位魔圣設伏,最后還是明月大帝以一己之力拖住了那些魔圣,讓莫煌等人有機會脫困。

    后來也聽說明月大帝似乎是被困在什么地方,但具體是哪里就無人知道了,至今也是杳無音訊。

    如今莫煌忽然要他去魔域把明月大帝給救出來,楊開自然是一臉懵。

    遲疑了一下,楊開扯了扯嘴角道:“兩位大人不是在開玩笑?”

    莫煌道:“你看我像是在跟你開玩笑的樣子?”(未完待續。。)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