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限之召喚筆記 > 580 亂
    這個世界上越來越多的高手,開始喜歡上了上位式。本來嘛,這就是一種居高臨下的姿勢。

    ——太公望也是,剛剛就從高手們最喜歡的高空中,從天而降。

    這一點需要承認——李維,不會飛。

    ……這能說明什么呢?只能說明就好像沒學會舞空術的某長著尾巴,看到月亮就會變身的平時黑發、發飆黃發的人一樣——他還是個剛剛起步的人物。

    不過,等到他被從八陣圖救出來之后,迎接他的不是*和微笑,而是石頭和刺刀。

    “結束了?”

    李維不敢置信的看著四周的戰場——

    更加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系統提示。

    ————

    【支線任務:擊敗諸葛亮(失敗)

    達成目標:成功將諸葛亮擊退(失敗)

    失敗目標:未能將諸葛亮擊退,或者被諸葛亮擊敗、擊殺(達成)

    成功獎勵:經驗值5000點——如成功擊殺諸葛亮,則經驗值翻倍(失敗)

    失敗懲罰:隨即災難事件【event_xxxx】一項(兌換)】

    【event_1010】【我們的一名下仆成功背叛】

    【蘇妲己——成功背叛了“圣女團”,連帶惡劣的反應:王貴人和胡喜媚同樣背叛】

    【蘇妲己——被傳送回原位面《封神演義——仙界傳說》】

    【蘇妲己——被傳送回原位面《大蛇無雙》】

    【引發事件:第一次背叛】【災難!我們的一名下仆背叛了我們的隊伍,現在,不惜一切代價讓她得到應有的懲罰!】

    諸葛的八陣圖被破的干干凈凈,原因很簡單,一起研究這項成果的黃月英幫了個忙,一起黑諸葛。老婆聯合外人對付丈夫,不知道諸葛此刻的心情如何。不過,據說淡定的讓人感覺不到人類的氣息。

    李維是沒看到,當時黃月英悲痛欲絕的樣子——總而言之,黃月英到現在還沒露臉,跑到帳篷里自己獨守空房去了。一起陪同的,還有同樣是*的寧寧和阿市。

    別的什么李維不知道,李維只知道諸葛壓根沒有失敗,人家帶著所有的家當從容撤退——十萬人基本上沒有折損多少,就退出了寧中城戰場。

    不過,這些都對李維沒有什么太大的妨礙——讓他感覺到不能接受的是——自己的任務竟然失敗了?而且,失敗的結果竟然是如此可怕的……

    戰場上,現在處理大事的,是太公望——他現在接替黃月英總攬一些大小事務,事實上這位智商不比諸葛差的仙人,也的確有兩把刷子。除了時不時的抱怨一下自己的待遇問題之外,還是能夠安心處理大事的。

    現在最大的事務——就是馬上和南王孟獲聯系。其中,趙云自告奮勇的跑過去但當使者,一起陪同的還有不少戰國的姬武將們。

    而此刻的李維,則是挑起一盞孤燈,在帳篷里對毒島學姐唉聲嘆氣。

    毒島冴子坐在李維的對面,明確的知道——這是李維在耍脾氣——中午十二點,你非得在帳篷里點著一盞油燈——這不是吃錯了藥了么?

    男人是孩子,得哄。當然了,哄了之后,也得往死里打——否則記不住這次教訓可就沒有用了。

    “冴子——我們失敗了。”

    現在唯一能說的上話的,就是冴子學姐了。

    “啊……我也看到了。”毒島冴子微微點頭,同樣說道:“妲己——她離開了我們的團體。不過呢,還真的很難稱之為背叛。”

    “……你說得對,本來就對我不懷好意,好感度是負的,還是負一百。”李維看著毒島學姐的眼神,也明白對方似乎很不滿自己原來隨便【簽約】的習慣。當即尷尬的笑了笑,把油燈吹滅。

    帳篷不大,完全都是臨時的——李維臨時在明水河邊搭起了一座行軍帳篷,完全遠離少說一公里外的臨時軍營。

    理由是:李維需要清靜,剛剛闖了八陣圖,現在需要休息。

    實際上——是不想被太公望拉壯丁,因為李維在趙云的塑造之下,已經是一個能文能武的人物了——實際上有幾斤幾兩,他當然自己知道。

    “恩……雖然這樣說,對我來講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一下某個現在很有女人緣的男人。”毒島冴子一拉開帳篷的帷幕,似乎不愿意再呆在一間狹小的帳篷里:“不要亂發情哦——見到了漂亮女人就走不動呢,雖然男人都這樣,不過為了能夠繼續活下去,請老師也多少能夠辨別是非!”

    “……冴子大人,在下受教了。”表情有些尷尬的跟著冴子走出了帳篷,同樣來到明水河邊。

    寧中城外三十里,就是明水河——這條河可以說是漢、蠻的天然分界線,因為,這是最后一條沒有瘴氣,不會動不動就有毒的,適合漢人使用的河流。

    遠處的古代軍營、頂盔貫甲的古代武士巡邏、一隊高頭大馬的騎兵不知道為了什么急速奔出軍營,向寧中城方向跑去。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毒島冴子這一身水手服的校服,顯得是那么的不合群。

    當然——這身水手服一如既往的得到了冴子學姐的關照——改的已經不像樣了,原來的長裙就好像旗袍開叉一樣,為了提高靈活度而開到了大腿。而平時就是黑絲、黑絲+黑絲,也算是拿某些人的心臟開玩笑了。

    剛剛,李維被困在八陣圖里的時候,不用說又是一陣血雨腥風。冴子自然是首當其沖的人物,因為為了陪著李維,所以都沒有來得及洗漱。

    走到了河邊,冴子將腰間的太刀解下,插在了一邊。俯*來,輕輕的擺弄著一堂秋水。

    順道一提,秋水時至,百川灌河——秋天不要隨便到河邊玩。

    “唉……最好呢,老師你也能夠聽聽我的忠告。”

    背對著李維,冴子的聲音里充滿了無奈。

    “冴子大人您請賜教?”

    “……那么老師?我想請問一句——相對于那些一丁點都不喜歡你的女人……你對我,是怎么看的?”

    回眸凝視。

    “雖然我知道滿身血腥味的女孩子不會討人喜歡,更加知道……身材方面,可能我沒有來不知火小姐出色,比起跟隨老師的時間,我沒有萊維小姐時間長,比起可愛,我更是比不上嬌小玲瓏的saber小姐。”

    不用說,只拿這三位說事的話,看得出來冴子早就什么事情都知道了。

    “啊,恩,厄……這個,冴子。”走到了毒島學姐的身邊,李維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后宮河蟹?建立水晶宮?

    ……會不會被一巴掌扇死?

    “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肯定!”毒島冴子抓住了李維的手——剛剛沾滿河水的手,顯得是這樣的冰涼——不過,這卻完全無法掩蓋住對反的熱情。

    “我欽慕老師的感覺——這是絕對不會比任何一個人低!為你瘋狂、為你流血、為你而死這是我的義務。”冴子雙眼中全都是瘋狂而又鑒定的愛慕:“同樣——傾慕你也是我的義務”

    “……我,我受寵若驚——冴子,我……”

    不感覺,這種傾倒才是最沉重而又最難還得清的么?

    “我不會說什么太漂亮的話。不過我也的確是……”

    “多說無益!”突然,學姐的眼中似乎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就好像捕捉了獵物的雌豹似的:“讓你對我充滿負罪感,也算是我的計劃之一!女人,都是自私而又自利的——掠奪你的全部,也是我的義務!”

    恩,美麗而又充滿攻擊的野性。

    等到緩過神來,已經是沉浸在甜美的香舌之下了。入體的嬌軀,雖然完全感覺不到少女應有的香味,不過那種血腥之中,卻又是一種異樣的感覺了。

    “我也是女人——老師把我放在一邊,不覺得每一場都很失禮么?”

    青澀的手法,卻偏偏要裝出一副成熟的樣子。根本就是什么經驗都沒有的少女,卻偏偏信念如此的堅定!

    不過……相處的時間久了的話,你會發現這個女孩……并不是那么堅強。確切的來說,她幾乎處于一種無時無刻不感覺到自己是不安全的狀態下。

    現在——這種感覺尤為強烈。

    并非害怕外物,而是懼怕自己。

    “冴子——你今天是怎么了?”要不容易,才把對方幾乎是【豎旗】【同意】的信息忽略掉,李維也算是下了大毅力了:“告訴我——你往常不是這樣的!”

    “沒……沒什么。”

    在李維的注視下,稍微慌亂了一下,冴子的眼神撇開了一瞬間。

    “只是……感覺,有種自我厭惡……”學姐輕輕的說道:“原本,我以為杰森?西佛大夫治好了……沒想到,只不過是將這種感覺越壓越深而已……”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