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校園絕品狂徒 > 2543 有緣無分
    “找死!”那人怒道。

    西門宇立即施展隱匿陣法,但還是被對方抓住了。

    “哼,想在我面前玩消失,你還嫩了點。”

    “我”西門宇郁悶不已,沒想到對方的速度會這么快,果然是有幾把涮子啊。

    “怎么樣,答應做我弟子了嗎?”

    “前輩,晚輩有一事不明,為什么偏偏是我?”西門宇不解道。

    “瞎貓碰上死耗子罷了,你不必如此受寵若驚。”

    “”

    “如果我成了你的弟子,你會全心全意傳授我隱匿術法嗎?”西門宇追問道。

    “不會。”

    “啊。”

    “沒聽明白嗎?這事要看我的心情,心血來潮了,或許就會教你一點,就像心血來潮了就收個徒弟玩玩。”那人直接了當道。

    “玩玩?你不會有什么特殊嗜好吧?”西門宇渾身雞皮疙瘩道。

    “哈哈,你也可以這么認為。”

    “那我不干,你殺了我吧。”

    “哈哈,這事可由不得你。”說著那人便抓起西門宇瞬間消失在原地。

    “完了。”西門宇欲哭無淚,遇到一個遠比自己擅長隱匿的變態,今天自己怕是插翅也難逃了。

    “小子,到了。”

    “前輩,你帶我來這山洞干嘛?”

    “上百年來,我一個人在這山洞苦修,實在是太枯燥了,我想是不是該換一個方式方法。”

    “什么意思?”西門宇暗叫不好,難道他要把自己囚禁在這山洞,給他做陪練嗎?

    “我看你挺合適的,不如你就隨我一起修煉吧,放心,等我登上了第六重山丘,你就自由了。”

    “前輩,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別的辦法?什么辦法?”

    “比如換個修煉環境,或者挑戰其他強者,激發潛能什么的。”

    “呵呵,這些我都試過了,但是并沒有什么成效。”

    “前輩,你想啊,我們在散修之地的一舉一動,六重山丘的那些人都盯著呢,所以你要是恃強凌弱,被他們知道了,更加不會考慮讓你進入帝子班的。”西門宇試圖說服道。

    “哈哈,真是貽笑大方,只要我沒把你殺了,其他任何事他們都不會干涉的。”

    “唉,真是郁悶啊。”西門宇愁容滿面道。

    “小子,其實你大可不必如此沮喪,反正到哪里修煉不是修煉。”

    “好吧。”西門宇最后也只能無奈接受了現實,跟著前輩在他的洞府里開始修煉。

    “嘻嘻,我成功了。”鄭清怡大笑道,這散修之地的入門考核實在是太折磨人了,這一年多來,鄭清怡嘗試了無數種方法,現在終于成功了。

    “恭喜你啊,清怡師妹。”蘇行之和張望心中五味雜陳道。

    “謝謝,你們也加油吧。”

    “嗯嗯。”蘇行之和張望看著鄭清怡順暢無阻地消失在他們眼前,心中的自信心瞬間被擊垮了。

    “唉,原來清怡師妹一直這么優秀。”蘇行之垂頭喪氣道,難怪她一點也看不上自己,確實自己的天賦跟她比起來差太多了。

    “是啊,她來到五重山丘不過幾年的事情,但是她卻比我們都更快抵達散修之地。”張望附和道。

    “還有西門宇,他不過是中品大神,實力卻遠在我們之上。”蘇行之想起西門宇,內心無比佩服,難怪齊周子那么器重他,確實是太出眾了。

    “是啊,西門宇他三年多的時間就通過了入丘考核,按照我們目前這個趨勢,三年多的時間還真不一定能夠通過。”

    “你說要是西門宇跟我們同個境界,那他會比鄭清怡更快嗎?”蘇行之好奇道。

    “不好說,我想他們的天賦應該旗鼓相當吧,不過論實力,還是西門宇更勝一籌。”張望回應道,鄭清怡的天賦雖然也很高,但是她的術法相對來說是短板,西門宇呢,實力雖然很強大,不過他的境界也是短板。

    “嗯嗯,不說了,希望我們都能盡快完成入門考核。”蘇行之道。

    “嗯嗯。”

    “小子,一年多了,看你如此心無旁騖的樣子,應該收獲很大吧。”

    “唉,這種靜坐苦修的方法根本就不適合我,所以懇請前輩放我走吧。”西門宇懇請道。

    “小子,別著急嘛,你才來一年多的時間,就像有所突破,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那需要多久?”西門宇問道。

    “至少也需要十年。”

    “什么?十年?要這么久?”

    “年輕人,不要那么心浮氣躁,十年時間只不過是彈指一揮間罷了,你要想想未來還有數十數百年待在這呢。”

    “啊,我不要,我不想過的這么憋屈,前輩,不如你放了我吧,反正我的性子跟你不符,對你的修煉沒有半點增益。”西門宇勸說道。

    “好吧,你說的也有幾分道理。”

    “謝謝前輩。”西門宇感激道。

    “不過你要找個人來代替你。”

    “啊,我上哪兒給你找去啊。”

    “去吧,咱們散修之地又有新人來了。”

    “又來人了?難道是蘇行之?”西門宇暗自吃驚道,不過想到蘇行之的性格沉穩,沒準還真能討的空虛前輩的歡喜。

    “好,那我先走了。”

    “小子,記住不要試圖逃走,不然被我抓回來了,你就沒好果子吃了。”前輩警告道。

    “哦,好。”西門宇忙應道,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逃離了再說。

    很快西門宇就和鄭清怡遇上了。

    “是你?”西門宇吃驚道,還以為是蘇行之呢,沒想到是鄭清怡。

    “哼,是又怎么樣。”

    “你是一個人來的嗎?”

    “廢話,你不也是一個人。”

    “我跟你不同,我是個大男人,沒人惦記,不對,我剛來這時也被一個邋遢的寂寞女人惦記了,幸虧我及時逃脫了。所以鄭清怡,你一個女孩子來這里實在是太危險了。”西門宇擔憂道,要是遇到饑渴的變態,把鄭清怡囚禁在洞府里,那鄭清怡的清白就徹底毀了。

    “哼,要你管啊。”鄭清怡不領情道,要是西門宇還單身的話,聽到他的這番話,沒準鄭清怡還會暗自欣喜,但是現在,唉,說什么都晚了。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