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英雄聯盟之王者歸來 > 第七章 隱藏在民間的高手
    打完比賽之后,丁浩的表情顯得沉穩冷靜,如同一個成熟的男人一般,僅僅只是微小的勝利,并不能給他帶來如何的滿足。++ 紫幽'閣只不過嘴角還是難掩的一絲喜悅和欣慰,雖然僅僅只是一剎那,卻仍舊無法逃過陳曦聰慧的大眼睛。

    “你們現在還有什么要說的,丁浩的實力,沒有人會懷疑了吧?”陳曦顯得有些高興,和丁浩的配合的確太輕松了,她只需要放松心情,把心思集中在打輸出和補刀上面。其余的事情全都交給了丁浩,不論是團戰亦或是對線,都是這樣。

    房間中跟兩人共同組排的三個人啞口無言,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丁浩的實力強過他們,他們也沒有什么可說的。只是心中頗似不愿,平日里陳曦什么時候有過這般姿態?

    “陳社長,如果沒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還有一些事情等著我處理呢。”丁浩微微一笑,謙遜的看著陳曦,那笑容如春風一般拂過少女的心靈,帶起一絲漣漪……

    陳曦竟是接著窗口倒映進來的日光,癡癡的看著眼前的男人,良久之后,才回過神來。小臉頓時憋得通紅,羞澀的點點頭:“恩,你將你的東西收拾收拾,晚上我請你吃飯吧。”

    “哦,這個還是改天再說吧,我今天還有一些別的事情,真是抱歉了。”丁浩笑著跟房間中的其它人打過招呼,隨后轉身離開了社團。

    再次走上古橋,波光粼粼的湖面倒映著蔚藍的天空,那朵朵白云好似棉花糖一樣,挑起少年幼時的心靈。就這樣緩緩走過,最終回首看了一個湖面中央的小島,隨后走上校車,悄然離去……

    回到宿舍之后,胖子和上鋪的眼鏡正在開黑,兩個人的叫聲此起彼伏,在這燥熱的夏季,卻仍舊喧鬧的火熱。丁浩的宿舍六個人,除了一個外出采風的特長生。剩下的幾個都是理科較為活躍的刺頭分子。至于這胖子,雖然活躍,卻不是刺頭。

    “我靠,楊修,你行不行啊,怎么又掛了?”胖子看到自己屏幕一黑,旋即對身邊的眼鏡男抱怨道。

    “滾蛋,丁坤,別什么事都特么推我身上,我剛去上路你就躺尸,怪誰?”楊修也不甘辯解道:“再嚷嚷,我不玩了。特么的我這可是晉級賽,你就不能穩妥一點?”

    胖子綠豆小眼咕嚕嚕轉個不停,最終瞄到了剛剛走進宿舍的丁浩。隨后大放異彩,那表情就好像一頭狼看到了一頭待宰的羔羊一般:“我去,丁浩,丁大爺,你總算來了。快,跪求拯救,晉級賽,輸了要坑爹啊!”

    丁浩抿嘴一笑,搖搖頭:“你們玩吧,有時間我幫你們打,今天不行,我有別的事情。”

    “我去,啥事能比救兄弟于水火之中還重要啊?”胖子不解,想多問問,卻看到丁浩將自己的設備戴上,轉身離開了宿舍,頓時大為泄氣:“不玩了不玩了,這肯定輸了。”

    “你個坑貨,下次找別人雙排去,我次奧,我都被你坑掉了三個段位了。”

    胖子匝巴匝巴嘴,卻是無動于衷,只是那目光瞄了一眼丁浩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隨后轉身爬上了自己的床鋪,不過幾分鐘之后,便聽到呼嚕聲響了起來。楊修不耐煩的抬頭看了一眼丁坤,隨后關上了電腦,爬上了自己的床鋪。

    丁浩帶著自己的設別幾經周轉去了網吧,隨后找了一個僻靜無人的角落坐了下來。這鍵盤鼠標畢竟是爺爺給留下來的,而且還有一封沒有拆開的書信,丁浩也不著急著拆開,現在想知道的便是這鍵盤鼠標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功能?

    直覺告訴他,這應該不是市面上會有的,而且看起來也非常普通。但是昨天用他打過一把solo賽的丁浩卻知道,鍵盤上面另有貓膩。

    將網吧的鍵盤鼠標換下來之后,丁浩慢慢的打開電腦,隨后將手放到了鍵盤鼠標上面。入手冰涼,像是觸摸金屬一樣,但是這質感卻如同皮膚一般柔嫩細滑,沒有絲毫不舒適的感覺。除此之外,丁浩發現自己的雙手在碰到設備之后,感覺整個人都清醒了許多。

    就好像朦朧中的人突然被醍醐灌頂一樣,丁浩先是打開qq,然后登上了一個只有一顆星星的賬號。賬號等級很低,好友也不多,不過十幾個人而已。但是這些人全都在線。

    丁浩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苦澀的笑道:“大概有一兩年沒上這號了吧?”

    ‘叮咚’熟悉的提示音突然想起,讓正在回味往事的丁浩微微一愣,隨后點開了屏幕右下角的那個可愛頭像:“喂,這兩年跑哪去了?怎么連游戲都不上了?”

    “哦,有些急事,沒時間玩游戲了。”丁浩腦海中慢慢將兩年前的事情一一過了一遍,眼前正在和自己聊天的這個叫做夢緣。應該是在兩年之前和自己關系較好的戰友中的一個,同時還是一個妹紙,不過丁浩卻從來沒有和她視頻聊天過,因此無從斷言性別。

    “那現在呢?”夢緣發了一個白眼的表情,問道。

    “現在,好點了。沒什么大事了。”

    “那趕緊上號,來一局,讓我看看你這兩年技術如何了。”夢緣明顯有些急不可耐,丁浩也不掃興,直接答應了下來。畢竟能在這個qq的,都是丁浩在游戲里面的熟人。而且要搞明白這外設有何不同之處,也只能從實戰當中慢慢摸索了。

    丁浩嫻熟的登陸自己的賬號,電信一區艾歐尼亞,這個傳聞中高手云集,匯集整個國內服務器高手的地方。想到兩年前自己曾在這里奮戰爬分,丁浩不禁笑著搖搖頭:“時至今日,還有誰能記得自己呢?”

    夢緣的游戲昵稱和qq昵稱是一樣的,而夢緣的分段,赫然是在鉆石2。作為一個女孩,能到這個分段著實不易。丁浩的名字起的很樸素,爬樹的豬。

    因為兩個人都是鉆石分段,所以找起對手來比較費時間,這段時間夢緣便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問起丁浩這兩年的事情來:“你這兩年到底干什么去了?不會是做買賣賠了,跑去海外躲債去了吧?”

    “你看我這個年紀,像是做買賣的人嗎?”丁浩回答道。

    “切,網絡上的年齡不都是虛偽的,有些七十多歲的老大爺,還說自己18歲呢,誰不希望自己年輕一點?”

    丁浩啞然,對于這個回答不置可否。兩個人沉默幾秒鐘之后,夢緣突然說道:“你不在的這段時間,已經有人頂替了你的位置,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廠長?”

    丁浩發了一個不知道的表情,兩年之前離開lol之后,丁浩便沒有再接觸關于這個惡游戲的任何東西,對于這些后起之秀更是一個都不知道。

    說話間,兩個人已經排到了對手。因為兩年沒打的緣故,丁浩的位置在五樓,夢緣則在一樓。

    “一五雙排,打野上單,求各位大大讓個位置。”夢緣友善的在聊天欄里面發消息道,隨后在后面加了一個可愛的字符表情。

    “我靠,大腿啊!”她剛說完,下面頓時有人跟上:“國服第一上單妹紙,大腿求報!”

    “看來你挺受歡迎的,粉絲不少啊。”丁浩調侃道。

    夢緣發了一連串省略號沒有理會,雙方ban選的人物沒有多大出入。丁浩這邊是龍女、武器大師和盲僧。對面則是ban掉了皇子盧錫安和曙光女神。

    夢緣第一手選到了蜘蛛女皇,看到這個,丁浩先是一愣,隨后發了一連串省略號。

    “我靠,夢緣妹紙,沒見過你玩女皇上單啊。不會是新練的戰術吧?行不行啊?”說話的在一區高分段也有幾分名氣,賞金術士,同樣是打上單為主,不過此時夢緣再次,這位‘紳士’自然很淡定的讓位到了下路輔助。

    “不是我用。”夢緣回答道,緊接著下面便是一連串的省略號。

    丁浩在五樓選了瑞雯,他知道這是夢緣最喜歡用的英雄之一。也是在兩年前經常用來跟自己合作的上單英雄之一。

    成功換過英雄之后,團隊的陣容也定了下來。

    紫色方:

    打野蜘蛛、上單瑞雯、中單疾風劍豪、下路錘石配女警

    藍色方:

    打野趙信、上單鱷魚、中單影流之主、下路費雷爾桌的之心配小炮

    其實在丁浩選人的時候,中單和下路就不贊成瑞雯登場。畢竟打鱷魚的話并不是特別容易,不難打出優勢來,只不過夢緣卻是很固執的選了瑞雯。丁浩知道,這是因為夢緣對自己的打野有著百分百的信心,所以才會在這種局中拿出瑞雯來。

    進入游戲之后,中單還在抱怨著:“夢緣妹紙,你就算是帶你朋友,也不能坑我們啊。”

    因為丁浩兩年沒打,因此是沒有任何分段的,此時聽到這些人的抱怨,不禁啞然,感情自己竟然成了抱大腿的了?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