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第一賢婦 > 第055章 駝背小廝
    “淺薄了吧?無知了吧?小人之心了吧?”簡瑩兩眼鄙夷地看著周漱,“謊言重復一千遍就會變成真理,因果報應在人們心里已經根深蒂固了。

    我頂多是跳出圈外,以旁觀者的姿態,利用一下他們的這種心理而已。”

    周漱面露恍然之色,“明白了,娘子是想不動聲色地報仇,叫那設計你的人既吃了苦頭,又有苦說不出。

    如此一來,外人也不會將那人吃苦頭的事跟娘子聯系起來,娘子依舊是那個完美無瑕的賢婦。”

    “孺子可教。”簡瑩難得夸贊了他一句,“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看別人干還挺樂呵的,自己干就有點兒傻缺了。”

    周漱勾起唇角,“娘子果然高明,不知娘子打算如何不動聲色地報仇?”

    “等蘇姨娘醒了再說。”簡瑩扔過來一句,便不再搭理他了。

    不一時曉笳進門稟報,說甘露和松蘿回來了。果然不出所料,兩人找遍了西苑,都沒找到那個鼻梁上有麻子的小丫頭。問了各處的管事,也都說沒見過這個人。

    松蘿唯恐簡瑩認定她說謊,一直戰戰兢兢地掉著眼淚,兩只眼睛腫得跟水蜜桃一樣。

    簡瑩不耐煩看她哭哭啼啼,便趕了她回天水閣待著。

    又等了小半個時辰,蘇秀蓮才悠悠地醒轉了來。喝下一碗安胎的湯藥,人瞧著精神了不少。

    簡瑩將房媽等人打發下去,就坐在床邊跟她說話,“蘇姨娘,你可還記得自己出了什么事?”

    蘇秀蓮因周漱在簾子外坐著,感覺很不自在,將涼被拉起來遮住胸腹,才點了點頭,“記得,我落水了。”

    “落水之前發生了什么事?”簡瑩問道。

    “……松蘿覺出那小丫頭有問題,就扶著我往回走,冷不丁跳出一個小廝打扮的人來,把松蘿打暈了。我嚇壞了,掉頭就跑,那小廝就在后頭追我。

    我一邊跑一邊喊救命,沒一會兒就到了湖邊,聽見背后‘嗖’地一聲,腳腕一疼,就掉下去了。”

    蘇秀蓮拉了拉被子,給簡瑩看了青紫了一片的腳踝,又兩手環抱在隆起的肚子上,心有余悸地道,“若不是二少夫人及時趕來救了我,我和這孩子就都沒命了。”

    “那是你們娘倆福大命大。”簡瑩在她手臂上按了按,又問,“你有沒有看清楚那小廝的容貌?”

    “那小廝是蒙著臉的,我一時慌亂,也沒怎么看清楚,只記得那小廝好像有一點兒駝背。”蘇秀蓮努力地回想了一下,“對了,我掉進湖里之后,隱隱約約地聽見有人喊三少爺。

    若是那人喊的是咱們王府的三少爺,三少爺當時又恰好在那附近,會撞見那小廝逃走也說不定。”

    簡瑩心知事情沒那么簡單,扭頭看向周漱,只見他眉頭緊皺,臉上笑意全無,不由一愣。

    “你真的聽見有人喊三少爺了?”他沉聲地問道。

    蘇秀蓮直覺自己說錯了什么,遲疑起來,“我也說不準,我在水里,又驚懼萬分,聽差了也是有可能的……”

    周漱起身,一言不發地向外走去。

    簡瑩也趕忙站了起來,叮囑了蘇秀蓮一句“你好好休息”,便快步跟出來。

    “怎么了?”她趕上周漱問道。

    周漱抿著薄唇看了她一眼,似有不情愿地開了口,“三弟身邊有一個叫銅柱的小廝,小的時候生病落下病根,有些駝背,又會些拳腳功夫。”

    簡瑩“哈”地一聲笑了,“我說你三弟最近見了我怎么不橫眉豎眼,渾身醋味了,原來轉換目標了。”

    小胖子為了搶哥,當真無所不用其極。

    “娘子,事情還沒有問清楚,先不要忙著定論。”周漱警告地看了她一眼,便叫甘露喊了輝白進門,吩咐道,“你去把三少爺和銅柱叫來。”

    “是。”輝白答應著退出門去。

    周漱轉回來,見簡瑩雙手托著下頜,望著他意味深長地笑,心里有些不舒坦,“娘子,三弟未必跟這件事有關。”

    “你也說了是‘未必’。”簡瑩拿了這兩個字堵他的嘴,見他臉色又沉了兩分,便補了一句,“你那傻弟弟怕是叫人當槍使了。”

    周漱也這么覺得,周沅雖然驕縱頑皮了一些,可心眼兒并不壞。頂多就是搞些惡作劇什么的,害人性命卻是不會的。若真的跟蘇秀蓮落水一事有關,十有八~九是被人教唆利用了。

    他原想這是婦人之間的爭斗,打算置身事外,由著簡瑩折騰去。

    現在看來,那人連小孩子都要拖下水,用心實在險惡,他少不得要出一回手了。

    周沅很快就來了,進門先是喜滋滋地叫了一聲“二哥”,看見簡瑩,喜氣便去了一半兒,又不情愿地喊了一聲“二嫂”。

    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廝低眉斂目弓著身子,口稱“二少爺”、“二少夫人”,磕頭見禮。

    周漱留他在地上跪著,將周沅叫到身邊,先問了幾句宴席上的事,便轉入正題,“三弟,二哥有事問你,你可要說實話。”

    周沅警惕起來,“二哥要問什么?”

    周漱盯著他的眼睛,“蘇姨娘出事的時候,你是否在那附近?”

    “不在。”周沅立即搖頭。

    周漱因他答得太過干脆,眉心一皺,“真的不在?”

    周沅被他盯得心慌,眼神躲閃著,“真不在,不信你問銅柱。”

    周漱失望地嘆了口氣,不再追問周沅,忽地一巴掌拍在小幾上,“銅柱,你還不說實話嗎?”

    周沅被這動靜嚇得一哆嗦了,那叫銅柱的小廝卻面不改色,“二少爺息怒,小人不知該說什么,請二少爺明示。”

    “很好。”周漱不怒反笑,“但愿你能一直這么嘴硬。”

    頓了一頓,沖著門外喊道,“龍井。”

    “二少爺。”龍井應聲出現在門口。

    “帶了銅柱下去,教教他做下人的本分。”周漱微笑地吩咐道,語氣不帶分毫棱角,和潤得就像是在說“帶他去吃糖”一樣。

    周沅和銅柱聽了這話,卻雙雙變了臉色。

    “二哥。”周沅撲上來抓住他的手,“不關銅柱的事……”

    一句話沒說完,就在他的注視下停了口。

    “帶下去吧。”周漱朝龍井一揮手。

    龍井點了點頭,快步進了屋子,一手抓住銅柱的后領,輕輕巧巧就將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一個人提了起來……

    ——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