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榮耀王者之無敵召喚 > 第206章 揀尸人
    “你知道你很獨特么?”

    聽到館長所說的,田野把手從口袋里拿出來,饒有興趣的對著館長問道:“怎么說?”

    館長耐心的說著:“鄙人姓張,請問貴姓?”

    “免貴姓田。”田野淡淡的說著,江湖客套的話語田野懶得說的太過于詳細。

    聽到這里,館長淺笑著絲毫沒有剛剛訓斥那些痞子的樣子。“那田先生知道你身體…或許你本人和那些普通人有不一樣的地方?”

    田野聽到館長所說的瞬間起了興趣,剛好自己本要對館長問一些話,見館長主動來找自己而且上來就是關于自己的。

    “有是有,但至于特殊我不明白。”田野誠實的說著。

    “我的眼睛可不會騙我的。”館長笑著對田野說著,隨后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問道:

    “那不介意到里面借一步說話?”說完館長就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看來是有事情求我啊。田野想到這里倒也大方的走在前面。

    很普通的房子,唯一不同的就是房子只見有一股異香,一股讓人沉淪的香氣,這讓田野不禁貪婪的聞著。

    “別問,這香味里面有一股詭異的味道,最好不要呼吸!”扁鵲對著田野提醒道,隨后田野知道這香味確實略顯詭異了便佯裝暈倒,其實是用真氣堵住了鼻子。當然修煉者不用呼吸也是可以活下去的,就像辟谷之術一樣。

    “切,還以為多厲害呢這么快就倒了。”館長看到倒地的田野不屑的說著,這些話都被田野聽到了。

    只見館長拉著田野走到里屋,一個用著一股好看的風水畫擋住的屋子。沒有猜錯,這房間就是“停尸房”了,而館長或許就是“揀尸人。”了。

    想到這里,田野心里竊喜有扁鵲在要不然待會就是館長的腹中之物了。

    “但從這人來看,修為很高,沒有道理會栽在這“聞來香”里面啊。”館長喃喃的說著,雖然疑惑但還是把田野放在一旁,熟練的打開鍋蓋,里面還剩下一個人類的骨頭。

    管他這么多,要是修為真的高的話夠自己吃一個星期?好好吸收一下自己的修為又可以提高咯!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田野在心里想著,但自己并不打算和這館長演一出戲,想到待會蘇雪瑤發現自己不見了肯定會找自己,自己可不想然那小丫頭擔心自己。

    “唉。”田野嘆了口氣,忙從地上爬起。

    館長聽到后面有動靜,又看到田野從地上站起來正用手拍著身上的灰塵不禁嚇一大跳。

    “你!”館長驚愕的臉上反復可以塞下一個大雞蛋。

    “別你了,你什么你?想把我吃了啊?”田野嘴角勾著詭異的笑容,但想到之前館長對自己說的,還是疑惑的問著:

    “你說的身體不一樣,是怎么一回事?”隨后自己把修為等級暴露出來,因為自己也聽到了扁鵲對自己的講解。

    這揀尸人的修為一般都是凝氣一品,就比普通人高那么一丁點,都是沒有天賦的人才會甘愿做修為里面最低段位的。

    想到這里,田野把自己的修為打開,也算是炫耀。

    “筑……筑基巔峰?”雖然自己是凝氣一品,但是感官對方的修為這點還是做得到的,這也是成為凝氣一品唯一的條件。

    館長其實趴在地上,對于這個貌不驚人的小子自己怎么都不會想到修為是這么的恐怖,在快二十多歲的小子啊!就……就筑基巔峰?這不是鬼是什么?

    館長有一萬個錘子在狠狠的砸著自己的心,要是自己不嘴饞要是自己不手賤,怎么回去招惹這年輕的恐怖小子?早知道對那些流氓下手了……館長后悔的想著。

    “可以饒你一命。”田野淡淡地說著,自己顯然對這個低到一種境界的人不感興趣。

    聽到可以饒自己一命,館長忙跪在地板說著:“您大人有大量,有什么事情就包容包容小的,您有什么需要盡管提出來,我張某盡力完成!”

    覺得鼻子癢,田野摳出一大塊異物心里直喊爽。“你說的身體特殊不是在耍我?”

    “耷拉。”田野把那龐然大物彈到了館長衣服上。

    “這可是千真萬確,因為這也算是鄙人自己的感覺。”館長已經管不了田野對自己所做的無力行為了,自己的生死還掌握在這個貌不驚人的小子身上。

    田野聽到這里,認為館長是在欺騙自己,便用手捏出一小絲真氣說著:“這真氣送你?”說道這正想要扔過來。

    看到這一幕,館長大驚失忙說著:“您……我錯了,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訴你啊!求求您!……您身體似乎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在您看來沒有什么特殊的,但在我們揀尸人眼里就是珍寶啊,您體內蘊含著強大的真氣和其他的一些東西。”

    館長知道,若是這一丁點的真氣碰到自己的身體,自己就會想氣球碰到熾熱的火焰一樣浴火焚身!

    “就這么簡單啊?”田野佯裝隨便的說著,其實在心里也同樣有著疑惑,但在館長面前自己要保持很鎮定的樣子。

    “就……這么多了,您大人有大量您……”

    “滾。”田野說完便離開了,如果讓別人看到館長驚慌失措的離開,這才奇怪呢!

    雖然還是疑惑自己的身體為什么奇怪,但現在不是想這么問題時候,自己還想問問關于之前館長所說的卷軸的事情呢。

    但再次進門,卻發現館長早就已經跑走了,只留下地上的一些不明液體遺留。田野嫌棄的看了一眼關上了門……

    “你去哪里了啊?害我差點都要報警了!”蘇雪瑤焦急的對著田野問道。

    田野傻笑著說:“去廁所啦!”“你去廁所怎么……”蘇雪瑤正想繼續說,但被田野捂住嘴巴,只見田野小聲說:

    “在說話我可就要吃了你。”

    想到之前在和田野做那些羞羞的事情,不禁想到了之前倆人在床上“打架”的樣子,雖然自己的身體有那么一絲痛楚……

    蘇雪瑤不敢繼續想下去,臉潮紅的低下頭。見蘇雪瑤不說話了,田野滿意的牽著蘇雪瑤的手走到記憶中展覽卷軸的地方。

    “接下來是就已經發現的卷軸,各位要知道清朝的東西可不是想見到就可以見到的啊,可遇不可求啊!所以價格會有點高各位可不要吝嗇啊……接下來就有請我們的館長來為我們介紹?”

    聽到主持人所說的,田野好奇他們口中所說的館長會不會就是那個揀尸人,但等這人一上來田野看到和那個揀尸人長的很想,但是從骨子里透出來給人的感覺卻完全不同。

    “雙胞胎。”扁鵲淡淡地說著

    田野也在心里想著,這人或許就是自己真正要找的人。

    聽著無聊的講解,田野對蘇雪瑤說著:“這卷軸你應該很喜歡?”

    聽到田野對自己說的,蘇雪瑤驚喜的說著:“你怎么知道我喜歡啊?不愧是我的男朋友!”

    田野苦笑,想說自己有穿越過這段,但為了怕蘇雪瑤說自己是不是傻了,便收住了嘴。“你喜歡的東西我怎么不可能發現啊?我可是很關注你的!”

    蘇雪瑤甜蜜的笑著,聽著田野對自己說的,如同吃了蜂蜜一樣甜的掉牙。

    很快的,說是拍賣蘇雪瑤直接大大方方的說了一個驚人的數字,這可比原本的報價要高上十幾倍了,本來這報價就已經是天價了,現在被這么一搞……

    “那不是蘇家的大小姐么?嘖嘖。”

    “我聽說現在是這個蘇雪瑤管蘇家啊。”

    “嗯嗯,我也聽說那個蘇白飛是讓位給蘇雪瑤的。”

    這些人沒有拍到自己喜歡這個卷軸,雞蛋里挑骨頭的談論著蘇雪瑤。

    聽到旁人的談論,田野皺眉的說著:“你們是沒事找事?”田野臉上寫滿了若是你再繼續說下去我就跟你沒完。

    這些人止住了說話,看到是田野知道也是一個不好惹的主。

    “找你有點事情。”對著這些人警告完,田野早就想好要找這個人談談了。

    聽到是在叫自己,原本是想要拒絕的因為自己剛剛聽到消息自己的弟弟匆忙離去了就已經很煩惱了,但看到是這倆個骨子里透著富貴的人,自己也不好拒絕畢竟不能惹到這些有權有勢的主。

    “您找我有事情?”這人對著田野問著。

    “你也姓張?”田野懶洋洋的說著,這人聽到田野知道自己,不由得驚奇的問著:“貴人怎么會知道小的名字?”

    想著或許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性格并不和那個揀尸人一樣,便對他如實的說著剛剛所發生的,就連站在一旁的蘇雪瑤聽到田野所說的都露出驚奇的樣子。

    當然田野在把自己修為方面省略掉了,直說自己有練過罷了。

    聽到這,這人露出不好意思的面容沖著田野道歉說著:“不好意思,是我沒有管教好弟弟。”

    田野沒有理會這件事情,把自己的修為瞬間開到最大,無所暴露的展示出來。...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