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城奶爸 > 043.不可救之人
    念力,如同漩渦。

    如果要在短時間內輸出大量的念力,這對于現在的陶寨德來說完全不成問題。

    但是現在,要在長時間內維持一份不大不小剛剛好的念力,同時還需要對這些念力進行詳細的操作,這所需要的精神卻是遠遠地超出了他的心理預期!

    甚至在那用來封住鯉兒的巨大冰棺剛剛成型之時,他就已經疲倦的雙眼皮打架,一種仿佛連靈魂都開始枯竭的感覺油然而生,根本就克制不住這樣的倦怠感。

    “嗚!”

    突然,陶寨德的雙膝一軟,整個人直接就跪了下來。

    他大口大口地呼吸,卻流不出一滴汗水來……這也是,這個身體可沒有排汗的機制。

    一旁的欠債看到陶寨德這么疲倦,連忙跑過來攙扶住自己的父親:“爸爸,怎么樣了?你感覺怎么樣?那么辛苦嗎?”

    陶寨德咬著牙,強行讓自己站起來:“還……行……感覺很……辛苦……但我……撐得住……”

    大口大口此喘了好幾口氣之后,陶寨德才抬起頭,望著前方的冰棺。

    現在,這個幾乎有三個人大小的巨大冰棺牢牢地鎖住鯉兒的身體,冰棺之內念力流動,不斷地幫助延續她的身體技能,推動血液。

    不過……

    “爸爸,你很不對勁,你看起來好虛弱!”

    欠債捏著陶寨德的脈搏,稍稍觸診片刻就察覺了問題的當下

    “平時爸爸就算耗費了大量的念力,很快也能夠恢復。可是現在,爸爸體內的念力卻沒有一點點在恢復的跡象?這是怎么回事?”

    陶寨德撐著地面,繼續讓自己喘兩口氣。他咬了咬牙,終于坐直身體,說道:“欠債……別說我……我還……能撐下去……看看她……她怎么樣?”

    欠債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點點頭,過去查看鯉兒。不過現在有了冰棺,她無法觸診。稍稍想了想后。她拉開右眼上的眼罩,睜開那只燃燒著幽冥蒼炎的瞳孔,望向冰棺中的鯉兒。

    幽冥視野的照射之下,鯉兒體內的臟腑器官清晰可見。現在比起之前的虛弱。這些臟器的確開始有力搏動,血液循環和廢物吸收系統也漸漸地恢復正常。很顯然,是有了好轉。

    稍稍看了一會兒之后,欠債就感覺到右眼十分疲倦,連忙閉上眼睛。重新戴上眼罩,說道:“看起來好多了。不過爸爸,這依然只是一個治標不治本的方法,如果想要她徹底恢復,必須……爸爸!你怎么了爸爸?!”

    當欠債回頭的時候,卻赫然發現后面的陶寨德竟然再一次地倒在地上!整個人顯得更加愛的疲倦不堪!而丁當響則是在旁邊攙扶著他,不斷地搖晃他的肩膀!

    疲倦,是當然的。

    因為制作這個冰棺并不代表事情解決了。

    冰棺只不過是一個容器,陶寨德必須在這個冰棺內源源不斷地注入更多的念力,幫助調息鯉兒的身體才行。一旦他因為疲倦而不再輸送念力。那么冰棺中的鯉兒就隨時可能死亡。但如果要持續輸送念力,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活啊。

    對于陶寨德的疲倦,丁當響似乎顯得更加緊張。他把這個義弟攙扶上旁邊的椅子上做好后立刻走出營帳,大聲道:“來人啊!去我的府邸,把那支百年人參拿來!”

    不消片刻,冥龍騎的人就將人參帶來,丁當響從盒中取出人參遞給欠債,有些緊張地說道:“好侄女,我這里沒有什么大補的藥材。你看看這至人參能用嗎?!賢弟……賢弟絕對不可以有事啊!”

    欠債看了丁當響一眼,片刻后。點點頭,接過人參。下一刻,幽冥蒼炎在半空中燃燒而起,直接落在這人參之上。要將里面所蘊含的全部念力都烤出來。

    “對不起,丁伯伯。”

    一邊煉制,欠債一邊說道

    “我以前總以為你是在利用我爸爸,但我沒有想到,看到我爸爸受傷的時候,丁伯伯你卻是最為焦急的一個。”

    丁當響一揮手:“咳!他可是我義弟啊!我不緊張他緊張誰?!賢弟。賢弟!你不能有事啊,你可不要嚇哥哥啊!”

    片刻之后,幽冥蒼炎就將那人參中的念力全都烤炙而出,送入陶寨德的鼻子。陶寨德吸了一口,但是臉色卻還是沒有表現出什么好轉的跡象。

    丁當響咬咬牙,立刻道:“我現在就去采購那些補氣的藥材!”

    “丁兄……沒關系……沒用必要。”

    就在此時,陶寨德終于慢慢睜開眼睛……那是進入墮幻視野的眼睛。

    他看著自己身前那兩團色彩,隨后再望著旁邊那個冰棺。

    盡管普通人看不見,但是他卻可以清晰地看到,在自己的身上正有連綿不斷的念力不斷地飄向那冰棺之中進行填充。

    視野消失,眼前的一切恢復正常。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讓自己顯得好了一點之后,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丁兄……沒必要的。那些人參所能夠提供的念力對我來說,實在是不值一曬。我從空氣中汲取的念力還遠遠超過那一口人參的念力……”

    丁當響皺起眉頭:“但是……但是你現在看起來……?”

    陶寨德呵呵笑了笑,說道:“還行吧。我只是要一直維持鯉兒的生命安全,所以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念力都要進行供給,所以總是顯得念力不足而已……我現在創建好冰棺了,就算我的力量只剩下三分之二,但也死不了。”

    看到陶寨德再次能夠有說有笑,丁當響終于松了一口氣。他轉過頭望著旁邊那具冰棺,說道:“那么,現在鯉娘娘能夠堅持多久?”

    欠債捂著自己的右眼,說道:“應該可以再撐三個月左右的時間。最多最多,不超過半年。畢竟爸爸所能提供的并不是真正的元始仙本質念力。不過,如果有了三個月的時間的話,或許我們還可以做到一些事情。”

    就在這時,帳篷的大門猛地打開!只見奎禪跑進來,雙膝彎曲,直接跪在欠債和陶寨德的面前,立刻就開始磕頭!

    眼見奎禪跑進來,丁當響大吃一驚!后面跟著一起跑進來的慕容明蘭,秦月思以及甜彩蝶三個人見到陶寨德后,臉上全都流露出羞愧與不安的顏色,紛紛跪在了陶寨德的面前。

    “對不起,師父……我們……我們沒有看住他……”

    “城主!求您救救我的娘親!只要能夠救娘親,任何事情我都愿意去做!求求城主,救救娘親!”

    事到如今,陶寨德也是懶得再去訓斥自己的那兩個徒弟。他揮了揮手,問道:“欠債,你所指的方法,是指什么方法?”

    欠債瞥了一眼奎禪,眉頭皺起,似乎在思考這個方法的可能性。猶豫良久之后,她才開口說道:“爸爸,你還記不記得,之前那個滄瀾門的少主曾經說過的一些話?”

    丁當響試著拉了拉奎禪,見拉不動后也只能松手:“滄瀾門少主?……那個叫方自行的人?我聽說過他。他好像是發覺了一個魔泉,能夠提升中原仙人的念力?”

    欠債點點頭,說道:“那個魔泉就在天香國所在的極北酷寒之地附近。而且據推測,應該是天香國內的某些力量泄漏了出來,不經意間所形成的這么一個魔泉,提供了力量。”

    這么一聽,丁當響立刻醒覺:“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說,在天香國內,有一個地方擁有著大量的念力,可以給鯉娘娘作為修復之用嗎?”

    欠債點頭:“是的。而且這個可能性還非常高。而且從天香人在中原仙界四處造泉水這一點來看,那個念力源頭也是一湖泉水的可能性非常高。這樣的話,這些雄厚而天然的念力或許真的能夠填補鯉兒姐姐的身體,重新修復她的身心。”

    丁當響的眉頭皺起,想了想后,搖搖頭:“雖然有這個可能,但是,那可是天香人的地盤……這個主意一點都不靠譜。果然……是沒轍了嗎?”

    看到丁當響有些放棄的意思,奎禪卻是急了,他跪著走到陶寨德的面前,伸出小手抓住他的褲子,大聲道:“城主!求求您城主,救救我娘親吧!那個……那個叫天香的什么地方,我去!我一定會去的!”

    “開什么玩笑!那可是魔人的大本營!你說想去就能夠去的嗎?!”

    丁當響呵斥,再也不留情,直接把奎禪拽了起來。

    其實,丁當響的說法的確沒有錯。后面的慕容明蘭和秦月思,哪怕是一旁的欠債,對此也是十分同意。

    天香國……

    這個地方是什么地方?

    想要進攻這種地方,然后從中取得某種念力,用來救人?估計,是進去幾條命就會死幾條命,根本就不夠看吧。

    對于奎禪現在的這種哭訴,欠債也沒有辦法。

    她不想看到這么小的孩子就失去媽媽,無父無母。但是,她也絕對不允許自己的爸爸腦子一熱,就為了這么一個只不過才剛剛見面不過四天的陌生孩子就去冒險。

    所以這一次,如果自己的爸爸又是腦袋一熱答應闖天香的話,那她絕對不會同意。(未完待續。)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