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之夢幻法師 > 第十章 不想當特務的特務,不是好特務
    這里的建筑,依稀還可以看到一些古代監獄的特征,比如說破破爛爛的木頭柱子,很小的甚至連頭都伸不出去的窗子什么的。只不過這些東西在時間的腐蝕下,已經完全腐朽掉了。

    大概,這里面唯一還算完好的,就是那些交叉著纏在監獄結界的最外層,上面綁滿了黃紙符咒的繩子了吧…

    但這些繩子構成的結界只管出不管進,所以宮小路菲櫻用刀把隨手一挑,便將橫在面前的兩根交叉著的繩子甩到了自己和楚扉月的身后。

    剛一進入繩子后面的區域,一股發霉的酸臭味道便迎面撲了過來。楚扉月剛一聞到這種味道,差點直接就閉過氣去。他掙開宮小路菲櫻抓著他手腕的手,在兩個人的面前輕輕的揮了一下。

    神奇的上升氣流環繞在了兩個人的身周,將周圍的霉爛的空氣全都排擠到了其他的地方。雖然周圍的空氣依然不算太好聞,但比起剛剛之前的那種又悶又臭的味道實在是強太多了。

    就算呼吸不再是維持生命的必要條件,楚扉月也是有嗅覺的!比起刻意的去屏住呼吸,楚扉月還是更喜歡呆在清新的幻境之中。哪怕,只是相對而言。

    宮小路菲櫻的反應倒是沒有楚扉月那么明顯,這種惡心的味道只是讓她的眉頭稍微皺了一下。但楚扉月還是注意到,她的呼吸突然變得輕了很多。

    這家伙總是會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奇怪的地方呢…

    “這里就是監獄結界?究竟怎么做到的,這完全是另一個地方了吧。”

    如果楚扉月的空間感應沒有欺騙他的話,他們的相對空間坐標并沒有出現突變,也就是說從外界到監獄結界的這個過程很平滑,并沒有出現穿越空間之類的現象。而那也就意味著,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就是那根鎮柱里面——那根鎮柱里面,竟然有這么一個被卷曲、隱藏起來的空間。

    “安倍睛明嘛,他的事情就算是安倍家的家史都說不清呢,誰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宮小路菲櫻抿了抿自己的嘴唇,突然伸手擋住了楚扉月,讓他保持安靜。兩個人全都靜止下來之后,周圍立馬變得十分安靜起來。

    而在這份安靜之中,某個沉重的呼吸聲便顯得明顯了起來。

    “在那邊!”宮小路菲櫻閉著眼睛,在原地轉了一個圈之后,便用刀柄指著楚扉月的右側方,肯定的說道。

    楚扉月聳了聳肩,用法師之手將兩個人托了起來,朝著宮小路菲櫻剛剛所指的那個方向慢悠悠的飄了過去。

    但就算是這樣,宮小路菲櫻也被嚇了一跳。明明腳下什么都沒有,但又有什么東西確實存在。這種古怪的事情,也就只能發生在楚扉月的身邊了。

    “這是什么啊,你用空氣做成了一個板子么?你的能力其實是空氣操縱之類的能力么?”

    宮小路菲櫻用自己穿著的木屐的鞋跟在法師之手上面踩了踩,突然仰著頭興致昂揚的看著楚扉月。

    呵呵,你高興就好…楚扉月忙不迭點起了頭,反正扯謊也不上稅╮(╯▽╰)╭

    宮小路菲櫻你看楚扉月的這個態度,就知道他肯定沒說真話,但還不等她繼續追問,楚扉月就操縱著兩個人停了下來。

    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洞口很大的地穴,他們之前聽到的那種很沉重的呼吸聲,就是從這座地穴之中傳出來的。

    地穴里面棲息著的很顯然是個大家伙,因為就算是站在地穴的邊緣,也可以感覺到地穴的洞口因為里面那只妖怪的呼吸而產生的氣流的流動。伴隨著里面那只生物的每次呼吸,洞口周圍的塵土都會上下翻滾一番,周而復始。

    楚扉月彈著脖子往下望了望,但下面的空間完全就是漆黑一片,監獄結界黯淡的穹頂就連照亮下方的廢墟都已經夠費勁了,更別提這地穴的深處。

    “就在這里面了,咱們下去吧。”說著,宮小路菲櫻就打算往地穴下面跳,楚扉月連忙拉住了她。

    宮小路菲櫻轉過頭來,瞪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滿是疑惑的看著楚扉月:“嗯?”

    “拜托,里面究竟是什么情況你都不知道,就敢直接往下跳?要是那個怪物就長著嘴巴等在下面怎么辦,你直接把自己送到人家肚子里去了……”

    楚扉月突然一捂自己的腦瓜們,滿臉別扭的轉過了頭去。

    “我跟你說這些干嘛,你丫一個日本女特務,要是死掉了的話我再告訴劉思倩她一定特高興。”

    還在說著,楚扉月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邊似乎少了什么,再扭頭一看,卻見宮小路菲櫻已經從地穴的入口跳了下去。

    楚扉月直接就傻眼了,都說了下面說不定很危險還直接往下面跳?這姑娘的思考方式和正常人差的有點大啊。

    此時,下面傳來一聲似乎是軟著陸的落地聲,同時還有似乎碰倒了積木一般的噼里啪啦的聲音。還沒等楚扉月探著頭去詢問宮小路菲櫻下面的情況,宮小路菲櫻拔刀的聲音和某件重物撞擊在鐵器上的聲音便一起傳了過來。緊接著,就是砰地一聲悶響,不用想也知道,宮小路菲櫻被打飛了…

    都這個時候了楚扉月還能說這么,畢竟是一起來的,不管怎么說也不能將宮小路菲櫻撂在里面不管啊。

    楚扉月也跟著跳進了那個地穴,還沒等落地,楚扉月便將一顆亮度極高的圣光彈扔到了半空中。刺眼的白光瞬間照亮了整個地穴,將這或許是監獄結界中僅存的一只妖怪和周圍的背·景全都照的一清二楚。

    骸骨如山!滿地堆積的全都是人的骨頭,頭骨、胯骨、腿骨、肋骨樣樣不缺,數量或許已經超出了百所能覆蓋的統計范圍。

    剛剛宮小路菲櫻從上面跳下來,直接就砸在了這一堆骸骨山上。還沒等她調整好姿勢,就被那只妖怪狠狠地來了一下,直接被拍到了對面的墻上。

    借著圣光球的光芒,楚扉月也看清了這只將無數“靈媒”少女全都吃掉了的妖怪的模樣。

    噫,好大的狗腦袋!

    毛皮為白色,狗脖子的長度有如龍一般,身體到處綁著細長的鎖鏈,額頭上鑲嵌著一顆黯淡的寶石,但依稀還能看出它曾經是紅色的。

    在野獸的身體上,還長著兩條尾巴,看起來兇相畢露。

    但它的身體被無數的鎖鏈一圈一圈的纏著,除了腦袋還可以隨便晃動之外,似乎并沒有移動的能力。但脖子那么長,活動范圍應該還是很大的。

    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見到陽光的眼睛突然被如此強烈的光芒照射到,這似乎給這條長著超長脖子的大狗帶來了很大的痛苦。它此時緊閉著自己的眼睛,不斷地發出痛苦的嘶鳴聲,腦袋再也不安分的揮動著。

    趁著這條大狗沒辦法來搗亂,楚扉月飄到了宮小路菲櫻的身旁,將她從松軟的墻壁里拽了出來。

    宮小路菲櫻被楚扉月弄出來之后,直接身子一軟,掛在了楚扉月的懷里。

    她現在這一副軟綿綿的樣子,讓楚扉月有些不安。

    “喂,你還沒死吧?”

    “拜托!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抱著我讓我振作些么,哪有你這么問別人的!”

    宮小路菲櫻猛地睜開眼睛,一把推開楚扉月,氣惱的說道。

    楚扉月切了一聲,扭過了頭去:“看你把刀抓的那么緊,就知道你肯定沒事啦,我干嘛要關心一個沒什么大問題的人。”

    “反正我是日本女特務,我的死活你才不放在心上,我知道的…哼!”

    原來她在因為這句話而生氣么?但是她本來不就是日本的女特務么,而且還是特務頭子的親傳弟子,幾乎內定的下一代特務頭子。

    宮小路菲櫻撇開了楚扉月,踩著滿地的骸骨來到了那只漸漸緩過勁來的妖怪的正前方,仰著頭審視著這只巨大的怪物。

    “呼~~大名鼎鼎的白叡,竟然是這個樣子的呀,真是狼狽呢。”

    “你知道我的名字,人類?”依然緊閉著雙眼的大狗轉過了頭,面朝著宮小路菲櫻那個方向,用語法很古老的日語低聲的說道。

    “當然,狗神的大名,相信只要閱讀過《百鬼夜行》的人,應該都會有很深的印象。”

    “也就是說,你并不是定期送過來的血食嘍?你究竟想做什么!”白叡終于適應了周圍突然變亮的環境,猛地睜開眼睛,雙目赤紅的看著下面那個對它來說渺小的過了頭的女人。

    宮小路菲櫻彎下腰,將自己剛剛被白叡攻擊時失手掉在地上的刀鞘拾了起來,斜插在了自己的腰后,和服的腰帶上。

    隨后,她單手握著手中的太刀,眼睛瞄向了白叡腦袋后面又粗又長的脖子。

    “我只是來告訴你一件事,安倍家的最后一名直系成員已經死亡。所以,你懂了么?”

    “已經沒有辦法繼續鎮壓我了是么?所以就要來殺我?就憑你?你確定你有這個能力么?”

    白叡的頭高高的揚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宮小路菲櫻,呲著牙露出了一個十分危險的表情。

    “能不能的話,試一下就知道了…”

    說完,宮小路菲櫻便朝著這只巨大的妖怪沖了過去。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