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暴風法神 > 第1805章 被耍了
    伊瑟拉突然笑了,笑得很有神秘色彩。

    不知應該說那是贊同的笑意?

    還是說帶著某種特殊的含義。

    對于杜克理所當然似的回答,伊瑟拉不置可否,笑問:“人類的男性都是這么渴望占有一切的嗎?”

    杜克這一刻簡直化身為思想家、理論家:“我無法否認,貪婪,以及那種把空想和妄想化為現實的沖動,也是推動人類社會進步的原動力之一。”

    只是杜克話鋒一轉:“實際上我會更在乎我所擁有的一切。我的力量、我的愛人、親人、朋友和部下。”

    伊瑟拉美眸里靈光一閃:“這樣說來,你跟那些渴望占據整個艾澤拉斯的野心家、上古之神有什么不同?”

    杜克大言不慚:“如果非要說有什么區別,那就是我不介意跟更多的存在分享這個美麗的世界。我認為世界很大,除了燃燒軍團和那些見鬼的上古之神之外,沒什么物種是絕對不可以共存的……以及我在保護自己所有的一切的同時,會順手拯救一下世界什么的。”

    伊瑟拉露出燦爛的笑容,這笑容似乎有點狡黠,偏偏杜克覺得那笑容非常之純美,就像第一次見到卡莉婭公主那樣。

    伊瑟拉仿佛思索,左手食指點著自己吹彈可破的臉蛋,一副苦惱的樣子:“人類的想法果然有點難懂。不過,也算是合格了。”

    合格?

    什么合格?

    杜克依然有點迷惘。

    杜克甚至沒意識到,剛才他已經著了道。在三分鐘前的系統提示里,明晰寫著這么一行字:“宿主你受到了伊瑟拉(人形)的未知精神攻擊……由于宿主將伊瑟拉定義為【堅定盟友】,宿主你自動放棄抵抗這次的精神攻擊。你產生【真言】特效,你在接下來的三分鐘內,說出來的必定是真心話。”

    杜克依然像個呆頭鵝一樣眨著眼。

    伊瑟拉開始閉上眼睛,她笑了,這一次的笑容真的很燦爛:“神代的力量終極會徹底消亡,凡人開始掌握世界的命運。我曾經懷疑,把命運交給凡人是否合適。但現在看來,起碼有賭一賭的價值。好吧,杜克,如果我真的無路可走,我會考慮投靠你的。”

    “我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

    伊瑟拉走了,留下杜克在發呆。

    等杜克回過神來的時候,瑪法里奧已經走過來了。

    “伊瑟拉陛下走了?”

    “呃,走了。是吧?”

    面對杜克牛頭不搭馬嘴的回答,瑪法里奧也是一愣:“馬庫斯閣下,你沒事吧?”

    “沒事……吧!”杜克拍拍自己的臉,努力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事,似乎有點記憶模糊?

    不過還好,他還有系統精靈,在系統高速回放下。杜克終于知道自己剛才干了什么。沒差當場冷汗都冒出來。

    握草!伊瑟拉居然不聲不響地坑了我一把!?

    杜克心中數以萬計的草泥馬正在狂奔撒歡。

    不行!

    杜克馬上在心中默念:“系統精靈!立即加強心靈防護,禁止任何形式的心靈窺視和催眠。以及從這一刻起,所有友方存在對我施加的魔法都要交給我,予以判定后才允許接受。”

    “明白。”

    杜克心中大叫‘好險,差點穿越者的身份都被套出來了’。

    心中驚悸稍微平息,杜克才回頭:“瑪法里奧,我沒事,你這邊有什么事么?”

    瑪法里奧正色道:“火焰之地里跑出來的火元素,盡管已經被擋在了海加爾山一線,但灰谷和費伍德森林方向,已經引發好多次森林大火了。感謝聯盟通過‘人工降雨’的方式撲滅火災。我只想問,什么時候可以跟拉格納羅斯決戰?”

    “決戰啊……”杜克的視線投向遠方。

    等待是無奈的,不過空間不穩定,也意味著誰想提前穩定空間,誰就要付出額外的力氣去干活。

    現在是誰急?

    肯定不是聯盟……不!等等!

    杜克驀然一個激靈。

    他突然想到一個可能。

    為什么火焰之地跟艾澤拉斯的融合,感覺上有點慢呢?

    杜克臉當場就黑了:“瑪法里奧,等等!”

    【埃提耶什】一下子出現在他手上,神器法杖一拄地面,一個傳送門立即打開了,在蔚藍色的傳送門邊框中間包裹的,赫然是一片赤色的火焰世界。

    杜克心念一動,一個火焰幻影憑空出現在兩人的面前,它搖曳著頎長的紅黑相間的尾巴,飛快沖入了火焰之地當中。

    附著了神念在上面的杜克,貪婪地利用這個幻影分身,吸納著周遭一切的數據。

    一行行數據從杜克的視網膜上傾瀉下來:

    “空間穩定性:62.375%!”

    “元素占比:火72%,地20%,風8%。”

    “火焰元素比例:本界78%,艾澤拉斯22%!”

    ……

    看到這里,杜克已經不想看下去了。

    這時候,他終于明白為什么拉格納羅斯的火焰之地,融合得如此緩慢,慢得足以讓聯盟拉一大堆萌新法師出來練兵。

    聯盟都這么明顯了,為毛拉格還會放任?

    如果按照以往那個暴躁的他,恐怕早就急匆匆地穩定空間,然后殺出來了。

    拉格納羅斯這樣做,說到底還是跟杜某人改變了歷史有莫大關系。

    遵照歷史,拉格納羅斯在熔火之心給凡世的英雄們聯手推倒了一次,并不會真正意義上元氣大傷。因為那是分身,哪怕被打倒了,神性也會回歸到本體里面。

    杜克的做法完全不同,他不止拆家,還抄家。

    當年他連拉格分身的神性都特么給搶了。

    不管拉格是個脾氣如何暴躁的家伙,對于一個真正搶了他的神性,又特么連他部下都拐走的家伙,他絕對會有著十萬分的警惕。

    加上這一次大災變事件,歸根到底是恩佐斯這個上古之神在牽頭。

    拉格盡管沉迷于毀滅世界這個宏偉目標當中,但他在面對杜克這個老對手的時候,還是非常上心的。

    最大的破綻就體現在那個火元素比例上。

    火元素什么的,又不是隨處可見的風。

    風會四處飄蕩,但火不會。

    整個世界當中,到底有多少是火焰元素?最大的火焰元素又在哪里?

    答案很明顯火焰元素的比例并不高,而且,大多在地殼之下。

    所以,這段日子里,其實拉格那家伙在偷偷抽取艾澤拉斯的熔巖啊!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