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極道天魔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提升 二
    “工程技術。”甄荷趕緊回答。“就是做大型工程的策劃文案方面,反正文件上的處理我最在行。我以前還在宣傳廣告部工作過。這方面也有很深經驗。”

    她不自覺的緊張起來,看路勝的樣子,似乎還真有路子。這讓她隱約有種自己在被面試的感覺。

    路勝上上下下打量了下她。

    “形象不錯,這樣吧。我這邊公司需要幾個接待員。你看愿意么?”

    “接待員?”

    “是,我開了一家俱樂部,需要人手來專門接待會員。”路勝沒說謊,他確實是開了俱樂部,這其實是為了掩蓋九命堂非法集會的外皮。

    在安明市一共開了三處俱樂部,都是可供會員免費進入鍛煉。當然里面有提供專業營養餐,有高級營養師專門針對會員進行量身定制飲食。

    九命堂此時已經在白郡城的發展下,改換成了一個全新的架構模式。

    表面上,九命堂是由很多連鎖健身搏擊俱樂部組成的聯盟。

    這些俱樂部能夠提供給會員極高質量的服務和放松。

    只不過白郡城也是第一次搞這么大產業局面。有些東西也不完善。

    路勝看到甄荷,才想到,如果能在俱樂部里面增加一些身材極好的漂亮女接待員。

    在那種汗水熱血荷爾蒙激蕩的地方,身材好的女接待絕對吸引力暴增。

    對整個俱樂部也有不錯的調劑。

    他大概給甄荷說了一些需要工作的內容。

    “可以,沒問題。”甄荷確定了沒什么貓膩之后,再詢問薪資,頓時面帶喜色的確定下來。

    吃過飯,路勝給她留了那邊的聯系電話。兩人也就自然分開。

    他還在考慮,大伯和父母那邊的事。

    大伯的日期是后天,就快到了。這是他第一次面對這個世界的將領體的親戚。

    堂弟結婚,這等事情他不可能不去。

    只是很有可能會在那里遇到王木的親生父母。這就有些尷尬了。

    出了烤肉店,路勝手機忽然響了。

    簡短的滴滴聲有節奏響起。

    他摸出手機,上邊顯示了個陌生的號碼。

    “喂?哪位?”接通電話,路勝隨意問道。

    “是我,蕭嫦鈴。嘿嘿!看這里!這里!”電話里和手機里同時傳出聲音。

    路勝一抬頭,正好看到馬路對面蕭嫦鈴和另外一個帶白色貝雷帽的長發女生,兩人正站在一起,朝自己揮手。

    兩個女生都穿著黑白碎花短裙,長腿裹著藍黑色褲襪,身上一個是白色女式襯衣,一個是粉色襯衣。

    蕭嫦鈴身材高挑一些,另一個女孩胸部大些,容貌倒是各有千秋。

    一個溫柔精致,一個時尚清冽。

    “真巧啊。王木,你也在這邊逛?”蕭嫦鈴拉著女伴走近過來,笑著道。

    “是挺巧。”路勝也沒想到才吃完飯出來就遇到這女生。“我還有點事,先走了,你們先逛,回頭聊。”

    “行,回聊。”蕭嫦鈴愣了下,隨即笑著點頭。

    看著路勝順著街邊朝遠處離開,直到他徹底消失在拐角處,蕭嫦鈴才收起臉上的笑容,看了看女伴。

    “這是我一個同學,他說自己是圖書館工作,不過我總感覺他有些神神秘秘。”

    “他家很有錢么?”女伴小聲好奇道。

    “不知道,應該沒有吧我印象里沒見過他家里很有錢。”蕭嫦鈴奇怪起來。“你問這個干什么?”

    “你說干什么?你是真傻還是假傻?人家外套西裝都是杰爾尼的,腳上穿的是約德的鞋子,光著一身就要上十萬了!”女伴無語道。

    “真的假的?”蕭嫦鈴一愣,有些不相信道。

    “騙你做什么,我在約德做過主管,他們的鞋子一般人分辨不出,但我們看得多了,一眼就能認出。”女伴低聲道。

    “放著這么好的資源不追,你還要我幫你介紹其他的,浪費不?”女伴吐槽道,“算了不說你了,我下午還得去那邊做臉部保養,時間差不多了吧?”

    “恩,你去吧,我忽然不想去了。”蕭嫦鈴面色變了幾變,忽然拿出手機看了下。

    “我還有事,先走了啊。”她果斷攔下路邊的一輛出租車,也不理會好友,揚塵而去。

    “誒!你!?蕭嫦鈴!你夠絕!!”身后女伴傳來一陣氣急叫聲。

    嘭!嘭!嘭嘭!!

    路勝赤著上身,雙拳如同幻影般,閃電擊打著面前沉重巨大的推進器。

    沙袋鐵沙袋已經遠遠不能滿足他的需求。

    取而代之的,是這種重量高大十噸的中型推進器。

    它是固定在地下,自身重量加上固定,足夠支撐十五噸以上的橫向沖擊力。

    勉強能給路勝活動下身體。

    推進器上包了一層厚厚的皮革。

    路勝每一拳都是分散在不同位置,以免極短時間就將皮革打爛。

    房子他已經迅速挑好了,就等著下面的九命堂工作人員辦理好入住手續就行。

    現在他要做的,是為今晚的第四命提升做好熱身準備。

    所以路勝選好房子便直接來了九命堂總部,在自己獨立的隔絕鍛煉區,進行隔絕修行。

    后天他打算前去參加王木大伯的家宴。關于王木的身世,終歸是要和其家人接觸的。

    路勝自己其實是個很念舊的人,他對親情的看重,遠遠要超過一般人。特別是在自己兒子流離失所,現在還找不到行蹤的情況下。

    至于王木和其父母。

    最初,其實王木并不是由父母撫養長大,而是外公外婆撫養。在他十六歲時,外公去世,十七歲外婆也沒撐過去,相繼離開。

    那時候他父母壓根就不知道在什么鬼地方,

    后來他才知道,那兩人一個改嫁,一個組成了新家庭,他這個被夾在中間的兒子,也就無人問津。

    還好的是,外公外婆的積蓄,加上他自己打零工,半工半讀,支持著念完了大學。

    這期間他父母完全沒人理會他,也就是大伯時常接濟他。

    所以后來徹底斷絕關系,也是很自然的事。

    那兩邊也都巴不得和他老死不來往,以免影響自己現在的家庭。所以也樂得和他不聯系。

    也就是大伯這些邊上的親人,看不下去。

    回過神來,路勝動作停下,走到一旁喝了杯水。然后拿起手機,準備關機閉關。

    滴滴

    忽然有短信聲音響了。

    他順手點開,居然是條彩信。

    彩信里有一張照片。

    居然是蕭嫦鈴的來信,她似乎正坐在一處似乎是公園長椅的上邊,手里站著一只受傷了的白色小鳥。

    鏡頭對著小鳥。下面還有段文字。

    ‘發現一只受傷的小鳥,王木你有什么辦法幫幫他嗎?’

    重點不是這個,而是鏡頭中的小鳥下面,就是蕭嫦鈴修長完美的雙腿。

    她雙腿緊閉,裙擺似乎無意中被風吹得往上翻開一些。隱隱能看到裙下大半截美腿,和雙腿褲襪間透出的一絲絲白色。

    路勝掃了眼,迅速回復。

    “林業局電話237719,不用謝,我關機了。”

    啪嗒,手機關閉。

    路勝隨后將其放在一邊掛墻上的手機套里。他自己活動著脖子,朝著最里面的房間走去。

    他沒搞懂為什么蕭嫦鈴遇到受傷小鳥,會來找他,他又不是林業局野生動物保護者。

    而且,雖然王木自己的本能似乎對蕭嫦鈴很感興趣,不過他現在要做的,是先突破自身功決。

    走進最里面的房間,路勝反手一推門,房門緩緩關閉,自動彈上反鎖。

    墻角堆了十幾箱高能補充干糧,還有按照營養學嚴格搭配的五六箱營養液。

    這些就是他全部的預備。

    走到房間一側的一根座椅前,路勝緩緩坐下。

    座椅是完全由金屬打造,堅硬異常。上邊有著一道道路勝親手刻畫上去的特殊符紋。

    這些符紋在這個世界起不到多少作用,他們也不是什么調動能量的符號。

    僅僅只是路勝用來自我意識引導所用。

    它們唯一的效果,就是能讓人更集中精神,更加專注。

    端坐在座椅上,路勝漸漸平復呼吸,閉上雙目。

    “深藍。”

    唰。

    淡藍色界面陡然彈出。一個最下方的方框自動放大,浮現在路勝眼前。

    ‘螺旋九命法:第三命。(特質:外皮硬化,肌力強化,內分泌優化。)’

    “上次消耗了數百萬寄神力,這次希望足夠。”路勝深吸一口氣。意識點下修改按鈕。

    嘶整個修改器頓時一顫。

    “提升螺旋九命法,到第四命。”

    意識剛落,整個方框驟然模糊起來,徹底化為一片灰色混沌。

    無數寄神力從路勝胸膛狂涌而出。

    公園里。

    蕭嫦鈴一手把白色小鳥放在長椅上。俏臉難看得不行。

    “王木,你可以啊!!”她看著手機屏幕上的那段話就氣不打一處來。

    現在她算是理解了,王木為什么現在還沒結婚。甚至還沒女友。

    就這情商水平,還想找老婆?做夢去吧?!

    她氣鼓鼓的站起身,把故意拉上來的裙擺扯下去。

    “簡直就是個木頭!我真是瘋了才會想和這家伙接觸。”

    她轉悠了幾圈,又開始轉換目標起來。但左想右想,其余還真沒辦法找到個合適的對象。

    長得不錯的,又沒身價,養不起她,難不成還要她養別人?

    有身價的,又長得太差,根本難以入眼。

    想來想去,還真就只有一個王木暫時算是符合條件。

    “先讓愛愛給我介紹下資源看看,不行再去接觸下試試。”蕭嫦鈴在此鼓氣。

    “拿出我當初追段然的手段,先弄清他底細,如果成,那就上!不行你就給我有多遠滾多遠!”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