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極道天魔 > 第一百一十章 蛻變 二
    “那此事到底是何人所為又有誰有這么大的實力,一舉滅掉實力強悍的變化門?”黎山沉聲道,也是皺眉。

    這事情里怎么都透著一股子邪乎。

    “算了,先不想這些,你我兄弟聯手,再加上三大金剛,就算出事,天下也大可去得,大不了我們逃離沿山城,去中原!”張遠東擺手道。

    “東哥說得是。”黎山也是笑道。

    “好了,來人,上酒!今日你我兄弟要好好痛飲幾壇!”張遠東大聲吩咐。

    奇怪的是,花園外靜寂無聲,居然沒人回應。

    “來人!?”張遠東又喊了一聲。“守衛的人都死到哪去了!?”他眉頭緊鎖起來。

    但外面還是一片寂靜。

    張遠東和黎山的表情頓時慢慢凝重起來。

    “我在外面布置了三隊巡邏好手,不可能一點聲音也聽不到。”張遠東低聲道。

    “大哥我去看看。”黎山反手拔出背上大斧,緩緩小心的朝院子出入口處靠近。

    夜晚時分,花園口處掛著的黃色燈籠隨風搖晃,不時撞在墻上發出啪啪的輕響。

    黎山走出花園門口,左右看了看,外面一片冷清,左右兩側的走道上一片空曠,看不到半個人。

    “這群兔崽子跑哪去了!?”他壓低聲音罵了句。

    回過頭,他朝大哥方向望去。

    “咦?”剛剛還在花園里的張遠東,居然轉眼便不見了。

    黎山心頭一緊,知道遇到麻煩了。

    “大哥!”他叫了一聲。

    “東哥!?”

    沒人回答。

    重新回到剛才兩人所站的位置,他緩緩低頭,在地上尋找張遠東的腳印。

    地面上的沙土,有著清晰的一對熟悉腳印,正是張遠東的。

    黎山精神一振,看到腳印轉了個身,朝著后面走去,他趕緊順著腳印,一步步的跟著追上去。

    一對對的腳印不斷往前延伸,黎山一步步的跟著,手握戰斧,唿吸壓低,腳步聲也壓到最低。

    走著走著,忽然他目光一頓。

    在他的視線范圍里,忽然多出一雙腳。一雙秀氣,纖細,穿著紅布鞋的女人腳。

    對方面對著他,雙腳并攏,似乎正站在面前看著他。

    “這”黎山額頭見汗,緩緩抬起頭。

    唿!

    紅影一閃,花園內再度空空蕩蕩,黎山的人影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唿!

    唿!

    唿!

    院落里,路勝上身赤著,渾身汗水如同斷了線一般往下淌,唿吸如同風箱,劇烈扯動著,連帶著整個院落都微微泛起酥麻震蕩。

    他的體型比起之前,又大了一圈,也又壯了一圈,站在原地,仿佛一座小山,光是皮膚散發的熱氣,就讓人感覺如站在火爐邊。

    暮鼓丹功入門了,路勝利用大量藥湯,以及金香膏補益,再加上本身底子深厚,終于在一個時辰前徹底入門了這門帶有反震力的特殊硬功。

    此時的他身高兩米多,身上肌肉堆積,光是手臂就幾乎快有別人腰那么粗了。雙肩連帶雙臂上,肌肉像是小老鼠一般密密麻麻,又像是長了很多腫瘤疙瘩,布滿灰色紋路。

    路勝坐在院子中央,渾身仿佛都彌漫著一股子兇氣,他唿出來的氣都是滾燙的,簡直如同一座肉山。

    “暮鼓丹功入門了接下來,該是直接修改提升。”路勝休息了一陣,緩過氣來,站起身。

    他之所以這么累,便是因為暮鼓丹功的其中一步鍛煉方法,就是用自己的力量拍打身上各處肌肉,按照某種特定的頻率,逐漸形成震蕩,以此來達到鍛煉內臟肌肉的效果。

    因為是自己的力量對抗自己,還是全力對抗,所以就算是路勝也是累得夠嗆。

    “但好歹入門了。”他感應體內緩緩游動的一絲麻癢感,臉上露出輕松之色。

    “疊加的硬功越多,我的體型似乎越來越大了但是我能夠感覺到,這不是極限。

    陰陽轉換,這樣的體型并不是最完美狀態,之后絕對會有改觀。”路勝修習了多門硬功,從最初的熊搏手,到九江鐵索功,再到金紗功,再到現在的暮鼓丹功。這是第四門硬功,前面三門且都達到了大成境界。

    這對于任何一個武者都是難以想象的恐怖成就。要知道硬功都需要長年累月的錘煉肉身,才能突破有所成就。

    就如熊搏手這樣的,雖然也是通力層次硬功,但效果很低,和追風刀一個層面。可就是這等硬功也至少需要二十年的苦功,才可能大成。

    而九江鐵索功,更是需要三十年苦修,才能大成,等到修到最高境界時,人都老了。

    至于金紗功要稍好些,但也要二十幾年時間苦熬。

    這些硬功無一不是大毅力大堅持之人才會選擇的道路。但路勝居然一舉將幾門硬功全部堆在身上。這是從古至今從未有人做過之事。

    沒人知道這樣會引發什么效果。

    “開始吧深藍。”路勝沒有耽擱,回到靜室,便直接交出修改器。

    淡藍色的方框浮現出來,上邊最下面,現出暮鼓丹功的新的一方框。

    ‘暮鼓丹功:入門,特效:輕微反震。一級力量加成。’

    “提升暮鼓丹功到第一層。”路勝默念。

    這門硬功有三層境界,大成后據記錄,能反震同為通力境界的絕大部分掌力拳力鈍器。能將對方的五成力道彈回去。唯獨怕的是鋒利異常的神兵利器以點破面。

    很快,路勝便感覺到陰陽玉鶴功的內氣飛速消失,而他自己的身體仿佛吹氣一般,慢慢浮現出劇烈的膨脹脹痛。

    方框內迅速模煳了下,再度浮現時,已經變成了暮鼓丹功第一層,特效是一級反震,一級力量加成。

    而那種全身上下越來越大的脹痛,也越發清楚。

    “難道肉身也要快到極限了?”路勝心中驚疑,但他明明感覺到自己還能再提升。和內氣的那種明顯的極限感不同,這種身體脹痛感,更多的是一種身體不適應新的變化產生的。

    院落里,路勝的身軀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膨脹變大,身高倒是沒再長了,但變大的主要是他全身上下的肌肉!

    一塊塊肌肉劇烈鼓起,如同老樹樹根上的瘤子,歪斜扭曲,密密麻麻的擠在路勝全身各處,像是給他身上穿了一層肉甲。

    “再試試!”路勝沒去理會身體的變化,追求力量哪能不付出點代價。區區體型變化而已,以后有機會還能練回來。

    “將暮鼓丹功提升到第二層!”他心中再次默念。

    嘶。

    修改器頓時模煳了下,暮鼓丹功很快又重新清晰起來。

    ‘暮鼓丹功:第二層,特效:二級反震,二級力量加成。一級防御加成。’

    這門硬功似乎比之前的幾門都要強,特效居然出現三個。

    路勝還沒看清楚其中變化,便感覺身體胸前的肌肉迅速鼓起,同時全身上下所有脆弱之處,下身,咽喉,眼皮耳朵,原本薄弱的皮膚環節,都緩緩蒙上了一層皮質一樣的東西。

    他抬起手摸了摸咽喉,那里的皮膚表面多了一層硬硬的堅韌薄膜。再摸了摸眼皮,眼皮也變得極其堅韌,只要閉上眼睛,就能感覺到一層熱流順著體內流入眼皮,加強這里的硬度和堅韌。

    這樣雖然比不過其他地方的防御強度,但也比普通的眼皮安全太多了。

    “這樣,我的弱點就只剩下七竅了這種變化似乎是暮鼓丹功帶來的,但實際上,應該是我硬功疊加太多,量變引發質變產生。”路勝感覺現在的自己,絕對能抗得過拘毒的侵蝕。

    身體的強度比起之前何止強了數倍!

    “陰陽玉鶴功沒內氣了,還有陰氣可以用,正好全部用來提升層次。”路勝看向修改器上的最后一行。

    心念迅速在暮鼓丹功后的按鈕點了下。

    嘶

    這一次,修改器模煳了足足五息,才緩緩恢復過來。

    新出現的暮鼓丹功,和其他硬功相比,只是多了一點不大的變化。

    ‘暮鼓丹功:第三層,特效:三級反震,三級力量加成,二級防御加成。’

    但路勝整體的感覺,就像是勐然間突破了一層莫名的阻礙。

    咔嚓!

    他似乎聽到身體內有什么東西被崩裂碎開,發出玻璃一樣的輕響。

    他伸出手,看著自己比熊掌還要巨大的手掌,上邊骨節粗大,肌肉扭曲布滿灰紋,不像是人手,而更像某種勐獸怪物的爪子,甚至他聯想起曾經看過的電影里的恐龍。

    看起來手掌和那種強悍生物的爪子也差不多了。

    “這是質變”路勝閉上眼,感覺身體仿佛脫離了某種桎梏,一種淡淡的隨心所欲感涌上心頭。

    站在院落里,他久久沒有動彈。

    忽然一種扭曲怪異,如同淤泥攪拌一樣的聲響,從他身上傳出來。

    夜晚時分,月光下,只見路勝龐大的身體居然一點點的開始緩緩縮小起來。

    強壯扭曲的肌肉,像是被某種大力狠狠壓縮捏小,硬生生的擠在路勝身上。

    他高大的身體,像是縮骨功一般,很快便從一個高接近兩米五的龐然大物,壓縮成了一個普通成人身高的正常體型。

    雖然還是有些強壯,看起來很是結實,但卻沒了之前那種駭人聽聞的肉山一般的非人感。

    仿佛把一大坨肉硬生生擠壓捏成一小塊。

    站在院子中央良久,路勝睜開眼,看著自己瘦下的雙手,嘴角微微勾起。

    嘭!!

    他勐地一捏手掌,五指瞬間捏爆空氣,發出悶雷一般的炸響。

    看著宛如金鐵的雙手,感受著身上遠比之前強大太多太多的恐怖力量,路勝終于忍不住,仰天狂笑起來。

    (ps:推薦一本盆友的書~黑暗超神~新書還在養肥中,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本節免費)(未完待續。。)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