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極道天魔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惡意 一(感謝蘇小帕妹紙的二次盟主)

第一百一十一章 惡意 一(感謝蘇小帕妹紙的二次盟主)

    “什么!涉林會高層全部失蹤了??!”

    赤鯨號內,洪明資猛地站起身,瞠目結舌。

    不只是他,邊上的陳鷹,還有到會的其他內外務使和長老,都氣氛壓抑,沉默不語。

    “涉林會會主乃是凝神巔峰高手,怎么會”陳鷹睜大眼睛低沉道。

    當年他全盛時期也就和那涉林會主差不多,現在此人居然無聲無息失蹤了,這豈不是代表,一旦他遇到這等事,也會神不知鬼不覺的突然失蹤。

    一個內務使面色發白,輕聲道:“會不會是臨陣脫逃”

    “絕無可能!”洪明資搖頭,“張遠東那小子,絕不是這等膽小怕事之輩。”

    “那到底是”

    一眾人等紛紛靜下來,卻是忽然都不約而同想到了一點。

    能夠這么容易輕松解決偌大的涉林會,還將凝神高手也輕而易舉失蹤,這其中涉及的層次和力量除了和世家對立的那些存在外,還能有什么?

    洪明資心力憔悴,長嘆了口氣。這幾日接連發生的各種事情,都讓他應接不暇,無法兼顧。

    他目光掃視兩側眾人,赤鯨幫最強的高手大多都在這里了,除開幾位出門在外執行任務的外務使,這里便是全幫最頂尖的力量。

    可這樣又如何呢?面對紅坊,面對鬼物怪異,都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而且到現在,也只有寥寥幾人知曉甄家的異常,其他大部分人都還蒙在鼓里。

    “此事,務必得上報吧?”一內務使低聲道。

    “到底是不是那等存在緊逼,我們必須先查明。”歐陽長老沉聲道。“另外,怎么沒看到路外首?聽說他又閉關了?”

    歐陽凝芷當初和王老,也算是第一個和路勝相識之人,此時遇到麻煩,她這么一提起路勝,頓時大家都心頭一緊。

    路勝路外首的大名,在這整個赤鯨幫,乃至沿山城的其余幫派,都是鼎鼎大名。

    打死副幫主,火燒宋家莊,麾下飛鷹堂在他的掌控下,針對沿山城的掌握越來越重,壓得不少其他勢力都紛紛退避,不得不讓出原本的一部分利益。

    路勝雖然出手不多,但幾次都深入人心,其實力之強,心性之兇悍,在幫中所有人心頭都是掛了號的。

    “路外首還在閉關,沒來參加例會。不過由我代為轉述。”坐在不起眼之處的玉蓮子緩緩接話道。

    作為現如今幫中的第三大強者,路勝的名字在所有人心頭都是極有分量。

    “這次的麻煩就在沿山城附近,沿山城也是路外首的管轄范圍,不如大家先問問路外首什么意見,之后再做打算。”一個外務使提議道。言語中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把這次的事先推給路勝調查處理。

    玉蓮子看了眼此人。“我家大人正值閉關時期,恐怕暫時沒時間處理,此事緊急,不如諸位自行再推舉一人深入調查。”

    “此事,容后再議吧。”洪明資看著面前的眾人,心知沒人愿意接下這棘手之事。

    大家都打著主意,只要不開口接下,事情就只得管轄沿山城的路勝出馬解決。

    “好了,下一件,進來北地多處出現動亂麻煩,北面的元禮城等三城發來求助令,申請人手下去處理麻煩。你們誰愿意去的?”洪明資說話間有氣無力。

    剛才還有些壓抑沉悶的氣氛,此時一下熱烈起來,不少人爭先踴躍報名,大家都不想再呆在看似安全,實則極其麻煩的沿山城。

    陳鷹看在眼里,微微搖頭。

    靜室內。

    “這便是類似縮骨功一類的外功嗎?硬功大成后,達到頂峰,便是自如的掌控身體的每一寸肌肉骨骼。”

    路勝感受著身體的特殊變化,這種變化看似駭人,但實際上只是強化版的縮骨功,或者易筋換型功。

    相當于把原本強悍的巨大體型,強行壓縮成現如今這般模樣。一旦全力爆發,瞬間就將化為之前那種狀態。

    “硬功堆積,可以讓我的力量增強到非人地步,同時也能強大肉身,使其刀劍難傷,防御大增。但真正能殺傷鬼物怪異的,還得靠內功。”路勝站在原地眼神閃爍。

    “只是不知道,我現在的肉身,可以不可以再提升一層。”現在的他,雖然不知道自己有多強,但絕對達到了拘的層次。

    可世家怪異紅坊可不只是一個拘層次,甄家沒了,要想做好萬全準備,便要先考慮到一切可能危險。

    “紅坊到底是個什么勢力,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看來得同時搜集情報了。在此之前,陰氣用完了,還有寶樁功等兩門沒練,先去找找陰氣。”他馬上便想到了陳焦榮手上的玉佩。

    走出靜室,他推門出了院子,馬上便看到有屬下等在外面。

    “啟稟外首,城中涉林會會主副會主一起失蹤,知府衙門的人請您前去參會。還有幫中也派人來通知有例會參加,玉蓮子大人已經代您去了總部。”守著的下屬是路勝讓寧三另外組建的一個近身衛隊。

    這衛隊都是給予最好的資源待遇,然后發放簡化版的熊搏手硬功。路勝將其分成了兩層,然后將第一層傳給了眾人。

    雖然功法簡單,但效果不錯,能抵擋一定的銳器刺殺,外面再穿一層皮甲,尋常三五人對上不在話下。

    這便是他的班底了。

    原則上其實是不允許傳授幫中武學的,但他只要不太過,熊搏手還是簡化版的第一層,這樣也不算什么麻煩。

    “知府衙門?”路勝擔任外首后,還從沒正式的和官方之人見面。這次倒是頭一回。

    “這沿山城的知府衙門,算是什么級別?”他隨口問了句。

    “額”稟告的那人一臉茫然。

    倒是一旁的另一個侍衛趕緊回答。

    “回大人,沿山城按制,算是府城一級,但又不是大府城,所以這里的衙門都相當于四品到五品之間。”

    “哦”路勝點點頭,九連城的衙門不過是個七品,確實不能和這里的官面相比。

    不過現在,對于背后站著甄家的赤鯨幫來說,一個四品五品的衙門也不算什么。要招他前去參會,還不夠格。

    只是他又轉念一想,紅坊若真是全面來襲,那他一個人也難以同時顧頭顧尾,去參加下這個勞什子會議,看看朝廷的態度也不錯。

    “去叫徐吹寧三和我一起。”他吩咐道。

    “是。”

    下屬很快將徐吹和寧三兩人叫過來,路勝帶著兩者上了馬車,直奔沿山城最大的權力機構,知府衙門。

    這大宋的地域制度,分為:庭州府縣鄉鎮村,七個級別。

    沿山城和九連城同樣都是府城,管轄不少縣,但府也分大中小三級。大府便是北州唯一的一個府城,中府便是沿山城這等繁華城市,小府便是九連城這般,一級一級劃分嚴格。

    馬車上,寧三也在給路勝普及自己知曉的這方面資料。

    “沿山城在整個北州,是排名第三的大城,所以同樣級別很高,并且這里還駐扎著實力雄厚的飛廉軍。”

    “飛廉軍的大名,我也是聽說過。”路勝點頭。

    “飛廉軍的總兵袁旭,便是在我赤鯨幫也掛了名的長老。只是單純的只掛名。”寧三解釋道。

    一番解說下,路勝也很快弄清楚了其中關系。這飛廉軍還多次請過赤鯨幫的高層前去擔任武功教頭,雙方曾經的關系還算融洽。

    馬車很快緩緩駛到衙門側門處,路勝三人下了車,便馬上被早已等候著的接待師爺請了進去。

    進了內庭,穿過園林院落,三人在迎松堂,見到了正值壯年的沿山知府,李榮縣。

    李榮縣,字真意,號龍山居士,同時也是書法大家,乃是當朝正四品的封疆大吏。他背后的李家,在府城有著根深蒂固的人脈關系。

    此人唇上兩撇八字須,面容肅然,皮膚黝黑,坐在主位上手里把玩著一枚青石印章。

    坐在他側面下位的有兩人,一個是總兵袁旭,是個方面大耳,眼如銅鈴的巨漢,一身的武官勁裝布袍,腰佩直刀,坐在座位上也是頗有威勢。

    另一人則是面如冠玉,仙風道骨的青衣道人,頭上帶著白色玉冠,袖口紋了金魚絲線,赫然是沿山城一向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監察司司長白風老道。

    “監察司的白風”路勝雙目一瞇。

    監察司,便是支撐朝廷真正統管各地巨城大州的主要實權部門,也是專門針對各類奇奇鬼鬼之事的緝查部門。

    像什么妖魔鬼怪,世家爭端,需要調解處理時,像沿山知府這樣高級別的官員,便是要質詢監察司的高人,才能下決定。

    沿山城的監察司一向毫無存在感,這次居然主動站到前臺來,倒是讓他有些意外。

    “莫不是暗地里得了什么消息?”路勝心頭一凜,若是甄家的事被傳出去,朝廷的態度就難以確定了。

    至于其他人,都不入眼,一概略過。

    “哦,是赤鯨幫的路外首到了。”知府李真意微笑道,“來人,看座。”

    路勝大踏步走進大堂,在左側空出來的中間一張座椅上坐下。

    他代表的是赤鯨幫,而赤鯨幫乃是北地黑灰兩道的龍頭,所以他的位置自然不會低。但也不會太高,畢竟不是官身。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