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受恩深處宜先退!
    水無音再次沉默:“我需要考慮,你的托付我本不該質疑,然而人走茶涼,你離開此世已是定局,你的托付,可以有效三年五載,十年二十年,但再之后呢……”

    云揚點點頭,送出一副書稿:“我明白你的顧慮,也知道你是真心對待九天眾……這是我之前曾經答應你的東西。只要你按照這個去練,無論是你的體質還是可能出現所有的練功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水無音怔怔的看著這一卷秘籍:“……好。但為什么選擇在這個時候給我?”

    “與四季樓決戰在即,萬一我死了……”

    云揚淡淡的笑了笑,將秘籍扔在了水無音懷里。

    水無音道:“其實我有一件事很奇怪,或者該說是百思不得其解。”

    云揚放松的說道:“你想說的是天道社稷門的事情我為什么沒有考慮利用一下,是么?”

    水無音道:“正是,在我看來,我們有太多太多的方法,驅虎吞狼,讓四季樓與天道社稷門狗咬狗,反正他們兩家從來都不是一條路數。”

    云揚淡淡的說道:“只可惜天道社稷門的實力雖然強悍,堪稱當世第一隱宗,可比起四季樓,還有很大差距,相比較四季樓,不過就是一只比較大的食人蟻而已,雖然也可致命,但本質上仍是螻蟻。”

    “還有就是,天道社稷門雖然有相當的實力,但終究出世太久,離開人間紅塵,距離太遠。更兼一直高高在上,與皇權合作,所以對于人世間的權謀算計陷阱等,已經沒有了那種骨子里的警惕。針對起來才可從容布置,旦夕覆滅。若是萬一……給天道社稷門加上了四季樓的腦瓜子……一旦這兩家合力起來的話,就要輪到我們萬劫不復了。”

    “雖然明知道有這個可能可以為自己省點力氣,但我卻不敢去冒險,就現在而言,不冒險才是上上之策。”

    云揚淡淡的笑了笑:“就比如用冊封來做陷阱這件事情,若是有四季樓出謀劃策的話,就絕對不會出現被我們一擊得手,進而滿門被滅的狀況,有這樣的前提,就無謂多此一舉,避免節外生枝的可能性!”

    水無音慢慢點頭;“原來如此,確實如此。”

    云揚又取出一枚空間戒指,遞給了水無音:“這里面有一批財物,包括黃金,白銀,玉石,還有一筆數目不菲的銀票子。九天令兄弟蟄伏的這段時間以及以后……”

    水無音看著這個空間戒指,沉吟許久后,才艱澀的說道:“好!”

    他抬頭看著云揚,道:“你現在就將一切安排周到了,最終目的卻是為了什么?”

    云揚站了起來,輕聲道:“你們不說我是智尊嗎?我習慣,將一切都安排好。”

    “僅止于習慣嗎?”水無音又追問道。

    但他問出來這句話的時候,面前已經再沒有了云揚的身影。

    ……

    云逍遙看著對面的云揚。

    在這皇宮的密室里,他上上下下仔仔細細地打量著自己這個“兒子”,那張一如往昔一般俊朗的面孔。

    似乎又回到了當年,那張滿布著堅強冷酷平靜,卻又萬二分稚嫩的少年人面孔。

    如今,雖然風霜無損,但眼角眉梢卻委實已經改變了許多。

    “怎么會突然想起來,找我談談?”云逍遙口氣異常溫和的問道。

    “我想要和四季樓決戰了。”云揚平靜地說道:“關于此役,我并沒有太多的把握,所以,需要提前安排一些事情。”

    云逍遙猛轉頭,霍然變色:“為什么這么急?何必要這么急?”

    云揚沉默了一下,道:“正是因為我們不需要急,所以才會決戰啊,玉唐的路,已經鋪平了。統一天玄,只是時間問題,越拖下去,情況只會對四季樓越不利,他們不會再給我更多的時間了!而且,玉唐也不會給我太多時間了。”

    “這一戰,雖然倉促,但是,不管我是生是死,一切,都可以平穩下來了。”

    云逍遙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云揚已經將話說得很明白,至少他是已經全部都明白了!

    因為這統一之戰,云尊注定不能參與。

    云尊本來就已經高出皇權,高高在上的存在,儼如人間神話。若是再在統一之戰中立下更多的功勞,眼前勉強維系的平衡勢必被打破!

    皇帝或者可以仍舊不在意,甚至可以真的將云尊當做神一樣供起來;但云揚自己卻不得不在意,朝野臣民不會不在意,云尊的敵人更加不會不在意。

    玉唐的敵人,也不會不在意。

    所以云揚想要消失了。

    而這個時機消失,不管是對誰,都是恰到好處。當然,除了云尊自己。

    “你也說僵持下去,情況將對四季樓越發的不利,那就僵持下去,只要皇兄不在意,其他人就算在意又如何,理他們作甚!!”云逍遙有些著急了。

    云揚微笑:“怎么可能不理?這是我的國家,為了這個國家,我們已經付出了太多太多。然而現在,當我發現我的存在竟然會影響到這個國家興衰,而且還是趨向大勢的不利方面的時候……當然就不適合存在了。”

    “英雄也是如此啊。雖然以后朝野紛紜會說對云尊如何不公平,但是……這種已經超出皇權的英雄,卻注定不能存在。”

    “因為我們自己竭盡心力,付出偌多建立下來的美好,決不能自己去毀滅。”

    云揚帶著些回憶,道:“這是當年土尊老大,說過的話,我一直都還記著,聲猶在耳。他早就預料到,會有這一天的到來,只不過,他沒有料到他自己竟是看不到這一天而已。”

    “就算你說的有道理,有道義,如何大無畏大擔當也好,一定不能是現在……你說說你,明知道要與四季樓決戰了,卻又為什么在這個當口將凌霄醉與獨孤愁安排了出去?”云逍遙怒道:“你傻不傻啊,你這安排是自掘墳墓好不好!?”

    云揚沉靜的說道:“我自然有我的道理。”

    “什么道理!”云逍遙顯然不滿意云揚的敷衍,打破砂鍋問到底。

    “我的道理其實很簡單……”云揚嘆了一口氣,終于道:“我一直都在懷疑,四季樓的目的不單純。甚至是在懷疑,是不是內里尚有什么天大的隱秘……而這些事情,適合不適合讓除了我之外的人知道……”

    “時至今日,我自信已經有了相當的自保之力,可以應對四季樓了。”

    云揚坦然道:“基于這個理據,我想由自己來弄個清楚明白,徹底了斷這個因果。”

    “荒謬!”云逍遙氣得臉都紅了:“天真!荒唐!”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