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是至尊 > 第六百零七章 與君一談
    狐后冷哼一聲,充滿了不屑的意味,但看到妖皇枯干的面容,終究還是沒有說什么更難聽的話來,但在她收斂收起所有親衛的尸骸,便即頭也不回轉身而去,就只留下一句話。

    “我為狐族做的,都已經做完了。接下來,要為我們自己,換取一個心安理得的立身之地了。妖族,我們是待不下去了。接下來,我們不再是妖族。”

    淡淡的一句之后,旋即揚長而去。

    下一刻,狐后與貓妃又再出現在戰場上,手中長劍寒光閃爍,竟是大開殺戒。而劍光所向,竟然是妖族妖眾!

    一位銀龍圣人厲聲大喝:“狐后貓妃,汝等出身是妖,一生一妖,為何倒戈而向!!”

    狐后貓妃冷笑聲傳來:“你們逼死九命和九尾的時候,可曾想過他們也是妖,曾經為了妖界妖族付出偌多,無數苦心孤詣的妖!”

    冷笑幾聲,已經消失了蹤影,卻是另換個方向,再開殺戒,繼續殺戮!

    妖皇坐在金龍背上,有些悵惘的看著灰蒙蒙的天空,喃喃道:“鳳皇還不來么?”

    在左近的幾位妖族圣人龍族高手聞言都是一陣不理解。

    他們顯然還沒有意識到,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鳳皇到現在沒過來,而且還是在妖皇發出來專門召喚令的情況下,就顯得很不對勁了。

    “可能是……鳳皇陛下正在苦戰,被人族高手纏住了,分身乏術……”

    金龍大長老說這句話的時候,連自己都是不信的!

    當今天下,若是鳳皇一意想走,誰能纏住他?

    一個都沒有!

    這么長時間都還沒過來,就只能說明一件事:就是他不想來!

    如此而已!

    妖皇忽而哈哈大笑,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卻還是笑個不停。

    在等待的這一小段時間里,他的生命力并沒有因為不再出手交戰而有所好轉,反而繼續下滑,現在,已經去到真正意義上的油盡燈枯邊緣,那是一種生命靈元悉數耗盡,僅余點滴,隨時可能一命嗚呼的狀態。

    但與之相對稱的,頭腦卻是異常的清明,前所未有的清醒!

    尤其是記憶力,格外的好。

    以至于這一生的許多大事小情,幾乎都被他想了起來,一幕幕如白駒過隙一般此起彼伏,絡繹不絕,而其中許多不對勁,不合理的地方,也都是清清楚楚的呈現眼前,洞若觀火!

    妖皇在苦笑。

    他在笑自己,以前自己的腦筋怎么從來就沒有這樣好使過呢?

    往事歷歷而過,在心中如同清澈見底的小溪,悄然流淌過去。

    以至于所有的不解,所有的貓膩,所有的不合常理,盡都在此刻有了答案。

    “鳳兄……不愧為當世第一智者!”

    妖皇仰天長嘆,聲音之中,充滿了佩服意味,竟沒有半點怨恨。

    “我,妖族共主,龍皇御龍天能被你算計一生,從來沒有生出半點猜忌疑竇之心,是我的愚蠢,亦是我的榮幸啊……”

    妖皇哈哈大笑,笑到咳血仍舊在笑。

    “再傳令,讓他過來!”妖皇道:“跟他說,我不恨他,一點都不恨他,現在只想要和他說說話,訴訴衷腸。”

    幾位龍族圣人立即離去,四處尋覓鳳皇。

    妖皇看著云揚,淡淡道:“云尊大人,可有興趣聽聽朕的這一輩子?”

    云揚笑道:“固之所愿不敢請爾。”

    “那我先過去了。”上官靈秀打了個招呼。

    “好。我在這里陪著妖皇陛下聊聊,對妖皇陛下傳奇的一輩子,還真是好奇。”云揚道。

    上官靈秀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丟下兩個白眼,揚長而去。

    云揚對妖皇生平掌故感興趣么?!

    感興趣個屁!

    從妖皇的表現,還有云揚自身對妖族上上下下所知,早已經將龍皇鳳皇之間的關聯猜出了五六成。

    龍皇這貨分明就是被鳳皇放在前頭的擋箭牌,所有好事壞事都由龍皇一人抗下,龍皇得名聲,鳳皇得實惠,而龍皇直到此刻,才徹悟真相,知道自己手中所握一切,盡都虛幻,自己一生都被鳳皇操控于鼓掌之間,以為是好基友一輩子,哪里知道人家就把他當做一個工具,大抵也就是如此了!

    不過云揚還不能不聽,更加不敢說不聽,現在眼瞅這位就要掛了,怎么才能將眼前這位的死亡利益最大化,甚至是借助他的死亡,搞定這場看不到勝利希望的戰陣,當然就是趁著機會,打好關系了。

    隨著妖皇退出戰斗,幾乎所有龍族戰力都在慢慢向著這邊靠攏,失去了龍族這妖族巔峰的戰力團隊,玄黃人族一方壓力銳減。

    尤其是現在鳳皇不愿意露面;海族方面海皇因為重創而實力大減,龜丞相也掛了,正是群龍無首之際,自然令到人族這邊陣線穩妥多多。

    縱然云揚知道這一切不過暫時,只待妖皇一死,龍族還是要再參與戰斗,但能暫時性將接近妖族半數的高端戰力困在這里,對于人類這邊,已經是有莫大好處。

    現在人族缺的就是時間,唯有拖下去,拖到虎皇他們來援,人族才有勝算,所以云揚希望這種狀態維持的越久越好!

    盡管這樣做同樣會牽扯住自己,但計靈犀,上官靈秀,東方浩然等人還都是自由身,可以各方馳援。

    而失去了龍族上百位圣人的高端對手,這些人縱橫戰陣盡屬無敵,可以極大限度的減緩人族壓力。

    再退一萬步說,自己兩度越限施為,一者強助水勢反狙妖軍,二者催谷平生之力,催生山脈,其實也是元氣大傷,現在不過勉力支持,趁著機會療復元氣,豈不是好?!

    所以云揚還真巴不得妖皇拉住自己聊天,聊的越久越好。

    要是能夠聊個三五七天,這一戰,勝負之數可能就要反轉了。

    拖得時間越長,鵬皇等人趕來的機會就越大,自己這方的實力也就越強。

    唯一的威脅,也就是僅剩的鳳皇,縱然實力大幅度增長,但至少當前為患不甚,而且還不知所蹤。

    云揚偷偷計算雙方當前戰力,驚訝的發現,妖族海族這邊,也就只有鹿皇,馬皇,蛇皇,等還在堅持,海族那邊說是人多勢眾,但至高戰力海皇卻是半殘狀態,其余鯨王鯊王登,戰力不過圣人高階,不足為患。

    這樣的局面,可謂是云揚做夢都求不來的大好局勢。

    妖皇淡淡的笑了笑,張開雙眼,看著烽火連天的戰場,微笑道:“朕任性了一輩子,有絕大部分都是為了今天,卻沒有想到,在這等關鍵的時刻,居然還要任性一次。”

    云揚連同妖族龍族的各位圣人高手,都是很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妖皇自己很明白,自己在這里講故事,拖住這么多高手不去參戰,對于這關系到妖族千萬年大計又豈止是不利,很可能會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但是,他仍然這樣做了,任性就任性到底吧,反正也是最后任性了!

    “若是我不留他們在這里,你會怎么做?還會有興趣聽我絮叨嗎?”妖皇很有興趣的問云揚。

    云揚莞爾笑道;“一直以為陛下乾綱獨斷,言出法隨,明顯到陛下其實也是個明白人,那陛下希望有回憶往事的機會,豈能沒有代價……最少最少,我會立即出手搶奪鎮海神杖,鎮壓海族,這才是吾之當務之急,目標所寄。”

    “鳳皇做賊心虛,不敢過來,而以陛下現在的力量,包括與四周圍的防護,斷斷攔不住我奪取鎮海神杖,乃至我做任何事。”

    云揚笑得很坦然;“所以,我們就互惠互利吧,畢竟這一次談話,對誰比較有利,見仁見智。但我還是傾向于聽陛下講一講這個故事的。”

    妖皇搖頭失笑:“是不是朕感嘆鳳皇乃是第一智者,云尊心有不甘啊……這次談話,當然對你們有利。要不然,你絕不會在這里。”

    云揚臉色不變:“看來陛下這會的腦筋當真是清明至極的。不過,吾方情形仍舊不容樂觀。”

    妖皇淡淡道:“那是沒辦法的事情,人類個體實在太弱了,卻又不是你和東方等人太弱。面對當前的惡劣局勢,相信云尊心內有數。人類之所以落到現在的情況,一切原因只在于……血魂山太牢固了,偏偏你們這些人類的頂峰強者,又將普通人類保護得那么好。”

    云揚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并不說話。

    “妖族,每一位戰斗妖族,從出生開始,就知道妖族的最終使命,乃是反攻玄黃。是故每一位妖族子民,終其一生,都是一個弱肉強食的過程。沒有什么安逸可言。能夠活下來的,要么足夠狡詐,要么就是足夠強大。”

    妖皇疲憊的說道:“有修煉天賦的,自從開始修煉就時時刻刻處在生死危機之中……不變強,就要死。”

    “至少在這方面,與你們人類應該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血魂山一旦不存,妖族便是絕對優勢在手,無可逆轉。”

    “若是血魂山長存,那么人類自然安枕無憂。這也是我們寧可付出兩百億武者的性命,也要進行滅世策的根本原因!”

    “你們不過是上蒼偏心,主宰偏心,所以才能安居在玄黃大地之上。”

    “唯你們人類卻不珍惜這份恩賜,我們取而代之,又有什么不對?”

    云揚本來抱著敷衍了事,姑且茍且的態度,聽他生命最后遺言了事,卻沒想到這位妖族皇者居然不依不饒起來,大放厥詞,喋喋不休。

    不由得問道:“我們人類怎么就不珍惜了?”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