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貼身御醫 > 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金人吞火
    不過,這時候,整個藏劍窟之中的高溫也逐漸的消退下來了,反而漸漸地眾人感覺到一絲絲冰冷裹著自己,不過誰都不敢大意,因為此刻,他們很清楚,林楓所面臨的處境極為危險,對此,他們沒有任何保留,全都使出了所有的實力,為林楓降溫著。

    然而,饒是如此多的渡劫期高手對著林楓出手鎮壓著林楓體內的靈火焚身一幕,卻是沒有讓林楓體內的靈火有任何消退,唯一的效果只是暫時的壓制住了焚身靈火的勢頭,讓焚身的靈火勢頭沒有再任何升起的趨勢,看著這一幕,火鳳眉頭微微一皺,暗自點了點頭。

    “這樣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林楓,接下來就看你自己造化了,我想你應該可以降服我的這一朵本命靈火吧!”看著這一幕,一側的火鳳微微頷首,眼眸里充滿了凝重的眼神看著盤腿而坐的林楓,它無法出手鎮壓林楓身上焚身之火,那是因為,那一朵本命靈火本是就出自火鳳,如果火鳳出手鎮壓,反倒會引起自己體內本命靈火將其直接吞噬。

    那樣一來,就會造成林楓功虧一簣,到頭來,結果什么也沒有得到,反倒是有可能因為火鳳的另外九朵本命靈火而被殃及無辜,波及到林楓本身,這樣一來,反而比現在的處境更加危險,這也是火鳳為何沒有自己出手救援林楓的原因所在,不是她不救,而是她不能救。

    與此同時,在自己神魂識海之中的林楓,只見那一道不起眼的火鳥火鳳的本命靈火,此刻正在林楓的神魂識海之中來回穿梭著,那架勢,如同給林楓的神魂識海帶來世界末日一般,只見神魂識海掀起了一陣陣驚濤駭浪,且海水在飛速的蒸發著,可見靈火之恐怖溫度。

    “不行,這樣下去,不出百息時間,我的神魂識海就會被這火鳳的本命靈火給蒸發了,到時候死路一條!”林楓也想到了要害所在,這時候,林楓腦袋傳來一陣陣刺痛,那感覺,就仿佛有萬根刺在不停的刺著林楓的腦地,欲要將林楓腦袋給刺穿了一般,十分疼。

    “嘶!”林楓大吸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一絲狠辣之色:“小金人從出現到現在,不逢敵手,現在只有小金人能夠一拼了!”想到這里,林楓揚手一揮,只見一抹金色光芒頓時從神魂識海深處射出,而后,小金人“嗖”的一聲,飛出了水面來。

    “咻!”的一聲,小金人出現的瞬間,火鳳的那一團本命靈火頓時被小金人所吸引了注意力一般,連忙朝著林楓的小金人扭頭過來,朝著小金人“嗖”的一聲,直接飛了過來,張開口,口中發出歡快的呼叫聲“吱”的一聲,火鳳幾乎幾個眨眼的功夫就來到小金人身前。

    張開口,火鳳口中吐出一團火苗直接射向小金人,只見小金人瞬間被火苗所包裹住,下一秒,成了一個渾身浴火的小人偶,看著這一幕,林楓心中大驚,與此同時,林楓感覺到丹田傳來了劇痛,一股巨熱襲來,林楓頓時大驚失色:“不好,這本命靈火太兇殘了!”

    林楓隱隱約約感覺到小金人敵不過火鳳的本命靈火,頓時著急起來,然而就在這時候,閉著雙眼,慈眉善目的小金人慢慢的張開眼,只見張開眼的瞬間,小金人的雙眼之中射出了兩道金色光芒,那金色的光芒瞬間化作一道光霞,將前方的火鳳給籠罩住。

    下一秒,在金光之下的火鳥發出了驚恐的啼叫聲:“呀吱!”火鳳的本命靈火一個轉身,朝著后方飛速躲去,想要避開小金人的金色瞳光,然而,小金人的金色瞳光卻是如影隨形,緊緊地追著火鳳的本命靈火,沒有絲毫要罷手的樣子,而火鳳的本命靈火也無法將小金人的金色瞳光給甩開,就這樣,火鳳的本命靈火顯得十分狼狽的開始在神魂識海之中逃竄著。

    “呀呀呀!”火鳳的本命靈火氣息越來越弱,而與此同時,林楓看到,小金人的眉心漸漸地出現了一個紅色火鳥標記,那標記,是一頭迷你的火鳳,活生生的刻畫在小金人的眉心,看著這一幕林楓心中一喜,就在這時候,火鳳的那道本命靈火發出最后聲悲鳴聲:“呀!”

    聲音落下后,火鳳的這道本命靈火化作了虛無,徹底被小金人的金色瞳光所吸收煉化掉,看著這一幕,林楓沉默了許久才反應過來,這時候,林楓注意到了外界出現許多到神識,并且許多修為氣息,林楓微微一掃,心中大驚:“他們怎么在這里!”

    林楓不由分說的退出了神魂識海,來到外界,頓時臉色警惕的看著傲嶺等人問道:“你們怎么在這里?”林楓說完后,戒備的看著傲嶺等人,隨時做好了祭出小金人一拼的打算,而看著林楓這樣的架勢,傲嶺等人頓時有些委屈郁悶的看向了一側的火鳳。

    “林楓,你不要緊張,他們沒有惡意,是我讓他們來幫你鎮壓你體內的靈火之威的!”這時候,火鳳看了這一幕,淡然一笑,走了過來兩步,意外的看著林楓說著,說完后,上上下下打量著林楓,眼睛不禁一亮:“你居然將我的本命靈火這樣輕易煉化了?”

    “什么,林楓小子,你居然能夠以自己的一己之力煉化了火鳳前輩的一團本命靈火?”聽了這話,傲千不禁發現一聲驚呼聲,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林楓,其他幾個洞天門的長老護法也全都驚訝的看著林楓,眼中各自寫滿了濃濃的震驚神色。

    “小子能夠煉化火鳳前輩賜予的這一朵本命靈火,除了靠運氣外,還多虧了幾位前輩們的護法相助,否則小子我如何能夠成功煉化這朵本命靈火?我林楓在這里多謝諸位前輩相助了!”林楓對著眾人說完后,隨即躬身一禮,他們確實幫到了自己,林楓當時心中就很清楚,只不過他并不知道為何那本命靈火的溫度會被壓在一道線上而不再攀升。

    林楓也沒想到,居然是傲嶺等一眾洞天門的前輩不惜耗費真元出手相救于他,雖然知道他們可能是受到了火鳳的脅迫,但是林楓很清楚一點,救了自己,那便是救了自己,林楓從來都是善惡分明,你敬我一尺,我便敬你一丈,對于這些人的印象,林楓也因此改觀了。

    “呵呵,林楓,你以后可是我們洞天門的希望啊,我們這一輩的人都活太久了,以后洞天門可需要靠你來發揚光大,到時候,你可不要推脫啊!”這時候,傲嶺一臉人畜無害的笑著看著林楓,其他幾個長老護法聽了傲嶺的話,也連忙認同傲嶺的話,不停的點著頭。

    而就在這時候,一冰冷的聲音驟然在藏劍窟外傳來:“在下柳乘風,前來挑戰林楓師弟!可否出來一戰!”聲音來的十分突然,讓林楓有些驚愕,而洞窟之中的幾個洞天門長老聽了后也是一愣一愣的,只見這時候,傲嶺面紅耳赤起來:“這個混賬東西!”

    只見傲嶺氣呼呼的站起來,看到四周同門長老護法古怪的看著自己,傲嶺頓時尷尬的咳嗽了一聲,而后看向林楓,一臉不自然的說道:“林楓,你不用理會我徒弟,他就是腦袋進了水了,被驢給踢了,你不用管他便是!”傲嶺一頓,便轉身要走出去:“我去收拾他!”

    “且慢!”不過這時候,林楓卻是站了起來,對著傲嶺一招手喊道,后者聞言,楞了一下,古怪的看向了林楓,眼中滿是不解:“怎么了?”林楓微微一頓,看著傲嶺笑著說道:“既然門主的弟子前來挑戰,我林楓豈能夠做縮頭烏龜不成?”

    “不可不可不可!”傲嶺聽了林楓的話后,連忙說了三個不可,隨即氣呼呼的看向了洞口說道:“那混賬小子,也不看看自己的修為,都已經連續后期了,居然來挑戰林楓你一個區區化神巔峰的修為,他也不覺得害臊,林楓你不用搭理他便是!”

    “林楓,你難道要做縮頭烏龜嗎?你不是傳聞新一代弟子之中第一人嗎?我柳乘風雖然連續后期前來挑戰,但我會壓制修為,以化神巔峰的修為和你一戰,不知道你敢不敢,如果不敢,那你就真的成了縮頭烏龜了!”這時候,外界的聲音再次傳來了。

    聽到這話,正在安撫林楓的傲嶺頓時一張臉黑的比黑炭還要黑的樣子,只見傲雪更是氣惱的哼了一聲看著傲嶺說道:“傲嶺師兄,你的好徒弟可真會欺負我的師弟啊!他如果真的要挑戰,那我這個做師姐的可以壓制修為,替我師弟應戰便是!”傲雪一臉憤怒的表情。

    “咳咳咳!”傲嶺聽了傲雪這話,不禁連忙咳嗽起來,他哪里會那么傻就答應了傲雪替戰的要求:“師妹,您別開玩笑了,你這可是渡劫期的修為,雖然壓制了修為和我徒兒對戰,但是你虐他也是分分鐘鐘的事情,經驗都擺著的呢!好了,我這就去收拾他!”

    傲嶺說完后,黑著臉就要遁出的時候,林楓卻是搶先直接沖飛了出去,看著林楓的舉動,傲嶺等人臉色大驚:“不可啊林楓!”隨即,一個個著急的追著林楓沖出了藏劍窟,而林楓,一出來藏劍窟,便看到了在遠處百丈之外,一名青衣男子迎風而立的立在空中,這人便是柳乘風,只見他目光冷冷的看著林楓,在看到林楓出現后,不禁眼睛一亮。

    “你便是林楓?”柳乘風對著林楓出生一喝,然而聲音剛剛落下的瞬間,柳乘風一張臉變得鐵青一片,他看到,自己的師傅傲嶺瞬間出現在林楓身后,而后是執法堂的長老傲千,之后傲雪,在之后則是一個個洞天門的長老護法,總共十多人,一字排開站在林楓身側。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