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貼身御醫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拘嬰四殺
    “不要!”看著林戰一的舉動,玉函臉色大變,驚呼一聲,深怕林戰一將玉山玉海這二人的元嬰給掐滅了,而這時候,林戰一冷冷一笑,看著玉函等人說道:“廢話,這可是元嬰,主上有令,萬不得已之下,一定要生擒爾等元嬰,嘖嘖嘖,這么好的元嬰,我們怎么可能浪費掉呢。”

    聽到林戰一這話,玉函臉色一變,心中生出不好的預感,這時候,他看到,林戰一將手中元嬰朝著身后百丈外的金仙城甩去,那兩個迷你元嬰頓時發出一聲驚叫聲,倒飛向金仙城,玉函等人看著這一幕,臉色一變,各自驚急的沖飛過去,就要施救,然而在半途中,卻是看到,金仙城的城墻突然間飛出一道道金色細絲,這些細絲出現后,將玉海玉山的元嬰給捆綁住,讓后朝著后方急速拉去,他們根本反應不及。

    “這是什么鬼東西?”看著這一幕,跟著玉函一同來到這里欲要奪下金仙城的玉衡不禁發出一聲低呼聲,眼中滿是震驚,他一時間也不敢上前,剛剛他還記得很清楚,就在不遠處的深坑范圍里,天空中落下道道驚雷,緊接著,自己的三個師弟就被驚雷陣陣給淹沒掉,連渣都找不到。

    “呀呀呀!”玉山玉海的元嬰被攝入城墻之中,消失不見,看著這一幕,玉函等人臉色鐵青一片,咬著牙,十分難看,而這時候,林楓五指微微攤開,在他手中,出現了剛剛玉山玉海二人的元嬰,一眾落霞宗弟子和長老護法們看到這一幕后,全都發出一聲低呼聲“啊!”“元嬰怎么會在他手中!”

    “怎么會這樣?”看著這一幕,玉函的臉色有些呆滯,沒有反應過來,這時候玉衡黑著臉對著城樓上的林楓暴喝道:“臭小子,將我兩大師弟的元嬰交出來,否則的話,今天定要將這座妖城夷為平地!”玉衡話音落下后,左腳對著地面一跺,一道氣浪卷起,在玉衡面前凝結成一尊手持巨劍的巨人,面向著金仙城。

    看著這一幕,林楓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之色:“哦,倒是有些名堂,這化靈成妖的火候不錯。”林楓看著這一幕,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一臉古怪的摸著自己的下巴微微點了點頭嘀咕著,一側的安圖木來則是眼神火熱的看著前方這尊巨人說道:“主上,那人想來便是落霞宗的大長老玉衡了,要是將其斬殺,這百人修士大軍便能夠退去,金仙城便可安然無憂了。”安圖木來對著林楓一臉興奮的說著。

    “殺了他?元嬰期大圓滿修為豈是那么好殺的。”林楓聽了安圖木來的話后,不禁淡淡的瞥了安圖木來一眼,微微搖了搖頭,而安圖木來聞言,則是有些郁悶的說道:“我倒是忘了主上修為只不過元嬰中期,和對方差了一大截呢。”安圖木來說完后,縮了縮脖子,聳拉著肩膀,微微嘆了一口氣。

    “你小子!”林楓聽了安圖木來的話后,不禁嘴角微微一抽,他知道安圖木來是在和自己開玩笑,嫌自己修為低,打不過對方,但是林楓目光一冷,看著遠處的玉衡對著安圖木來冷冷說道:“我要的是他的元嬰,他的元嬰能夠讓我們金仙城多出一名元嬰期勇士。”林楓說完后,眼中泛著絲絲殺氣。

    “主上您要生擒他的元嬰!”聽了林楓的話,安圖木來雙眼一瞪,不可思議的看著林楓,很是震驚,他自從被林楓任命為金仙城的軍師后,就從來沒有過這般動容失態的,也許只有林楓能夠讓他如此。

    “主上不要開玩笑吧,這老家伙可是元嬰大圓滿,一步跨入化神的大修士,而且你看,那老家伙明顯看出了金仙城的金仙之御防御范圍,現在他可不會傻乎乎的進入金仙之御的范圍內讓你抓住他。”安圖木來一個勁的看著遠處的玉衡搖著頭對林楓說道,一點兒都不相信能夠能夠將其生擒拘出元嬰。

    而此刻的玉衡,幾乎要抓狂暴走起來,因為他看到,林楓居然無視了自己的叱問,玉函這時候一臉尷尬的來到了玉衡身側對其咳嗽一聲說道:“玉衡師兄,不要激動,我們從長計議,反正我們數上多出許多,要破城指日可待,不用急于一時,那小子狂就讓他狂上幾天吧。”玉函這時候一點兒都不想攻城的樣子。

    “混賬,你的兩個師兄玉海玉山乃是我們落霞宗的頂梁柱,你居然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二人被擒走元嬰,而見死不救,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擒住那小子,將其滅殺,救出玉海玉山兩師弟的元嬰來!”玉衡氣的雙眼里面滿是火花,幾乎要噴出來一般:“該死的,居然敢無視老夫,和那稚子說話無視老夫!”

    一側的玉函這時候壓根不敢開口,他雖然是名義上的領軍人物,前來奪下這座金仙城的首領,但是他內心很清楚,玉衡才是這次的真正首領,而剛剛看到玉衡被林楓氣的暴跳如雷的一幕后,玉函心中就著急萬分,深怕這時候玉衡說要攻城,因為他已經被金仙城的詭異給深深震懾到了。

    “就是,玉函師弟,你這也太膽子小了點了吧?我們一行雖然十五人,現在折損了四人,可是我們還有十一人在,那城中的小子不過也就四五個元嬰期修士,我們懼怕他作甚,而且我們還有上百人的金丹晚輩在,屠了整個國家都搓搓有余,更何況只是屠了一座城池,這太輕松容易了。”一個玉函的師兄站出來說道。

    “好吧!”玉函這時候可不敢說一個不字,他很清楚,自己的這些師兄在門中各個都是孤傲無比,除了宗主和大長老護法之外,那都是目空一切的存在,所以他們壓根不會將城中林楓等人放在眼中也是正常,想到這里,玉函心中一陣悲哀著急著:“我得想個辦法,隨時做好脫身準備,這里太邪門了。”

    “那玉衡師兄,我們要如何做?”這時候的玉函,將指揮權交給了玉衡,他已經不想再說一個反對的意見。

    聽了玉函的話,玉衡點了點頭,面色發寒的看著林楓方向的金仙城樓說道:“這金仙城有陣法護城,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將這金仙城的陣法先破開,在破開之時,便是屠城之日!”

    “破開陣法,屠城之日,破開陣法!屠城之日!”這時候,一個落霞宗的長老向著自己身后數百個金丹筑基修士使了一個眼神,這些低階修士全都心領神會,一個個扯著大嗓門激動的吶喊著,看著這一幕,玉衡的眼中滿是得意和滿意眼神,看向林楓嘴角不禁揚起一絲笑容來:“看吧,等下也許不攻自破!”

    “哦?玉衡師兄,你此話何以?”聽了玉衡的話,眾人頓時翹首以盼,興奮的看著玉衡,對于能夠不戰而勝,是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事情,玉衡則是故作神秘一笑說道:“稍后諸位看看便知!”玉衡故意不說,隨后他面色一冷:“讓弟子們開始攻城。”這時候的玉衡面色有些發寒,眼中滿是殺氣。

    “是!”眾人低聲一吼,隨即飛向身后方去,過了片刻后,數百個金丹筑基修士飛出來,站在前排,一字排開,站成一條線,面對著金仙城,這些弟子全都各自祭出自己的寶物,朝著金仙城轟擊過去,看著這一幕,城中的士木族族人全都很緊張的樣子,一個個抱著筑基的同伴,大氣不敢出一下。

    “主上,他們開始攻城了。”看著金仙城開始被圍攻,安圖木來臉色一緊,下意識的對林楓提醒說道,只不過他在看到林楓臉上的表情從容鎮定一片后,安圖木來眼中滿是驚異之色:“咦,主上居然一點兒都不心慌,難道是說,這些人根本別想攻破金仙城?”想到這里,安圖木來不可思議的看著林楓。

    漸漸地,安圖木來也被林楓那臉上的自信所傳染,心中萌生的不安情緒也隨之消散,他挺著胸脯,看著前方一字并排站開的落霞宗弟子冷冷一笑喝到:“你們這些落霞宗的蠢貨,你們這是打算要破開金仙城嗎?做你們的春秋大夢吧,讓你們宗主來都破不開,更不要說你們這些廢物,有膽就上來一個試試!”

    “啊呀呀,這小子簡直就是找死,氣死我了。”看著安圖木來在城樓上對著自己這邊狂吼挑釁叫囂著一幕,玉衡氣的暴跳如雷,如果他是被一個同階修士這般言語挑釁,也許不會如此激動不冷靜,但是此刻挑釁他的可是一名年歲不過十二,修為不過煉氣三階的稚子,對此,玉衡幾乎要暴走,忍不住想要沖入陣法之中。

    “師兄冷靜,師兄冷靜啊,前方便是雷池,不可逾越!”看著玉衡很激動的樣子,在身后的玉函著急的對著玉衡提醒道,后者聞言,則是黑著臉哼了一聲,瞪了玉函一眼:“你給我滾遠點,膽小鬼!”說完后,他怒喝道:“誰第一個破開金仙城大門,便賞賜一百塊中品靈石!大家速速給我上!破開城池。”

    玉衡這番話落下后,一眾落霞宗的弟子全都打了雞血一般,一百塊中品靈石可是價值數十萬低階靈石,這足夠讓他們修為提升一個大檔次,這是天賜的良機,頓時間,這些落霞宗低階弟子,全都瘋了一般,不要命的祭出寶物,將自己真元瘋狂輸出,攻擊著金仙城,而此刻,在金仙城的上空,一個半圓形的光罩緩緩落下,將龐大的金仙城籠罩在其中,整個防御陣法的光幕在數百個修士圍攻之下,紋絲不動。

    “這陣法如此強悍,堪比我們落霞宗山門陣法了,居然能夠在數百人圍攻之下而絲毫不動搖!”這時候,玉函一臉凝重的看著遠處金仙城上空的光幕想著,他咬著牙,眼中閃過一絲著急焦灼的眼神:“只怕這陣法能夠破開也不是一時半刻的事情,希望這期間不要生變才是,要知道,匈奴神庭可是離這里不遠。”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