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貼身御醫 >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落霞宗的擔憂
    “玉衡師兄!”這時候,玉函硬著頭皮來到玉衡身后出聲道,后者聞言,則是微微瞥了對方一眼,淡淡的問道:“何事?”玉函猶豫了下,將自己心中所想說了出來,后者聞言,則是眉頭一皺,看了一眼玉函說道:“沒有你提醒,我倒是將這匈奴神庭給忘了,哼,要是他們趁機從后面殺過來,我們倒是很不利。”

    “玉函師弟正是睿智,足智多謀!”一眾落霞宗長老護法聽到玉函的提醒后,全都渾身驚了一下,各個對玉函豎起了大拇指,贊賞著玉函,后者聞言,則是苦笑一聲:“現在必須要馬上做決定,否則拖下去很不利!玉衡師兄,您做決定吧,要如何做?”說完后,玉函緊繃著臉看著玉衡。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速速破開這防御陣法,直接殺入城中,拿下此城!”玉衡眼中殺氣一閃而過,一臉冰寒的冷冷說道,聲音落下后,他看了一眼剩余的他們十一個元嬰期修士,眾人感受到玉衡的眼神后,全都渾身哆嗦了下,一股不怒自威的氣息籠罩著在場諸位元嬰期修士,玉衡面帶殺氣的轉身直接飛了過去。

    “咻咻咻!”剩余元嬰期修士看到后,全都跟著玉衡沖了出去,最后一個出去的是玉函,他在看著自己師兄等人全都沖飛出去的一幕后,心中一陣無奈,苦笑一聲,只得硬著頭皮跟了上去,一時間,在落霞宗數百低階修士前方,玉衡帶著十個元嬰期修士橫空而立,面帶殺氣的看著前方的金仙城。

    “小子,最后警告你一次,要是你識時務的話,馬上開陣獻城的話,我一定保證讓你能夠活下去,否則的話!”玉衡眼中殺氣一閃,微微一頓后繼續說道:“否則的話,你定會后悔終身,讓你和你整座城中的所有人都用來陪葬!”玉衡說完后,殺氣沖天而起,化作一道紫色霞光,幾乎將整個天給變了顏色一般。

    “安圖木來,你給我罵回去。”林楓這時候聽了玉衡的話,看到玉衡如此囂張氣焰高的直沖上天的一幕,林楓心中也是極為惱火,這時候,他眼角瞥了安圖木來一眼,隨即想到他最為擅長口水仗,馬上對安圖木來命令道,后者聞言,也是興奮無比,對著林楓點了點頭說道:“好,主上且放心,我定讓他氣的半死。”

    安圖木來說完后,他那矮小的身子卻是一個蹦跳起來,站在了城頭上,隨后立在城頭上,怒視著對面百丈外的玉衡等人喝到:“丫丫個呸,你這個老不死的,你居然還敢威脅我們?你真的以為我們都是被嚇著長大的嗎?你算哪根蔥,你居然敢這么說大話,你要是有能耐的話,就給哥破開這防御陣法試試看啊。”

    “你你你!”本來一臉篤定的玉衡,這時候猛地看到安圖木來站出來,心中就有種古怪的感覺,這會兒,聽到安圖木來這番話,頓時間,玉衡氣的七竅生煙,身體不停的顫抖著,眼中滿是怒火。

    “啊,給我上,給我破開陣法,我定要抓住那小雜種,我要親手手刃了那小雜種。”這時候的玉衡,失態的暴走抓狂起來,在原地直跺腳,氣的渾身發抖指著安圖木來不停的大叫著,一側所有落霞宗的長老護法們看到玉衡這幅樣子,全都很緊張的微微拉開一段距離,深怕觸了玉衡的眉頭。

    “玄天劍,斬。”這時候,落霞宗的一個長老祭出自己的飛劍,朝著金仙城當頭斬下,但還是被金仙城的防御陣法光幕給攔下來,光幕一閃而過,金光沖天耀眼無比,遮天蔽日一般,金光閃過之后,飛劍卻是被彈開,眾人看著這一幕,又看到防御陣法紋絲不動,沒有任何裂痕破綻出現后,全都為之變色。

    “還愣著做什么,給我上,全都給我拿出看家本領來,今天無論如何都要給我破開這座城池的防御陣法,無論如何都要給我破開啊!”這時候的玉衡看到這一幕,先是微微一呆,隨即氣的渾身發抖,指著金仙城嗷嗷大叫著,他話音落下后,雙手點動一陣手訣后,便同樣祭出了一把飛劍,朝著金仙城攻去。

    剩余眾人哪里敢耽擱片刻,一個個急忙祭出自己的寶物,朝著金仙城襲去,很快,整個金仙城的上空,都被這些絢麗奪目,五彩斑斕的寶物華光所遮掩住,但每一波的寶物襲擊過后,金仙城的防御陣法卻是紋絲不動,絲毫都沒有裂開的痕跡,而在城中的所有人,也漸漸地從不安變得冷靜,到現在的驚嘆和敬畏。

    “他們無法進來,這主上的陣法真的太厲害了得了。”在金仙城中,士木族族人一個個狂熱的看著自己的頭頂,時不時用崇拜敬畏的眼神偷偷看著林楓的身影,而那些進城避難的匈奴奴隸,此刻也有大半都被這金仙城的防御陣法所折服,他們全都對林楓流露出了震驚的眼神,這眼神之中更有多出一些崇拜的眼眸。

    半個時辰過去了,玉衡累的氣喘吁吁,他爆吼一聲,同時祭出三件寶物,朝著金仙城狠狠地砸了下去,看著這一幕,玉衡身后的落霞宗晚輩,全都為之變色,一個個緊繃著臉,期待的看著金仙城方向,但下一秒,金仙城上空金光一閃而過,隨即,一道驚呼聲傳來:“啊,怎么會這樣!”那三件寶物再次被彈回來。

    看著這一幕,落霞宗的弟子們全都一臉失落的搖著頭,嘆著氣:“哎,又失敗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宗門里面這些大佬級別人物一次次的失手,一次次的被陣法所擊敗,將寶物彈回來,這讓他們一次次的感覺到一種無言的挫敗感,落霞宗的低階修士們全都感覺到金仙城是一座永不可破的城池。

    “你們還愣著做什么,給我攻擊,給我攻擊!”玉衡碰了一鼻子的灰,回過神來后,他發現,自己的十個同伴全都用古怪的眼神看著自己,他氣的嗷嗷大叫,對著自己的這些師弟師妹們一臉激動的大吼著,他們見狀,有的欲言又止,有的連忙祭出寶物攻擊金仙城防御陣法,有的則是怨毒的看了一眼玉衡,各有各態。

    “玉衡師兄,我們已經襲擊了近半個時辰了。”這時候,玉函一臉緊繃的來到了玉衡身側,對著玉衡小心翼翼的說道,后者聞言,則是黑著臉看了一眼玉函說道:“那又如何,難道要放棄嗎?”玉函聞言,則是微微一頓后,遲疑了片刻說道:“我們現在這十一人,真元都消耗大半了,要是這時候繼續攻擊的話。”

    “你說話什么時候變得扭扭捏捏,吞吞吐吐的了,能不能一口氣說完。”玉衡深吸了一口氣,一臉氣惱的瞪了玉函一眼,又補充了一句說道:“要攻城的人是你,現在要反悔的也是你,你小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立場不堅定了。”玉衡不滿的瞪著玉函,后者聞言,則是張了張嘴,一臉苦悶的看著玉衡笑了幾聲。

    “師兄,我看我們還是暫時停止攻城吧,否則的話,這太危險了!”玉函深吸了一口氣,對著玉衡鼓起勇氣說道,后者聞言,眼中滿是濃烈的殺氣,瞪了玉函一眼,玉函則是微微一頓,一咬牙繼續說道:“師兄,不是玉函我膽小,而是要是我們繼續攻城的話,到時候,匈奴人殺來,就不妙了。”

    “匈奴人!”聽了玉函的話,玉衡臉色一沉,似乎這三個字讓玉衡瞬間冷靜了不少,玉函見狀,眼中滿是喜色,繼續加把勁說道:“玉衡師兄,你想,我們和匈奴的神庭一直都是死對頭,他們這么興師動眾的來到這里,他們豈會完全沒有察覺,更何況,我們攻城將近一個時辰了,還沒有任何神庭的人出現。”

    “你是說!”聽了玉函后面這番話,玉衡顯得極為冷靜,不再那般激動,而玉函則是一臉凝重的看著玉衡說道:“師兄,我是想說,這匈奴神庭肯定就隱藏在暗中,等著我們所有人都消耗完真元,到時候殺出來,我們就將大禍臨頭了。”說完后,玉函一臉驚駭的看著玉衡,后者聽了后,同樣眼中也是這般神色。

    “不好,大家速速停手!”聽了玉函這番話,玉衡隨即反應過來,他嘶聲一吼喊道,眾人聞言,全都皺著眉頭,不解的看著玉衡停了下來,后者則是陰著臉,目光掃視了在場眾人一眼,正要說話的時候,一道道爽朗的大笑聲傳來:“哈哈,哈哈,哈哈!”聽到這笑聲,玉衡等人在內,所有落霞宗修士全都為之變色。

    一個個黑影從落霞宗弟子所在的四面八方慢慢浮現出來,然后一點點的靠攏過來,朝著落霞宗弟子包圍過來,就在這瞬間,一道金色光芒一閃而過,下一秒,數十個慘叫聲響起:“啊啊!”聽到這慘叫聲,玉衡的等人臉色大怒,嘶吼一聲:“神庭的狗雜種,給我住手!”只見前方空中飄起了一道血霧,數個尸體落了下去,落地后,摔得粉碎,認不出人來,看著這一幕,落霞宗這邊的人全都臉色鐵青一片。

    “哼,你說什么?”這時候,一個身穿黑色長袍,帶著黑色長帽,面色發寒的老者從虛空一步跨出,瞬間來到了玉衡等人面前十丈開外,五指朝著玉衡等人之中的某個修士直接抓了下去,看著這一幕,玉衡等人臉色一變,玉衡身為元嬰期大圓滿修士,又是落霞宗此行的定心丸,他反應最為迅速,瞬間便反應過來。

    “找死!”玉衡低聲一喝,眼中閃過一絲殺氣,雙手點動,在那人面前,猛地出現一把飛劍,朝著那人面門就要刺下去,那人見狀,眼中閃過一絲厲色,哼了一聲,只得回手,對著飛劍一拍而去,下一秒,飛劍和對方肉掌撞在了一起,飛劍被瞬間被拍飛,而那人同樣被飛劍擊飛出去,打了個平手。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