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貼身御醫 > 第五百三十七章 難逃一死!
    “趙英?哈哈哈。”興奮值還沒削減的寧浩走到秦夢光身前,大笑道:“趙英算個什么東西?他在我們面前,連個屁都不敢放!”

    秦夢光只當是寧浩吹牛,在他眼里,燕京四少已經是他們這群人眼中的天了。

    見到秦夢光一臉不信,寧浩照著秦夢光就是一腳,罵道:“你不相信是嗎?來來來,現在把電話拿出來,給趙英那小子打電話,看看他敢不敢替你說話。”

    秦夢光的心顫抖了一下,如果事情真像眼前這個胖子所說的那樣,他就真的絕望了。

    秦夢光又看了林楓一眼,林楓微笑道:“既然我大哥發話了,那你就打吧。”

    寧浩見林楓當著這么多人喊自己大哥,頓時容光煥發,比當了燕京四少還興奮。

    事到臨頭,秦夢光也只能打電話求援了,他撥通了趙英的電話,過了許久,那邊才接了電話,不耐煩的說道:“光子,怎么了?”

    “趙,趙哥,我這邊遇到麻煩了。”秦夢光的聲音有些顫抖。

    那邊的趙英喘著粗氣,說道:“什么狗屁麻煩。”

    秦夢光語氣里帶有一抹悔意,顫聲道:“是全聚德那個娘們找來的人,他們下手太狠了,都是用的管制刀具,我這邊吃了大虧。”

    “我早就告訴你別去招惹全聚德,你他媽就當我的話是耳旁風。”趙英在那邊破口大罵,聽得秦夢光冷汗涔涔。

    趙英罵完了,又說道:“你把電話給那些人,我跟他們說。”

    秦夢光舉起手機,不知道給林楓還是給寧浩。

    林楓給了寧浩一個眼神,笑道:“大哥,還是你來接吧。”

    寧浩的虛榮心大大的提升了,他拿起電話,沖著那邊的趙英喊道:“趙英啊,你想跟我說什么?”

    寧浩的話,讓那邊的趙英愣住了,半晌都沒說話。

    估計此時趙英心里都在犯嘀咕,全聚德到底請了一群什么人,要是一般混社會的混混,聽到他趙英倆字,早就嚇尿褲子了,誰敢這么直呼他的名字?還用這種調侃的語氣?

    趙英沉聲道:“你是誰?”

    寧浩哈哈笑道:“喲,你難道聽不出來我是誰嗎?趙英,聽你的語氣,你這是剛和女人戰斗過啊,是不是追不到柳媚兒,就找幾個女人瀉火啊,我猜你肯定讓這幾個女人穿上了柳媚兒的衣服,對不對?”

    寧浩的話太毒了,句句都刺到了趙英的心口。

    趴在地上的秦夢光,頓時面如死灰,光看寧浩和趙英的談話語氣,秦夢光就知道眼前這些人不是他能招惹起的。

    “寧浩?”趙英終于聽出了寧浩的聲音。

    在燕京這一畝三分地上,趙英最恨的幾個人,估計也就是寧浩他們了。

    寧浩哈哈笑道:“不簡單啊,你竟然還能聽出我的聲音,讓堂堂燕京四少記住我的聲音,那可是我的榮耀啊。”

    趙英怒道:“寧浩,你們到底是什么意思?”

    寧浩說道:“沒什么意思啊,你的人缺乏管教啊,竟然去敲詐勒索全聚德,我們只是出面替你管教一下手下,你應該沒啥意見吧?”

    趙英的聲音瞬間拔高了,大怒道:“寧浩,打狗還要看主人呢,你不要給我太過分!你放了秦夢光,我會跟全聚德解釋清楚。”

    “嘖嘖嘖,你這是在命令我們嗎?”寧浩語氣調侃的笑道。

    趙英的聲音漸漸冷了下來,沉聲說道:“寧浩,我平常不跟你們計較,別以為我怕了你們,今天你們要是不給我放人,別怪我不客氣。”

    “那就沒得談了?”寧浩用詢問的眼神看了看林楓。

    見到林楓搖頭,寧浩直接扣掉電話,將手機摔在了秦夢光身前,笑道:“不錯啊,趙英為了你,竟然敢威脅我們。”

    秦夢光現在悔的腸子都青了,從他們對趙英的態度來看,秦夢光就知道自己招惹了一群招惹不起的人物。

    寧浩照著秦夢光狠狠踹了一腳,罵道:“你剛才不是很狂嗎?再狂一次讓老子看看啊。”

    剛才那番對話,已經讓秦夢光喪失了斗志,他跪在地上,聲音驚恐的說道:“求求你們,不要殺我,讓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們放過我,我明天就去全聚德門口負荊請罪,我跪一天,不,我跪兩天。”

    林楓坐在沙發上,看著臉頰青腫的秦夢光,他冷聲說道:“如果只是全聚德的事,我可以放你一馬。”

    秦夢光一臉愕然的望著林楓,不明白自己還在什么地方招惹過林楓。

    林楓靜靜的望著秦夢光,眼神里閃出一絲殺機,他緩緩站起身,從腰間取出了一根三寸釘,一字一句的說道:“趙松晨你知道是誰吧?”

    “趙松晨?”秦夢光的表情變得不自然起來,他的嗓子就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樣,發出了咯咯的聲音,過了許久,他才一臉驚恐的說道:“知,知道。”

    林楓獰笑了一聲,說道:“既然這樣,那就不用我廢話了吧?”

    “大哥大哥,是那個女人主動找的我,不關我的事啊。”秦夢光的聲音里帶有一抹絕望,顫聲道:“我愿意去跟趙松晨道歉,我愿意說開這一切,我可以賠償,他想要多少錢都可以。”

    “錢?”林楓心里的火氣越發的濃郁,他一把扯住秦夢光的頭發,手里的三寸釘噗的一聲刺入了秦夢光的小腹。

    林楓冷笑道:“賠償?那你就拿命來賠償吧!”

    “不,不不。”秦夢光不知道從哪里生出了一股力氣,他猛地掙脫開了林楓,拔腿就朝著樓梯口跑去。

    林楓哪能讓他跑掉,他隨后追了上去,抓起一張椅子狠狠砸在秦夢光的后背,將秦夢光砸倒在了樓梯口的臺階上,磕的頭破血流。

    秦夢光倒退了幾步,不斷地求饒道:“大哥,我知道錯了,我發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就放過我吧,我求求您了。”

    林楓一步步走到了秦夢光面前,微笑道:“剛才我給過你一次機會。”

    “不!不是!”秦夢光的眼神里閃爍著瘋狂的眼芒,吼道:“你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放過我!”

    林楓俯下身,咧嘴笑道:“你真的很聰明,從你勾搭趙松晨的妻子開始,你就已經死定了。”

    秦夢光還想要起身逃跑,卻又被林楓踹了一腳,林楓二話不說直接騎在了秦夢光身上,用右拳一拳接著一拳的砸了下去。

    “噗!噗!噗!噗!”

    林楓的右拳何止千斤力道,打到第一拳,秦夢光已經不行了,接下來的幾拳,差點沒把秦夢光的腦袋打碎。

    林楓的拳面上都是血跡,寧浩他們擔心林楓會發狂,趕緊過去把林楓拉了起來。

    此時,大廳里的幾個女服務員,早就嚇得昏厥了過去。

    “老三,你這是怎么了?”寧浩和殷昊一左一右的拉著林楓,眼神里充滿著擔心。

    林楓搖搖頭,說道:“沒事,現在事情解決了,咱們走吧。鐘明,你來處理一下后事。”

    “明白。”鐘明點了點頭。

    他們在這里不光動了刀子,還動手殺了一個人,這件事如果發生在別的地方,那倒算不上什么大事,可這是在燕京,事情就變得復雜了許多。

    殷昊擔心會有什么后續的麻煩,便說道:“老三,我也留下來幫忙處理一下吧。”

    林楓現在的情緒不是太好,也沒有多說什么,和寧浩幾個人離開了這個健身俱樂部。

    第二天一大早,各大報紙媒體都刊登了疾風健身俱樂部內部火拼的新聞,黑社會頭目秦夢光當場死亡。

    “啪!”辦公室里,趙英狠狠將報紙拍在桌上,臉色陰沉的可怕。

    “英哥,我們要不要拿這件事做做文章,足夠林楓喝一壺的。”趙英身邊,一個年輕人低聲問道。

    趙英捻動著手里的佛珠,額頭青筋綻出,咬牙切齒的說道:“沒用,林楓手底下有的是替死鬼。”

    “英哥,我們難道就這么算了嗎?”年輕人一臉不忿的問道。

    “算了?”趙英起身走了兩步,說道:“我今天要是算了,他們明天敢在我頭上拉屎!”

    “英哥,那你打算怎么辦?林楓他們的產業都在南區,南區可是御九門的地盤,我們恐怕在那里使不上力氣,要不要再聯系一下汪紫軒?”年輕人說道。

    趙英冷聲說道:“哼,上次周五爺的事,已經讓汪紫軒打消了對林楓動武的念頭,他現在一心一意的在打壓紅葉集團,想讓汪紫軒幫忙,想都不要想。”

    趙英繼續說道:“沒有汪紫軒,我一樣可以!我這些年不想招惹什么是非,他們倒把我當成軟柿子了。”

    “英哥,你是想動用”年輕人話說了一半,就閉口不言了。

    趙英像是下了很大決心似的,說道:“必須這樣做了,不然我就沒臉在燕京混下去了。”

    年輕人遲疑道:“英哥,這可不是小事啊,你要是真這么做了,我恐怕會引起很多連鎖反應,甚至還會給趙叔帶來很多麻煩。”

    “富貴險中求,現在我顧不了那么多了,汪紫軒既然從經濟方面打擊林楓,那就換我從武力方面來教訓一下這個小子了。”趙英咬牙切齒的說道:“我要讓他死!不然難消我心頭之恨!”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