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手術直播間 > 1969 人沒走,茶就涼
    手術結束,柳澤偉站在操作間里,有些木訥。

    其實他來醫療組的時間不長,不到兩個月。

    但是柳澤偉覺得自己已經不可或缺,甚至在得知金主任重病后,自己還做了幾個小時的心理斗爭,最后決定留下來。

    做人,不能不仗義。

    鄭老板可是盡心竭力的教自己手術,而且來到這面,柳澤偉發覺自己也變的簡單而純粹起來。

    一直到高少杰打開電話,柳澤偉才怦然心動。本來就沒幾根頭發的頭頂,在不到十分鐘內差點被盤禿了。

    有老高來,鄭老板這面的工作不會受到耽擱,這樣柳澤偉也就放心了。

    而且這是從好處說。要是稍微陰暗一點,柳澤偉也不想得罪明顯日后會成為國內說一不二的學霸級別的鄭老板。

    老高愿意放棄競爭主任,來912,這是最好的。

    兩全其美。

    可是……

    柳澤偉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還沒走,這面就又有新人報道。

    似乎有點巧,但柳澤偉知道巧合只是一種表象。

    鄭老板的諾獎項目組,不知道多少人覬覦著里面的一個位置。

    直到這時候才有人“塞”進來,柳澤偉知道站在鄭老板身后的人承擔了多大的壓力。

    話是這么說,自己還沒走就上不去手術了……

    這也讓柳澤偉很遺憾,甚至心里有些小小的酸楚。

    原來自己沒那么重要。

    梳著馬尾辮的姑娘,看著年輕,卻是哈佛醫學院的博士。手術水平暫時看不出來什么,因為這兩臺手術,她只是助手。

    但看消毒、準備、搭手,都是行家里手,動作干凈漂亮,絕對沒有任何拖泥帶水。

    和鄭老板配臺也就算了,鄭老板基本不用配臺,人家自己做手術一樣快。

    但和魯道夫·瓦格納教授配臺很是能說明問題。

    那姑娘沒有拖教授的后腿,雖然只是比較簡單的腸道支架手術,卻也中規中矩的把手術給拿下來了。

    人還沒走,這茶就已經涼了。

    柳澤偉自艾自憐起來,即便他知道是自己要求離開的,鄭老板可沒攆自己。

    但是發現自己的作用沒有那么大的時候,總是會有些不開心。

    鄭老板的醫療組就是一臺機器,每個人都是零件。除了鄭老板外,少了誰都會運轉,只是最開始的時候配合略有不暢。

    至于不重要的零件,換個上來也就是了。

    這是讓柳澤偉不痛快的根本,也是事實真相。

    “老柳,怎么沒回去收拾東西?”鄭仁問到。

    “出門在外,沒什么東西往回帶的。”柳澤偉摸著戴了無菌帽的腦袋,雖然有無菌帽在,手感和以前不一樣,但這個動作已經形成習慣了。

    “還說晚上給你送行,多了兩臺急診手術。正好你那面沒事,簡單吃口吧。”鄭仁一邊說,一邊做到操作臺前開始剪片。

    胡艷徽收拾手術直播的器械、耗材,里面林淵正在打量著切下來的畸形腸道。

    “蘇醫生……”

    “叫什么蘇醫生,那都是老主任們叫的,你這么叫一年,自己就得長白頭發,皺紋深的擦多厚的粉底都蓋不下去。”蘇云一邊和馮建國縫皮,一邊和林淵說著。

    這句話,直接命中了林淵的弱點。

    一向爭強好勝的她也沉默了下去,哪怕她知道蘇云說的是個玩笑,卻也不敢輕易嘗試。

    “叫云哥兒。”蘇云說到。

    “云……那個,切下來的這東西,我打開看看?”林淵蹲在放在地上的無菌單旁,用一個卵圓鉗子輕輕碰著畸形腸道。

    “別!”蘇云和馮建國同時大聲制止。

    “嗯?”林淵詫異,“得打開看看吧,要是里面有變異的腫瘤組織怎么辦?”

    “要病理了,那面通風好,十幾臺通風機嗚嗚嗚的一頓吹,味道能小點。”蘇云見林淵沒有自作主張的想法,只是用卵圓鉗子輕輕碰一下標本,長出了一口氣。

    “別打開啊!”蘇云又囑咐了一句,“你前腳打開,老板后腳就得把你踢出醫療組。”

    “為什么?”林淵不解。

    就算是里面有宿便的味道,鄭老板不是已經出去了么?到時候氣密鉛門一關,他聞不到味道。

    “傻呀,老板出去了,伊人還沒下臺呢。”蘇云鄙夷的瞥了林淵一眼,“再說,你在臺下面,到時候找個借口跑了,我和馮哥可還做手術呢。”

    原來如此,鄭老板的女朋友還在手術臺上。林淵今天看見了資料里的謝伊人,覺得這姑娘真好看,天生就有一種親和力。

    雖然今兒是自己第一次見她,還沒說幾句話,但留下來的印象是溫柔、可愛。

    要是這樣的話,那就遺憾了。

    “真的是很好奇。”林淵把卵圓鉗子放在一邊,蹲在長條球形的切除物前面,認真的看著。

    “好奇點別的,這有什么好看的。去去去,離那玩意遠點。”蘇云把林淵給攆了出去。

    真怕這貨因為好奇,把二十年的宿便給放出來。那味道,足以讓人昏迷。

    “蘇醫……小蘇……”馮建國叫了兩個名字,都覺得自己就像是蘇云剛剛說的那樣,已經老了。

    “哈哈!”蘇云大笑,“馮哥,你不會也準備叫我云哥兒吧,我可是不會反對的。”

    “看這話說的。”馮建國假裝沒什么心理波動,他笑了笑,“我還以為要做二期切除。”

    “我也以為肯定要二期切除。”這一點蘇云并不避諱,“沒想到兩個支架下進去,手術就變的簡單了。”

    術中帶膜支架下到腸道畸形開口的位置,把二十年的宿便堵在畸形的腸道里,沒有因為手術切除導致宿便逆流感染。

    現在說起來似乎很簡單,可是在做手術之前,不光是馮建國,連蘇云都不怎么相信手術能這么做。

    邏輯上能講通,可是畢竟沒人這么做過。

    “鄭老板的思維,真是厲害!”馮建國嘆了口氣,說到:“看上去就像是信手拈來一樣。”

    “手術做多了,他已經到了另外一個境界。”蘇云瞥了一眼正在外面做剪影的自家老板,“融會貫通?隨心所欲?應該是這樣。”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