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撿到一本三國志 > 第0642章 塞外輿圖
    當安息將軍阿斯拜克來到了雒陽面前的時候,他以及完全的呆滯了,雖說這一路過來,他遭受到的震撼已經是足夠大了,也做好了心理準備,可是當他真正來到了這個傳說中的帝國中心的時候,他還是被嚇到了,神啊,這是什么城墻啊,誰能攻破這樣的城墻啊,他看著那高大到似乎看不到上頭的城墻,渾身都在哆嗦著。

    城門大開,周圍人來人往,極為的擁擠,無數車輛,都從這個帝國中心行駛而出,偶爾能看到士卒們騎著大馬,從身邊經過,這個帝國的繁華,嚇壞了所有的安息人,他們從未想到,自己會看到如此一幕,這樣擁擠的人群,他們是從來見到過的,他們本來還自持安息帝國的身份,對東方帝國雖有敬畏,卻也沒有太大的恐懼。

    可是如今,他們卻嚇得已經走不動路了,與其余的智者不同,阿斯拜克是個將軍,他最先看到的是這高大的城池,隨后看到了大量的人丁,男丁,還有這規模的馳道,足以將大量的軍旅輸送到自己來的那個地方,這樣的帝國,是他從未見過的,安息的強大,在東方帝國面前,好似不值一提。

    他們這一行人足足有百人,不過,除掉那些奴仆與士卒,真正的核心只有十人,這其中,唯獨他是代表著安息的將領一方,其余人,都是皇帝選出的有雄辯之才的智者,皇帝的座上賓,這些人都是學者,十分的博學,看到這樣繁華的帝國,城池,他們很是羨慕,可是出于矜持,卻保持著自己的高傲。

    很快,一位年輕人就趕到了他們的面前,年輕人看著他們,笑著說道:“我喚作諸葛亮,乃是大鴻臚,負責迎接外客,諸君請隨我來。”

    阿斯拜克能聽懂一些,卻不能完全聽懂,他正要開口詢問,那年輕人身邊就冒出一人來,那模樣是安息人無疑,他用熟練的安息語將諸葛亮的言語敘說了一遍,阿斯拜克有些激動,終于不用猜測對方的話語了,他正要開口,身后那些智者卻開口說道:“你是安息人??你怎么為他們賣命??”

    阿斯拜克心里大怒,連忙說道:“小兄弟,還好有你在,不然,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與他們言語...”,他說著,又看向了諸葛亮,彎著腰,附身說道:“我安息將軍,見過這位大臣...多謝迎接,多謝迎接...”,聽到他不怎么熟練的雅言,諸葛亮也是有些詫異的,笑了笑,說道:“不必多禮,請隨我來...”

    阿斯拜克點點頭,笑著跟了上去,看著雒陽城內的番話,阿斯拜克想要說些什么,又怕自己表達不出來,就拉著那位負責翻譯的年輕人,讓他翻譯給諸葛亮聽,他說道:“漢國實在太強大了,這里的城池,這里的士卒,都讓我很是敬佩,我安息遠遠不如,這番前來,就是為了能拜見漢皇帝,我們非常的尊崇他,想見見最為強大的人...”

    他原先用雅言,他身后的那些智者還不知他說了什么,可是如今,聽著他如此奉承的言語,他們大多都是憤怒的,這廝簡直就是丟盡了帝國的顏面,如何能如此言語呢,弄得好像我們是來朝貢他們一般,蠻子就是蠻子,他們不由得想著,心里的不屑直接流露在了臉上,礙于諸葛亮在此,他們也沒有多說什么。

    走到了驛站之內,諸葛亮一路都在聽著這位大胡子將軍的奉承,臉上滿是微笑,卻沒有回話,天子早就吩咐了,如今是不能去幫助安息人,不過,對安息人,還是不能失禮,只能說他們來的不是時候,若是早些來...諸葛亮想著這些,將他們安排在了驛站之內,阿斯拜克卻拉著諸葛亮。

    他眼里滿是懇求,他說道:“請你稟告一聲,我想拜見皇帝...”

    他怕自己表達不清楚,又看著一旁的譯者,說道:“我非常的敬仰貴國的皇帝,我只想見他一面,我知道漢國的強大,我們遭遇到了危險,叛軍四起,毀滅我們的家鄉,我這次來,就是求助與漢國皇帝,希望皇帝陛下能幫幫我們,我們可以作為漢國在西的助手,我們可以朝貢,皇帝陛下吩咐的,我們都可以做到...”

    諸葛亮聽著一旁譯者的言語,沉默了片刻,方才說道:“天子正在忙碌,尚且不能分身,讓他等些時日罷,天子會見他的...”,譯者翻譯之后,阿斯拜克這才恭送諸葛亮離去,當諸葛亮離去之后,大胡子將軍回到了驛站之內,坐在這里的智者貴族們,大多都是不屑的看著他。

    “阿斯拜克,你將我們的尊嚴放在何處??看看你的樣子,猶如一條狗,求著他們,我們縱然是來求援,也不能丟掉我們的尊嚴!!”

    “你是不是想要投靠他們??”

    “我早就說了,這些蠻子是靠不住的,我看他不是為求援而來,而是為了自己日后的出路而來!!”

    貴族們紛紛罵了起來,阿斯拜克沒有開口,一旁的年輕將領卻是忍不住了,叫道:“住口!!”,阿斯拜克伸出手,拉住了他,看著眾人,緩緩說道:“這次,國內兇險,我們若是借不回援軍....唉,我也不多說了,只希望諸君能夠收起自己的傲氣,對待他們的時候....”

    阿斯拜克沒有再多說什么,直接返回去休息。

    諸葛亮并沒有再來,好在驛站的士卒也并不限制他們的出行,安息眾人便外出,在雒陽內逛了起來,這里的繁華,這里的景色,都令他們難忘,阿斯拜克沒有忘記正事,前后數次詢問驛站的士卒,他再一次將士卒拉過來,將一塊黃金放在他的手里,說道:“能把那位大臣的府邸告訴我麼?我就是想去拜訪一下他...”

    驛卒想了片刻,方才收下了他的賄賂。

    諸葛亮實在沒有想到,這位安息的將軍會找到自己的府邸來,他也沒有避而不見,說起來,如何對待這些安息使者,他還是有些頭疼的,不過,精明如他,心里還是有自己的辦法,他親自出去,很是謙遜的接見了這位將軍,兩人坐在書房里,喝著茶,一旁站著譯者。

    阿斯拜克說道:“這水實在太好了,漢國的什么都好,若是家鄉沒有那些事,我真的想永遠住在這里...”

    “哈哈哈,將軍喜歡就多吃些,我不瞞將軍,我為當今天子之姑父,諸事,我說了也是算的...安息哪里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不如將軍與我講講??”諸葛亮詢問道,阿斯拜克一聽,笑了起來,就要從衣袖里掏錢,諸葛亮看到他的舉動,明白他是誤會了自己,連忙搖著頭,說道:“我不要這些,將軍,說說你們的情況,看看我們能不能幫得上你們...”

    “唉,我們原本也是強國,屢次打退了西方蠻子的進攻,還奪得了不少的領土,而在東方,貴霜也不敢招惹我們...”

    “哦?西方蠻子?他們是什么人啊?”

    “就是你們口中的大秦人....”

    “我對他們很感興趣啊,他們的文化,領土,軍旅這些,能不能說一說呢?”

    “當然可以,大臣想要聽什么,我都可以告訴大臣的...”阿斯拜克顯得很是卑微,他低著頭,奉承的笑著,這位將軍并不能學會這樣的笑容,看起來反而有些瘆人,而對他的這番表現,同族的譯者都有些看不過去,卻不得不翻譯,阿斯拜克講起了大秦的情況,又講起了安息的情況。

    諸葛亮認真的聽著,腦海里卻是飛快的記錄著。

    “你們是如何過來的??穿過貴霜??你們與貴霜接壤麼?”

    “以前接壤...”

    諸葛亮與他聊了許久,這才說道:“你可放心,我明日早上就去稟告天子,看看他是否會同意發兵,這樣罷,你明日中午再來,如何啊?”

    “好,好,好...謝謝,謝謝...”阿斯拜克熱淚盈眶,學著大漢的方式,對著諸葛亮大拜。

    次日,當他趕到這里的時候,諸葛亮正等著他,看到他到來,諸葛亮無奈的搖著頭,說道:“陛下說了,他不知道安息與大漢的距離,不知軍旅的補給能不能跟得上...而且,他也害怕軍旅在途中迷路,我告訴他,通過貴霜,就能趕到安息,可是他不信,非要親自看看,你那里有輿圖麼??”

    阿斯拜克的臉色變得有些落魄,卻還是急忙說道:“雖然沒有,可是我能畫出來,我現在就畫,我立刻就畫,還要勞煩你送去給天子,讓他救救安息...謝謝,謝謝,謝謝你了...”

    諸葛亮看著阿斯拜克認真的畫著輿圖,不知為何,心里竟有些不忍,當阿斯拜克小心翼翼的畫完了輿圖,交給諸葛亮的時候,諸葛亮面帶微笑,說道:“這下,陛下定然會答應了...”

    .....

    “陛下說不知道叛軍以及你們的具體兵力,不敢出兵...你要如實說出雙方的兵力,若是隱瞞,我們天子不開心,可能就要征伐你們了...”

    “陛下說不知道大秦的情況,怕他們忽然出兵....”

    “陛下說不知叛軍人口...怕他們增加人手,不知該派去多少軍旅...對了,你們又有多少啊?”

    “陛下說....”

    “陛下說....”

    看著面前的阿斯拜克,諸葛亮皺著眉頭,有些無奈的嘆息著,說道:“抱歉了,朝中大臣商談了,我們的國力,不能讓我們發動那樣龐大的戰爭,不足以遠征啊...希望你能理解,若是能再等待幾年,或許我們還能幫得上,如今卻是不行了,我們孝憲皇帝與今年逝世,國內也不是很安穩....”

    聽到諸葛亮的言語,阿斯拜克愣住了,茫然的看著他,伸出手,捂住了臉龐,一旁的譯者將手放在了腰間的劍柄上,以免這廝會發難,諸葛亮只是平靜的看著他,阿斯拜克說道:“真的不能想個法子麼?我們可以當臣,我們可以投靠...我給你跪...我...”,諸葛亮扶住他,搖著頭,說道:“愛莫能助。”

    大胡子將軍有些渾渾噩噩的走出了府邸。

    諸葛亮則是站在后院里,看著墻壁上懸掛著的輿圖,這輿圖,大略的記載著從貴霜到安息,以及大秦的各個地區,還有各方的人數,軍旅規模,經濟等方面的重要消息,看著這輿圖,諸葛亮笑了笑,這輿圖的價格是很高的,大漢商賈們常年在外,可是他們不懂這些,大漢還沒有關于塞外包含如此廣闊地區的輿圖,這還是首份呢。

    諸葛亮正笑著,笑容又緩緩消散,他心里隱約有些愧疚,搖了搖頭。

    莫要怪我。

    大胡子將軍坐在座位上,低著頭,眼淚不斷的眼眶掉落。

    轉過頭,看向了一旁的彎刀。

    熹平二十三年,安息使節前來拜見天子,主使意外身亡,其余侍從離去。

    南軍主將張遼上奏,

    幾十安息使節攜重金,或逃入貴霜。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