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九死荒原 > 第四十六章 恐懼降臨(14)
    這個……該怎么辦?唐婳有點兒拿不定主意,朝旁邊的黃蕊看了看。

    黃蕊眼中同樣閃過一絲驚訝。之前她們看到過,明桂旅社已經廢棄了,里面狼狽一片,很是荒涼,但現在,一切好像回到了從前。

    時空回溯?……不,應該是幻象構筑,不過藏在暗處的厲鬼構筑這么一個幻象干什么?

    謹小慎微的唐婳還拿不定主意,黃蕊倒是果斷的推門走了進去。沒辦法,唐婳只好跟著進去。

    聽到門被推開的聲音,柜臺后的女孩兒連忙把手機放下,一張小圓臉很是可愛,嗓音清脆地說道:“兩位是住店嗎?”

    黃蕊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們住店,你們這里的房間是什么價格?”

    女孩兒介紹道:“這里只提供標準單間的服務,二十四小時一百塊錢,房間里有熱水器,隨時可以洗澡。”

    “嗯。”黃蕊點了點頭,她其實也拿不準女孩兒說的有沒有漏洞。

    這片城中村的物價怎么樣,一百塊錢一天到底是貴了還是比較便宜?雖然是幻象,但場景明顯是明桂旅社還開業的時候,是幾個月前,還是幾年前?她不知道。兩者相加,過去某個時間段的旅社物價,她就更不知道了。所以這句試探不管女孩兒說什么,黃蕊只有點頭答應的份。

    倒是唐婳,上前一步說道:“好貴啊,能不能便宜一點兒。”

    黃推這個世界土著都清楚,唐婳就更不了解物價是否合適,不過有個原則倒是可以遵循:不管對方要價多少,一律喊貴,總歸沒有錯。如果說瑞恩市的市區中心,那些高收入的人群注重的是服務質量,在這種很平民的社區,價格永遠是最重要的因素,因此,砍砍價再正常不過了。

    圓臉女孩兒微微皺眉,臉上閃過一絲不喜,但還是耐心地回答道:“已經很便宜了,我們這里可是有二十四小時熱水誒,不管多勞累,都可以舒舒服服地洗個澡,然后睡一覺。而且床單枕套什么的,我們都是每天一換,不像有些旅社,只要能糊弄過去,一個床單能用好幾天。”

    女孩兒絮絮叨叨地說道,唐婳和黃蕊在認真的觀察。黃蕊開口試探,唐婳直接砍價,當然不是為了省錢,而是想要確定這個女孩兒面對復雜問題的反應。

    結果女孩兒的回答滴水不漏,這當然可以理解為幻境構筑的很厲害,更大的可能是,這個女孩兒其實是真實存在的,幻境可能扭曲了她的外貌,但本質上,她擁有完善的靈魂。

    這就好辦了,唐婳湊到柜臺前,笑嘻嘻地說道:“其實我們不住店。”

    圓臉女孩兒已經不掩飾臉上的厭惡了,問道:“那你們想要干什么?”

    “打劫!”

    圓臉女孩兒還沒弄清楚怎么回事,就感覺領子處一個巨大的拉力,她被拽到了柜臺邊上,緊接著,唐婳抓住她的頭發,用力朝柜臺砸了下去。

    砰砰砰,連砸三下,柜臺玻璃的質量不錯,只是出現了一些明顯的裂縫,沒有徹底碎掉。不過女孩兒的臉就比較慘了,鼻骨斷裂,臉頰、額頭被砸出了裂縫,大片的血滲了出來,因為劇烈撞擊,腦袋暈暈沉沉的,快要昏過去了。

    “這是怎么回事?可以解釋一下嗎?”唐婳問道。

    “什么怎么回事?”圓臉女孩兒的一顆門牙被磕掉了,說話有點兒漏風,但眼中沒有任何驚懼,反而狠狠地瞪著唐婳。

    “很好,我以為你會尖叫,語無倫次地喊救命,或者求饒,沒想到你給出了這么有條理的反問,這可不像是一個簡單的旅社前臺值守。”唐婳臉上依然掛著笑,掏出匕首,將女孩兒的一個眼珠挑了出來。

    看著滴著血的眼珠,唐婳說道:“猜的果然沒錯,你確實是一個真實存在的靈魂,而且是一個活人,說說唄,到底怎么回事?”

    這時的圓臉女孩兒已經放棄了偽裝,哪怕受到如此酷刑,嘴里還是不停地咒罵著:“你們這些惡魔,喪心病狂的人渣,死后會下地獄的,靈魂永世在地獄中沉淪,不得超生……”

    見女孩兒翻來覆去就這么幾句,唐婳提醒道:“你既然說我們是惡魔,那么惡魔本身就應該生活在地獄。算了,我們死后靈魂歸于何處,不用你操心了,還是那句話,現在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你這個惡心的人渣,不要臉的……”女孩兒嘴上咒罵不停。

    “好吧,協商失敗。”唐婳跳進柜臺里面,將貨架上的幾瓶高度白酒拿了下來,也懶得開瓶,直接砸碎,然后拿起打火機,點燃……火焰騰起了一下,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達到幻境構筑的極限了嗎?唐婳心里思忖著。

    “你這是要干什么?”黃蕊湊過來,低聲問道。

    “當然是攻其弱點。”唐婳解釋道,“對方擅長構筑幻境,我們總不能配合著真的入住這家旅社吧?相反,既然選擇很費心思的構筑幻境,說明對方不擅長,至少是不喜歡正面對抗。這才是我們要做的,逼他直接出手。話說對方看起來很在乎這家旅社,你說我們把這里砸了會怎么樣?”

    “啊?”黃蕊一時沒回過神來。

    唐婳也沒等黃蕊的回應,掄起一把椅子開始砸了起來,其熟練程度讓黃蕊眼皮直跳,這家伙好像很擅長搞破壞。

    柜臺,桌椅,甚至厚實的玻璃門,全被唐婳砸了個稀爛。這可是劇烈運動,唐婳微微喘著氣,對同樣目瞪口呆的圓臉女孩兒問道:“怎么樣,考慮清楚了嗎?”

    女孩兒緩過神來,繼續咒罵:“你這個人渣……呃……呃呃……”

    唐婳用匕首把女孩兒的咽喉切斷,看著女孩兒徒勞的用手握住喉部,身體慢慢失去生機,對黃蕊說道:“怎么樣,要不要上去看看?”

    黃蕊看著唐婳,臉色極其嚴肅,稍稍退后幾步,說道:“你……你不是唐婳,你到底是誰?”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