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這個光頭很危險 > 第360章 好像被發現了(5)
    隨著長孫御的話,群臣一陣低語。

    童貴妃居然沒有被害,而是懸梁自盡的,這就有點說不通了。

    能站在這里的,都不是傻子,好端端的一個人怎么可能去懸梁自盡呢,其中肯定有蹊蹺。

    “本皇很是痛心,愛妃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但讓人困惑的是,為什么會做出這樣的事情!諸位,你們怎么看?”

    隨著圣人發問,所有人都覺得要謹言,說錯了被罰是輕,砍頭是重啊···這明顯是觸怒到了圣人的逆鱗上。

    “怎么?沒人敢說嗎?”長孫御沉聲問道。

    只見右相游浩南走出一步,恭敬說道:“圣人,童貴妃之死迷霧重重,臣等無法判別。”

    “是無法判別,還是不敢判別?!”長孫御輕喝道。

    游浩南微微低頭,這種事情判別不好,圣人你還不降罪啊。

    “左相,愛妃近些日子有什么異常嗎?”長孫御朝著童文山問道。

    童文山走出,帶著悲痛拱手說道:“圣人,童貴妃近些日子并沒有異常,臣得到這樣的消息,也是悲痛萬分,昨夜更是一宿沒睡。”

    “童貴妃究竟是真的自盡,還是另有說法,本皇自然會查明真相!”

    “圣人英明!”童文山拱手喝道。

    “既然你們都不敢說實話,那本皇就讓一個敢說實話的人來!”

    夜昆聽到這句話,就感覺不妙,圣人恐怕昨天就在考慮今天的問題,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所以就讓自己過來上早朝,真是會算啊。

    “夜昆。”隨著長孫御這么一喊,眾人其實也能猜到一點,果然不說話是對的。

    夜昆很無奈,從最后面走出,來到前面拱了拱手:“在。”

    “夜昆,童貴妃之死,你怎么看?”

    還好昨天晚上和阿弟他們討論了一番,也得出幾條很不錯的結論。

    “圣人,我認為童貴妃之死問題很大很大,甚至危害到了太京根本!”

    隨著夜昆這么一說,眾人也是一陣嘩然,一個十六歲的小屁孩懂什么治國,在這里胡說八道。

    想是這么想,但是不敢說出來。

    夜司空看著身前不遠的夜昆,心中感嘆,要是夜家多來幾個這樣的孩子,多好啊。

    自己也不用這么操心勞累了。

    童文山聽到這句話,心里微微一驚,莫非這個夜昆知道了什么?

    應該不可能吧!

    長孫御非常仔細打量所有人的態度,淡淡問道:“夜昆,為何這么說。”

    “圣人,童貴妃深在宮中,得圣人寵愛,想必童貴妃每日都是開開心心的,試問···一個無憂無慮被寵愛的貴妃,為何會懸梁?說真的,我不信。”夜昆轉身看向眾人,很有肢體動作。

    以前要是有人這樣做,肯定會被處罰,但誰叫是我昆哥呢?

    我昆哥就算在這里琴棋書畫,估計都沒人說什么。

    眾人一聽,覺得有理。

    夜昆繼續說道:“那么剩下的只有一個情況了,那就是童貴妃是被迫的,被威脅的。”

    群臣聽后臉色變了變,如果真是這樣,那問題就大了···誰能威脅一個貴妃自殺!

    尤其是童文山,心跳都不禁加速了很多,這個夜昆到底是什么來頭,難道真的被他發現了嗎!!!

    “在皇宮里面,童貴妃有圣人保護著,但是皇宮外呢?”夜昆的話就像虎雕爆炸一樣,在每個人心里炸開了,童家有問題!!!

    童文山直接懵逼了。

    長孫御隨著夜昆的話,沉聲說道:“夜昆,你是覺得童家被威脅了?而童貴妃就做出了取舍。”

    “圣人,這也是我的推測,是不是這樣,還需要查證。”說完夜昆還扭頭看了童文山一眼。

    童文山也看到夜昆的目光,感覺夜昆這個目光不簡單!他居然沒有說破!

    為什么!他難道想威脅自己嗎!

    夜昆只是簡單看了童文山一眼,但童文山心里已經各種猜測了,感覺夜昆已經知道了!

    不說只是為了更大的利益!

    該死的!

    “童文山!”長孫御冷聲喝道。

    童文山愣了一下,帶著惶恐站了出來,拱手說道:“圣人!”

    “為何隱瞞!”長孫御質問道,太京的左相!居然被威脅了!這人得多牛逼啊!甚至能讓自己愛妃自殺。

    童文山現在只想罵那些蠢貨,你們腦子里面都是虎雕屎嗎!沒事把盈盈給逼死,這不是要把我給暴露了嗎!

    就真不怕我魚死網破!

    童文山直接跪在地上:“圣人,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啊,臣的家中并沒有被人威脅。”

    童文山只能這么說,也許在這周圍,還有他們的人!

    此時右相游浩南拱手說道:“圣人,左相怕是有什么難言之隱,畢竟能逼得童貴妃自殺,想必已經威脅到了左相全家人的性命。”

    我艸你M的游浩南!

    平日看你傻不拉幾的,關鍵時候居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童文山心里各種謾罵。

    隨著游浩南的話,群臣也是議論紛紛。

    曹公公出聲喊道:“安靜!”

    童文山怎么可能就這樣認了,沉聲說道:“圣人,右相一直看我不順眼,今日這般陷害,居心叵測!”

    聽到這句話,夜昆不禁反問了一句:“左相,這怎么能說是陷害呢?右相可是在為你好啊,你為什么會覺得右相在害你呢?莫非是真的有人威脅到了左相,那剛剛右相說的話就對了。”

    童文山臉色頓時變了,自己聰明了一世,居然在這時候糊涂了,剛剛根本就沒想那么多了!

    突然,一直沒說話的滄溟忽然說道:“圣人,臣認為這件事還需要調查。”

    童文山聽到滄溟這句話,心里頓時猜測,這種時候說話的,有可能就是自己人了!

    長孫御朝著童文山說道:“說出來,本皇保你全家安然!”

    “圣人,這件事···確實是有人威脅,但···”說到這里,童文山似乎有點難以啟齒的樣子。

    “但是什么!”長孫御冷聲喝道。

    “但有關童貴妃的清白!”童文山豁出去了。

    眾人聽后頓時臉色狂變!童盈盈居然!!!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