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第一戰王 > 第三十四章 我會八抬大轎,娶你過門
    林戰,自家的客廳之內。

    坐在沙發上,林戰把玩著手中這雕刻著蛟龍圖騰的匕首。

    ……

    他先是聞到了一陣清香撲鼻的香味,這是魚湯的味道。

    林戰轉過頭來。

    這時,方碧茹盛著一盆魚湯走了過來。她穿著一身家居服,出奇的是,這次居然沒有戴口罩。

    漂亮的身材。

    迷人的臉蛋。

    成熟,且有氣質。

    她是林戰見過的,最美的女人之一。也只有葉子媚能夠與她媲美吧。

    “這是給你的錢,剛剛你釣的大魚,我們一頓也吃不完。”方碧茹放下魚湯,開口笑道。

    林戰伸手拿過勺子,在魚湯中攪弄幾下。

    聞了聞味道,林戰道:“看不出來,你的手,還挺巧,讓我很有食欲。”

    “那是!”

    方碧茹一哼,道:“你這里有碗嗎?”

    “你去廚房看看,我不知道!”

    方碧茹邁步走進了廚房,她發現林戰的廚房里一塵不染,所有的鍋碗瓢盆全部都是新的,連一次都沒用過。

    這不禁讓她嘀咕一聲。“男人都是不會做飯的神奇物種嗎?”

    方碧茹拿了兩份碗筷,洗刷一下走了出來。

    客廳里,他見林戰正用盆子喝著魚湯,這讓方碧茹滿臉黑線。

    “喂,我說你這人有沒有一點禮貌?你這樣臟不臟啊?我還沒吃呢,你就不會盛到碗里再吃。”方碧茹無語的說道。

    “你要和我一起吃?”林戰有點意外。

    方碧茹則白了林戰一眼。

    坐下來,盛了兩碗魚湯。事實上,她是借著喝魚湯,想要和林戰說說話。

    探一探,這個男人的底細。

    方碧茹道:“喂,我問你,你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看你這身行頭,不像是一般人。你在江市,到底在做什么?”

    “你爺爺難道沒有教你,女人,不該管這么多嗎?”林戰抬頭,好笑的看著她。

    這女人也實在是有趣。

    林戰覺得,自己和她有共同語言。

    可方碧茹卻不這么認為,沒好氣道:“你懂得倒是不少?憑什么女人就不該管這么多?再說了,外面一大幫男人追我還來不及呢,哪像你,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好像聽魏炎說起,你似乎是個大明星?”

    “現在才知道?魏炎又是誰?”方碧茹接連幾個問題。

    林戰笑著搖了搖頭。

    靠在沙發上喝著魚湯,不再理會方碧茹的話。

    方碧茹倒是氣急敗壞,出道以來,無數男人追捧,無數的告白情書送到她的手中。

    可是,她沒想到,竟然會有男人無視自己的魅力。自己這都主動的貼上來了,他卻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女人,都是奇怪的生物。

    正是林戰的這種態度,讓方碧如迫切的想要去了解他。

    “喂,我和你說話呢,你這人怎么這么沒禮貌?”方碧茹無語的問道。

    林戰正要回答。

    這時,他的手機上來了一條短信。

    林戰將手機打開:

    “楓林灣,塔頂,我等你!”

    ……

    收回手機,林戰沉默片刻。

    這個短信,林戰知道是誰發來的。在江市,除了魏炎等人以外,就只有葉天海有自己的號碼。而短信,想必是來自于葉子媚!

    匆匆吃完魚湯,林戰放下碗筷。

    “你把碗洗一下,我出去有點事。”

    披上風衣。

    林戰,踏步走出了家門。

    方碧茹無比惱火的站了起來,跺了跺腳。“混蛋,你當老娘是你的仆人啊?可惡,討厭,就沒見過你這種男人。哼!”

    當然,身后方碧茹的聲音林戰自然是聽到了,只是,未曾理會罷了。

    楓林灣塔頂,顧名思義,位于楓林灣的湖水中央。

    楓林灣湖波蕩漾,湖中心建立著一座塔,兩邊,是以木梁通往塔處。

    這里,也是楓林灣獨特的風景區。

    站在塔頂,可以放眼看到整個楓林灣的全貌。尤其是秋天,楓葉覆蓋了整個湖面,說不出的美麗。

    ……

    楓林灣塔頂。

    林戰雙手扶著護欄,站在塔頂上,俯瞰著楓林的一切。

    同樣的。

    身旁有不少情侶站在這里,鎖上同心鎖。

    塔頂,有一座月老雕像,情侶們來到這里,互相鎖上同心鎖,見證美好的愛情。

    塔頂歡聲笑語一片,巨大的寶塔之內,情侶往來不斷。

    “喂,帥哥,可以麻煩你幫我們拍張照嗎?”

    林戰正站著,一個少女拍了一下林戰的肩膀,將手機遞給林戰。

    林戰微微一笑,回道:“當然可以!”

    “謝謝!”

    少女道了聲謝,慌忙走過去和男友依偎在了一起。

    林戰拍了照,少女道了謝,和男朋友依偎著走了下去。

    林戰深呼一口氣,這一切,對自己來說,似乎太過遙遠了。

    少年時的自己,也曾幻想過一段美好的愛情。

    只是長大以后,林戰卻覺得,做一個人,其實挺難的。

    “七年沒來,這里,還是老樣子。”女人的聲音響起。

    穿著一條短褲的葉子媚拿著挎包趴俯在了林戰的身邊。她上身是一件牛仔外套,沒有穿總裁制服的她,看上去卻像是一個鄰居家的大姐姐。

    而她,也確實是姐姐。

    “你來了?”林戰說道。

    葉子媚則一笑,轉過頭,看向了林戰。

    今天,她親眼目睹了發生在葉家的一切。其實今天上午她怕林戰出事,所以并沒有離開,而是在葉家停留著。當時她還找來了一群人,準備在必要的時候將林戰救下。但顯然,他不需要自己。

    “也許,你真的能為爺爺報仇。”葉子媚突然說道。

    林戰沒有回話。

    這一切,都還來的太遠。

    遲疑了一會兒,葉子媚再次道:“這七年,你去了哪里?連我都不能說嗎?”

    林戰沉默,沉默了好一會兒,回道:“七年前,爺爺得知你們葉家人要害我的命,所以,他為了讓我活下來,就將我連夜送到了軍營,交給了他曾經的一位老伙計。爺爺和我約定,七年后退伍。今年是第七年,我按照約定回來了,回來以后我才知道,他已經走了。”

    大漠孤煙去,長河落日圓。

    林戰的聲音雖低,但還是落入了葉子媚的耳朵里。

    葉子媚仰起頭。

    卻不知,自己早已是淚流滿面。

    七年。

    整整七年!

    “對不起。”葉子媚仰著頭,聲音沙啞著說道。“我誤會你了。我以為,以為你是自己走的。”

    林戰深呼了一口氣。

    對此,他從來沒有在乎過什么。

    林戰回道:“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如果我提前一年回來,無論如何,爺爺也不會死。”

    葉子媚擦了一把眼淚,勉強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深吸了一口氣。

    “到我家吃頓飯吧。”

    葉子媚突然說道。

    ……

    楓林灣別墅。葉子媚的家中。

    林戰跟著葉子媚走了進來。葉天海和韓媛夫婦也都在。見林戰過來,葉天海兀自看了一眼,不過卻并沒有說話。

    倒是韓媛,連忙沖林戰道:“林戰,你來了?快坐吧!”

    林戰看向葉天海。

    葉天海正在喝著酒,他的酒,幾乎就沒斷過。

    “他一直這樣嗎?”林戰問道。

    韓媛無可奈何的看了葉天海一眼,嘆了一口氣。

    葉子媚則放下手中的包,走進了廚房,準備做晚飯。

    韓媛坐下,眼淚娑娑,哭著說道:“自從老爺子死后,你海爹就離不開酒了,他幾乎,每天都是醉醺醺的。我一說他,他還罵我多管閑事。”

    林戰看得出韓媛的委屈。

    這兩口子也不容易。韓媛絕對自己愧對葉天海,沒能給他生個兒子。

    可葉天海,卻對葉家的不公平,銘記于心。葉重天死后,葉家淪為這種田地,他心有不忍,每日借酒消愁。

    “如果你還想多活幾年,如果你想要把葉家重新頂起來,那么,你的酒,也是時候戒了。”林戰看向葉天海,淡淡的說了一聲。

    葉天海再次仰頭猛灌一口。

    沖林戰道:“你有本事,有本事將葉家起死回生,有本事,讓所有的不平之事,全部都變得公平下來。”

    林戰聞言,道:“我既然回來,葉家之事就不能不管。如今的葉家,樹倒猢猻散,老爺子的基業,我也不想丟。在葉家,我現在唯一能信任的,除了你還有誰?將來重整葉家,也是你葉天海當家主。”

    葉天海心有不平,悶悶不樂的坐在一邊。

    “林戰,你海爹就這脾氣,你別理他,我去給你倒茶!”

    韓媛站了起來,倒了一杯茶。

    林戰坐在沙發上,看著葉天海道:“海爹,你給我記住,英雄,不是慫出來的。你慫,沒有任何人會將你當作一回事。任何人現在都可以買醉,唯獨你葉天海不行。你手上有我,天時地利人和你俱占。你想要做什么,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葉天海沉默。

    沒過多久,葉子媚的晚飯做好了,和韓媛端了過來。

    “林戰,洗手吃飯吧!”

    ……

    一頓晚飯,并沒有多少話語。

    晚飯過后。

    韓媛讓葉子媚送林戰離開。此刻,天已經黑了,晚風徐來,樹葉娑娑作響。

    走在楓林灣別墅區,葉子媚抿了抿嘴唇。

    “希望有一天,我們兩個,還能夠和七年前一樣,親密無間。林戰,我們還有機會嗎?”葉子媚轉過頭,看著林戰說道。

    “老爺子大仇得報,我會八抬大轎,娶你過門!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吧!”

    說完這句話,林戰走了出去。

    看著林戰漸行漸遠,葉子媚方才說道:“好,我等你。”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