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一氣爭仙 > 第21章 少年仗劍行
    三日之后,李旭宗趕回神意門。在峰內報備一番后,直奔落音閣而去。

    到得落音閣通報之后入得閣前,只見至信長老早已等在門口,李旭宗上前施禮。

    行完禮隨至信長老入得閣內,李旭宗將自己目前修煉情況一一匯報,聽得弟子果已煉成五行靈體并以此突破筑基,至信老懷慰籍,撫須哈哈一笑:

    “果然好徒兒!”

    師徒二人詳細將李旭宗現在修煉狀況梳理一遍,又定下今后修行方向,按此方略全力修煉至五行金丹。

    隨后至信長老將這大半年來修行界大勢說了一下,李旭宗雖已有耳聞,但幾個筑基期弟子消息哪有師傅知道清楚。

    原來去年年底在百麓峰大會之前,妖界和邪宗已與十大門派開始交手。

    當時雙方幾個渡劫期老祖和十幾個化神期老祖在天外罡風層前后大戰幾場,包括神意門化神老祖都參加出手。

    但妖界幾個渡劫期老祖壽命實在太長,最老已過萬年,斗法經驗豐富。

    而邪宗又冒出幾個高手,尤以血神谷老祖姜炳,血神經已練成四萬八千分身,分身不滅,自身不滅,實在難以殺盡。

    雙方連斗數次,十大門派也僅以微弱優勢取勝。

    最終為防妖界和邪宗肆意為禍人間,十大門派被迫答應妖界和邪宗扶植各國與大周共同爭霸,各門派可以派修士參與軍事,但不得以修士直接襲擊各國王都。

    “徒兒,今后行走世間,遇到血神谷弟子一定要多加提防。此宗功法太過詭異,一旦功成,難以殺死!

    據老祖所言,只能攻入其老巢,徹底連根拔起,方能徹底剿滅此妖。

    好在此等功法實在傷天害理,很難度過重劫,同時又最怕雷法,你正好有紫極真雷印,只要多加小心即可!”

    說罷,拿出一套飛劍,遞給李旭宗,笑著說道:

    “等心急了吧,拿去好好祭煉!這套飛劍可是集萬年木心、天外精金、玄海冰魄、離火玄晶、真玉石髓五樣五行奇材練成。

    不但能完美施展五行劍陣,最妙的是還可隨你修為增長重新添加材料祭煉,足以伴你多年!”

    李旭宗非常興奮,成長類法器,一般將來都可以祭煉成法寶,而且因為是自己祭煉而成,所以比一般法寶更是得心應手。

    李旭宗急忙謝過師父,接過飛劍,欣喜不已。

    看著徒兒開心,至信長老也很是滿意。待李旭宗平復心情,方又說道:

    “而今各派為應對變局,已是定下章程,現各門派所有筑基期弟子均需到邊城效力。

    今后每二十年一更換,而金丹期長老需三分之一到邊城效力,每百年一更換。

    你今既已進入筑基期,便需到邊城效力。我神意門主要盯防北部荒原妖域,主要陣地設在九原城,由我神意門兩名元嬰長老坐鎮。

    陣峰其余筑基弟子已是前去,你在門中休整段時日,估計就該前往效力。

    這段時間把你父母家人接到凌天峰下吧,可保他們一世平安。

    為師被門內安排到第三批駐防,也不知道能否活到那時。”

    說完有些意興闌珊,李旭宗知道師父已是四百多年高齡,金丹期雖有五百年壽命,但誰也不愿生命看見盡頭,趕緊安慰道:

    “師父,而今我等對五行靈體參悟有得,如果結合您天靈根修煉,一定會助您突破元嬰期的!”

    至信長老見徒兒著急,也是精神一震,笑道:

    “徒兒說的有理,你我都要加緊修煉啊!”

    二人再說些閑話,今年正是神意門三年內測之時,三月初一至信長老已是安排人按李旭宗要求將趙震錄入峰內,現正閉關修煉。

    直到半夜三更,李旭宗才從落音閣出來,感覺師恩深厚,唯有全力向前,光大陣法一道才能對得起師父厚恩。

    接下來一段時間,李旭宗回家將父母和弟弟、妹妹接入凌天峰下集鎮中。

    這里都是筑基期以上弟子家人,各有營生,其中若有靈根者,也可報名到外門修煉。

    李旭宗陪了父母幾日后,看父母安置完畢,開了一家小店鋪,一切都已平穩,不敢荒廢功課,仍回陣峰。

    之后每日祭煉五行劍陣,將各種招式用靈劍一一演示,果然威力非凡!

    同時開始參悟修煉師父賜下的中級陣法。其后,趙震出關,已是修煉到八層,二人痛飲一場,喜慶一番。

    之后李旭宗一邊修煉劍陣,一邊找師父請教陣法,定時又去門內藏書閣翻閱妖界常識,以備下山所用。

    偶爾又帶了趙震與陣峰其他弟子交結一番。這些弟子早想結識這個長老愛徒,奈何李旭宗一貫獨行,現有此機會豈不如意。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談道論陣,好不快活。

    門中知道李旭宗很快要下山駐防,也是故作不知放任不管。

    其間八月十五又回家里過個團圓節,自感修行以來少有的安逸。

    悠悠間三個多月過去,九月初一,李旭宗接到門內通知,今日申時將有金丹長老帶他們前往九原城駐防。

    李旭宗早有準備,拜別恩師和家人,至信長老將已融為一體的五行一元迷蹤殺陣盤交給他,并許多靈石、丹藥,再三叮囑,與妖族對戰保命要緊,大劫前一切均是小節,不必太過在意!

    李旭宗拜過恩師,別過趙震等一群師弟,踏劍直奔凌天主峰而去。

    此去經年,不知何時可歸,但求一路豪氣!想至此不由長嘯一聲:

    “少年豪氣仗劍行,萬戰歸來縛蒼龍!”

    李旭宗趕到凌天峰,已有十幾個筑基期弟子等在那里,過會又陸續到得幾個。

    到得申時,兩個劍峰長老御劍飛到,又有四個器峰長老御舟到來,此時共有六名金丹長老和二十二名筑基期弟子。

    其中一名器峰長老御起一座飛舟,招呼眾人上船,隨后祭起法訣,沖天而起直朝西北飛去。

    九原城在并洲最北部,也屬燕山山脈余脈,北靠北荒妖域,是扼守大周北部的門戶。

    神意門山下的商道就是經此通向北荒游牧部落,而今北荒游牧部落已是在妖族支持下聯合起來,建國號為“朔”,立都荒原城。

    在荒域妖族協助下,朔國整兵準備入侵大周,要與四域妖界去分搶這花花世界。

    九原城因之前臨近神意門,常年并無戰爭,大周皇朝原來只有五萬駐軍。

    此次朔國建立,緊急由國內調兵五十多萬,因而城周四處皆是軍營,號角連天。

    而修者方面主要由神意門負責,神意門派有兩名元嬰期長老坐鎮,同時有三十名金丹期長老,上千名筑基期弟子。

    其他一些北部門派筑基期和金丹期也都傾派而出,而十大門派中處于大陸中心的碧靈軒、玄天劍宗等也派出金丹期和筑基期弟子。

    城池到處可見筑基期弟子和金丹期長老,此時九原城已是變成一座修士和兵營混搭之城。

    而這場戰爭不知要到何時,因此城主已是安排城池不斷擴建,而修者也不斷加筑防御工事。

    其中器峰弟子和陣峰弟子最是忙碌,不斷的鑄就一個個連環防御陣法塔樓。整個城池籠罩在戰前的緊張氣氛中。

    李旭宗一行第二日辰時就已趕到九原城,眾人直接前往朝天宮。

    這原本是周皇在九原城的行宮,此時被周皇拿出來作為九原城修士大本營。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