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二郎仙君 > 第39章 追殺
    在大力出奇跡的馬鞭下,王貢的速度并不慢,不過朝廷追兵的馬匹都是純血的寶馬,速度自然是比眾人要快上一些!

    此刻,王貢都能夠感受到身后的馬蹄聲震蕩,側身用余光瞥了一眼,驚駭欲絕,已經不足百米!

    王貢放低了身姿,以免被流矢射中,到時候就真的是回天泛術了。

    “希律律!”

    寧家最前面的馬匹,突然跪倒,而后后面的馬匹受驚,紛紛止不住疾行的勢態,一時間,速度驟減!

    前面有伏兵!

    草垛中的人影,顯示出此刻腹背受敵!

    “寧家弟子聽令,結陣!”

    寧振天即便是在此時,都是神色如常,經歷過大世面,此番場景恐怕已經在他的預料之內。

    王貢雖然也強迫著自己鎮定下來,不過面臨生死危機,難免會有恐懼的情緒。

    “寧家主果真是好手段,接連騙了我兩次,曹葵佩服!不若這般,你將有關踏仙路的秘聞交給我,我可以放你寧家一條生路,如何?”

    曹葵見大勢已成,也是嘴角帶著笑意。

    王貢看到這身著紫色蟒袍的女子,也是有些不可思議,錦衣衛的帶隊竟然是個女子!

    “朝廷帶把的死絕了嗎?竟然派個閹人出來執行任務,不知都督騎馬時下體可有異樣?”

    寧振天的話要王貢大吃一驚!這就是那個西廠都督曹葵!他是個太監!

    從外表上看,是真的看不出來,即便是以王貢的眼力,都認為他是個女子,只怪生的太過于嫵媚妖嬈。

    “魏天,該你表現了!”

    曹葵笑而不語,不過眼底深處有一抹寒光閃現。

    “是!都督,卑職幸不辱命!”

    魏天拱手行禮,而后將目光看向了寧振天,道:“寧振天,念在你我兩家世交的份上,別怪我魏某人沒有提醒你,踏仙路只有朝廷才進的去,不要不識抬舉!

    將踏仙路的秘密交出來,我可以向都督求情,饒你一命!難道你想看到寧武也死在這里?你寧家可就要絕后了啊!”

    寧振天的神色,在這一刻卻是變換了一下,眼睛看了眼身后的寧武,而后深深地看了眼王貢,便是道:“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要戰便戰,何來費言?”

    “敬酒不吃吃罰酒!魏家弟子聽令,殺無赦!”

    魏天的話音剛落,卻是猛然間向著一旁的曹葵偷襲而去!

    “砰!”

    曹葵猝不及防之下,倒飛了出去!

    “保護都督!殺!”

    錦衣衛的戰斗力極為兇悍,即便是曹葵被偷襲,仍舊是沒有慌亂!

    而魏家與寧府的人,如同商量好的一般,竟然直接展開聯手!

    “少爺,花容公子,我們走!”

    卻是李虎,帶著兩名后天中期的侍衛,將二人夾在中間,示意二人跟上。

    “可是爹——”

    寧武看著寧振天沖了上去,當下便是有些猶豫,不過李虎二話不說直接一記手刀將寧武砍暈,而后將目光看向了王貢。

    王貢自然是心領神會,連忙道:“我自己走!”

    王貢沒有想到,寧振天竟然會與魏天聯手,本來以為魏家已經背叛了江湖,選擇投靠朝廷,不曾想卻是緩兵之計!

    深深地看了一眼,為眾人爭取時間的寧振天與魏天之后,王貢便是直接策馬遠遁。

    這才是真正的江湖,或許從寧振天給自己錦囊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做好了這番打算!

    不過既然答應寧振天,到達天山派后再打開錦囊,就不能失信于人。

    之前拿自己做了兩回掩人耳目的誘餌,如今卻是將最危險的誘餌留給了自己,無愧江湖大俠的風骨!

    “踏天路的秘密在寧武的手上,袁空給我追!”

    曹葵捂著胸口微微皺眉,看著遠遁的王貢與寧武,沉著下令,此刻,他臉色陰沉的能夠滴出水來。

    栽了這么大一個跟頭,全是拜寧振天所賜!

    “是!都督!”

    一名錦衣衛士,帶著十人策馬追了出去!

    “寧家主真的是好手段,竟然以自身為誘餌,莫非你以為憑借你二人后天后期的修為,可以奈何我?”

    看著袁空追了出去,曹葵也是松了口氣,接著道:“這袁空也是后天后期的修為,你覺得你兒子寧武跑的掉嗎?”

    “我說過踏仙路的秘密在寧武的身上嗎?”

    寧振天即便是身陷險境,仍舊是不徐不疾,他知道,今日恐怕難以善了!不過他將難題拋給了王貢!

    “混賬!”

    曹葵的臉色鐵青,他如何不知是中了寧振天的計謀,此刻,他氣極反笑道:“若你歸順朝廷,將是一大助力,雖然身為對手,不過我曹葵仍舊是敬佩寧家主的為人。

    那么接下來,我會要你見識什么是后天巔峰的實力!”

    此刻,寧武卻是已經蘇醒,先才李虎并沒有將其擊暈,而是封住了他的穴位,此刻寧武也是知道發生了什么,他知道,只有自己活下去,才不負爹爹的期望。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寧武的目光中,充滿了堅定,經此一役,他再也不是那個做江湖大俠夢的富家公子。

    “寧武,寧伯父有沒有給你錦囊?”

    看著身后的追兵,王貢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

    “錦囊?什么錦囊?”

    寧武對于王貢莫名其妙的話有些不解,不過追兵就在身后,他也來不及多想。

    王貢在聽到寧武的答案后如遭雷擊!寧振天跟他說,他的這個錦囊是假的,寧武身上也有,在路上他也沒有多問,如今想來問上一句,得到的答案卻是沒有!

    也就是說,他的這個錦囊很有可能是真的!寧振天可真的是給他出了一個難題啊!

    如今身后有追兵,他們的實力肯定是遠在眾人之上,也就是說,擺在眾人面前的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分兵,誰運氣好誰就能活下來。

    不過追兵重點關注的對象肯定是寧武,而寧振天將錦囊交給自己,也是將決定權交給了他。

    要么他就不做聲的帶著錦囊跑,即便是有一個后天中期的武者來追他,他也有逃命的幾率,不過寧武有很大的幾率被斬殺。

    要么就是主動暴露出自己擁有錦囊,吸引最強的追兵,到時候被斬殺的有可能就是自己了!

    前者良心上過不去,后者自己可能會死!不過只是猶豫了一瞬,王貢的目光便堅定了下來,死道友不死貧道,寧可我負天下,休教天下人負我!

    “他們的馬太快了,分兵!追兵有五人,我們五人分頭跑!此去天山派,路上再無關卡,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李虎見事態不妙,知道若是擠在一起,眾人可能會被一鍋端。

    王貢的目光中有掙扎之色,只能在心中默念,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寧振天我干你大爺!定是算計好小爺不會做出這種事!”

    王貢破口大罵,而后將懷中的錦囊拿了出來,大喊:“關于踏仙路的秘聞在小爺的手中,有本事就來拿!”

    “分頭追!”

    袁空沉著下令,五對五,手下的人都是后天中期武者,自己又是后天后期武者,就算是分兵,這些人也跑不掉!

    袁空只是稍一猶豫,便是向著王貢的方向追了過去,王貢的地位他自然是略知一二,其重要性恐怕不下于寧武,是真是假不重要,左右這五人都是必死!

    與此同時,李虎等人分兵之后,卻是隱隱有匯聚的跡象!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