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碧氏春秋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恩義王府
    明月高掛,清風栩栩,處處都是一片祥和的景象。

    在天淵國皇都城中,有一條名叫 ‘長街’的街道。

    ‘長街’也是皇都城中最長最寬闊,商業最繁華的街道。

    在‘長街’的盡頭坐落了一座占地龐大的宅院。

    這座宅院也是‘長街’上的一座標志性的建筑。

    甚至是皇都城中的一座標志性的建筑,就算在逐鹿大地上,這座建筑都是非常有名氣的。

    從外地來到皇都城的游人,不可不游‘長街’,來到‘長街’的人不可不觀看這座宅院。

    這座宅院不僅占地面積巨大,據說其中的建筑更是一絕。

    它把逐鹿大地上各國建筑的風格特點融入其中,簡直如同逐鹿大地建筑史上的一個縮影,其中園林設計更是出于一代建筑大師‘王彥’之手。

    當然這都是傳說,因為平常百姓都沒有進過這座宅院,也就沒有親眼見過的里面的建筑。

    但是就是宅院的大門之外的景致,已經令人深感驚嘆了,一般的有錢的富人,能夠可以修建的起府邸的百姓們,一般都會在自己的放置兩尊石獅子的。

    隨著家世的不同,身份地位的不同,獅子的大小也是不同的,身份地位越高,家世越顯赫,獅子也就越大。

    如大象、麒麟,這樣的石像只有在皇家的門前才可以看到。

    在逐鹿大地歷史上,只有過一位古奧國的皇帝,曾經因為自己的大將軍立非常顯赫的戰功,所以賜他兩座麒麟石像以是嘉獎。

    但是在長街上的這座豪宅門外,卻立著兩座兩丈高的石龍,這可是逐鹿大地上從古至今沒有過的事情。

    這還不是最為稀奇的地方,最為稀奇的是,在‘長街’上的所有人都只能夠步行,沒有一個人騎馬或坐轎或乘車的。

    因為在‘長街’入口,建有一座碑亭,亭中豎立著一塊石碑,是一座用紫玉巖(十分名貴的巖石,因為此巖能夠孕育出天下最珍貴的玉石,紫玉。)雕刻而成的,碑高丈二,上面只刻了四個字‘恩義長存’,落款是‘司徒昊天’。

    這就以上所說一切的原因,因為這座府邸就是‘恩義王府’,天淵國‘碧’家。

    在恩義王府的一角,有一座全用金鋼巖建成的院落,圍墻高聳,型如堡壘一般,儼然如同一座城中之城。

    走進院落之后,眼前就是一座花園,這里種著各種植物、花草,尋常的百姓根本認不出這些都是什么植物。

    在花園的正中間有一座青磚修建的瓦房,這瓦房到是沒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這個院落建在一片開著‘紫色’桃花的林中。

    青磚瓦房的門上懸掛一塊大匾,上書著‘藥仙閣’三個狂草體的金字,但是沒有題字人的落款。

    碧云天此時正泡在‘藥仙閣’中的浴池里,舒服的閉上了雙眼睛。

    這是一個非常豪華的浴室,建造池子所用的材料是名貴的‘火巖紅玉’,此種玉石的名貴之處就在于它神奇的作用,只要把熱水加入火巖紅玉修成的水池中,就可長時間保持溫度不變,真是用來修建浴池的佳品。

    ‘恩義王府’在前朝時乃是當時奸賊許方的相府,所以在天淵國皇都城中除了皇城宮殿,就屬這里最為豪華最為氣派了。

    司徒昊天為了報答碧海愁的大恩,待碧云天更加勝過親子,碧云天要什么就有什么。

    在碧云天懂事之后又因為種種原因多次擴建恩義王府,在王府中改建、新建許多的建筑,這也是為什么府中的建筑風格不同的原因。

    ‘藥仙閣’先前是許方的住處,自從玉含香成為‘藥神’傳人后,她把這里當成煉藥、制藥,鉆研醫理的場所,所以也在園中種滿了各種藥草、毒花,品種稀有,珍貴無比。

    碧云天正舒服的泡在水池當中,這時一陣似有似無的腳步聲傳來。

    一會過后,只見玉含香手提一個竹籃走進了浴室。

    只見她身上只穿一件薄紗,隱約可見貼身的肚兜和小衣,雪白的雙臂和修長的大腿都露在外面,看她一步步走向池邊,婀娜的身姿,既顯現出成熟誘惑,又包含有一種純潔、高貴的韻味。

    玉含香走近浴池坐在池邊,伸手把竹籃中的藥物慢慢的撒在池中,同時一邊用手攪動著池水,好讓這些藥物快速的溶解。

    碧云天頭枕在身后的水池邊上,他在玉含香走進浴室之時就已經睜開了眼睛,此時他正在微笑的關注著玉含香的動作。

    玉含香把竹籃中的藥物盡數撒入池中后,抬起頭看著碧云天微笑著的說道:“怎么樣,身體感覺是否好些了,酒勁也已經過去了吧!”

    接著假裝斥責的說道:“你這段時間又在干什么?你又有好幾天沒有好好睡覺了吧!

    雖然我睡的有些沉,但是你騙不了我的,你半夜起身都去干什么了?

    你這么勞累下去,才是最有害身體的。

    還有我不知說過你多次了,你年紀還小就成了酒鬼,這樣不僅對身體有害,別人又會怎么看你呢!你從來就是不聽,我看你早晚就會受到教訓的。”

    碧云天看著玉含香笑著說道:“別人看不看的起我,我從不在乎,為什么一定要在乎他們的看法呢!只要香姐,你在乎我就行了。

    再說你又不是不知道為夫的酒量,和太子他們喝酒,我可能會醉嗎?他們所有綁一塊都不是我對手。

    因為我又收拾了白飄飄她們,給那幫兄弟抱了仇,所以他們一定為我慶功,也是不好推辭的。

    現在最讓我頭痛的是,每天到這個時候,我渾身上下的骨頭都有如斷了一樣的疼痛,這才是另我最難受的地方。”

    玉含香神情暗淡的說道:“我到現在也找不出辦法來解決此事,‘國師’他老人家說是因為你提前融合了公公(碧海愁)傳你體內功力的關系。

    因為你還在長身體,所以公公留給你的雄厚的內勁在不住的刺激你骨頭的生長,拓寬你的經絡。

    這對你是有大大好處的,等到你十八歲成人之后,身體停止生長了,這種疼痛也就會不治而愈了,但是我還是有些擔心,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碧云天笑意不減的說道:“也沒什么,我也想到了些克服的方法,只要逐漸的完善,就算十八歲后還不好的話,我也控制住的。”

    玉含香聽他說已經有了克服疼痛的辦法急忙問道:“是什么辦法,怎么不早些告訴我,現在快說來聽聽,讓我想想看是否行的通。”

    碧云天道:“第一種方法,每當疼痛之時,只要反向運行老爹的內功心法就可暫時止住疼痛,但是有些缺點,就事后還是會疼痛的,而且要照正常時多疼上一倍的時間,也就是說我壓制了多長的時間,就會痛上多余它一倍的時間。但這只是救急之法。”

    玉含香聽完后皺著眉頭說道:“你是怎么發現這種狀態的,反運心法可是練功的大忌,雖然不會使人走火入魔,但是也容易損傷經脈的,以后如不到萬不得已,我不許你做如此冒險之事,你以后要是在------。”

    碧云天像是一個做了錯事的孩子,接受著玉含香的訓斥。

    直到玉含香講完,他才嘻嘻笑著說道:“香姐你放心,我才不會多受那一倍時間的痛苦呢!其實我還有一種方法,以前還算好用,但是現在卻不在適用了。”

    玉含香好奇的問道:“什么方法?有沒有害處?”

    碧云天顯得非常嚴肅的說道:“喝酒,只要喝醉了就不會感到痛了。很簡單是吧!”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