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誠之信守 > 前世今生6
    黎千爍坐在不遠處的房檐之上,看著忙碌的眾人,悠閑的喝著酒。房下的腥味和入目的的尸體絲毫沒有影響到他喝酒的雅興。

    望著這場殘局,恐怕那伙人是沖著什么東西來的,而且還是一樣足以引起不小轟動的東西。不然,他們也不會如此行事。但他們要找的到底是什么呢?

    黎千爍微瞇了瞇眼,不動聲色的喝著酒。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淵那淡漠的語音,讓黎千爍有些迷醉的眼,瞬間透亮了起來。

    “喲嚯!淵,你終于肯搭理我啦。我還以為你要好長一段時間才會醒來呢!”黎千爍有些不著調的戲謔淵。

    “滾!”

    “好啦!好啦!我回歸正常就是,發那么大的脾氣干嘛。”

    “只是有些好奇那些人到底在找什么東西,讓他們值得鬧出這么大的動靜。”

    淵聽到黎千爍嚴肅的說道,也就放下了怒火。

    “不管他們的目的何在,以現在這種場面來看:要么,是為了某樣值得他們這樣冒險的東西;要么,他們這樣是故意做給別人看,以達成另一件事的目的。還有一種可能,那么就是,不單單只有他們自己這一種勢力在尋找。”

    “那按你的推論來說,那一種可能最大?”

    “看這一鎮的死人,他們都是一群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普通人。并不值得那群人如此的大動干戈,所以第一種可能可以排除。反而是第二種可能性最大;當然,第三種可能性也是有的。”

    “淵,我到是認為第三種可能性最大。他們既然能如此快速的在一整夜屠晚整座小鎮的人,可見他們得知寶物的位置不是很明確,也很匆忙。可見他們是為了搶在別人的前頭,同時,我們也可以知道還有其他的人在打這寶物的主意。”

    “當然,淵,你說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隨你,別給自己惹一身騷就行。”

    “知道,知道啦。”

    “我要睡了,別打擾我。”

    “淵,你就不怕有一天把自己睡成一頭豬嗎?”

    “滾,要是我是豬,那你又是什么?”

    “切!好了,不打擾你了。還有重要的事情在等著我呢!”

    說完,黎千爍便跳下房檐,消失不見了。

    回想十年前,當黎千爍從一堆死尸中爬起。看著烈日當空,一雙沾滿血污的手感受著陽光的溫熱。在那一刻,生命的復蘇是值得他高興的。

    黎千爍或許因為前世經歷過的黑暗不少,后來又長時間的待在那片死寂的灰白的空間。讓他在面對這暴曬之下的群尸殘骸,沒有任何的不適,心里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平靜。

    等反應過來的黎千爍,第一件事就是去試著呼喚淵,畢竟淵是他現在唯一值得牽掛的存在。在得到淵的懇切回答之后,他才放松下來,查看自身的情況。

    不過,令人可疑的是自己滿身的血污,卻沒有絲毫的傷口。反而像是從周圍的尸骸上沾染的。這件事等黎千爍查看了地上正在腐爛的死體之后,大概已經猜出了結果。

    地上的死去的人,雖有相互爭斗而斗死斗傷,但最后死去的那五個人卻是被同一個人擊中要害才斃命的。而現場活下來,沒有任何傷口的他便是擊敗那最后的五個人的罪魁禍首。更準的來說,應該是這具身體的原主人,那么至于本主為什么會死去,就沒人知道了。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