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誠之信守 > 憶十年4
    瘦皮猴被人突然打斷也有些不悅;不過,他顯然更愿意看到李吉吃癟的樣子。

    瘦皮猴望向黎千爍,眼中不由的閃過一道怪異的光芒。別有意味的移開了目光,對于這樣凌厲,充滿攻擊性的墨瞳,又豈是一個普通的泛泛之輩。

    當室內連續性的被叫出去十幾人后,也終于輪到了黎千爍。

    “37號,淵請上場。”

    黎千爍睜開了眼,毫無波緒的向著門外走去。

    “原來他叫淵啊!”瘦皮猴盯著離去的背影,輕聲的說道。

    “切,裝逼的小奶娃子。”李吉不屑的說,絲毫沒有注意的瘦皮猴青年何芒催用看傻子的目光看著自己。

    黎千爍看著對面手持長劍的青年,眼中的冷漠不由的逐漸泛寒了起來。

    “ 喔~,看來我們的37號選手斗志激昂啊!那么他的對手張影也同樣戰意濃稠呢!好興奮啊!”

    “什么嘛?小奶娃,沒搞錯吧?下去,下去,下去。”隨著有人的帶頭,喧叫聲也不斷的攀升了起來,其中還不乏摻雜著幾怒罵聲。

    楚云看著眾人的表現不由的心生怒火,轉而望向黎千爍對眾人嘴臉的無視,才逐漸的平靜了下來。

    “看來我們的37號選手不怎么被信任啊!不過沒關系,真實的實力如何,咱們手底下見真章。好了,廢話不多說,請問兩位是選擇死斗還是活斗?”

    “活斗。”李影望著比自己年少的黎千爍,平聲道。

    “活。”

    “你好!我是李影。”

    “淵。”

    “好活斗開始。”

    隨著黎千爍的右手輕抖,一條銀白,純亮的鐵鏈清聲墜地。鐵鏈本身偏小,鏈的兩端鏈接著鋒利的十字鉆頭,仿佛一條潛伏的雙頭毒蛇。

    只見李影驚異過后,便運氣附著于劍刃之上,裹氣于腳底,沒有任何多余的花哨向著黎千爍沖了過去。緊接著便從空中傳來密切的金屬碰撞聲,還有耀眼的火花。

    雙方在臺上不斷的碰撞,快跑,閃躲。沸騰的血液在不斷的咆哮,激情高漲的沖刺著在場所有人的每一個細胞。

    李影看著僅用肉體和自己對拼的黎千爍,以為他是看不起自己,在羞辱自己。然對拼開始以后,李影則是驚嚇不斷,也不敢過多的分心。同時在不斷的對碰中,李影發現對方盡然沒有真氣。這對于李影來說無疑是一種雙重重擊。

    恐怕連黎千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舉動不僅給李影帶來太多的驚嚇,還給臺上的看客也帶來多大的震撼。黎千爍緊盯著李影,銀白的鐵鏈在他的手中猶如靈活的毒蛇耐心地等待著對方露出破綻,那怕只是那么一點的失足,它便會乘虛而入,不斷的撕絞著對方的身體,擴大其傷口。

    然而,手中的麻痛也在不斷地提醒著黎千爍,他與對手的差異。對手體內的那股令他不可忽視的氣也正是他現在所不具備的。

    李影久攻不下,一道危機感猛的襲來。冷傲如他,是不允許自己輸掉這場比賽的。

    雙方的對決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

    淵在黎千爍體內默觀著這場較量,看著因揮舞著鐵鏈而破皮的右手。皺了皺眉,說道:“讓我來吧!”

    “你醒了。”

    “嗯。”

    “好。”

    黎千爍迅速的與李影拉開了距離,便將意識沉入了體內。

    李影有些疑惑的望著停下來的黎千爍,然對決之中是不允許有一絲的分心。李影提劍飛身向著黎千爍沖了過去,眼望著劍刃離黎千爍的心臟只有十厘米左右。便聽到踉蹌一聲,劍刃偏離了方向,從‘黎千爍’的身側刺過。與此同時,黎千爍的另一只手鉗住了李影的腿向外摔了出去。

    “看來,的確有些麻煩。”

    寒冷,沖刺著幾分厲氣的聲音從李影頭頂上傳來。李影立即一個反身與淵拉開了距離。李影的后背不知是腿上疼得還是嚇得冷汗不斷。

    “反應不錯。”

    望著說話的人,一雙墨黑的瞳此刻卻換上了血紅。原本清冷,淡漠的氣質變成了包含厲氣的殺氣。無形之中給人一種無形的壓抑。

    淵舔嗜著手中的傷口,望著對手的錯愕與防備,眼中也沖刺著幾分厲氣,只是少了周身的那一股殺氣。

    眾人望著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有些不滿,但被淵那深冷的紅瞳掃過之后,勢氣也弱了幾分。唯有看臺上的楚云發現了這是一個與之前完全不同的淵。顯然,這時的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凝重的看著。

    看到手中的傷口不再滲血,淵漠聲道:“還繼續嗎?”

    “當然。”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