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誠之信守 > 憶十年7
    黎千爍提著兩壇子落云觴進屋就看到才醒來的楚云,說道:“別揉了。過一會兒醒酒湯就來了。”

    放好酒壇,黎千爍有些戲謔地看著楚云。

    “看來楚少的酒量不怎么好啊!”

    驚愕中的楚云看著黎千爍,臉上不知怎么的泛白了起來。

    “你,你……”

    “怎么了,這是?”

    黎千爍皺了皺眉有些不解地看著變臉的楚云。

    “你,你是爍?”

    “嗯,全名黎千爍,有問題嗎?”

    “不是,你突然變成這樣,我以為,以為……”

    “以為什么?被鬼怪附身了。”黎千爍看著有些尷尬的楚云,也不在逗弄他了。

    “噗!”黎千爍打開了一壇落云觴喝了起來,還不忘提醒著楚云。

    “楚云,楚大少難到要一直以這樣的方式跟我說話。”

    楚云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還光著膀子,衣服都不知道哪去了。

    “這,爍。那個我的衣服……”

    “啰,那有一套,你先穿穿看。至于原來的那身被我扔了,太臭了。”

    楚云這才注意到自己不遠處放置的一套雪白的流云長衫。

    穿戴好了的楚云望著喝酒的黎千爍,腦中閃過一道怪異的想法。

    “爍,你為什么突然像變了一個人?”

    黎千爍沖楚云翻了翻白眼,不在意的說道:“這才是原本的我,好嗎。”

    “那我之前看到的爍……”楚云想到都不由打了個寒顫。不過現在的黎千爍給他自己的感覺也是一股怪怪的。

    “之前。是因為沒有熟人,也就那樣吧。”

    “好吧!感情之前你是為了防人。”

    “別想了。等會兒飯菜便來了,吃完好出發做任務。”

    “哦。”

    黎千爍現在對楚云有了一個新的認識——呆萌傻一只。

    “扣,扣,扣。”

    “進。”

    “客官,這是你點的菜。”

    “嗯。”

    “如果客官還有需要,只需拉響那個鈴便可。”

    “嗯。你下去吧!”

    “是。”

    看著和小二說話的黎千爍又恢復到了那個和他初見時的神態,楚云嘴角止不住的抽搐了起來。

    “看我干嘛?快點吃,吃完了好趕路。啰,你的醒酒湯。”

    “我只是覺得爍你這變臉變得有些太快,一時半會兒,反應不過來。”

    “食不語。”

    黎千爍看著接過醒酒湯的楚云無語地翻了個白眼。

    進食中的黎千爍完全沒注意到一旁楚云驚得手中的碗都差一點沒拿住。

    “爍,你平時也是這樣吃嗎?”

    “嗯。因為沒有時間,……”

    黎千爍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沒有再說下去。只是默默地扒著碗里的飯,情緒莫名的有些低落。

    楚云知道現在不是開口時機,索性閉上了嘴,悄悄的把這個為題放在了心上。

    “客官慢走。”

    出了客棧,黎千爍和楚云各自從小廝手中接過棕馬,絕塵而去。

    兩日后,魂斷崖上一襲紅衣狂傲的少年和一身白衣出塵的青年各牽著一匹棕馬面崖而立。

    “楚云,你說說看這蘊心草的等級會達到SSS級別。”

    “這個我也說不太準,但我在《藥木集》中看到過介紹。蘊心草是這魂斷崖獨有的草藥,藥葉細長,藥尖淡紫,葉經墨紫。專治暗疾刀傷,還有續接經脈的作用。然年份越高,效果越好。這種草藥在市場的價值也千金難買的。”

    “不過看這崖底的情況,怕是不好采摘。不知爍又是如何看待的?”

    “我想這藥用價值和采摘的難易程度恐怕也是達不這到SSS級別的。”

    “按爍的話來說這其中暗藏玄機。”

    “嗯。如果只是這樣,那么豐厚的報酬,即便有人畏懼這兇險的魂斷崖,也必會有人鋌而走險。可按我們接任務到現在也沒人接觸過這條任務。這足以說明其中的兇險。”

    “不管怎么說,還是先看看再說吧。”說我,黎千爍便朝著密林走去。

    楚云看著黎千爍遠去的背影,頗有些無奈。獨自牽過兩匹馬將其拴在了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上,確定拴結實了便回到了崖邊。突然,楚云又想到萬一這山中有野獸,自己與爍的兩匹馬豈不是成了待宰的羔羊。覺得不妥,剛轉身便看到黎千爍抱了一大堆藤蔓回來。

    “你要去哪呢?”

    “我想去將拴好的馬給放了。”

    “哦,順便把我的酒給抱來。”

    “知道了。”

    見 楚云走了,黎千爍便干起了活。等到楚云,便將活教給了他,自己獨自又鉆進了密林,這次的時間要比之前長多了。等到黎千爍回來時,又抱了一大堆的藤蔓,往返幾次,覺得差不多了便和楚云一起干了起來。

    傍晚時分,兩人終于將所有的藤蔓編制成了粗繩,這樣就不怕藤蔓不經磨,中途斷掉。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