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通天武尊 > 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救場如救火
    楊辰看了一眼,發現這些龍潭教的高層,其中不乏是擁有涅期的強者坐鎮。

    現在龍潭教的這些涅期高層嘲諷,云天門的那各大宮主立馬就坐不住了。他們老一輩的人雖然都不會親自出手,但人活一口氣,誰不想給自己掙點面子?

    現在被人這么壓著打,自然是火氣沖天。

    只不過他們是敗陣的一方,沒辦法去找龍潭教發泄,唯有指揮著自己手底下的人怒罵起來:“人呢?我們云天門內就沒更優秀的天才了?”

    這些涅期的強者平時大都不管不問世事,所以麾下天才都是交給悟道期的強者處理,只有個別特別優異的天才,才會引起涅期強者的注意。

    現在這些涅期,對于自家門內沒什么能夠壓過那龍潭教真神期小輩的天才,是心知肚明的,只不過他們能怎么說?現在只能是找出來一個算一個了。

    楊辰看到云天門高層慌亂不止的模樣,不禁好奇的問了起來:“月琴殿下,這比賽是怎么回事?”

    “這是我云天門和龍潭教歷來多年慣例的比賽。”月琴圣女不好直接講明白自己的來意,索性便不提此事,慢慢解釋起來。

    “在很多年前,十二州其實只有十一州,那時候大河洲還不叫大河洲,而是羅珊洲,只不過后來因為戰爭,羅珊洲愣生生被一州分為兩州。這兩州,一州是我們大河洲,而另外一州則就是龍潭教的水龍洲了。當初一州分二,鬧出了很多分歧,其中最大的分歧,就是我們云天門和龍潭教。本來羅珊洲沒一州分為兩州時,我們兩宗皆是羅珊洲上的超級勢力……”

    說到這,月琴圣女稍微停頓一二,旋即嚴肅的道:“正是因為如此,才牽扯到了兩宗諸多利益,不少原本屬于我們勢力的利益,因為兩州分割,而落入到了龍潭教手里,而相同,龍潭教也和我們想法差不多。但雙方都沒辦法違抗大自然的力量,兩州既然分裂開來,再復合已然是不成,最后兩宗索性想了個折中的辦法。”

    “就是這擂臺比斗?”楊辰問道。

    “一開始是由一名涅期的強者出來比試,但涅期的強者哪里那么容易分出勝負,而且又傷和氣,所以一來二去,就演變成了年輕輩分弟子的決戰,以及丹斗等形式,就像是現在。誰贏,誰就可以獲得更大的利益。這么些年來,我們兩宗勢力,其實勝負都相差不大,所以利益糾紛上倒也扯平,可是這次……”月琴圣女解釋起來。

    楊辰聽聞此言,看了眼擂臺,摸了摸下巴,幾乎能夠猜到月琴圣女叫自己來的意思了。

    果然,這月琴圣女不會無緣無故喊自己的。

    但他并不點破,而是說道:“這次你們云天門似乎形勢不容樂觀啊。”

    他看的真真切切,這擂臺上,那不知名的小將,赫然是達到了真神初期。這樣的實力,橫掃那些半神期的天才,簡直是一路輕而易舉,不費吹灰之力了。

    “其實本來我們與龍潭教交戰,還是沒什么差池的,就單單這個真神期的趙虎出現,改變了戰局。誰也沒想到,這龍潭教藏了一手殺手锏,年紀輕輕達到了真神期,這是我們兩宗歷史上都很少出現的事情,正是因為如此。這趙虎戰無不勝,連續取下數局,此次我們云天門若是全部敗下陣來,未來三十年的利益分配,可就要虧大發了。”月琴圣女聽到這,有意無意的打量了眼楊辰,想要看看對方有沒有躍躍欲試的意思。

    但楊辰的表情古井無波,一點動靜都沒,讓她很是郁悶。

    楊辰怎會不知道對方想法,只不過他可沒什么吐口的意思,這種事兒,參與了又沒他什么好處。

    終于,月琴圣女忍不住了,她擠出笑容道:“楊辰兄弟,有沒有興趣上去殺殺這趙虎的威風,一展身手?”

    “這個……月琴殿下,我不是云天門的人吧。”楊辰苦笑道:“這樣不合適吧。”

    “什么合適不合適,你是不是云天門的人,他們龍潭教哪里知道。咱們就這么定了,你快隨我來見師傅。”月琴圣女說完這話,直接抓著楊辰就一陣風的朝著自家師傅而去了。

    楊辰本意是不打算答應,不過抗爭的意思也沒那么強烈。

    但誰知道這月琴圣女竟然如此蠻不講理,直接就替自己決定了,完事拉著他就走。

    等楊辰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

    百陰至尊現在正怒火沒地兒發,朝著自家徒弟廣盛大發雷霆,惡狠狠的道:“你們這群廢物?天天自己不努力,還不培養底下的苗子,現在讓老夫被這群龍潭教的人羞辱?啊?整個百陰宮,數十萬弟子,一個年輕的真神期強者都找不出來?”

    廣盛現在心里是郁悶極了,自己這師傅不講道理那也是出了名的啊。開玩笑呢,這年輕真神期哪里那么容易出的,歷史上能有幾個?

    不然的話,會讓這趙虎大殺四方?

    百陰至尊心里面也心知肚明,只不過單純的想發脾氣而已,但脾氣還沒發完,就看到了月琴圣女,領著楊辰過來了。

    “月琴,你這是怎么回事,這位……這位小友是!”百陰至尊本來看到楊辰,并沒有什么好脾氣,不過一看楊辰的修為。

    好家伙,真神期!

    而且,修煉年齡還不到五十年,這,這是哪里來的寶貝疙瘩?

    立馬百陰至尊就改口小友稱呼,開玩笑,先不管此人是誰,救場如救火呀。

    月琴圣女深吸了口氣:“師傅,這是我的朋友,名叫楊毅,非我云天門的人。碰巧暫居在我們百陰宮,他說會幫助我們度過此難。只不過不是我云天門的人,您看……”

    廣盛看到是楊辰出來,正是一肚子火沒處發,張嘴就道:“師妹,你糊涂了吧,不是我們云天門的人,怎么上擂臺比……”

    “你給我滾一邊去,放屁,放大臭屁!”百陰至尊怒火燃燒:“誰說他不是云天門的人了?他是,他就是,楊毅小兄弟,你現在,就是我云天門的人了!”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