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終末之龍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驚雷(下)
    菲利是被肖恩叫來的。他已經不需要服從神殿的命令,卻仍然很難拒絕肖恩,盡管老圣騎士團長甚至都沒有給他一個理由。

    他能怎么辦呢?除了自欺欺人地給自己一個借口——看看肖恩到底想干嘛。

    然而一進入這里他就被卷入了戰斗之中。雖然直到現在他都沒弄明白這兩個人到底是為什么打起來的,他還是本能地擋在了顯然處于下風的肖恩的面前。

    斯科特的力量讓他心驚。他并未施法,他依然習慣性地以一個圣騎士的方式在戰斗,可他的揮出的每一擊都揚起熾熱的風暴,金紅色的光芒充斥了整個空間……仿佛他本身就是一團火焰。

    當菲利看見火光中那張過于蒼白的、漠無表情的面孔,他甚至心慌不已地懷疑對方是否還有自己的意識……他比安特·博弗德看起來更像一具尸體。

    但斯科特的劍到底在他面前停了下來。

    他看著他。藍眼睛在火光中像涌動著融化的黃金,亮得異乎尋常……也冷得異乎尋常。

    菲利深吸一口氣,把快要爆發出的焦躁壓回去。他其實更想不管不顧地揍這家伙一頓——就憑他騙他“我能處理好一切”卻把自己弄成了這幅鬼樣,他就有足夠的理由揍人。

    可他身后站著比他更暴躁的肖恩……他只能是更冷靜的那一個。

    “……或者至少告訴我你到底想干嘛?”他無奈地攤手。

    .

    “他到底想干嘛?”

    幾乎同時,埃德正悄聲問伊卡伯德。

    那小小的屏障并未將他拒之于外。火光之中,這方寸之地不單有如水般的清涼,還充滿了純粹的魔法之力,讓他覺得自己像一條終于從被太陽烤得發燙的沙灘上跳進了水里的魚,舒服得簡直想翻起肚皮。

    牧師又扔給他的那一眼像是在看個白癡,于是埃德明白過來:“……他想要這個蛋?”

    ——他當然會想要。

    埃德暗自嘆氣。當肖恩決定阻止斯科特,用他自己的方式——大概也是絕大多數人都認為更正確的方式來解決問題,這樣的沖突顯然無法避免。

    所以……他該怎么辦才好呢?

    他依然相信斯科特。顯然,有人在做著與斯科特相同的事……在不斷地消耗著保護這個世界的力量,卻是以不同的方式。斯科特已經竭盡所能地避免傷害更多人,但另一些人卻會毫無顧忌地以生命為祭——大法師塔和他自己就是最好的證明。

    可幾乎所有人都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斯科特身上,似乎覺得阻止了他就能阻止一切。

    他看向那個悠然轉動的龍蛋,一邊頭疼一邊慶幸著伊斯被攔在了外面。他還沒告訴他這個……因為伊斯不會允許這個蛋落在人類手中,無論是誰,無論他們想拿它干什么,即使它已經變成了一塊什么都孵不出來的石頭。

    一塊太過燙手的石頭。

    “……你們想拿它干嘛?”他問伊卡伯德——牧師那過于熱切的眼神讓他很有些不安。

    “那并不由我決定。”伊卡伯德隨口回答,看也沒看他一眼。

    “但你能影響肖恩。”埃德不允許自己再被這樣敷衍過去,“肖恩的決定……也不是他獨自一人就能做出來的。”

    “我只能說,你對他或許還不夠了解。”牧師終于分了一點注意力給他。

    “或許。我知道他很固執,但他到底只是個人——沒有任何人,能夠完全獨自做出決定。”埃德硬著頭皮頂住想要后退的欲望。

    他已經在這個牧師面前后退過太多次……他總能讓他感覺到深深的無力。

    伊卡伯德皺起眉。那不是惱怒,而是疑惑,就像他根本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就像即使他真能左右肖恩的決定,也從來不是他有意為之。

    埃德無法分辨那疑惑是真是假。這個人對他而言簡直比莉迪亞還要難以捉摸。

    但他沒能再追問下去。菲利的聲音停了下來,在肖恩冷冷的一聲“讓開”之后。

    .

    菲利下意識地側身,在真的讓到一邊之前又反應過來,一腳踏回原地。

    “……你還真想打個你死我活嗎?”他氣急敗壞地回頭質問,耐心已經完全耗盡。

    “如果他真有殺了我也要達成目的的決心,也許我可以相信他真能做成點什么。”

    肖恩從他身后繞了出來。

    這句話聽起來像是諷刺,語氣卻又太過認真——肖恩·弗雷切從來都這么認真。

    菲利被噎得無話可說,卻也不可能退開。他不知道肖恩是真的沒有意識到還是真的想死……他根本不是斯科特的對手。

    “那你是覺得我能看著你們打個你死我活?!”怒氣不受控制地爆發出來,圣騎士對他曾經無比尊敬的人口不擇言地放聲吼道,“你的腦子被驢啃了嗎?!”

    肖恩在他身邊停了停。

    “所以呢?”他問他,“你覺得我該怎樣?他想要的東西我絕不能給他,他所做的選擇我認為完全錯誤。而他持劍闖入這里,似乎也沒打算用別的方式來說服我——我能怎樣?”

    菲利并未預料到自己能得到回答。他沉默著,神情復雜。

    他也……不知道啊。

    肖恩已經走到他身前,平靜地面對著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許多人常常會忘記這個,連他自己也一樣。然而此刻稍一回想,他卻如此清楚地記得二十多年前,當他的妹妹和她的丈夫意外死去……當他踏入那個殘敗陰冷卻依然被人覬覦的古老城堡,還只有十三四歲的少年在一片昏暗之中向他回頭時,被悲傷和茫然籠罩的雙眼瞬間閃爍出的光芒。

    他曾經以為這個外甥跟他完全不像——他更像他的母親,永遠笑容燦爛,單純而熱烈,如陽光般溫暖。

    但此刻他意識到,他們其實如此相似。

    “我欠你一個解釋。”他聽見自己說出他以為絕不可能出口的話,“……我欠你許多解釋。我原本以為那毫無必要,因為已經發生的事不會因此而改變……也許是我錯了。如果你還愿意聽……”

    菲利驚訝地呆在一邊,他沒想到肖恩居然會讓步。但當他滿懷希望地看向斯科特,他的心沉了下去。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