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惟我獨仙 > 第四十六章 萬年老妖(下)
    海龍傲然道:“拿下來給我老婆試試,只要穿著合身,我們就要了。”飄渺輕輕拉了海龍的衣服一下,海龍仿佛沒有察覺似的,雖然身上沒錢,但他已經決定,就算用自己的法寶來換,也一定要把這件獨一無二的大衣送給飄渺。聽了海龍的話,伙計猶豫了一下,道:“這個,我做不了主,要不麻煩你們等一下,我去向老板請示。”在海龍應允后,他趕忙跑到后面去找老板了。

    正在這時,又有一名客人走進了皮貨店之中,海龍無意間回頭看去,只見此人身材修長,穿著一身月白色長袍,華麗的錦緞上繡著鮮艷的牡丹花,看上去異常顯眼,此人大約二十幾歲的樣子,長身玉立,皮膚白皙,英俊的面龐上竟然有著幾分媚意,手中拿著把玉石為骨的扇子,輕輕的煽動著,說不出的瀟灑。他緩步走到海龍等人身旁,目光也落在那件銀狐皮大衣上,似乎十分癡迷似的。現在海龍、弘治、小機靈心中都在疑惑,他們竟然無法分辨出這人到底是男是女。飄渺嬌軀輕震,下意識的擋在海龍身前,森冷的氣息頃刻間彌漫在她身旁,海龍吃驚的發現,她握在自己掌中的小手,竟然滲出了冷汗。

    伙計回來了,同來的還有一名四十多歲的矮胖中年人,沒等他們說話,后進來那人指著銀狐皮大衣道:“老板,這件我要了。”聽著他的聲音,在場所有人都不禁一陣戰栗,明明是男聲,他卻偏要極盡溫柔的說出,給人一種無比怪異的感覺。

    海龍微怒道:“什么就你要了,我已經先要了。買東西也要有個先來后到吧。”

    青年手中玉扇合起,向海龍拋了個媚眼,道:“呦,小兄弟,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你怎么好意思和奴家搶東西呢?”

    海龍感覺背后的寒毛完全張開了,皺眉道:“你個死人妖,別跟我說話,我剛吃飽,可不想吐出來。”

    青年臉色微微一變,但轉瞬間又恢復了正常,他不再理會海龍,轉向飄渺道:“飄渺啊!這是你的徒弟么?怎么對奴家這么沒禮貌啊!你應該好好管教才是。”聽了他的話,海龍、弘治、小機靈都流露出駭然之色,他們怎么也沒想到,這看上去極惡心的青年竟然能認出飄渺。

    飄渺冷聲道:“金十三,你欠我們連云宗的帳還沒有還,今天又來挑釁,如果你想斗,我隨時奉陪。”

    海龍吃驚的看著那青年,心頭狂震,面前這不男不女的人,竟然就是邪道妖宗宗主——萬年老妖金十三,從表面上,可是絲毫也看不出他的修為,指著對方,海龍喃喃的道:“你就是金十三?那這么說,我們連云宗的兩位道尊是死在你手里了。”

    金十三玉扇輕揮,道:“小兄弟,在這普通人的世界可不要亂說啊!你這不是逼奴家下殺手么?”沒有任何預兆的,數縷黑芒閃過,店鋪中,除了海龍四人和金十三以外,其他的人竟然全都軟倒在地,就那么無聲無息的死了,金十三出手極快,就連飄渺都沒有能阻止。

    弘治大怒,道:“好妖孽,今天貧僧定要降妖除魔。”光芒一閃,菩提缽已經出現在他手中,沛然佛光頃刻間布滿皮貨店,向金十三罩去。

    看到菩提缽,金十三臉色微微一變,那純凈的佛光似乎一點也無法影響到他似的,他依然是那么瀟灑,淡然問道:“沒想到啊!這么多年過去了,我居然還能夠見到禪宗傳人。菩提缽,不錯。小和尚,寧遠禪師是你什么人?”

    弘治一楞,道:“你認識我師傅?”金十三媚笑道:“當然認識了,寧遠禪師可是我最敬佩的人之一呢。小和尚,如果你不想讓這座小城毀了的話,最好在這里不要動手。更何況,就算你們一起上,也絕對不是我的對手,或許,加上接天老道能有一拼吧。”

    弘治剛想反駁,卻聽飄渺道:“大家在這里不要動手。金十三,你今天來,就是向我們耀武揚威么?你找錯人了。劃下道來,我們接著。”

    金十三上前一步,湊到海龍身旁,微笑道:“飄渺,真該恭喜你們啊!沒想到死了兩個道尊,卻又多出來一個,而且看上去還很年輕。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跟飄渺學了多少年道法?”海龍冷哼一聲,道:“死人妖,你給我滾遠點。告訴你,飄渺不是我師傅,她是我老婆。”

    金十三楞了一下,看看海龍,又看看飄渺,突然嚎啕大哭起來,哭聲震天,淚水磅礴而下,將他臉上的脂粉都打濕了,他這一哭,到讓海龍等人全都呆住了,誰能想到,統領神州眾妖的妖王竟然會像個孩子似的哭泣。

    半晌,哭聲收歇,金十三抽泣著道:“飄渺,你好狠的心那,這全天下,我只喜歡你一個,沒想到你居然移情別戀,這小子有什么好,一點也沒我英俊,而且修為也差,你為什么要嫁給他啊!嗚嗚。”聽了他的話,海龍頓時大怒,神之力驟然迸發,“死人妖,你說什么?就憑你也敢喜歡我的飄渺。誰修為差?我們出去見真章。”金十三抹了把眼淚,臉上頓時變花了,他哀怨的看了飄渺一眼,向海龍道:“你才不配和奴家動手呢?我告訴你,飄渺我是不會放棄的,你可要小心些,如果讓我手下那些貪吃的家伙吞掉,可是會行神俱滅的哦。飄渺啊!那件裘皮既然你喜歡,就送給你吧。我知道你不愿意看我亂殺人,這里的人都沒死,我只不過用滅靈之術消除了他們記憶而已。我走了,你可要想著我哦。”光芒一閃,他就那么憑空消失在眾人面前,沒有留下一絲痕跡。雖然沒有動手,但金十三卻給海龍四人帶來了無與倫比的震撼。從他一進門,小機靈就在發抖,無形的壓力使包括飄渺在內的每一個人都有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飄渺微微松了口氣,嘆息道:“恐怕我們以后的路程會不平靜了,金十三真是很強。”

    海龍哼了一聲,道:“老婆,我到沒覺得他強在哪里,我和小治都有超過不墜境界的修為,再加上你的斗轉中期,難道聯手還打不過他么?”

    飄渺深深的看了海龍一眼,正色道:“龍,如果今后你單獨見到金十三這個人時,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逃離。他遠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簡單,他剛才的每一句話都充滿了殺機。你要知道,在我們修真正道和他們妖宗所屬的邪道來說,修為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以金十三現在的修為,就算我們四個加在一起,也絕不是他的對手。剛才,他至少有三次想向你下殺手,都被我以碎丹搏命為威脅擋住了,否則,恐怕我們已經沒有一個能活著。”海龍心頭一震,所謂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雖然飄渺所說都是事實,但被老婆保護的滋味還是讓海龍心中一陣不舒服,冷聲道:“他真的有那么強么?那他一上來就硬來,我們也應該不是對手才是,為什么他沒有動手?”

    飄渺輕嘆道:“那是因為他心中有顧忌。像妖宗金十三和魔宗戾天這樣的人物,早在很久以前就應該度劫了。他們為了躲避重劫,用盡各種方法壓制著自己的法力,除非萬不得已,否則他們是不會輕易出手的,因為法力一旦引動,再想壓制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海龍,雖然你剛才表面上看到的金十三似乎是一個感情豐富的妖怪,但正好相反,他根本沒有任何人類的感情,完全是一個冷血的殺人魔王。據我所知,當初他為了能讓自己不被任何事誘惑,竟然狠辣的揮刀自宮。對待自己尚且如此,對待敵人,你說他會留手么?如果我猜的不錯,在這天祿城外,必然有著大量妖宗高手在等待著我們。看來,這里距離老君錄出現的地方已經不遠了。妖宗在此,恐怕魔宗和邪宗也就在附近。”

    海龍沉聲道:“那這么說,我們現在的情況確實很不妙了。這樣吧,我們干脆就不著急出城,暫時在這里先住下來。既然附近有老君錄的消息,邪道三宗既然能發現,那我們正道其他宗派也自然會得到消息,只要正道也參與進來,我們就有機會了。我們現在的實力雖然不能硬拼,但說不定卻能收到漁翁之利。”看著他信心滿滿的樣子,飄渺微笑道:“現在邪道也不會輕易找事的,就依你所說吧。所謂夫娼婦隨,既然做了你的妻子,以后我就什么都聽你的。雖然我們不一定就要得到那老君錄,但在各方勢力的夾縫中生存,才是真正的歷練之道。”

    弘治笑道:“是啊!只有在危險中才能更激發出我們的潛力。恩,老大,地上這些人還真沒死,他們似乎要醒了,你還買不買那大衣。”

    海龍摟過飄渺,道:“當然要買,現在天氣漸漸冷了,我總要送給老婆一件過冬的衣服嘛。”

    地上的人漸漸清醒過來,在金十三的滅靈術作用下,他們顯然已經忘記了先前發生的一切,而且還變得遲鈍了許多,那名伙計看著海龍,疑惑的道:“客倌,這是怎么了,我的頭怎么暈暈的。哦,對了,你們要買銀狐大衣是吧,老板,能讓他們試穿么?”

    那老板揉了揉自己的頭,道:“就試一下吧,不過,可千萬不要弄臟了,這件銀狐大衣可是價值兩千兩黃金啊!”

    海龍一楞,道:“那么貴?一件裘皮居然買這么高的價格,這有些不太合理吧。”老板解釋道:“物以稀為貴,這樣用銀狐下腹皮毛所制作的大衣,恐怕天下也只此一件,據說,足足用了百只銀狐,立時三十多年才制作而成的,銀狐是極為稀有的,而且狡猾非常,很難抓到,而且不單材料好,工藝也是非常高的,雖然是拼接的,但保證您連一點縫隙都看不出來。兩千兩黃金已經是最低的價格了,如果拿到京城去,恐怕賣個上萬兩黃金都有可能。客倌,您還要試么?”海龍點了點頭,道:“當然要,而且這件大衣我買定了。”

    老板流露出一絲喜色,趕忙吩咐伙計小心的將大衣摘下來遞給海龍,果然如先前伙計所說,這件銀狐大衣極為輕柔,上面柔軟的皮毛摸上去極為光華,內襯是最好的錦緞,海龍為飄渺披上,仿佛這本來就是給她定做的似的,海龍癡迷的摘下飄渺頭上的斗笠,小心的將她那一頭墨綠色青絲披散在銀狐大衣外,在那珍稀的皮毛映襯下,飄渺那如空山靈雨般的氣質顯得更加圣潔,僅僅是站在那里,就如仙女下凡一般。海龍第一個呆住了,所有人都呆住了,飄渺顯然非常喜歡這件銀狐大衣,原地轉了一圈,嫣然笑道:“龍,好看么?”

    海龍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將那溫熱的液體重新抽回體內,深吸口氣,道:“這已經不能用漂亮來形容了。飄渺,說實話,現在我自己都不相信,你居然會成為我的妻子,我真是太幸運了。今后,不論你想要什么,即使是天上的星星,我也一定會摘下來給你。”

    飄渺有些不舍的將銀狐大衣脫了下來,道:“可是,可是我們手里沒有錢啊!怎么買這件大衣,我看還是算了吧,畢竟是身外之物,我也用不上它的寶暖性。”海龍堅定的搖了搖頭,走到那老板面前,道:“我身上沒有現錢,你們這里哪兒有珠寶店,我賣東西換。”

    老板顯然還沒有從對飄渺那絕世的容顏的陶醉中清醒過來,在海龍接連說了三遍,飄渺又帶上斗笠后,他才正常過來,“啊!客倌,您說什么?哦,珠寶店是吧,有,有。客倌啊!您妻子可真是太漂亮了,我還從來沒見過這么有氣質的美女,這銀狐大衣恐怕也只有穿在她身上才能真正顯現出它的珍貴。如果我也有這么個老婆,就算讓我傾家蕩產給她買東西裝扮,我也愿意啊!”——

    (新的一周開始了,歡迎大家投票.先給大家拜個早年)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