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惟我獨仙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王者歸來(上)
    第二百二十一章 王者歸來(上)

    天琴淡然道:“弘治。你就這么有把握在剩余的五戰中能占得先機么?我方雖然沒有人能夠與你匹敵,但是你也只能參加一場而已。”

    如來佛祖道:“既然如此,現在就算結束了六場吧,貴我雙方各勝三場,我將不再出手,以最后兩場定勝負。如果雙方五比五持平,那就再加一場,到時,前面出過手的人可以再次出手,如何?”他一出現,立刻就成為了仙、佛二界的領袖,不論是仙界還是佛界中人,對如來佛祖都有著盲目的信任,他們深信,在如來佛祖的帶領下,仙、佛二界一定能度過這次的劫難。

    天琴感覺到非常奇怪,如來佛祖所提出的建議對冥界只有好處,并沒有任何壞處,她實在不明白為什么如來佛祖要這么做,以如來的修為,自然可以贏上一場。但仙、佛二界其他大神通者們的修為卻明顯不如自己的屬下,既然如此,答應又何妨呢?“好,就依你所說。”

    如來佛祖微微一笑,道:“第七戰,我方由原始天尊出戰。”

    天琴冷然一笑,道:“我方由冥相月石出戰。”說完這句話,她和如來佛祖同時飛身而退,光芒閃耀中,月石和原始天尊分別出現在金色和黑色籠罩的界線兩旁。天琴緩緩閉上了眼睛,對于面前這一戰,她并沒有什么可擔心的,月石不論是修為和智慧,在冥界中都是上上之選,由他出戰原始天尊至少可占七成勝面。她所思考的,是如來佛祖有沒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原始天尊心中非常納悶,因為在他出戰之時聽到了如來佛祖的聲音,如來佛祖的叮囑非常奇怪,告訴他不用特意的抗爭,以保護自己安全為主,不用追求獲勝。雖然他不明白如來佛祖為何要如此,但卻完全按照如來佛祖的叮囑而行。

    戰斗結束的很快,原始天尊的修為本就要弱于冥相月石。在加上他以自保為主,當他處于下風之時,如來佛祖已經宣布放棄本場。

    第八戰同樣結束的非常快速,冥界十二王中排名第四的冥波王在三次接觸下就戰勝了仙界的靈寶道君。局勢急轉之下,冥界已勝五場,完全處于了不敗之地。冥界的數十萬大軍氣勢如同洶涌澎湃的波濤一般,仿佛六界已經在他們的統治之下了似的。

    天琴心中突然升出一種異樣的感覺,她暗問自己,帶領冥界統一六界真的正確么?如果海龍真的沒死,當他回來時,自己怎么向他交代呢?

    正在天琴猶疑之時,冥界十二冥王中排行第二的冥英王主動請戰,“帝君,讓我來終結他們吧。”

    天琴沉聲道:“先等一下,看看對方是何人出戰。”

    雖然仙、佛二界已經處于非常不利的局面,但他們卻并沒有流露出一絲頹廢的氣息,每一個人都深信如來佛祖必將給他們帶來最后的勝利。

    如來佛祖眼中流露出一絲深邃的光芒,淡然道:“第九戰,小機靈,出戰。”仙、佛二界認識小機靈的人頓時轟然大嘩,他們當然知道小機靈是什么修為,誰也沒想到,如來佛祖竟然會命小機靈出戰。

    小機靈從后面飛身到如來佛祖身前,吃驚的道:“弘治,你瘋了。我怎么可能贏的了。”他在看到弘治就是如來佛祖時早已經激動的想沖出去,但在雙方大戰之中,他只能強忍住自己心中的激動,此時聽弘治竟然叫自己出戰,他又怎么能不吃驚呢?以他的修為。在仙界中恐怕連前一百都排不上,根本就不可能勝的了。

    如來佛祖微微一笑,道:“世間本來就沒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小機靈,你盡力去做就是了。去吧。”

    “靠,這么多年不見,一看到我你就讓我去送死,好你個禿子,死就死,我要是怕就不叫小機靈了。”說著,身形一閃就沖了出去。

    孫悟空一把沒拉住小機靈,扭頭看向如來佛祖,道:“你怎么讓他出場,這場我們要是再輸了”

    如來佛祖阻止孫悟空再說下去,微笑道:“我自有用意,稍后你就知道了。”

    天琴看到小機靈出戰大為吃驚,雖然她是冥帝,但在這時候也無法阻止自己手下出戰了,眼中光芒一閃,喝道:“戾峰,出戰。”

    戾峰楞了一下,他對小機靈并不熟悉,沒想到天琴會讓他出戰,正在這時,心中響起了天琴的聲音,“戾峰,小機靈是海龍最好的兄弟之一,你切不可傷了他,能勝則勝,否則敗亦無妨。”

    冥界現在占據著明顯的優勢,冥界十二冥王除了冥幽王對戾峰有所了解以外。其他人并不知道他修為的強弱,見天琴命戾峰出戰,以為是這位冥帝隱藏在最后的殺手,只有月石沒有微皺,看向天琴的眼神中充滿了疑惑。

    戾峰飄然飛出,其實,他的修為雖然不如冥界十二冥王,但也已經達到了第七重冥魔大法的修為,并不是小機靈可以相比的,但他聽天琴說小機靈是海龍的兄弟,頓時對小機靈多了幾分好感。他知道小機靈,小機靈可不認識他。弘治讓自己出戰,小機靈心中不禁怨氣滋生,眼看戾峰飛了過來,立刻飛身而上,手中銀色長棍如同狂風暴雨般向戾峰攻去。戾峰不敢怠慢,召出自己的魔劍頓時同小機靈戰在一處。

    如來佛祖看著場中上下翻飛,法力縱橫,不禁微微一笑,自言自語的道:“天琴,我沒有看錯你,無論如何,你心中對海龍的愛永遠是最重要的。現在就等我們最后的決戰吧。”

    小機靈越戰越吃驚,面前這個對手明顯比不上先前冥界派出的人,難道冥界沒人了不成。但是,這個對手的修為顯然在自己之上,可他發出的攻擊法術雖然看似華麗,卻并不能對自己產生什么威脅,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是弘治在暗中幫助了自己么?但是,卻并沒有那樣的感覺啊!

    就在小機靈疑惑中,戾峰也下定了決心,手中魔劍幻化出無數劍影驟然向小機靈斬來,冥魔大法第七重修為提升到極限,黑色光芒將他和小機靈的身體包裹在內,小機靈身上發出的仙氣完全被逼迫在身體周圍,小機靈心中一凜。拼盡全力以乾坤一擲向戾峰攻至。

    戾峰臉上流露出一絲笑容,在冥魔大法的包裹中,這絲笑容只有小機靈能夠看到。周圍雖然依舊是一片黑暗,但小機靈卻發現,自己身體周圍所有的壓力竟然完全消失了,手中盤龍棍重擊在戾峰的肩膀上。戾峰的聲音在他耳中響起,“我也是海龍的兄弟。”

    黑色的光幕驟然破碎,戾峰噴血而退,而小機靈卻依舊保持著先前的姿勢。到現在他還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勝了。

    月石目光灼灼的看著天琴,“帝君。”、

    天琴揮了揮手,道:“不用說了,我自有分寸。”

    月石絲毫不讓的道:“那下一戰就由冥英王出戰吧。這關系到我們冥界多年來的目標,也是先帝唯一的心愿。”

    天琴閉上眼睛,輕輕的點了點頭,但對面如來佛祖的一句話卻令她心頭狂震。

    “第十場,飄渺出戰。”

    天琴猛的睜開了雙眼,驚怒的目光穿過雙方之間的空地,筆直的投射在如來佛祖弘治身上,飄渺,他竟然讓飄渺出戰。天琴的心亂了,但冥英王此時已經沖了出去。怎么辦?我該怎么辦?如果飄渺有什么損失,那就算海龍還活著,自己也無法向他交代啊!弘治,你到底要做什么?

    小機靈的勝利令仙界的大神通者們充滿了驚訝,弘治在第十戰派出飄渺再沒有了任何質疑的聲音。

    飄渺飄然飛出,她明白,弘治是在利用天琴對海龍的愛啊!海龍,你在哪里?如果今天有你在,我們無論如何也不會被逼迫到這個地步。

    冥英王看著長發飄飄的飄渺,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絲欣賞的目光。仙人的氣質確實不是冥人可以相比的,如果自己的妻妾中能有這么個美人該多好。雖然心中這么想,但他卻沒有絲毫留手的打算,面對即將到來的勝利,如果自己能將這女子擊敗,必將成為冥界的英雄。同利益相比,其他的一切又算的了什么呢?想到這里,他雙手交叉在胸前,掌心向內,沉聲喝道:“冥魔轉天厲炎升。”他的冥魔大法與眾不同,達到第八重境界后,他已經可以將冥邪之氣凝聚成完全的實體,形成如同火焰一般的形態,他自稱這種絕學為冥魔焰。

    飄渺看者面前的冥英王,心中無悲無喜,她的修為自然不是小機靈可比,雖然還沒有進入大神通境界,但當初經過海龍多次以火屬性混沌之氣改善,法力的凝練程度已經足以令任何人驚訝。手中青光一閃,多了一柄仙劍,身形曼妙而舞,月宮絕學冷月凝香舞出現了。

    冷月凝香舞中的飄渺,宛如九天神女一般,那動人的氣質令冥英王不禁一陣目眩神迷。

    “寒——芳——留——照——魂——應——駐——”仙劍隨舞步而動,口中每吐出一個清晰的字音飄渺的身形就會立刻隨之變化,青蒙蒙的光影帶著絲絲寒氣從四面八方向冥英王攻至。每一道劍影都實實在在的刺入冥英王身體周圍的冥魔焰中,光芒閃耀中,冥英王雖然修為高深,卻無法捕捉到飄渺確實的身影,只能以法力將冥魔焰撐開,強行憑借自己要高深的多的法力頂住飄渺的攻擊。

    實力的差距是不可彌補的,雖然飄渺每一劍上都蘊涵著絲絲寒氣,但是卻始終無法突破冥英王的防御。僅是一招攻擊,他已經寬心大放,他知道,飄渺無論如何也不會是自己的對手。面對這擁有如此動人氣質的美女,他怎么也要留幾分情面,勝固然要勝,但他卻并不著急。

    “晚——凝——深——翠——拂——平——沙——”

    “暗——香——浮——動——月——黃——昏——”

    “風——波——不——信——菱——枝——弱——”

    “攢——花——染——出——幾——霜——痕——”

    “霜——印——傳——神——夢——也——空——”

    飄渺依次用出了風回雪舞劍法中的六式,但她的攻擊一接觸到那黑色的冥魔焰,攻出的法力立刻就被那龐大的冥魔之氣所化。根本無法傷害到冥英王一絲一毫。冥英王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耗盡飄渺的所有法力再輕易取勝。

    除了如來佛祖還能保持平靜之外,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緊張的看著場中的兩人,這一戰的勝負至關重要,仙界勝了,就還有一絲機會,最后必然是如來佛祖同冥帝之爭,但仙界如果敗了,那仙、佛二界將難逃淪陷的結局,如來佛祖說出的話是不會反悔的,既然他說了燃燈佛祖發下的誓言代表了整個佛界,那這一戰的意義就太龐大了。

    “嫂子,不好意思,我們要作弊了。”如來佛祖的聲音突然在飄渺耳中想起。飄渺微微一楞,因為此時如來佛祖的聲音中竟然沒有了那絲祥和之氣,就像以前同海龍在一起時那樣多了幾分戲謔之意。“嫂子,別露出聲色,繼續用你的風回雪舞劍法攻擊那個傻瓜。他已經被你迷住了。哎,我這次轉世別的沒學,到是學到了普通人一些狡詐。為了仙、佛二界,也不得不如此做了。嫂子注意,我將以佛力引動你體內的法力,你在攻出下一劍之后立刻用出自己最強的攻擊。”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