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官氣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到林書記的家里去坐坐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到林書記的家里去坐坐

    從項南那里知道了林*的想法之后,王澤榮才知道自己做的一切事情,現在不僅林*在關注,老*同樣也在關注當中,這事竟然成了兩位*對自己考試的一個題目。

    想想這事也是好笑,兩位*如果聯手的話,就算鐵路上的事情牽扯到了再多的關系也完全可以瓦解,可是,這事卻變成了自己來做惡人的事情了!

    這里面到底還有著什么樣的內情在里面呢?

    雖然心中郁悶,王澤榮還是感到高興,至少說明了兩位*在這件事情上是站在自己這一方的,有了兩位*的支持事情就好辦多了。

    項南也知道王澤榮的郁悶,微笑道:“澤榮,有的時候,一個上位者不能僅只是一個好人!”

    項南有意進行點撥,兩位*的用意項南已經想得非常的清楚。

    這話說得王澤榮立即陷入深思當中,說實話,他還真是沒有認真想過這事。

    看向了王澤榮,項南的心中也是感嘆,自己是紅色家庭出生的人,從小就受到各種的言傳身教,可是,最終也只能止步于副總理的位子,從現在王澤榮的情況看,這個女婿可能走得比自己還要遠些,想想也是讓人臉紅,王澤榮一沒背景,二沒財勢,就憑著他自己的不斷努力,雖說也借了象項家這樣家庭的力量,但更多的卻是他自己努力的結果,這樣的一個人竟然發展得比任何的紅色家族子弟還要好,這世上真的不得不相信命運的說法!

    王澤榮這時想到的是過去的君王自稱寡人的事情,這是不是說明,只要是上位者,就沒有任何的親情?

    想到這些,王澤榮就有些明白兩位*的想法了。

    看向了項南,王澤榮自語道:“我的確缺少一些霸氣!”

    項南這時臉上已現出了笑容,對于王澤榮的悟性也是高興,微笑道:“你有夠想到這點,非常不錯,是的,你自己可能都沒有發現,你的身上一直都是顯示出來的是一種平和,要知道,作為一個上位者,僅只有平和之氣怎么行,要做事就必然要得罪人,你不想得罪人的話,這國家你能治得了?”

    這道理王澤榮當然懂,只是一直以來他在上位的過程中更多的是講究了一種爭取最大多數人員支持的道路,由于需要最大多數人員的支持,因此,在為人處事時更多的就是采用了一種中庸的方式在處理,對于反對者,采用的手法也并非一*打死的那種,而是留有余地。

    項南的話再次告訴了王澤榮,他的身上存在著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這話說出來之后,王澤榮也是一驚,心中就在想,岳父的話說得非常有道理的,自己在為人處理時的這種手法到了更高一層時可能就成了制約自己發展的一個阻力了。

    “澤榮啊,你看看古往今來的那些名留青史的人物,誰不是一個殺伐果斷的人物?”

    認真思索著項南的話,王澤榮不得不承認項南的話說得非常對。

    難道說鐵道部的事情對于自己就是一塊麻刀石?

    再想到是兩位*的用意時,王澤榮就有些失神,這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項南看到王澤榮的這個表情,臉上露出了笑容道:“澤榮啊,華夏是一個大國,治理這個大國需要的是一個各方面都能力突出的人物,外面的人雖然不清楚,但身處核心的人卻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華夏國對于有可能*的人物都會拿出一些非常難辦,又非常考人的事情給他們去辦,從他們處理復雜事情的過程上考察他們的真正能力,你也別以為兩位*把這事拿給你去做就認為你有什么樣的希望,這事好壞各半。看似兒戲的事情中含有著許多的智慧在里面!”

    微微點了一下頭,王澤榮很快從腦熱的狀態中恢復了過來,項南的意思已經說得非常的明白,這不過就是考自己的一個事情,做得好的話,自己在處理復雜的事情上就算是過關了,做得不好的話,估計自己上升的勢頭就從此斷送。

    項南再次說道:“這樣的考試也不僅只是針對你一個,華夏國內應該有著好幾個人物,現在誰能勝出,誰也說不一定,你不要過多的在意這事,盡你所能去做就行了,我還要告訴你的是,在這件事情上,就連我也不會插手進去,假如我插手的話,那就違規了!”

    現在王澤榮唯一感覺到的就是事情越發復雜了。

    王澤榮本來的想法是希望得到項南的幫助,卻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種情況。

    “我這次到京城的另外一個目的就是想到林*家去一趟。”王澤榮想明白了這事之后,對項南說道。

    聽到王澤榮竟然說要到林*家里去,項南一陣愕然,他還真是沒有想到王澤榮竟然有了到林*家里去坐坐的想法。華夏有著太多的人想到林*家里去坐坐,又有幾個人真的能夠到林*家里去坐坐?

    看到項南有些意外的目光,王澤榮微笑道:“汪喬與汪菲的關系,我想應該能夠去到。”涉及到十局的事情,自己是十局西南片負責人的事情一直都沒有說給項南聽,這里面涉及到了紀律,所以,王澤榮也不太好暴露這事。王澤榮之所以有這個底氣,關鍵的還是自己是林*嫡系人物的身份。

    聽到汪家姐妹的事情,項南這才釋然,他也是一時沒有想到而已,聽到王澤榮提到了這事,項南心中一陣苦笑,自己還真是忘了王澤榮與林*也算是有著親戚的關系了!

    “嗯,如果能夠親自向林*匯報一下你的想法,這對你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與項南談了事情之后,項南由于事情太多,也沒有停留,起身又走了。

    看到項南離去,許素梅嘆了一口氣,對王澤榮說道:“澤榮啊,沒事的時候在要多陪陪老婆和孩子!”

    王澤榮能夠聽得出來許素梅的怨氣,只好說道:“爸的工作太忙,作為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他要管的事情太多!”

    許素梅強笑道:“好在他快退下來了!”

    “我得出去一下。”王澤榮說完這話出門之后就開著車子向站汪家趕去。

    要想到林*的家里面,王澤榮還得通過汪喬才行。

    到了汪日辰的家里時,王澤榮意外地看到汪喬也在這里,從汪喬的臉上可以看得出來,她仿佛剛哭過似的。

    目光看向了正在勸解中的汪菲。

    汪菲對于王澤榮回來之事明顯很是高興,看到了王澤榮看過來的目光,汪菲說道:“澤榮,那個林欽太不是東西了,剛回到京城沒幾天,又偷偷在外面包養了一個歌星。”

    王澤榮微微有些不解,據自己所知,汪喬一直以來對于林欽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并不在意,他們之間反正都是各玩各的,今天是怎么了!

    汪喬睜著微紅的眼睛對王澤榮強笑一下道:“我只是有感而哭,沒有什么。”

    “林*是什么態度?”王澤榮不相信林*不知道這事。

    汪菲插嘴說道:“林欽他爸把林欽叫回去罵了幾次了,可是,罵過還不是沒幾天又那樣,我看那林欽完全就是破罐子破摔的做派!哼,現在小喬可苦了,以前林欽沒回京的時候小喬還可以獨自住她的,現在被林欽他爸一罵,他們就只能做一下樣子了,雖然住在一套房間里面做樣子給林欽他爸看,但是,兩人根本就不睡一個房間,你說這事算個什么事情!”

    聽到小菲說得那么直白,汪喬的臉上就是一紅,看了一王澤榮,佯怒道:“小菲,說這些干什么!”

    王澤榮聽完小菲的講述,看向了小喬,心中暗想,這事的確是一件痛苦的事情,那林欽可以在外面悄悄的包養女人,生理問題還是能夠解決的,可是,小喬呢,她還是青春年華的人,又怎么可能不想那事!

    想到這里,王澤榮情不自禁就朝小喬的身上看了過去。

    仿佛是知道王澤榮在看什么似的,小喬的臉上更加紅了起來,眼睛就有些躲閃。

    正在這時,汪日辰沉著臉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王澤榮來了,他的臉色才是一展,朝王澤榮點頭道:“澤榮來了?”

    “嗯,今天到了京城的。”

    由于有了王澤榮的到來,汪日辰顯得高興了一些,對王澤榮說道:“你這次回京應該是關于鐵路上的事情吧?”

    “爺爺怎么知道的?”小菲有些奇怪地問道。

    “這事并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了,澤榮已經向鐵路亮刀子了,我聽說周志祥也在暗中聯絡,到時就看你們雙方的交手情況了!”

    “周志祥有那么強大?”汪菲有些懷疑地問道。

    汪日辰抿了一口茶水說道:“周志祥并不強大,強大的是他背后的各種利益群體,澤榮如果真的下了決心要做這事,思想準備就要準備得充分一些才行!”

    連汪日辰都這樣認為,王澤榮進一步感到了鐵路這事的難度。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