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印王座 > 第一章 侍從騎士考核(二)
    第一章 侍從騎士考核(二)(《》)

    “教官,就讓他重新考核一次吧。”開口的是第一個通過考核也是這群孩子里年紀最大的蔣虎。

    “是啊!教官,再給皓晨一次機會吧。”

    “教官,皓晨每天訓練都很努力,讓他再試試吧。”

    一時間,為龍皓晨求情的聲音幾乎從每一名少年口中響起。這是帶人為善積蓄而來的人緣,更何況他們只是一群孩子,還遠遠涉及不到利益關系。

    巴爾扎沉聲道:“安靜。”寬闊的廳堂內頓時靜了下來。

    巴爾扎道:“好,我就給他一次機會,但是,為了公平起見,龍皓晨,你要先在一對一的對決中戰勝蔣虎,才能獲得這次機會。你們所有失敗的人也是一樣,誰能戰勝蔣虎,我都給他重新考核的機會,僅限于三天內。”

    龍皓晨大喜,先是再次向伙伴們謝過之后,然后才轉向巴爾扎,“謝謝您教官。”

    看著他那宛如絕色少女一般的面龐上充滿陽光和純凈的笑容時,哪怕巴爾扎是個男人都不禁微微一怔。沒有理會龍皓晨,他反而是看向蔣虎,淡淡的道:“全力以赴,否則的話,我取消你侍從騎士的稱號,明白了么?”

    “是。”蔣虎答應一聲,抽出了背后的木劍,其他少年向四周散開,讓出一片空地。

    “皓晨,小心了,我不會手下留情的。”蔣虎木劍收在身前,向龍皓晨行了一個騎士禮。

    龍皓晨同樣還禮,“蔣大哥,請。”

    蔣虎低喝一聲,一個進步前沖,手中木劍直奔龍皓晨劈去,目標是他的左肩。

    龍皓晨顯得很安靜,看上去,他的動作像是慢了一拍似的,直到蔣虎手中木劍劈出一半的距離他才動了。手中木劍上撩,正好掃中蔣虎劍刃最下方的位置。

    “咄”的一聲輕響,蔣虎在靈力明顯大于龍皓晨的情況下,他這一劍竟然被蕩開了。

    看到這一劍,巴爾扎教官眼底頓時閃過一絲驚訝。

    蔣虎木劍雖然被蕩開,但他的反應很快,借勢身體一個旋轉,以腰背之力帶動手臂,手中木劍盤旋一周,橫斬而出。

    蔣虎的應變很精彩,以他這個年紀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已經相當不錯了。但是,龍皓晨的應對卻更令人吃驚。

    在一劍蕩開蔣虎的攻擊時,他就已經向前進步了,兩人之間的距離本就貼近,他這一進步,人就已經來到了蔣虎身邊。而這個時候,正是蔣虎身體旋轉的時刻。

    他怎么進攻?巴爾扎心中也出現了疑問,木劍長三尺,而龍皓晨已經貼身,是絕對施展不開的。

    但是,在這個時候,龍皓晨的攻擊已經用出了。他用的是劍柄。

    身子向下一矮,同時劍柄上頂,正好頂在蔣虎肋下,這一擊龍皓晨甚至沒有發力,但蔣虎的身體卻已經跌退了出去,他橫掃的木劍也正好從龍皓晨頭頂掠過。

    “停。”巴爾扎喝道。

    巴爾扎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沉聲道:“失去平衡、招式用老,蔣虎,你輸了。如果龍皓晨的劍柄用力大一點,你就已經躺在地上了。”

    蔣虎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皓晨,你真狡猾。”

    龍皓晨收劍而立,有些歉然的看向好不容易才站穩的蔣虎。

    巴爾扎向龍皓晨點了點頭,道:“你可以進行第二次考核嘗試了。”

    重新回到木樁前,龍皓晨臉上神色明顯變得凝重起來,這樣的神色出現在他這樣的少年臉上實在是給人一種異常的感受。

    雙手緊握木劍,龍皓晨眼中的執著明顯變得強盛起來,似乎在他身上,有著一層若隱若現的光暈產生。尤其是他的眼神,那澄澈的碧藍色雙眸中,目光是那樣的堅定。

    驟然間,龍皓晨猛的一個旋身,帶著他那份遠超同齡人的執著揮出了手中的木劍。

    砰——,石珠彈跳,而龍皓晨自身也因為反震力向后跌退一步,手中木劍險些掉落,能夠清楚的看到,他雙手虎口的位置已經滲出了絲絲鮮血。

    “靈力十一,通過。”巴爾扎帶著震驚的聲音響起。從靈力九到靈力十一,聽上去只是數字上二的差距。可是,在前一次考核中,龍皓晨分明已經用了全力啊!此時能夠產生這么大的增幅,意味著他將自己的潛力激發到了極限。

    在短暫的驚訝之后,巴爾扎回復了正常,讓龍皓晨自己去醫務室包扎一下,然后繼續接下來的考核。

    “考核結束,所有未通過的,明天就不用再來了。通過者,明天將分配新的教官。現在解散,領取培元液后就可以回家了。”

    “謝謝教官。”少年們異口同聲的大喊著。

    “龍皓晨,你留一下。”

    少年們在歡呼聲中離開,無論是否通過考核的都是一樣。在這個年紀,他們很容易找到快樂與幸福感。

    奧丁子殿寬闊的大廳內只剩下龍皓晨和巴爾扎教官兩人。

    “皓晨,告訴我,為什么在和蔣虎的戰斗中你選擇那樣的攻擊方式?”巴爾扎嚴肅的問道。

    龍皓晨毫不猶豫的回答道:“因為我的力量不如蔣虎大哥,只能尋找他的破綻。您教導過我們,砍劈時,力量最大的是劍尖位置,越靠近劍柄,力量就越小。然后在他二次攻擊的時候,我觀察到他腰部是重心所在,所以我貼身近前,讓他的力量就無法完全發揮,破掉重心,他就沒辦法持續攻擊了。”

    巴爾扎眼中滿是驚訝,“也就是說,這一切都是你通過觀察得知的?”他從沒教過這些孩子們實戰,因為在他們這個年紀,最重要的是打基礎,還不到練習實戰的時候。可龍皓晨在戰斗中的冷靜和對時機的準確把握,實在是令他震撼。

    “好了,你也回家吧。”巴爾扎擺了擺手,他隱約感覺到,這個孩子有著一種其他少年所沒有的潛質。

    “教官,我這周的培元液……”漂亮的小臉上流露出幾分靦腆,龍皓晨試探著問道。

    “哦,去領吧。”

    “教官再見。”龍皓晨興高采烈的走了。

    目送著他雀躍而去的背影,巴爾扎臉上不禁浮現出一絲笑容,“這孩子,天性純良又肯努力,似乎還很有戰斗天賦。真是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啊!”

    “你知道為什么他能輕易找到對手的破綻嗎?”正在這時,一個清朗悅耳的聲音在巴爾扎身邊響起。因為這聲音來的毫無預兆,頓時嚇了巴爾扎一跳。

    不知道什么時候,在巴爾扎身邊已經多了一名中年人,看上去三十多歲的樣子,一身簡單樸素的長袍,可是,他卻有著一雙璀璨如星辰般的眼眸。在他眼眸深處,正流露著悵然和回憶的光芒,甚至,還有著一絲痛苦。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