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印王座 > 第五十二章 我的傻瓜(二)
    第五十二章 我的傻瓜(二)

    “我的意識漸漸模糊了,我對周圍的一切漸漸麻木了,只有三歲的我,甚至不知道什么叫絕望,可是,那時候的我,身體內的一切也都像外界一樣冰冷。我恨他們,我恨曾祖、恨爸爸、恨媽媽。恨所有的人。為什么,為什么他們要將我拋棄在那樣一個地方。”

    說到這里,采兒已經泣不成聲,龍皓晨萬萬沒有想到,她竟然有著這樣的經歷,對于一個只有三歲的孩子來說,這是多么的痛苦與悲慘。難怪、難怪現在的采兒總是冷冰冰的,原來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源自于那個時候。

    龍皓晨只覺得自己的心好疼、好疼,他用力的摟緊采兒,將她抱上自己的腿,緊緊的摟著她,他想用自己身上的溫暖來感染她,來化去她身上和心中的冰冷。

    采兒也同樣緊緊的摟著他,內心恐懼的爆發,令她仿佛又回到了那個陰冷潮濕,充滿了冰冷陰暗的地方。她的指甲甚至都有些摳入了龍皓晨背部的肌肉之中,她的身體更是近乎篩糠般的顫抖著。久久不能平復。

    “從那一刻開始,爸爸、媽媽、爺爺、奶奶、曾祖,在我心中,都只是一個代號。我恨他們,我無法將他們看成我的親人。我恨他們,恨他們為什么這樣的自私,哪怕他們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整個圣殿聯盟。可是,他們可曾為我想過?從那一刻開始,我也不再是他們的親人,而是一件冰冷的武器,一件他們想要盡可能打造的更加鋒銳的武器。”

    采兒再次開口,或許是龍皓晨身上的溫暖令她的冰冷化解了幾分,身體的顫抖漸漸平復下來,但她的聲音卻依舊如泣如訴,充滿悲傷和憤怒的說著。

    這些話,她在心中已經憋了超過十年的時間,此時終于傾訴出來,她只覺得心中也隨之舒服了一些。

    “七天,整整七天。當我快要陷入昏迷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黑色的身影,那似乎是一團霧氣,它就那么鉆進了我的身體。在絕望中令我陷入完全的冰冷之中。再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當我從冰冷中清醒過來時,我的那些家人們,正圍在我身邊,我看到的是他們每個人臉上的驚喜。聽到的,是他們在說著輪回靈爐和輪回之劍的名字。從那一刻開始,我身體里也多了一團黑色和一柄劍。而也就在那一天,我失去了嗅覺。而且我后來才知道,我這次昏迷竟然持續了兩年之久,當我醒來時,已經五歲。”

    龍皓晨倒吸一口涼氣,“就是你那天散發出的力量么?”

    采兒輕輕的點了點頭,“輪回靈爐,在已知所有靈爐中排名第一。攻擊類。在我之前,它只被一個人擁有過,那個人是我們刺客圣殿的先輩,他被稱之為輪回之子。輪回之劍就是他的武器。憑借著靈爐和劍,他曾經襲擊過有魔神皇之稱的那一代第一魔神。最終,輪回之子死在了魔神皇手中,而魔神皇竟然也在不久之后死去,傳位于下一代魔神皇。在聯盟危難的時刻,爭取到了緩沖的時間。”

    此時采兒的情緒似乎已經漸漸穩定了下來,但卻依舊摟著龍皓晨摟的很緊,嬌翹的小臀坐在龍皓晨大腿上,柔彈的感觸卻因為龍皓晨同樣沉浸在她的悲傷中而忽略了。

    “輪回靈爐極為強大,尤其是配合神器輪回之劍,能夠迸發出難以想象的殺傷力。當年的輪回之子,只是進入九階不久,內靈力總量還不到二十萬,而魔神皇卻是內靈力近百萬的超級強者。就是憑借著輪回靈爐和輪回之劍,他竟然能夠與魔神皇兩敗俱傷。成為了我們刺客圣殿的一代傳奇。”

    “可是,修煉輪回靈爐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采兒說道這里,她的情緒似乎黯淡了許多。

    “想要得到輪回靈爐和輪回之劍的認可,首先就要擁有輪回體質,也就是先天內靈力超過九十的刺客。在輪回靈爐的作用下,我的先天內靈力甚至被最終提升到了頂端的一百點。想要真正使用輪回靈爐的力量,除了不斷的修煉之外,身體也要禁受不斷的考驗,甚至是折磨。我的六感也從那時開始,輪流失去。”

    “先是嗅覺,然后是聽覺,再是味覺,最可怕的是失去感覺和觸覺的那段時間。當我什么也無法感受到和反饋的時候,我甚至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足足在一個陰冷的地方躺了整整兩年半的時間才漸漸回復過來。而我第六個失去的,就是視覺。所以,我現在看不到你。”

    一邊說著,采兒從龍皓晨背后收回一只手,輕輕的撫摸在他的面龐上。

    龍皓晨的心在顫抖。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在修煉的道路上不只是有天賦,而且已經很努力了。但是,和采兒所經歷的相比,自己的努力又算什么呢?采兒是禁受了多少折磨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啊!

    “好幾次,我真的要堅持不下來了。尤其是躺在那里兩年半一動都不能動的時候。我真的要瘋了。那時的我,只覺得自己生無可戀,既然有如此之多的折磨,不如死了的好。可是,每當這種想法出現的時候,我心中就會出現一個傻瓜的身影。一個根本沒有什么能力,卻為了保護我用身體遮擋在我身上,面對強敵,為我挺身而出,愿意為我這剛剛認識之人抵御一切的傻瓜。”

    “也正是這個傻瓜,在我心中種下了一顆溫暖的種子。倚靠著這顆種子散發出的暖意,讓我感受到了生有可戀,讓我還期待著有一天能夠去報答他。正是這份心中的支撐,才讓我堅持了下來。每當我被輪回靈爐折磨的無法忍受時,我就想想那個在我失去味覺和說話能力時保護我的傻瓜。”

    “你,就是那個傻瓜。那個善良的傻瓜。我的傻瓜。”

    說到這里,淚水再次從采兒眼中流淌而出,不同的是,此時的淚不再是痛苦和悲傷,而是抓住那唯一一絲溫暖的幸福之淚。

    龍皓晨呆呆的道:“你、你是當初那個小姑娘?”

    采兒突然破涕為笑,“你真是個傻瓜,如果不是因為認識你,我又怎會在那天見面時就讓你送我回去呢?”

    龍皓晨愣愣的道:“可是,我們都長大了,我就沒認出你啊!你又是怎么認出我的?”

    采兒輕輕的摸到了他手上的勿忘我戒指,“那天,你好像是在將武器收回到戒指中。本來我都要走了,卻突然感受到勿忘我的能量波動。我從小就帶著它,對它太熟悉了。后來我讓你拉著我的手,就是確認真的是它。然后我又問了你的名字,還怎能不知道是你這個傻瓜呢?你還是那么傻,看到一個陌生的盲女,就要幫助我。”

    “原來是這樣,我說那天你怎么會突然轉變態度呢。”龍皓晨這才恍然大悟。

    采兒幽幽的道:“我真沒想到這么快就能見到你。我本想等輪回靈爐最后的一關煉成后再去找你的。我也不知道你會變成什么樣子,但是,當初你帶給我的那份溫暖,我要回報給你。可你卻就這么出現在了我面前,或許,這就是緣分吧。”

    “你知道么?那是我最快樂的一段時間。每天等著你送我回去,走那一段并不長的路。被你牽著手。我心中那顆溫暖的種子似乎正在生根發芽,當你那天對我說要守護我一生一世的時候,我就知道,我終于又有了親人,不再孤單。只有在你身邊,我才能感覺到我是一個人而不是一件殺人利器。”

    “你當然不是一件武器,你是人,你是我的采兒。”龍皓晨緊緊的抱著她,仿佛生怕失去了她似的。

    采兒閉上雙眼,就那么依偎在龍皓晨的懷抱中,被他身上的溫暖感染著,她的呼吸聲漸漸均勻起來,竟是就那么在龍皓晨懷中睡著了。

    蜷縮在龍皓晨懷中,她是那么的安靜,長長的睫毛上還帶著些許晶瑩的淚珠,有些蒼白的俏臉多了一抹似乎是溫暖帶來的粉紅色,嘴角處掛起一絲滿足的微笑。

    她睡得很沉,以至于龍皓晨輕輕的將她放在床上后也沒有半分動靜。龍皓晨想要就此離去,可是,采兒卻抱的很緊、很緊。他終究不舍得就這么走了。看著她那安詳的睡顏,龍皓晨心中只有柔軟。

    他小心翼翼的拉開采兒的手,然后用被子包裹住她的嬌軀,然后自己才躺了下來,摟著被子中的采兒,讓她的頭依舊貼在自己懷中,這樣兩人就不會有太多的身體接觸,他絕不想采兒受到一絲傷害,哪怕是一覺醒來的些許尷尬。

    采兒對溫暖的渴望在龍皓晨心中已經超過了他對修煉的執著。

    他要給她這份溫暖。

    輕輕的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我永遠都是你的傻瓜。”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