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印王座 > 第八十四章 林鑫的秘密
    第八十四章 林鑫的秘密

    龍皓晨將一顆大回靈丹塞入自己口中,略微咀嚼之后,低下頭,掀開采兒臉上的面紗,將丹液渡入采兒口中。

    采兒的唇很涼也很軟,只是此時的龍皓晨又哪有心情去體會這份旖旎呢?

    被龍皓晨吻住雙唇,感受著他那熟悉的氣息,采兒的身體略微顫抖了一下。

    有反應,龍皓晨這才略微松了口氣,小心翼翼的將大回靈丹的丹液用靈力推入采兒體內。

    緊緊的摟著她,龍皓晨通紅的眼眶里淚光瑩然,他的身體抑制不住的顫抖著。

    “采兒,你這次失去的究竟是六感中的什么啊?”

    或許是因為大回靈丹的作用,也或許是采兒感受到了龍皓晨的心意,她的手指略微動了動,龍皓晨趕忙捧起她的手,讓她的手指在自己掌心之中劃動。

    很快,龍皓晨的臉色已經變得一片蒼白。

    “嗅覺、視覺、聽覺、味覺。”

    六感之中,她,她竟然失去了四感之多。

    采兒曾經向龍皓晨簡單講述過輪回靈爐的一些妙用,發揮出越強大的攻擊力,需要付出的也就越多,失去四感,已經是近乎將輪回靈爐推動到了巔峰啊!

    如果、如果敵人再強一些,她的輪回靈爐將最后兩感也釋放的話,那么,她很有可能永遠也無法恢復了。

    失去一感,需要一個月恢復,除了擁有靈爐必須隨時保持失去的六感之一外,她使用了輪回靈爐三重攻擊,失去額外的第二感需要兩個月恢復,而且是疊加的。而失去第三感,就需要四個月,成倍的增長。聽覺、視覺、味覺,失去三種感覺就需要整整七個月的時間才能恢復正常啊!而且,在這期間,如果她再使用輪回靈爐持續消耗的話,再失去一感就要增加八個月時間恢復。

    要是用出輪回靈爐第五重,也就是最后一重,那么,所有的六感就將永遠也無法恢復了,只能是留有一口氣的行尸走肉。當然,如果到了那一步,輪回靈爐爆發出的殺傷力也將恐怖到極致。當年的輪回之子就是憑借第五重的輪回靈爐重創那一代魔神皇的。

    而且,采兒在未來的七個月中,并不是那三種感覺逐一回復,而是必須等到七個月時間過去后,才能一同回復過來。在強大威力的背后,輪回靈爐的反噬也是無比恐怖的。

    就在龍皓晨心中劇痛,緊緊摟住采兒不知該如何安慰他之時,突然,他猛然抬起頭看向遠方。

    對面的山峰上,一群騎乘者夢魘魔馬的惡魔騎士正從對面的山頂向下俯沖,目標直指他們這邊。

    此時看去,這一群惡魔騎士的總數量大約在三十騎,暫時還看不清他們的實力如何。

    龍皓晨先輕輕的將采兒放在一邊,然后緩緩站直身體,轉向李馨和寒道司,“你們守住洞穴,其他一切交給我。”

    看著龍皓晨的表情,李馨不禁一呆,兩個獵魔團中,她認識龍皓晨時間最久,卻還從未在這個心性善良,甚至可以說是上善若水的弟弟有如此表情。

    此時的龍皓晨,雙目通紅,身上散發著凜冽的殺機,光元素不穩定的在他身體周圍波動著。那鋒銳的眼神中甚至充斥著幾分嗜血的光彩。

    采兒使用輪回靈爐帶來的重創,令龍皓晨徹底爆發了,他需要發泄,需要用敵人的鮮血來洗刷心中的憤怒。

    李馨和寒道司都沒有說什么,立刻回轉洞穴處固守,而龍皓晨卻脫下了身上的圣靈鎧。

    就在這時,龍皓晨突然感覺到胸口處的永恒旋律傳來一陣陣清涼的感覺,令他心中的痛苦和憤怒被撫平幾分。與此同時,龍皓晨驚訝的發現,周圍似乎正有一股股奇異的能量涌入永恒旋律中。這些能量一進入永恒旋律后,就那么寂靜無聲的消失了。

    這是什么?龍皓晨的感知比一般人敏銳的都,他循著那些能量傳來的方向看去,吃驚的發現,這些能量的來源竟然是之前死去的大惡魔騎士以及他們坐騎的位置。

    靈魂,是靈魂能量。

    龍皓晨腦海中幾乎是瞬間給予了他這樣的判斷。這是永恒旋律在吸收死者靈魂來補充永恒之長眠。

    這些知識完全是自然而然出現在龍皓晨腦海中的,永恒之塔自從他進入之后,他未來的一切歷練都需要龐大靈魂能量的支持,永恒之塔本身雖然具有著龐大的能量,但如果只是單向消耗的話,終究會消耗殆盡。而佩戴者永恒旋律的他,本身就是永恒之塔的入口,也是靈魂收集者,因此,凡事戰死不久的尸首,無論種族,靈魂都會被永恒旋律收走。

    這種感覺對于身為光明之子的龍皓晨來說是很不舒服的,可他又沒有別的辦法。永恒旋律已經與他的身體完全結合在一起,根本無法剝離。而且,這件事他還不能輕易告訴別人,只有見到自己父親和老師的時候,他才有說出來的可能。

    在有了答案之后,龍皓晨不禁眉頭緊鎖,但在這個時候,根本沒有給他更多思考的時間。快速脫掉鎧甲內的外衣,龍皓晨將自己的武士服撕成一根根布條,然后再將采兒背起在背后,再穿上可以根據身形不同而改變的圣靈鎧,可以說,是將采兒完全與他的身體貼合了。

    龍皓晨知道此時采兒無法聽到,所以,他拉著采兒的雙臂環繞在自己脖子上,再用布條捆住。然后在她掌心之中寫道:“從這一刻開始,在你完全恢復之前,我絕不會讓你離開我身邊半步,我會就這么一直背著你戰斗,永不放棄、永不分離。”

    采兒的頭緊貼在龍皓晨頸側,兩滴清淚悄然滑落。

    今天,是她第一次動用輪回靈爐的強大未能,當她將輪回靈爐施展到三重,越兩階斬殺了惡魔領主之后。失去四感仿佛令她又回到了當初那段最恐怖的歲月中。

    無助、孤寂險些令她的心為之崩潰,再加上身體的虛弱,采兒仿佛已經感受到了死亡的降臨。唯一支撐著她的心沒有崩潰的是因為那一絲希望,龍皓晨能夠活著回來的希望。

    他回來了,他終究還是回來了,在采兒獨自承受著孤寂、無助,沒有聲音、沒有味道、沒有視覺的痛苦中,他回來了。

    當他那熟悉的味道出現在采兒感覺之中時,采兒的心都在顫抖。心中的那一絲希望也變成了希望之火,升騰燃燒著。

    當龍皓晨吻住她的唇,將大回靈丹的丹液渡入她體內后,大回靈丹帶來的溫暖和龍皓晨熟悉的氣息終于令采兒感受到了此時與當年修煉輪回靈爐截然不同的感覺。

    而此時此刻,當她感受著龍皓晨在她掌心之中寫的這些字時,采兒的心已經不再是感動,那是一種心與心相貼的幸福。

    我的傻瓜,只要有他,哪怕全世界都放棄了我,我也并不孤單。

    一個女人為了一個男人無私的完全付出,原因只會是一個。那就是愛。

    感受著采兒緊貼在自己背后,一雙長腿環繞在自己腰間,那份柔軟而充實的感覺令龍皓晨內心的痛苦減輕了幾分。但是,當他抬起頭,看著那正在飛速接近的惡魔騎兵時,眼中煞氣卻被重新點燃。

    就是這些混蛋,就是他們,令我的采兒需要七個月的時間才能恢復正常。就是他們,就是他們。

    嗡鳴聲中,藍雨、光之芙蓉再次出現在龍皓晨掌中,光芒再閃,圣靈劍也出現在左手。身形一閃,落在皓月背上。背后的光元素精靈雅婷一直在盡忠職守的釋放聚靈光環幫助他恢復著靈力。

    每一秒能夠恢復靈力高達二十點,只是這一會兒的工夫,龍皓晨自身靈力已經恢復了近乎一半。

    敵人越來越近了,而另一邊的洞穴之中,李馨卻是杏眼圓睜,怒視著林鑫。

    “你難道是個廢物么?難道你連一個火球術的攻擊都無法施展。你知不知道易軍消耗了多少生命力才能禁錮之前的惡魔統領,如果不是皓晨及時趕回,我們今天就全都要交代在這里。你真的是一個五階魔法師么?你根本不配稱為一名獵魔者。”

    也難怪李馨如此憤怒,之前洞穴中的情況她看的很清楚,也正在用最快速度趕回來支援。林鑫最后時刻只是施展了抗拒火環的軟弱徹底激怒了這位性格剛烈的懲戒騎士。

    在所有人都拼盡全力的情況下,只有林鑫沒有強大的攻擊發出,以他的修為,在那個時候要是能連續發出幾個強大的火系魔法,說不定就能重創那惡魔統領。

    林鑫的臉色有些發白,聽著李馨憤怒中的指責卻是一言不發。

    “你倒是說話啊!你是不是個男人?你的魔法控制力那么強,更是五階魔法師,為什么一個攻擊魔法都不會?我真后悔,當初沒有全力阻止皓晨。”

    “夠了,李馨。”韓羽勉強支撐著站起身,王原原、司馬仙和陳櫻兒也聚集在他身邊。

    “李馨,你應該知道,林鑫是一名魔藥師。你以為我們幾個為什么能夠比典煙強那么多,堅持這么長時間?那是因為我們服用了林鑫提供的丹藥。林鑫是不會攻擊,可是,如果沒有他,我們根本就堅持不到皓晨回來。林鑫是我們將級二十一號獵魔團的一份子,他的付出我們有目共睹,他也是我們團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任何人都有屬于自己的缺點,為什么他就不能有呢?”

    李馨怒道:“是,每個人都有缺點,但是,攻擊乃是魔法師的天職。身為一名高爆發的火系魔法師,他卻連個基礎的火球術都不會,這是為什么?我只是希望他給我一個能夠說服我的理由。如果有一天,皓晨也抵擋不住敵人攻擊,最終必須要依靠他的攻擊來解決敵人時,怎么辦?明明能夠增強的攻擊點,為什么就一定要軟弱?我不希望有一天我弟弟最終絕望的看著他。”

    “好,我告訴你。”林鑫近乎是用嘶吼的說道。

    他一步跨出,來到韓羽身前,他的身體在劇烈顫抖著,原本蒼白的面龐涌起一層潮紅。

    “我是不會攻擊魔法,一個都不會。你說的對,我和司馬的情況不一樣,他是因為學不會治療魔法,我并不是學不會。只要我愿意,我能夠學習任何實力所能達到的火系魔法。但是,我不學,我不能學。”

    略微停頓了一下,林鑫眼中已經飽含淚水。

    “我的父母,當年在魔法圣殿是比我更加優秀的天才。他們年僅三十歲時,就已經順利突破六階,向七階進軍,被譽為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我父親最擅長的就是各種攻擊魔法,更是為了研究強大的火系魔法而努力終生。有一天,他卻失誤了,他失誤的引爆了自己壓縮的龐大火元素。而那個時候,母親正好帶著我去找他。為了保護我,媽媽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那恐怖的爆炸力,和爸爸一起都慘死在那一次的災難之中。那一年,雖然我還只有五歲。可火元素產生恐怖爆炸的瞬間,我卻永遠也無法忘記。如果不是攻擊魔法,我怎么會失去父母?如果不是攻擊魔法,我還有個幸福的家庭。”

    “我不學攻擊魔法,就是為了不會步他們的后塵,我不想有一天也讓我的伙伴和我的親人死在我的魔法之下。從那以后,無論爺爺如何逼迫,我都不肯學習任何攻擊魔法,直到現在。但我不是廢物,我會用我所擁有的一切來幫助我的團隊,如果有一天,你說的情況真的出現了,那么,我一定會死在大家之前,用我的尸體來驗證我今天所說的話。”

    說完這句話,林鑫已是泣不成聲,韓羽嘆息一聲,輕輕的拍著他的肩膀,向李馨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又何苦非要揭開他心底的傷疤呢?如果不是有特殊的原因,他又怎會不學攻擊魔法?我們不問,并不是我們心中沒有疑惑,但我們卻會選擇信任我們的伙伴。永遠都是。林鑫也永遠使我們獵魔團的一份子。”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