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印王座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貴賓拍賣會(上)
    采兒默默的搖了搖頭,道:……我有輪回之劍,其他裝備都是有可無的。除非特別適合,否則我都不太需要。優先給大家買吧。你自己也要添置一件武器,不過,也并不一定非要在這里,回頭我們在交易中心三層再找找就走了。”,

    沒錯,龍皓晨這邊又是武器告急了,說起來他自己也郁悶,自從成為獵魔者之后,。他毀掉的武器可是著實不少。這次連光之懲戒這柄難得的輝耀級重刮都毀掉了,他的藍雨、光之芙蓉也在和阿寶的硬持中破碎,尚在雅鋒體堊內孕育,至少暫時無法動用,以至于龍皓晨出現了沒有武器可用的尷尬境地。

    現在他們已經都將靈力提升到了五千,下一步的目標就是要擊敗那紅色骷髏。沒有武器龍皓晨怎么戰斗?因此,他現在洌是最需要購買一柄重刻的。當然,一柄還是少說的,別忘了他還是懲戒騎士。

    正在這時,拍賣大廳內的光線變得更加暗淡了,直到全場一片漆黑。

    之前還有些嘈雜的拍賣大廳頓時安靜下來。能夠來參與這重量級拍賣的都不是一般人,自然熟悉這里的規則。

    “師”,的一下,一道光柱從空中射下,落在前責的展示臺上,一名身穿大紅色長裙的少女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那里。

    這名少女如果比容貌的話,她并不如采兒那么漂亮,但卻有一種成人的嫵媚,看著她臉上的微笑,很容易給人一和春風撲面的感覺。更奇特的是,當每個人注視她的時候,甚至都會感覺到她在看著自己。

    “各位貴賓你們好,歡迎你們來到這個月的貴賓拍賣場。今天,我們為各位貴賓準備了許多不可多得的好東西哦。希望大家都能有所收獲。”,

    動聽的聲音充滿了柔媚龍皓星分明聽到,在后面的座位中有的人呼吸已經變得粗重了幾分。

    “這個女人應該是少見的精神力特長者。她的能力就是精神屬性的。”,龍皓晨低聲向身邊的采兒說道。

    另一邊的司馬仙嘿嘿笑道:“精神屬性特長者少見,長得這么漂亮的就更少見了。這圣盟大拍賣場洌是真下工夫啊!”,

    韓羽碰了碰他的手臂,挪愉道:“怎么?動心了?你耳以嘗試去追求啊!”

    司馬仙卻用力搖了搖頭,道:“,不這和女人可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這下連龍皓晨都有些好奇了忍不住問道:“,司馬,那你喜歡什么樣的女孩子?”,

    司馬仙有些不好意思的干笑兩聲,道:“我喜歡那種有著一頭長發,單純的像小白花一樣的姑娘。”

    這句話一說其他人不禁都吭哧、吭哧的笑了起來。陳櫻兒更是很不給面子的低笑道:“我怎么覺得你說的是有藥哥啊!沒想到啊!司馬看你塊大膘肥的,竟然還有這和愛好。”,

    “放屁,老子才不喜歡男人。”因為有些激動,他的聲音也大了些,頓時迎來周圍一片鄙夷的目光。幸好拍賣廳內很黑,所以周圍的人也看不真切這邊的情況。

    臺上那位紅裙美女卻像是什么都沒有發生似的,繼續介紹道:,“如果是經常參與我們貴賓拍賣場的貴賓一定認識我了不過,我還是做一下自我介紹,以便于讓更多的新朋友熟悉。我叫夜未央,是圣盟大拍賣場首席拍賣師。今天的拍賣就由我來主持。為了不讓各位貴賓久等,我們這就請上第一號拍品。”,

    一邊說著,她已徑退向拍賣臺的一側,有兩名白裙少女推著一輛推車走上拍賣臺。正在這時一名身穿白衣的工作人員從另一側來到夜未央身邊,在她耳邊舟語了幾句。

    夜未央俏臉上流露出一絲吃驚之色,但很快就平靜下來點了點頭。

    第一件拍品已經推上了拍賣臺,夜未央走到盛放拍品的推車旁一臉遺憾的道:,“萬分抱歉,我要告訴各位貴賓一個很抱歉的消息,我們這一號拍品恐怕要錯后競拍了,它將作為二號拍品參與今天的競拍。后面的拍品也將按順序押后。”

    此言一出,拍賣場內頓時又響起了嘈雜的聲音,但能來到這里的人都是身價不菲之輩,素質還算不錯,至少沒有人罵出聲來。

    夜未央俏臉上的遺憾在這時卻變成了微笑,“在抱歉的同時,我也要恭喜在場各位貴賓。因為,我們接下來要換上的一號拍品很可能會成為今天拍賣成交金額最高的一件哦。而且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寶貝。哪怕是我都動心呢。要是哪位貴賓愿意買下來將它送給我”說不定未央會以身相許哦。”,

    她本就漂亮,更有著天生的嫵媚和精神感染力,此言一出,全場所有的男性至少有八成都出現了。干舌燥的情況,甚至已經有人忍不住喊出要拍下這第一件拍品送給她的話。

    當然,這話也就是說說。

    那些經常參加貴賓拍賣場的人都知道這夜未央是什么身份,別看她年紀不大,但在圣盟大拍賣場中地位卻是相當崇高的,以她的身份竟然說出有可能以身相許的話,那就證明這第一件拍品的價值絕對會是今天文數字。

    龍皓晨坐在下面暗暗贊嘆,不愧是圣盟大拍賣場的首席拍賣師啊!只是這么簡單的幾句話就將所有人的興趣全都挑了起來。而他也隱隱猜到了這第一件拍賣品會是什么。

    夜未央優雅的作出一個手勢,示意禮儀小姐將拍賣車推下去。

    “相信大家都很好奇,能夠令我們破例替換的這件拍賣品是什么。說起來,我也很好奇呢。

    因為,這件寶貝我都只是聽說過,卻從恭見過。不過,我相信在場各位,無論是身為職業者還是身為一方富商,都應該會對它很感興趣。它可是相當于天材地寶,哦,不,是比天材地寶更加珍貴的存在哦。下面,就讓我們請上今天神秘的一號拍品。”

    “師!”,又是一道光芒從天而降,而這次的光芒卻是淡淡的金色,經常來參加拍賣的人都知道,只有到了壓軸拍品的時候才會有這個待遇。

    在夜未央一連串的話語帶動以及拍賣場的配合下,這件一號拍品不但神秘,更是給人一種極為尊貴的感受。

    一輛鑲嵌著各種寶石的金色推車被緩緩推上臺。推車的不再是之前的兩位禮儀小姐,而是一名身穿白色長裙,有著一頭黑色長發,秀美宛如精靈般的女孩子。她的俏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身上卻像是從未沾染過半分煙火氣息一般的純凈。

    而她所推動的推車卻又偏偏是那么的華麗,華麗與高雅的結合,瞬間就成為了吸引所有人目光的焦點。

    相貌上,無疑夜未央比這位白裙少女還要遜色半分,但她的氣質和嫵媚卻彌補了相貌的些許不足。二女在臺上,就像是玫瑰在與百合爭艷。單是這份美感,就令全場拍賣者為之動容。

    司馬仙張大了嘴,目光呆滯的看著那名白裙少女,整個人已經完全陷入了震撼狀態。

    不只是他,將級二十一號獵魔團的其他人也都是目光有些凝固。

    韓羽喃喃地道:“司馬,這就是你說的小白花么?”,

    “不、不行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沒錯,這就是我夢中情人的樣子啊!快,韓羽,掐我一下,我這不是在做夢吧。”,

    韓羽老實不客氣的狠狠的在他腿上掐了一把,司馬仙吃痛,但卻變得更加興堊奮起來。

    “是真的、是真的。誰也別攔著我啊!這姑娘是我的了,我一定會全力向她發起愛的攻勢。”一邊說著,他已經開始摩拳擦掌起來了。

    這時,林鑫悄悄的回到這一排坐了下來,看到司馬仙那興堊奮的模樣,疑惑的問道:,“司馬這時怎么了?”,

    陳接兒低笑道:“,發春了唄。他喜歡臺上那朵小白花。”,

    林鑫一臉無語的道:“,司馬,你這是在做夢嗎?你知道那位是誰么?”,

    司馬仙疑惑的看向林鑫,“怎么就做夢了?難道咱兄弟比誰差不成?”

    林鑫嘿嘿一笑,道:“,比誰差不好說。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這姑娘絕不是用身份能壓的住的。除非她真的喜歡上你,否則,就算你是九階強者都沒用。”,

    龍皓晨咳嗽一聲,道:“,這事兒等拍賣結束后再討論,先看拍賣。這第一件,應該是咱們那個吧?”,

    林鑫悄然點頭,“在拍賣場之中,最吸引人的就是第一件和最后一件。拍第一件的時候,所有人的錢都還沒花,底氣最足,而最后一件一般都是壓軸的好東西。我之所以放在第一件,是為了看看拍賣價值,好決定我們今天購買的花費。夜未央掌控局面的能力極強,這次我又把抵玲兒請出來助陣,想不賣個大價錢都難,嘿嘿。”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