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印王座 > 第一百四十章 不合時宜的覺醒
    “你想怎么樣?”阿寶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這句話的。在絕對優勢的情況下居然被對方制住了自己的未婚妻,這份巨大的恥辱甚至不亞于上次他的獨角被龍皓晨擊碎。

    獨角擊碎,還可以憑借逆天魔龍族強大的生命力重新長出來,但要是月夜出了事,他怎么想月魔神阿加雷斯交代?怎么向自己的父親交代?說的嚴重點,要是月夜死了,阿加雷斯對他的態度必定會急轉直下,甚至會影響到他以后繼承魔神皇之位。

    在他離開魔都心城之前,魔神皇楓秀單獨和他談過一次,并且明確的告訴他,雖然現在他是第一順位繼承人,但魔神皇已經找到了第二順位繼承人,而且潛力絕不比他小多少。所以,如果他有所行差踏錯,很可能會影響到未來繼承的權力。

    在阿寶心中,權位自然是最重要的,可是,他對月夜的愛也是認真的,可以說,在他心中,月夜甚至能夠與繼承魔神皇權位相比,但是這一點就能看出月夜在他心中的重要性了。

    龍皓晨沉聲道:“你應該知道我想怎么樣。”

    阿寶眼中兇光連閃,他此時郁悶的險些想要吐血。之前與龍皓晨一戰,可以說,他們是兩敗俱傷,因為有甲胄的阻隔,他看不到龍皓晨目前的真冇實狀況,但也完全能夠肯定,龍皓晨的傷勢絕不會比自己輕。繼續打下去,憑借自身底蘊,他還是有把握擊殺龍皓晨的。

    但是,一直以來,龍皓晨總能爆發出超越自己實力的戰斗力,阿寶沒把握在擊殺龍皓晨的同時能夠避免他帶給自己重創的后果。他最怕的是這種后果無法挽回。因為龍皓晨的光屬性實在是太過純凈了,如此純凈的光屬性要是侵入到他體冇內深處他也很難化解。

    魔族的本源就來自于他們的廈晶,哪怕是逆天魔龍族這樣強大的存在,一旦本源受到影響,也會大大影響到他們未來修煉和提升口這是阿寶絕不能接受的。他的目標就是有一天能夠成為像自己父親那樣強大的存在。甚至要超越自己的父親。又怎能冒著本源受創的情況和龍皓晨拼命呢?

    但是,龍皓晨的能力也令他產生了極大的警惕正像他所說的那樣龍皓晨讓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神眷者,這在人類之中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年未曾出現過了口龍皓晨居然能夠借助光明女神的神力,而且現在的他還是那么年輕一旦讓他成長起來,未來能夠帶給魔族的威脅有多么巨大誰也說不好。

    阿寶可是魔神皇繼承人啊!他自己都覺得未來都沒把握必勝龍皓晨,更不用說魔族的其他人了。讓這樣一個人類成長為九階強者的后果實在是太可怕了,至少是目前人類已經擁有的九階強者中無人能夠比擬的。絕對會形成尾大不掉的趨勢,甚至比現在能夠威脅到魔神皇的魔神之隕更加麻煩。

    因此,阿寶哪怕自己心中并不愿意就這樣殺死龍皓晨,但為了魔族的未來為了自己未來的統治,他還是要這么做。他雖然為人有些剛惶自用,可卻絕對聰明,能夠成為魔神皇繼承人可不只是僅僅憑借勇武就足夠的。

    可誰知道,卻就在這一刻出了問題。現在他面臨著一個艱難的選擇,放虎歸山或者是失去自己最心愛的女人,令月魔神對自己產生嫌隙。

    怎么辦?阿寶知道給自己考慮的時間很短,一旦他猶豫過多,就算最后救下了月夜恐怕月夜心中都會對他產生怨恨。

    能夠看到,阿寶兩腮的肌肉已經完全紋起肌肉紋路不斷的波動著,可見他此時的怨恨與郁悶達到了怎樣程度。

    “好,我放你們走。放了月夜。”阿寶幾乎是用怒吼著說出這句話的。

    龍皓晨心中終于松了半口氣,扭頭看向采兒,向她使了個眼色。

    但是,下一瞬,如墜冰窖的就換成了龍皓晨。因為,當他的目光和采兒充滿殺機并且沉浸于淡漠的眼神接觸之時,他駭然發現,自己竟然得不到采兒的半分回應。

    采兒依舊保持著之前的動作,手中輪回之劍就橫在月夜的脖子上,但是,她整個人卻如同雕像一般,而且,因為她摟著月夜,所以,此時看上去她和月夜渾然一體。

    不好。

    經歷過類似狀態的龍皓晨,心中瞬間駭然,他突然意識到了什么。

    強行壓抑著自己內心的震驚和些許恐慌,龍皓晨咬緊牙關,盡可能抑制著自己此時身體的虛弱狀態,讓心情平靜一些,淡然道:“你已經違背諾言一次了,這次又讓我如何相信你呢?現在放過你的未婚妻顯然是不可能的。”

    一邊說著,龍皓晨仿佛沒有看到阿寶的目光一般,緩步朝著采兒和月夜公主的方向走去。他的步子很慢,甚至還需要以手中的光明女神詠嘆調作為拐杖支撐著自己的身體,但是,在那些除獵魔眼中,卻都不自覺的流露出幾分恐懼。

    龍皓晨與阿寶一錢,震懾的自然不只是阿寶一個人,這些除獵魔的感受同樣深刻。龍皓晨的靈力強度在他們眼中不算什么,但那連逆天魔龍都能傷害的恐怖戰意和戰斗技巧卻是他們深深忌憚的。

    大量的除獵魔快速涌上,將采兒和月夜包圍在其中,令龍皓晨無法靠近。

    龍皓晨停下腳步,重新轉向阿寶,“看來,你是沒有絲毫誠意了。采兒,殺了她。”

    “不要。”阿寶猛然跨前一步,疾聲大喝,“讓開,讓他過去。”

    除獵魔這才讓開一條通道,但是,這個時候,龍皓晨反而并不著急走過去了,微微一笑,道:“看來,太冇子殿下還真是很重視自己的未婚妻呢。讓你手下的其他人也讓開一條通路,讓我的伙伴們先行離去,我和采兒留在這里,等到他們脫離戰場之后自然會將月夜還給你。”

    在這個時候,最好的選擇顯然是龍皓晨和采兒挾持著月夜帶領伙伴們迅速離去,以此時阿寶所表現出對月夜的重視,他也只能認了。

    可是,現在龍皓晨卻沒法帶走采兒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此時的身體狀況有多么糟糕。哪怕只是一名普通除獵魔上來碰觸一下自己,恐怕都會立刻倒地吧。

    硬撼八階巔峰的阿寶,又豈是那么輕松的。從第一擊兩人碰撞,龍皓晨憑借劍意卸棹阿寶的攻擊開始,他就已經受傷了。而最后一擊的碰撞,更是令他陷入了瀕死的重創。此時此刻他還能站在這里,完全是憑借著意志力在支撐,連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還能支持多久。

    聽了龍皓晨的話,阿寶略微愣了愣,他做事一向果決,既然已經決定了就不會再過多的猶豫,猛然一揮手,示意所有人讓開通路,讓兩支獵魔團離去。

    天擎站在那里詞似乎有些發呆。他沒想到自己和伙伴們竟然還能活著離開這里。

    龍皓晨與阿寶一戰,固然震懾了所有的除獵魔,但又何嘗沒有震懾住他們呢?天擎已經隱隱感覺到,如果全力相拼的話,自己絕不是龍皓晨的對手口而他可是一名秘銀基座騎士啊!

    同時,龍皓晨的表現也令天擎隱隱感覺到他在騎士圣殿非同尋常的位置,如此年紀、如此修為、如此實力,又豈是一名普通騎士所能達到的?

    當時天擎就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也要護著無皓晨活著離開這里,以龍皓晨的修為和實力,對于騎士圣殿實在是太重要了。

    眼前的局面卻是風云突變,原本絕對的劣勢竟然在瞬間扭轉。當他眼看著采兒出現,一劍橫掃,居然斬殺了四名七階魔族強者時,他已經完全麻木了口六階刺客秒殺四名七階強者,難怪,難怪她之前曾經秒殺一名八階星魔。完全可以想象,這名年輕的女刺客,其實力絕不在龍皓晨之下,只不過她一直都隱藏在龍皓晨所散發出的光輝之中而已。

    “天擎團長,快走吧。”韓羽來到天擎身邊,低聲說道。

    “可是,皓晨他們?”天擎低聲道。

    韓羽的聲音變冷了幾分,“如果天擎團長想要幫助我們團長,那么,趕快離開這里就是最好的選擇。”說完這就話,他立刻轉過身,招呼上伙伴們從除獵魔留出的通路中朝遠方而去。

    天擎略微愣了愣,他當然能感覺到韓羽話中的不滿,一絲羞慚頓時在心底升起。深深的看了遠處正在走向采兒和月夜的龍皓晨一眼,猛的一揮手,“我們走。”

    兩支獵魔團,除了龍皓晨和采兒之外的十一人迅速離去,他們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除獵魔的視線中。

    沒有除獵魔敢于違背阿寶的命令,但從他們眼中卻都能看到深深的不甘,是啊!要是能殲滅兩支如此強大的獵魔團,他們將要獲得的獎賞可想而知,面且這次是六支除獵魔共同行動,已經占據了絕對優勢的情況下。

    就在伙伴們離去的同時,龍皓晨已經來到了采兒身邊,就是這短短不足百米的距離,他那覆蓋在秘銀基座戰鎧下的身體已經被汗水浸透了。

    采兒依舊保持著原本的動作一動不動,月夜更是臉色慘白,她現在唯一能動的地方就是眼睛了,一雙失去了神彩的美眸盯視著龍皓晨來到自己面前,龍皓晨的眼神和她略微交流了一下后,轉身站在采兒身邊。

    沒有去碰觸采兒,距離越近,龍皓晨的感受也越是深刻,沒錯,和他之前猜測的一模一樣,在這關鍵時刻,采兒竟然覺冇醒了,她的神眷者體質覺冇醒了。

    上次的會心一擊輪回之劍,令采兒進入明悟狀態就進入到了覺冇醒的邊緣,只是當時處于戰場,必須盡快離開,所以龍皓晨使用永恒旋律將采兒傳送回了輪回之塔。這也中斷了采兒明悟的過程,雖然只是些許影響,卻等于是壓制了采兒的覺冇醒。因此,當采兒從閉關中清醒過來后,依舊沒能進入覺冇醒的特殊狀態。

    神眷者體質覺冇醒絕不是努力就能做到的,之后采兒一直都在閉關,試圖突破這層界線,可是,終究未能成功,總是差那么一線。

    龍皓晨的判斷很對,采兒身為輪回之劍傳人,她的神眷者體質是死神之傳承,所以,只有在戰場才是最好的覺冇醒之所。

    原本采兒的覺冇醒還不會這么快,可是,這次面臨六組除獵魔的強勢包圍,局面更是如此危機,今采兒心中戰意持續升華,終于在輪回之劍出手的時候,觸動了覺冇醒的底線,而且,這已經是她完全無法控制的了。那一劍斬殺四名七階除獵魔并且控制住月夜之后,她就已經進入了覺冇醒狀態。整個人已經失去意識,而進入到一種特殊的氣息波動之中。

    當初龍皓晨覺冇醒的時候,就已經很麻煩了,采兒這次的覺冇醒無疑是更不合時宜。群敵環飼,龍皓晨重傷。

    不能移動采兒,龍皓晨曾徑覺冇醒過,所以他深深的明白,在這個時候移動她,很可能會造成不可預知的后果。更何況采兒的神眷者體質和他還不同。他傳承的光明女神乃是中正平和的強大神力,而采兒的輪回體質卻不知道要霸道多少。一旦出現反噬,那么,很可能會危及采兒生命。

    龍皓晨還從未面臨過如此艱難的局面。以他現在的虛弱狀態,就算想要發動永恒旋律進行傳送都很難,而且,采兒在神眷者體質覺冇醒過程中怎能傳送離去?

    怎么辦?我該怎么辦?在阿寶的注視下,龍皓晨站直身體,心中默默的思索著。

    “你的人已經走了,該放開月夜了吧。”正在這時,阿寶的聲音響起,所有除獵魔在這個時候也已經全部圍攏上來,將龍皓晨和采兒包圍在中冇央。

    采兒正在覺醒,阿寶節節進逼。龍皓晨會如何抉擇?他們最終又會如何?請看下集分曉。這一章也是第二十集的結尾。我在章節里沒分集,是繁體上分的。

    后面更加精彩哦。嘿嘿。

    未完待續)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