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印王座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身體為盾(上)
    一柄黑色長矛悄無聲息的戈,破長空,沒有攻向龍皓晨,而是直接飛向處于覺冇醒最后時刻的采兒。

    金色靈翼舒展,全力抽擊在那長矛之上,硬是將那長矛甩飛了出去,但是,那金色靈翼也不堪重負,被撕裂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噗”一柄長刀狠狠的砍在秘銀基座戰鎧的肩鎧之上,鎧甲凹陷,龍皓晨肩頭骨骼頓時發出一聲破碎的爆裂聲,整條左臂完全軟了下去。

    “砰”膝蓋抬起,與一柄攻向采兒小腹的巨錐碰撞在一起,秘銀基座戰鎧也并不是萬能的,能夠清楚的看到,龍皓晨左腿小腿向后扭曲著揚起,顯然已經是斷裂了。

    可就算是這樣,他的眼神卻依舊沒有任何變化。猛然來到側面。用還能動的右手一把摟住采兒腰間,用自己寬闊的后背擋住了一團紫色光球的轟擊。

    恐怖的轟鳴聲中,龍皓晨居然還能硬撐著沒有讓自己的身體壓到采兒口但是,一口鮮血卻不可避免的噴在了秘銀基座戰鎧的頭盔之內。這還是因為每次他遇到攻擊時,胸口處都會涌出一團金光,保護著他,否則,恐怕他已經被這些魔族撕碎了。

    “吼”

    充斥著憤怒、高傲、不甘和怨毒的怒吼聲驟然響徹全場,一股龐大的紫色光芒驟然從皓月身上爆發出來,無論是阿寶還是其他所有魔族,在這紫色光芒蕩漾之下都如中鬼魅般四散飛逃。

    阿寶的眼神中流露著明顯的駭然之色,“是、去”,”他的聲音竟是第一次顫抖了。

    皓月四顆大頭在發出這一聲怒吼后,全都扭頭看向龍皓晨。

    龍皓晨的眼神與它相對,終于激發了自己胸口處那顆金色的骷髏頭。濃郁的金光將他和采兒以及皓月籠罩在內。而也就在這一刻,最后一縷灰色光芒終于融入到了采兒體冇內。采兒的右手,穩穩的握緊了那柄巨大的灰色鐮刀。

    金光一閃,兩人一獸的身形瞬間消失,只留下了那在空氣中回蕩的紫意與永恒旋律傳送的光暈。

    “跑了?他們竟然跑了?”阿寶龍首仰天怒吼。可是,在他的眼神之中,卻流露出了恐懼的情緒,沒錯,就是恐懼。這份恐懼顯然不是龍皓晨帶給他的,而是最后那蕩漾的紫意。

    六組除獵魔圍攻兩支獵魔團,最終卻被其全身而退,并且月夜被擄走。還損失了八名除獵魔的告命。這一戰,可以說是阿寶他們大敗虧輸。

    “你們留下善后。”阿寶低沉的怒吼一聲,背后雙翼拍動,騰空而起,也不將自己傷勢治好,直接朝著魔都心城的方向飛去。

    永恒之塔。

    月夜呆呆的站在那里,當她被龍皓晨傳送到這里后,她就陷入了恐懼之中。

    濃郁的死亡氣息彌漫,不同于黑暗的寂滅,而是一種無法名狀的死寂。仿佛下一刻死亡即將來臨一般。

    她清楚的記得龍皓晨的吩咐,所以在來到這里后,她一動都不敢動,就只是這么僵硬的站著。

    幸好,采兒之前那險些令她血液凝固的冰冷殺機也在這充滿死寂的地方漸漸消失。

    他、他們能活著回來么?月夜也不知道這時候自己該是什么心情。阿寶為了她甘愿放棄圍殺兩支獵魔團的機會,說不感動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她更不希望龍皓晨和采兒死掉,不只是因為她自身的禁制口孤寂中,時間過的很慢、很慢,月夜就在一種茫然不知所措的情緒中發呆。

    終于,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一道金光驟然閃亮,緊接著,一大兩小,三個身影就突然出現在她面前。

    龍皓晨是直接倒在地上出現的,采兒則依舊是那么直挺挺的站著。皓月四顆大頭再回到這里后就垂了下去,閉上眼睛。身上散發著淡淡的紫芒。在沉睡之前,小光勉強抬起頭,朝著龍皓晨噴出一道柔和的金色光芒。滋潤他的身體。

    回來了。他們活著回來了。月夜心中頓時升起一種大喜過望的情緒口但是,她很快就被龍皓晨慘烈的景象驚呆了。左邊肩膀完全塌陷,連帶著手臂軟軟垂下,右腿反方向扭曲著,背后秘銀基座戰鎧更是有一個半球形的巨大凹陷,只有背部骨格全部碎裂恐怕才會出現這樣的恐怖景象吧。而且,此時的龍皓晨,竟然無法讓她感受到一絲生命氣息

    他、他怎么會受到如此嚴重的創傷?他既然能夠傳送回到這里,怎么會這樣?

    月夜有些呆滯的看著昏迷在地的龍皓晨,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

    足足愣了半晌,她才慚漸清醒過來,帶著強烈的震驚快步來到龍皓晨身邊,蹲下冇身體。察看他的情況。

    龍皓晨全身都包覆在秘銀基座戰鎧之中,身上隱隱有股血腥味兒散發出來。

    秘銀基座戰鎧設計精密,渾然一體。月夜尋找了半天,才在兩側腋下找到開啟鎧甲的機括,小心翼翼的一點一點將秘銀基座戰鎧打開。

    銀光閃耀,脫離了龍皓晨身體的秘銀基座戰鎧迅速凝聚成銀色箱子的樣子,自身散發著柔和的光元素波動,顯然是在自行修復著。

    當月夜看到鎧甲內龍皓晨的樣子時,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此時的龍皓晨看上去實在是太慘烈了。左側肩膀處有一個深深的四痕,皮開肉綻,甚至連骨頭茬子都翻了出來,他的身體已經被鮮血染紅了,右腿詭異的扭曲著,整個后背上部塌陷,鮮血不斷從他的口、鼻、耳中流出。英俊的面龐一片雪白。

    這樣的重傷,哪怕是有強大的牧師在這里恐怕也要束手無策,三處最嚴重的傷都是粉碎性骨折,骨格破碎成不知多少碎片,而且還在不斷的失血。

    月夜小心翼翼的探查了一下龍皓晨的鼻息和心跳。

    鼻息幾不可聞,但還有微弱的心跳。在他胸口位置,金色的骷髏頭掛墜散發著柔和光暈,似乎是護住了他的內臟,這才保住了一條性命,只是,他如此重傷,月夜也不知該怎樣幫他治療了。尤其是骨骼上的傷勢,一個不好,就會導致終身殘廢。

    采兒依舊呆立在一旁,保持著原本的動作,但她身上的殺氣卻極不穩定的波動著,身體也同樣在輕微顫抖。

    覺冇醒最后時刻,她雖然已經吸收了所有傳承,但卻終究未曾完成融合就強行進入了空間傳送過程,自身靈力處于紊亂狀態。

    “怎么辦?怎么辦?”月夜焦急的看著龍皓晨的樣子,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她是暗屬性,根本不敢幫龍皓晨治療,否則只會起到反作用。

    與阿寶一戰,看上去龍皓晨沒有輸,可實際上他終究不是阿寶的對手。兩人的靈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阿寶更擁有著逆天魔龍族的傳承。

    龍皓晨在戰斗開始之前,就悄悄服用了林鑫最新煉制成功的一種名為燃靈丹的丹藥,極度的壓榨了自身潛能。

    這種燃靈丹不像爆靈丹那樣增幅迅猛,但增幅的時間卻很長,增幅效果也是相當強悍,但它也有著更強的副作用,如果壓榨的潛力過多,那么,甚至會形成永久性創傷。

    為了伙伴們能夠活著離開,龍皓晨已是竭盡所能,雖然成功突破了七階,但過度的透支也令他陷入了極為危險的境地。而最后時刻,為了保護采兒,盡可能讓她覺冇醒的時間多一些,龍皓晨更是不惜以身體作采兒的盾牌。否則的話,采兒如果連傳承之力都不能全部吸收,那么,很可能立刻就有生命危險。

    雖然此時的龍皓晨已是瀕死狀態,但在他嘴角處卻流露著一絲淡淡的微笑。當年,他告訴父親,自己要成為一名守護騎士的理由就是希望能夠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人。而今天他確實做到了,為了采兒,他險些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啊!

    如果不是最后皓月近乎絕望的眼神注視,龍皓晨顧及到它的安危,他甚至還會再多堅持!會兒。

    神眷者依舊是人,受到致命傷害也一樣會死,龍皓晨有永恒旋律護體,有秘銀基座戰鎧護身,更有著同伴們分擔傷害,可他此時的生命力卻依舊在迅速流逝著。

    內外交困的嚴重傷勢正在剝奪著他的生命,燃冇燒的生命火焰也正在漸漸熄滅,就連他那強大的靈魂之火都已經開始徐徐潰散了。

    就在月夜不知該如何是好,想要嘗試著幫龍皓晨包扎一下傷勢的時候,一個有些怨懟的聲音突然響起,“真不想來這個充滿死亡氣息的骯臟之地。搞什么嘛,弄成這個樣子。”

    緊接著,在月夜吃驚的注視下,從龍皓晨小腹處涌出一團淡淡的綠色光芒,那是充滿了生命氣息的綠色。綠光在空中飄蕩,漸漸形成一扇綠色光門,一只纖細白嫩未穿鞋襪的小腳,就那么從光門中邁了出來。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