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印王座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回歸(中)
    龍皓晨心中一陣陣絞痛,忍不住就要將她樓入懷中,采兒卻突然一驚,猛的一把推開他,雙手環抱在胸前,“你、你要干什么?”

    龍皓晨趕忙道:“采兒別怕,我什么都不做,只是陪著你好不好?你先冷靜一些。你越是著急,越不容易恢復記憶。你愿意聽我給你講講你的事情么?”

    在龍皓晨的連聲勸慰之下,采兒眼中的驚恐漸漸平復下來,但看著龍皓晨的眼神卻依舊警惕,“你別過來,就在那里講。”

    “好。”龍皓晨答應一聲,用最溫柔的聲音說道:“你叫采兒,是圣殿聯盟刺客圣殿的一名刺客。”

    “圣殿聯盟?那是什么?刺客圣殿又是什么?”采兒呆呆的看著龍皓晨。

    龍皓晨也呆住了,他也沒想到采兒失憶的竟然如此徹底。

    “采兒,那你先坐下,我慢慢給你講。”

    “嗯。”

    采兒的抗拒似乎減弱了一些,聞言緩緩坐下,不過,才一坐下,她的眉頭卻皺了起來,“我餓了,好餓哦。”

    確實,三人都已經一天一夜沒吃過東西了。

    龍皓晨趕忙從永恒旋律中取出食物和飲水分給二女,照顧采兒吃東西,甚至還特意燃起光明之火幫她將干糧烤熱,照顧的無微不至。

    月夜在一旁看著龍皓晨一邊幫采兒弄干糧,一邊開始給她講述關于圣魔大陸的情況,不禁有些癡了。不知道為什么,鼻子有些發酸,美眸中隱隱有水霧浮現。

    如果有一天,有個男人也能為我如此,就算是立刻死了我也心甘情愿了。

    采兒的恐懼和排斥伴隨著龍皓晨的照顧和不算的講述,漸漸消失,聽著龍皓晨所說的一切,她的心神漸漸穩定下來,就像一個無比饑渴的沙漠旅人突然見到綠洲一般,仔細記憶著龍皓晨所說的一切。至少讓自己的大腦不再空白。

    龍皓晨每講半個時辰左右,就讓采兒休息一會兒,讓她接受一下自己講述的東西,然后再繼續說。單是大陸背景以及目前大陸的狀況,他就講了接近兩個時辰之久。

    “……,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我很小的時候,那時的你比我強大得多,那時候我才九歲,正在采野菜準備回家吃,卻突然看到只有七、八歲瘦弱的你跌倒在地,……”。

    “……”還記得我們重逢時的樣子么?那時候我可沒認出你,你卻憑借勿忘我指環認出了我,還不告訴我,真是太壞了,但那段時間我真的很快了,似乎連獵魔團選拔賽都不再重要了,……”。

    “……”在驅魔關,我們住在宿舍的時候,你旁若無人的搭建了一個屬于我們的小、家,那次對我的觸動也是最大,我在心中暗暗發誓,以后一定要給你一個溫暖的家。都是我不好,沒有照顧好你,讓你受到了這么大的傷害……”。

    龍皓晨一直緩緩的講述著,他的聲音很柔和,就如一汪清泉洗滌著采兒的心。直到她倚靠著她的肩膀睡著的那一刻為止。

    另一邊,月夜卻早已經聽的癡了,她甚至聽的比采兒還要專注。

    這樣的日子,一直度過了整整三天的時間,每天龍皓晨就是不斷的講述,喂采兒吃喝,至于一些女孩子解決生理問題的私密事,自然是由月夜來教采兒了。

    龍皓晨講述的十分詳細,而且一直在不厭其煩的重復,經過三天的接觸,采兒終于不再排斥他了,反而是有些依賴他。只是,她卻依舊什么都沒能想起來,只是勉強記憶了龍皓晨講述的一切而已。

    采兒的實力并沒有失去,反而大大的增強了,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她的戰斗本能還在。她唯一能夠記憶起來的,也就只是那些刺客的技能了。而且,根據采兒所說,她似乎掌握了一種新的能力,具體是什么她自己也不太清楚,按照龍皓晨的判斷,她應該還需要近!步的領悟才能使用出來。而這新能力自然和死神神眷者的身份有關。

    經過幾天的接觸,失憶的采兒對龍皓晨已經漸漸接受了,但現在的她就如同白紙一般不諳世事,也只是將他當成可以依靠的朋友看待,卻少了以往的情感。月夜就不止一次看到龍皓晨在采兒睡著或者修煉時黯然神傷。

    “我們該回去了。采兒,你準備好了么?”龍皓晨向采兒說道。

    “嗯。”采兒輕輕的點了點頭,一雙大眼睛眨啊眨的,倒是比以前多了幾分活潑。

    龍皓晨心中暗嘆一聲,向月夜打了聲招呼后,開啟了永恒旋律的傳送。

    金光閃耀,將三人籠罩在內,采兒下意識的貼近龍皓晨,抓住他的衣袖,雙眸緊閉,一副十分緊張的樣子。月夜也悄然向龍皓晨貼近了幾分,偷眼向嬰聘晨看去,卻見他所有的關切都在采旭穿上。

    金光閃耀,當三人重新出現在曠野時,外面竟是黑夜,天氣陰沉沉的,并無星月之光,因此周圍的一切都顯得十分黯淡。

    “采兒,好了,我們回到大陸上了。”龍皓晨輕輕的碰了碰身邊的她。

    采兒睜開雙眸,一臉好奇的看向周圍,“這就是我們本來的世界嗎?”

    龍皓吳微笑道:“是啊!一會兒你就能見到我們的伙伴了。”

    “哦。你會一直陪在我身邊對不對?”采兒一臉期盼的道。

    龍皓晨點了點頭,“一直都會的。”

    采兒嘻嘻一笑,“那就好,你是個好人。你講的那些我都記得呢,你是我的男朋友,對吧。”

    龍皓晨呵呵笑道:“是啊!我會一直守護在你身邊,保護你。”

    “嗯。”采兒的點了點頭。

    “皓晨,我要走了。”月夜的聲音在另一邊響起。

    龍皓晨扭頭向她看去,看到的是一張落寞的嬌顏,“回去吧,別想得太多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們幫助的話,你就讓月夜商團的人到圣城來找我。我們這次接取的任務大多已經完成了。或許,我們不會再繼續任務,我想帶采兒回去,到她父母那邊,看看能否幫助她想起些什么。”

    月夜突然沉默了,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龍皓晨有些疑惑的看著她,另一邊的采兒也是探過頭來,不過,她顯然對月夜的感官并不怎么好,看著她的目光甚至有些敵意。

    月夜突然抬起頭,目光直視龍皓晨,道:“蛇魔神安度馬里在東部的安度行省,據說,他最近在安度行省內的幽暗沼澤尋找著什么。安度馬里生性多疑且實力強大,總會將自己的魔神柱隨身攜帶。雖然他僅僅排名七十二柱魔神中最后一位,但他的附屬種族蛇魔族卻十分強大,否則也不會單獨鎮守一省之地。想要對付他,就一定要先殺死他身邊的四名美杜莎。千萬不要去看美杜莎的眼睛,如果被其眼神看到,一定要在無法抵抗石化之前將其殺掉,否則就將永遠無法恢復了。美杜莎是六階魔族,普通蛇魔大多在三階到五階之間。”

    龍皓晨驚訝的看著她,“你……”。

    月夜自嘲的笑笑,“沒什么,直視對你安慰我的報酬吧。以后再想從我這里得到消息,可是要高價哦。我走了。”

    說著,她轉身就向遠處走去,但是,沒走出幾步她卻再次停下腳步,猛然轉過身,充滿挑釁的看了采兒一眼后,向龍皓晨道:“如果你先遇到的是我,我一定會讓你喜歡上我,而不是她。”

    紫光閃耀,月夜再次轉身時已是飛身而起,眼底水霧彌漫,似乎隨時都會溢出似的。

    龍皓晨吃驚的看著遠遁而去的她,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其實,他并不是一個遲鈍的人,只是這幾天以來,他的心神全都在采兒身上,并沒有過多的去關注月夜。

    月夜的這番話聽在他耳中無疑是十分勁爆的,一時間不禁有些扭不過念頭來。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采兒朝著月夜離開的方向吐了吐舌頭,“早就看出她不懷好意了呢。龍皓晨,你說,你是喜歡她還是喜歡我?”

    看著采兒那倔強的小臉,龍皓晨不禁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不過,他心中也多了幾分異樣,以前的采兒可是絕不會向他問出這種話的。

    采兒原本的性格是較為內向的,而失憶之后卻變得十分外向。此時可不正是像!個賭氣的小丫頭么?

    “當然是喜歡你了。我這一生,就只會喜歡你一個人。”龍皓晨輕輕的拉起她的手,認真的說道。

    采兒有些驚慌的避開他的目光,也將自己的手抽了回來。“你、你別這樣,我覺得有點怪。你不是說要帶我去找伙伴么?快走吧。”

    大雅克城,團部。

    幾天以來,整個團部內的氣氛一直都是陰沉沉的,無論是王級十七號獵魔團還是帥級六十四號獵魔團,每一名團員的情緒都顯得十分低沉。尤其是帥級六十四號獵魔團五人,更是極度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如果不是因為靈魂鎖鏈他們能感應到龍皓晨和采兒還活著,恐怕他們的情緒早就要爆發了。

    出發去起點年會,別的我不多說,老三還是那句話,風雨無阻。誰請假咱也不會請假,更新照舊。求推薦票。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