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印王座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敢不敢?(下)
    這位熊魔領主心中已經產生了恐懼,他現在只想跳下城頭,遠離這個使用金屬練的可怕男人。

    “轟隆——,再次的劇烈碰撞,令熊魔領主的身體被硬生生的再次轟擊而起,就在他想要借助這機會直接墜落城下之時,一道巨大的黑影驟然席卷而上,從后面狠狠的轟擊在他背上,硬是將他又給打了回來。

    那巨大的黑影可不正是一開始持有在熊魔領主手中的狼牙棒么?

    狼牙棒是被司馬仙用腳重踏后飛起的,熊魔領主憑借巨熊之力雖然擋住了光之大力丸的追擊,卻無法再蕩開這一擊了。狼牙棒最為粗壯的為之狠狠的砸在熊魔領主的背心處口沉重的轟擊令他眼前一黑,背后肌肉被狠牙棒上的尖刺大片撕裂。硬是重新朝著地面砸了下來

    但是,令他吃驚的是,那個光頭男人的身影卻消失了,迎上他墜落身形的,是一個直徑足有半米的爆裂火球。

    熊魔領主這個郁悶啊!如果是在他全盛時期,這樣的火球就算是不閃避,也根本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傷害,可是,現在的他卻不行,胸口處已經受到過重創,再被這樣來一下,恐怕就真的跑不了了。

    無奈之下,他只得架起雙臂來抵擋這火球的轟擊。

    領主級的熊魔身體抗牲果然強大,被這五階的爆裂火球正面轟中,他的身體只是在空中停頓了一下,就朝著地面落下。并沒有受到什么創傷,只是胸口處之前被電成焦炭的傷口在劇烈震蕩之下鮮血狂噴。

    但是,也就在下一刻,這頭熊魔口中卻發出一聲凄厲的怒吼,身體下墜之勢陡增,狠狠的摔在鎮南關緘頭之上,慘叫聲也變得越來越微弱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那個擊潰了他的光頭牧師已經到了背后后,一輛燦銀色的匕冇首狠狠的從他脖子后面的中樞神經所在位置又又又,并且是向斜上方刺入它的大腦之中。

    背后靈翼收斂,司馬仙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在熊魔被狼牙棒轟擊的砸回來時,他就已經飛入了空中,在空中完成了一個折向飛行,瞬間下墜,在熊魔領主被爆裂火球轟中的同時,他也落在了熊魔領主背后。他手中那長度只有兩尺,寬度卻達四寸的恐怖匕冇首,正是王原原那柄血腥風暴的縮小版。

    雖然威力遠不如血腥風暴那么恐怖,但用了剩余鋸鰩獨角制作的這柄血腥匕冇首,也已經叩開了傳奇的大門,論穿刺能力,可不是光之大力丸所能相比司馬仙深知熊魔領主頑強的生命力,而他在狂化之后,自身實力也已經大量消耗,一旦無法持續限制熊魔領主,說不定就要被對方反噬了。

    因此,他才用這柄血腥匕冇首完成了最后一擊,從要害處毀滅了這只熊魔。

    坐在熊魔領主的尸體上,司馬仙大口大口的喘息著,血腥匕冇首卻沒停下,老實不客氣的挖出了熊魔領主的魔晶,收入到自己的儲物靈器之中。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林矗的影響,司馬仙在戰場上對于收集高等階魔晶也是樂此不疲。

    敵人數量太多了,收集尸體是肯定來不及的,但收集魔晶卻是綽綽有余。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收藏了多少高階魔晶。

    圣戰帶給人類的是巨大的打擊,但同樣的,正所謂危險越大機遇就越大,在一線作戰的圣殿聯盟強者們,只要是能夠活下來的,哪一個積蓄也是不火

    女魔法師看著司馬仙疲倦的樣子,眼中卻流露出宛如火焰般的光彩,快步來到他面前,將一瓶丹藥遞了過來

    司馬仙接過丹藥,謹入口中幾粒,吞咽了下去。口中卻是沒好氣的說道“這家伙太結實了,差一點搞不定”

    女魔法師臉色羞慚的道“對不起,我沒能幫上你什么。”

    司馬仙抬起頭,向相貌姣好的女魔法師咧嘴一笑,道“沒啥。這家伙恐怕足有八階,你的魔法威力還不夠。這不是搞定了么?”

    女魔法師拍拍豐冇滿的胸脯,道“你剛才真是嚇死我了,當你讓開他那一擊的時候,我還真以為你要放棄我呢。”

    司馬仙嘿嘿一笑,道‘就對哥哥這么沒信心啊!老冇子還沒死呢,誰也動不了你。”

    女魔法師心中一熱,默默的點了點頭。

    司馬仙翻身從

    熊魔領主背上跳下,一腳將這家伙的尸體踢到一旁。這可是八階魔族的尸體,所值還是很高的。踢下城就太可惜了u。

    幾步上前,他把那根閃耀著暗金色光芒的巨大狼牙棒給撿了回來。

    之前在這大家伙轟中熊魔領主后背的時候,他分明看到這狼牙棒上暗金色光芒閃爍,有一股兇威從里面爆發出來。

    不過,這玩意兒也太大了,司馬仙塊頭雖大,但那狠牙棒粗大的巨柄卻依舊無法掌握。他之所以沒有用自身的儲物靈器收起那熊魔領主的尸體,就是為了留著地方把這大家伙收起來。回頭找位煉金大師改造一下,說不定自己能用。習慣了光之大力丸之后,他對這種重型武器可以說是情有獨鐘。

    支援的強者已經上來了,司馬仙這邊干掉一名八階熊魔領主,周圍的戰士們自然看得到。眼看他消耗過大,自然有人頂替了他之前的位置。

    司馬仙也不逞強,快速退到后面,找了個角落坐下來,貪婪的呼吸著空氣,剛才雖然驚險,但對他來說也是大為過癮的,擊殺一名如此程度的熊魔領主對他來說也是第一欠這樣的寶貴經驗無疑會對他實力的提升大有好丸

    女魔法師也坐到了他身邊,遞上一個水囊。

    司馬仙也不客氣,咕咚、咕咚的將里面的水灌了個干凈。

    “過癮,可是,你這水囊怎么有股香嘖嘖的味道,熏得我想打噴嚏”司馬仙將水囊遞回去

    女魔法師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道“這是老娘自己用的,能不香么?你以為都像你們這些臭男人啊!”

    司馬仙嘿嘿一笑,摸摸自己的大光頭,道“這樣不好吧。你畢竟是個女人,下回別這樣了。”

    女魔法師哼了一聲,道‘女人怎么了?現在這世道,能不能活過明天都難說呢。每天就只有無盡的殺戮,生命的脆弱難道你沒看見?你要敢要,老娘在這里就敢跟你打個野炮,敢不敢”

    “呃”,…。”司馬仙萬萬沒想到,劫攤彪悍如斯。前一刻在戰場上還睥晚縱橫的戒律牧師,此時卻顯得有些窘迫。

    “你不會是發燒了吧”司馬仙小心翼翼的說道

    女魔法師咬緊紅唇,“發燒你媽個頭,老娘正常的很。難道你不行么?送到面前的都不敢要?老娘還xxx呢”

    司馬仙苦笑道‘妹子,你別這樣,我有點接受不了。”

    女魔法師冷哼一聲“不敢就算了。”說完,她直接靠坐在一旁,其實,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此時自己的心跳速度有多么快。

    是啊!在這場圣戰之中,誰能知道自己還可以活多久?或許,在下一刻就劊七成尸體。女魔法師已經記不清司馬仙救過自己多少次了。每一次,都是他魁偉的身體擋在前面,擋住敵人的狂攻。

    當他干棹那熊魔領主時,女魔法師內心最后一絲防線也已經被攻陷,她不知道自己對他是不是愛,但是,她卻近乎瘋狂的想和眼前這個男從又又,將自己最珍貴的東西交給他。至少,這樣就算她戰死在這鎮南關上,也不算白活一場。

    “對不起,妹子,我已經有女人了。”司馬仙試探著說道,他看得出,此時這女魔法師的心情并不平靜。

    “我知道,不就是你那小白花么。你每天至少要拿出她寫給你的信看上三、五遍,認識你的人誰不知道老娘不在乎。”女魔法師猛然轉過頭,惡狠狠的盯視著司馬仙。

    司馬仙搖搖頭,道‘不行,俺是一個忠貞的男人”

    ‘要拉倒。老娘很稀罕你么?”女魔法師猛然站起身,一巴掌拍在司馬仙的光頭上。

    司馬仙被她打的一愣,就在女魔法師眼中淚水瑩然,準備轉身就走的時候,她突然看到,眼前的光頭牧師勃然色變,猛然竄起,宛如秦山壓頂一般將她撲倒在地。

    這、這也太猛烈了吧?

    巨大的重量壓的女魔法師仿佛要喘不過氣來但是一股甜腥的味道

    鮮血,正順著司馬仙的嘴角流淌而下,滴落在她面龐之上。

    司馬仙猛然向旁邊一擰身,帶著她翻滾回之前的角落。女魔法師這才看到,在司馬仙背后,多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巨大傷癡.而就在之前她被司馬仙撲倒的位置,一個從隱形中解除的身影被圣殿聯盟的強者們亂刀分尸。

    地勉族隱形者,而且至少是一名六階以上的隱形者。

    “你怎么樣?你別嚇我?”女魔法師抱住司馬仙的頭,看著他嘴角處流淌出的鮮血,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沒事兒,老子死不了,這混蛋的武器有穿透效果,幸好我避過了要害。”司馬仙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又吞下凡顆丹藥。

    繼續求月票、求推薦票。月中了,大家檢查一下票倉,多多支持老三。(未完待續)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