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印王座 > 第一百七十章 小白花的四封信(上)
    一道金光適時從天而降,落在司馬仙身上。不知道是哪位強大的牧師關注到這邊情況,給予了他十分有效的治療。

    女魔法師咬緊牙關看著眼前這個光頭男人,半晌之后,她突然一把抓住司馬仙的脖子,猛的向他嘴上吻去。

    這實在是來的太突然,再加上司馬仙身體的虛弱,竟是沒有躲開,被吻個正著。

    在這一刻,司馬仙腦海中想到的是:我的小白花可怎么辦啊?

    這一吻來的快,去的也快,女魔法師猛然抬起頭,充滿霸氣的道:“我才不管你什么小白花不小白花,老娘跟定你了,不要都不行。”

    “可我已經心有所屬了……”司馬仙義正言辭的說道。

    女魔法師不屑的哼了一聲,“老娘只要你的肉體,才不要你的心。”

    “我……”

    司馬仙索性不再說話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說什么才好,這女人彪悍起來,男人是無論如何也比不上的。

    其實,他外表粗豪,可內心卻十分細膩,他能感受到這女魔法師內心的一些想法。在她彪悍的外表下,其實隱藏著內心的顫栗以及對戰爭的恐懼。

    她只是希望能夠切實的找到一份依靠而已。

    這狗冇日的戰爭,狗冇日的圣戰啊!

    看著司馬仙的眼神,女魔法師也漸漸安靜下來,靠在他身邊,喃喃的低聲道:“對不起。

    司馬仙抬起手,摟住她的肩膀,“沒事兒,吃虧的是你。會過去的,都會過去的。”

    女魔法師的眼睛有些濕潤了,她突然抬起頭,看著他,道:“如果你的小白花不要你了,我跟你好不好?我說真的。起碼你是個強壯的男人。”

    司馬仙沒有吭聲,手上光芒一閃,幾張羊皮卷軸出現在掌握之中。他的目光也一下就變得溫柔了。

    女魔法師也不再說話了,當她看到司馬仙注視著羊皮卷軸的眼神時,她就明白,自己擠不進這個男人的心。

    司馬仙小心翼翼的打開一個個羊皮卷軸看著。

    羊皮卷軸一共有四個,每一個都保存的很好,沒有半分破損。

    第一封:“混蛋,你明知道我不愿意讓你叫我小白花還這么叫。我討厭你、討厭你這個死光頭。不過,你要是敢真的死在前線,我就永遠討厭你。你必須給我活著滾回來。無論多久。還有,給我回信。要是三個月內收不到你下一封信,老娘立刻就嫁人,讓你死了都不安寧。”

    司馬仙還清楚的記得,當自己看到這第一封信時那種百感交集的感覺。她給我回信了,她讓我活著回去。她說她看不到我的信就嫁人。她是在乎我的啊!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封信當時帶給了他多么巨大的動力與勇氣。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沒有手中這四份羊皮卷軸他一定無法如此順利的突破七階。

    第二封:“活著就有希望。”

    是的,第二封就這么簡單的一句話,因為當時司馬仙給他那小白花的回信上寫的是,你這么關心我,是不是喜歡上我了?那我有沒有機會?

    第三封:“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兇?如果你不怕我打你、罵你,等圣戰結束后就帶吃的來看我吧。如果在我和你的獵魔團之間選一個,你會選誰?”

    在接到第三封信的時候,司馬仙糾結了許久,原本的好心情全部被暴躁所代替。那一段時間,他在戰場上表現的格外狂暴。他給楓玲兒的回信中也只寫了簡單的三個字:獵魔團。

    是的,他喜歡楓玲兒,一見鐘情,甚至有些無可救藥的喜歡,但是,這份喜歡卻不能動搖他的信仰。

    楓玲兒的第四封信來的很快也就是到目前為止的最后一封,“我發現,我真的開始喜歡你了,因為我喜歡有堅持的男人,把你的肌肉練得結實點,不許到處沾花惹草,說不定,過些日子,我會去看你。只要你還活著,我就給你一次機去……”

    驅魔關刺客圣殿。

    “叮。”靈巧的身形在空中一個扭轉,飄然落地,只是落在地面上的時候腳下卻并不怎么穩定,接連踉蹌數步之后才勉強站穩。手中巨大的鐮刀橫掃而出,目標卻是前方的一片虛空。

    “叮”又是一聲脆響,只是這一次的聲音卻更為悠長,采兒全身劇震,手中鐮刀已是脫手而飛,她自己也是一個趔趄,坐倒在地。

    一道寒光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她面前,指著她的咽喉,令她的肌膚微微顫栗著。

    寒光收斂,蒼老的聲音隨之響起,“很好,能在我的攻擊下堅持半個時辰之久,至靈力耗盡才無法繼續抵御,七階之中,你的戰斗技巧已經冠絕刺客圣殿了。”

    采兒手撐地面站起來,額頭上已是香汗津津,有些撒嬌似的向圣月道:“曾祖,你也太認真了吧。累死我了。”一邊說著,她將跌落旁邊的巨型鐮刀撿起來。

    這顯然不是她那柄死神鐮刀,而是按照同樣大小用金屬打造而成的。畢竟,在駕馭死神鐮刀的過程中,采兒很有可能會控制不住無法收手。

    圣月輕頭一聲,搖了搖頭。

    采兒疑惑的看著他,道:“曾祖,你怎么了?你不是剛夸我學的快,技巧好么?”

    圣月微微一笑,走到她面前,摸摸她的頭,“你現在的實力是很不錯了。但是,你卻少了一樣刺客應有的東西。”

    “是什么?”

    “殺氣。”

    采兒愣了一下,道:“那我怎么才能練出殺氣呢?”

    圣月道:“刺客的殺氣是骨子里的,是從小培養出來的。你失去了以前的記憶,也喪失了當初的殺意。在戰斗過程中,刺客最強的時候,就是從靜默中瞬間迸發自身最強殺氣,運用到攻擊技能之中,給敵人以一擊斃命的重創。”

    采兒跺了跺腳,“那人家現在培養也不晚嘛,可你就不讓我加入戰場,不殺敵,怎么培養殺氣啊!”

    圣月眼中流露出一絲矛盾的身材,輕嘆一聲,道:“我舍不得啊!當初,在你還很小的時候,我將你送到輪回之劍面前歷練。那時我狠下心來,不顧你父母的求懇。可是,時過境遷,你這次失憶雖然喪失了殺氣,但你也找回了童真,找回了快樂。曾祖真的不忍心再讓你變回以前的樣子口如果沒有戰爭該多好,我希望你能永遠這樣快樂下去。”

    采兒睜大了眼睛,道:“可是,您不是說,我是輪回圣女,就要肩負輪回圣女的使命么?而且,我還要幫助皓晨啊!一年了,他也不知道來看看我,真是的。”

    圣月微微一笑,道:“傻丫頭。這可不能怪他。皓晨這孩子,肩頭上承擔的責任還要遠遠超過你。他背負的壓力更大。如果你希望他好,那么以后就要做好他的賢內助。我相信,只要給你們足夠的時間,以你們的天賦,不久的將來一定能夠帶領我們聯盟大軍反攻魔族。”

    采兒的眼神黯淡下來,一年了,她不知道努力過多少次,希望能夠恢復自己的記憶。可事與愿違,無論她怎樣努力,卻就是想不起來,甚至連尋找記憶的痕跡都做不到。

    驅魔關是她的家,回到這里之后,她心中的彷徨在曾祖和父母的關切下漸漸消失了。事實證明,她留在這里是最正確的,除了見不到龍皓晨之外,她這一年過的充實而快樂。不但以前的實力全部恢復了,修為更是有著長足的進步,內靈力已經超過兩萬,直奔八階挺進。

    “曾祖,我們再來吧。就算我殺氣不足,只要實力足夠也是一樣的。而且,殺氣的問題可以通過我的死神鐮刀來彌補啊!每當我握住死神鐮刀的時候,我就覺得自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所有的恐懼都會自然而然的消失。”

    圣月默默的點了點頭,“不急,你先恢復靈力。采兒,不久之后,恐怕你真的要上戰場了,曾祖會跟在你身邊。你愿意么?如果你不愿,曾祖不會逼你。但如果你想要在未來幫助龍皓晨,那么,這是你唯一的選擇。”

    采兒毫不猶豫的道:“曾祖,我愿意,我要幫他。”

    圣月再次摸摸她的頭,心中充滿了憐愛之意。他的心有些亂,似乎比當初采兒對他極為冷漠時更加難受了似的。

    騎士圣殿。御龍關。

    金光閃耀,龍皓晨一步跨出,周圍虛幻的光芒全部收斂,終于又回歸到了現實世界之中。

    終于從幻洞中出來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從進入幻洞那一刻到現在一共過去了多長時間。但再次回到現實世界,他卻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整個人就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

    柔和的光元素在他身體周圍歡快的跳動著。龍皓晨的變化確實很大,他又長高了許多,肩膀也更加寬闊了。但卻并不是那種夸張的健壯,整午人都給人一種十分柔和、和諧的感覺。無論是臉部線條還是身體的肌肉線條,都像是循天地至理而成。

    求月票、推薦票。下面,就是我們小龍的時間了哦。

    嘿嘿。(未完待續)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