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印王座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唯一的希望(上)
    第二百二十三章唯一的希望(上)

    楓秀突然笑了,他的情緒在這一瞬間似乎恢復了平靜,冷冷的道:“圣戰結束。《》阿加雷斯,你去,讓所有軍隊全都撤回來。在他身上畢竟還流淌著一部分人類的血液,他已經因我族的延續死在我手中。十年之內,我族不再向人類主動發起攻擊。以祭他在天之靈。”

    他的目光突然又變得柔和了,“孩子,在你死那一刻,你都不知道你和我之間的關系。我能為你做的,就只有這些。人類有句話,叫虎毒不食子,說的是,再狠辣的人也不會殺死自己的孩子、自己的親人。可是,我卻殺了你,為了我族的延續殺了你。你是我的親人,我的親人啊!哈哈、哈哈哈哈……”

    魔神皇歇斯底里的大笑聲再次令星魔塔劇烈的顫抖著,所有星魔塔內的封禁之力在這一瞬竟然被他全部引燃,勉強維持著這座佇立著星魔神柱的高塔不至于崩潰。

    “砰、砰、砰……”光之晨曦獵魔團的眾人幾乎是不分先后的落地。

    魔神皇竟然真的放過了他們,可在這個時候,他們心中卻只有無盡的悲傷與痛苦。

    采兒摟著龍皓晨的尸體,后背落地,沒有讓他再受到任何沖擊。纖細的腰肢猛然用力,硬是從地面上挺直了起來。

    司馬仙抱著光之大力丸在地上翻滾一周站起身,他的雙目一片通紅,掄起光之大力丸就往回沖去,“我跟他們拼了。”

    “站住。”一聲冷喝宛如炸雷般響起,采兒那極致冰冷的聲音硬生生的叫住了司馬仙。

    光之晨曦獵魔團的眾人,也被她這一聲大喝引得同時向她看去,采兒那充滿決絕與死寂的目光中寒光四溢,冷冷的環視眾人一圈,“都跟我走。”在她的聲音中,有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威嚴。圣堂最新章節此時此刻,光之晨曦獵魔團的眾人只覺得當初在獵魔團選拔賽中縱橫睥睨的輪回圣女又回來了。他們的意志也不由得完全被采兒的聲音所牽動。

    采兒的面龐上還殘留著兩道血淚的痕跡,看著她,光之晨曦的眾人無論心中有多么痛苦與悲傷,在這個時候也沒有誰會反對她的話。是啊!他們再悲傷又怎么能和采兒相比呢?

    “都跟我走。”采兒冷喝一聲,就那么緊緊的摟著龍皓晨騰身而起,根本不回避早已從四面八方將這里包圍的魔族強者,背后一雙灰色靈翼猛然張開,推動著她的身體朝遠方飛去。

    星魔宮周圍,逆天魔龍族、月魔族、星魔族大量強者都懸浮在空中。但卻沒有一個敢向她出手,魔神皇的話,他們每個人都聽的很清楚,誰敢違逆?

    一身深紫色甲胄的阿寶靜靜的站在墻頭上,看著抱著龍皓晨飛起的采兒,一時間,他的眼神竟然變得有些茫然。他只覺得,在自己心中似乎失去了什么似的。

    這兩年來,他付出了多少只有他自己心中才清楚,近乎瘋狂的修煉令他的實力不止一次有了質的飛躍。可此時此刻,他卻發現,自己的對手沒有了。被采兒抱著的龍皓晨,分明已經失去了生機,他胸口處的空洞看上去是那么的刺眼。

    他死了,他竟然死了?死在父親手中。

    阿寶并沒有感覺到一絲輕松,心中反而充滿了不甘。他是要親手去擊敗他的啊!可龍皓晨卻就這么死了,死在自己父親手中。他沒有去質疑的資格,但他卻知道,這將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遺憾。龍皓晨死了,他永遠也無法向月夜證明自己比他更強。

    光之晨曦的眾人各自釋放出靈翼,跟在采兒身后,一同朝著遠方飛去。冰冷的淚水,忍不住的在面龐上肆意橫流。就連他們靈翼上釋放的光芒都因此而產生著劇烈的波動。(《》)

    身體在空中滑翔,采兒的目光卻始終落在龍皓晨那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的面龐上。他依舊是那么的英俊,只是卻已沒有了半分生機存在。

    她的記憶恢復了,可他卻走了。甚至沒有跟恢復記憶的她說上一句話。

    采兒沒有再哭,因為在她心中,還有最后一份希望。在她接觸到龍皓晨身體的那一瞬所產生出的最后希望。如果不是這一絲希望的存在,她之前在星魔塔之內,無論如何也不會獨活,她一定會追隨著龍皓晨而去。

    在急速飛行之中,他們很快就飛出了魔都。將那座帶給他們無盡悲傷與痛苦的城市甩在身后。

    整整飛行了半個時辰的工夫,采兒抱著龍皓晨突然雙翼收斂,朝著地面落了下去。

    光之晨曦獵魔團的眾人雖然不明就里,卻依舊跟隨著她一同向下落去。

    龍皓晨雖然死了,但因為有張放放的存在,他們這支獵魔團現在還保持著完整的建制。龍皓晨臨死之前的話語,一直都在他們心中回蕩著。他們不能就這么死,他們要為團長復仇,他們有一天一定要重回魔都。

    這是一片不算茂密的森林,采兒抱著龍皓晨直接鉆入其中,在一片平整的草坪處小心翼翼的將他放下。

    光之晨曦獵魔團的眾人自行圍了上來,圍在他的身邊,陳櫻兒直接痛哭失聲。其他人眼中的淚水也同樣怎么都止不住。

    采兒緩緩蹲下身體,她的目光被自己手上那枚藍色的戒指吸引了,勿忘我戒指,他將它還給了我。

    輕輕的將這枚戒指摘下來,采兒拉起龍皓晨的左手,為他帶在無名指上。

    “傻瓜,你為什么要還給我啊!它早就已經永遠的屬于你了,就像我的心。”

    一邊說著,采兒抬起手,將龍皓晨脖子上的永恒旋律項鏈緩緩摘了下來。那從龍皓晨胸口處彈出的金色骷髏頭在空中爍爍放光。

    深吸口氣,一絲執著的光芒在她眼底閃過,她緩緩的,將這條還帶著龍皓晨身體余溫、連接永恒之塔的鑰匙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當永恒旋律與她身體接觸的一瞬間,頓時金光大放,骷髏頭嗖的一下,就鉆進了采兒的衣襟,與她的身體密切的結合在一起,就像當初和龍皓晨在一起時一樣。

    永恒之塔需要一個人間的代言人,龍皓晨在魔神皇的禁制屏障中已經死去,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它當然要再選擇一個新的代言人。這與亡靈天災伊萊克斯要選擇傳人是毫無關系的,永恒之塔早已在從這個世界不斷獲取靈魂之后變得更加貪婪了。自主意識也變得更加強烈了。

    “我們走。”采兒掃視了一圈身邊的伙伴,淡淡的說了這三個字后,強烈的金光驟然從她胸口處迸發而出,就像當初龍皓晨帶著他們進行傳送一樣,將所有人全部席卷在內,金光一閃。他們進入了空間穿梭之中。

    光芒再閃時,他們已經回到了永恒之塔。

    永恒之塔那濃烈的死亡氣息依舊,可此時此刻,光之晨曦獵魔團的眾人眼中,也同樣是充滿了死一般的寂靜。

    楊文昭和斷憶一直都在焦急的等待著他們的回歸,眼看著他們歸來,兩人趕忙跑了過來。但是,他們的腳步很快就變慢了,他們的眼神也在一剎那凝固。因為,他們看到了那躺在地面上一動不動,胸口處有著致命傷痕的龍皓晨。看到了他那蒼白的已經沒有半分血色的英俊面龐。

    光之晨曦獵魔團的團長,光明之子,戰死了。

    “怎么會這樣?”楊文昭失聲說道。

    陳櫻兒猛然撲入他懷中,放聲痛哭起來。

    斷憶沒有問,他只是緩緩單膝跪倒,右拳艱難的搭在自己左胸上,向龍皓晨行了一個騎士禮。

    魔族與人類交戰六千年,黑暗年代來臨之后,有多少人類像眼前的龍皓晨這樣死在魔族之手。他已經不需要多知道些什么,結果就在眼前。龍皓晨,死了。

    采兒蹲下身,輕輕的將龍皓晨摟在自己懷中,喃喃地道:“出來,你快出來。快出來啊!”

    每個人都不明白她在說什么,而此時采兒那冰冷的眼神中卻充滿了焦急。

    就在他們不明所以的時候,突然,一道碧綠的光彩悄無聲息的從龍皓晨的精金基座戰鎧內徐徐鉆出,這道碧綠的光彩看上去很微弱,微弱的就像是一律煙霧,隨時都有可能散去似的。

    一個微弱的聲音也就在這碧綠的煙霧中響起,“他已經死了。我與他之間的契約也正在逐漸消失。我能做的,只是保住他的靈魂七天之內不消散。但你們也只有七天的時間。復活他唯一的機會,就在這座永恒之塔。只有你得到了這塔主的傳承,憑借光系亡靈魔法的奧義,才有可能令他靈魂恢復,心臟重鑄。如果他能復生,我留在他身上的契約也會重新恢復。否則,七天之后,靈魂消散,他的靈魂將被這永恒之塔禁錮,永世不得超生。所以,七天內,如果你們無法將他復活,就帶他離開這里,起碼讓他的靈魂不至于在這里受苦。”

    -------------------------------------------------

    唯一的希望。嗯,這本書一時半會兒還結束不了呢,不是寫到最后了……,大家慢慢看,我說過,大在皓晨死的那一刻,才真正開始呢。更好看的情節還在后面哦。嘿嘿,趕快投票吧。月票、推薦票一起來。

    " target="_blank">www.ysxiaoshuo" target="_blank">http://www.ysxiaoshuo”>" target="_blank">www.ysxiaoshuo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