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印王座 > 第二百三十章 通天之路與血痕(中)
    如果不是背著龍皓晨,這種情況至少要到兩百級臺階之后才可能出現。[非常文學].

    甚至會隨著她的放慢速度而減少影響。

    可現在采兒背上,有著體重超過一百六十斤的龍皓晨啊!她自身的體重還不到一百斤。在這種超負荷的情況下,她的身體承受的負擔實在是太重了。

    但是,采兒始終沒有停頓,身體的痛苦絲毫沒有影響到她堅毅的心。一步一叩首,緩慢卻堅定的前行著。

    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四十二、四十三、四十四……

    “你們看,那是什么?”眼尖的陳櫻兒突然叫道。

    眾人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在那晶瑩剔透的金色階梯處,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兩抹淡淡的紅色。

    紅色很淡,如果不仔細看是發現不了的。

    “又有了。”陳櫻兒再叫一聲。伴隨著采兒再次登上一級臺階,又有兩個淡紅色的印記出現在更高一級臺階上。

    韓羽的雙拳提至胸前攥緊,以他的堅強,聲音竟然有些顫抖,“采兒的膝蓋磨破了。”

    是的,那淡紅色的印記,是血,是采兒的血。

    四十多級臺階下來,背負著體重超過一百六十斤的龍皓晨,她的長裙已經磨破了,膝蓋處擦傷滲出的血跡留在了階梯上,才有了那印記。

    每個人的心都不由得為采兒揪緊,雖然他們不知道采兒在這條通天之路上承受著怎樣的痛苦,但從此時的情況就能看出,這條路一定很不一般。

    盡管這通天之路剝奪了她的一切靈力,但卻不能動搖她的意志力。從小到大的苦修,采兒的意志力本就遠超常人,更何況,她現在是為了復活自己的男人啊!

    一步又一步,一步一叩首。

    兩條血痕開始出現在那看不到盡頭的通天之路上,血痕由淺到深·當她攀上第五十七級臺階的時候,血痕由兩道變成了三道。那第三道血痕來自于采兒的額頭。

    陳櫻兒已經撲入楊文昭懷中,不忍去看,痛哭失聲。其他人都不自覺的閉上了雙眼。

    他們的身心都在劇烈的顫抖著·采兒,真的是太堅強了。

    采兒沒有停頓,她似乎感覺不到疼痛似的。

    五十級、六十級、七十級、八十級。////她就那么一步步,艱難、蹣跚的向上。她的身體早已開始晃動,地面上留下的血痕開始出現液態的鮮血順著階梯向下流淌。

    可她卻依舊在向上,依舊在不停的攀爬。冥冥中,似乎有一股無與倫比的力量支撐著她正在變得越來越脆弱的身體。

    “砰——”在第一百一十二級臺階上·采兒突然猛的摔倒了,重重的砸在面前的階梯上,但她的右手卻狠狠的摳在階梯光華的表面處,腳尖點在下面的階梯,不讓自己滑下去。

    鮮血,染紅了長裙的下擺,順著腳尖滑落。采兒那原本絕色的俏臉上,此時也已滿是血跡。

    她的身體因為承受了太多·正在劇烈的顫抖著,唯有她那雙眼睛,目光依舊執著、堅定。

    劇烈的喘息著·她勉強又向上挪動了一級臺階,“砰”的一下,再次叩拜。

    但是,這一次她卻沒能再爬起來,眼前一黑,直接陷入了昏迷之

    “采兒——”光門外,看的清清楚楚的眾人不約而同的大叫出聲。王原原甚至忍不住用身體去撞擊光門的那層屏障,卻被直接彈飛開來。

    別說是陳櫻兒了,就算是司馬仙、林鑫、韓羽他們這些大老爺們,都已經看不下去了。那三道血痕·就像三柄利劍一般在他們的心頭上狠狠的刺著。

    可是,他們現在卻什么都做不了,進不了那扇光門,自然也就幫不上采兒。他們只能在這里眼睜睜的看著。看著那金色階梯上鮮紅的血痕。

    通天之路沒有任何變化,一切依舊。金色的階梯沒有盡頭。

    一個時辰過去了。

    采兒的身體突然輕輕的動了一下,雙臂支撐著身體·緩緩抬起,她醒了。

    沒有回頭看,她只是略微停頓了一下,就掙扎著勉強站起身,向上邁出一步,再次跪拜。

    只一下,血跡就重新出現在新的一級臺階上。

    “采兒啊······”陳櫻兒和王原原都已是淚流滿面。她們的聲音都已經因為哭泣而變得沙啞了。

    男人們一個個也早已紅了眼睛,攥緊的拳頭指甲已經刺入了掌心。他們多么希望能夠登上這通天之路去代替采兒啊!

    一步、兩步、三步、四步…···

    蘇醒后的采兒,依舊是那么的堅強。背上背著的龍皓晨現在對她來說就像是一座山岳般沉重,可那是她心中的全部寄托啊!命不息,前進不止。要么死在這通天之路上,要么救活我的人。

    在采兒心中,不斷的重復著這句話。

    這一次,她前進了二十八級臺階,再次摔倒時,卻直接陷入了昏迷之中。可是,就算如此,她在摔倒的時候也依舊死死的摳住前面的臺階,不讓自己想下滑。

    攀登、昏迷、再攀登、再昏迷……

    采兒一次次摔倒,又一次次爬起,當她爬上第二百級臺階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

    而這時,她已經第七次昏迷在了通天之路上。

    陳櫻兒已經哭的昏了過去,其他人則在瘋狂的攻擊著那光門的屏障,唯有如此,才能發泄他們此時內心的那份痛苦與折磨。

    采兒的膝蓋早已沒有了完整的皮肉,森白的骨骼直接裸露在外,她那白皙修長的美腿,此時始終都在不自覺的痙攣著。因為失血過度,整個人都呈現出病態的蒼白。她的生命,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流失。而通天之路,卻依舊看不到盡頭。

    這一次,采兒昏迷的時間特別久,整整七個時辰,她才再次醒來。

    “采兒、采兒——”光之晨曦的眾人瘋狂的轟擊著前面的阻隔,他們聲嘶力竭的吶喊著。他們真的看不下去了,他們多想告訴她,不要再繼續了。這第六層通往第七層的階梯,對他們的折磨遠遠超過了之前的考驗啊!

    可是,采兒卻始終沒有回頭,她微微抬起頭,在她眼瞳之中,能夠看到的只有一片血紅色。

    勉強挪動了一下身體,她卻發現,自己怎么也站不起來了。

    七次昏迷,已經消耗了她全部的體力。她的生命正在走向終結。

    也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前方一亮,一閃巨大的光門出現在十級臺階外,金光閃耀,光門徐徐開啟,隱隱透露著后方金色的世界。

    門、門……

    采兒原本已經有些灰白色的眼瞳在看到這扇大門的一剎那突然變得明亮起來。門、希望。希望就在眼前。

    她看到了,光之晨曦獵魔團的眾人也同樣看到了,他們不自覺的安靜下來。看著那扇出現在更高處的光門,痛苦的咬緊牙關。

    采兒的雙腿已經沒有了知覺,可是,這一刻她的眼神卻變得無比明亮,背著龍皓晨,她的雙臂拼命的拖拽著自己和龍皓晨的身體向上挪動一級臺階,額頭在臺階上有力的碰撞了一下。

    深深的血痕留在階梯上,這金色的通天之路甚至因為她留下的鮮血已經散發著淡淡的紅光。

    可采兒卻不在乎這一切,大門就在眼前,希望就在眼前。我一定能夠帶著皓晨走入這扇光門,將他復活。

    不知道為什么,采兒隱隱感覺到,在自己耳邊,似乎回蕩著一個哽咽的聲音,如泣如訴的哭嚎著。可這些對她來說卻都不重要。除了向前,她又怎么顧得上去思考其他。

    身體的潛能被希望二字激發,她就那么憑借著自己的雙臂,一天一天的向上爬著。每一級階梯,至少有三分之二的面積都會被她身上的血跡所染紅。但這血跡卻越來越淡,她的血就要流干了么?

    五、四、三、二、一.

    終于,光門已經僅在咫尺,采兒那堅定而執著的面龐上,終于流露出一絲笑容。

    抬起手,早已磨破的指尖上,骨骼隱現,顫顫巍巍的向那光門中抓去。

    但是,就在這時,令光之晨曦獵魔團眾人近乎瘋狂的一幕出現了。那扇光門突然輕微的晃動了一下,向上提升了一級臺階,也令采兒這一抓落在了空處。

    絕望,出現在光門外的每一個人眼中。階梯上的大門竟然是假的么?他們在瘋狂中歇斯底里的攻擊著面前的大門。

    他們咒罵著死靈圣法神、亡靈天災伊萊克斯。

    采兒只是一個女孩兒,為什么他要如此殘忍。

    唯有采兒沒有絕望,她的目光依舊堅定,抓空的手,落在那已經空處的階梯上,她的身體,再一次向上挪動。

    這是最后的機會了,她知道,如果自己再次昏迷,恐怕永遠都無法醒過來。復活皓晨,這是最后的機會了。

    信念與執著,在剎那間宛如火焰般燃燒,采兒的雙手突然用盡全力,近乎瘋狂的在階梯上猛的一推。

    掩面而逃······,我也不想這樣的……。但這橋段我早就想好了,不許說臟話!!!

    " target="_blank">www.ysxiaoshuo" target="_blank">http://www.ysxiaoshuo”>" target="_blank">www.ysxiaoshuo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