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印王座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月夜女王與毀滅之樹(中)
    龍皓晨的聲音從四面八方響起,“這沒有什么不可能的。《》/《》/為,我不只是領域凌駕于你之上,克制了你。我的靈魂之力也同樣比你強大。因此,就算是在領域碰撞的情況下,我也可以壓制你的感知,讓你找不到真正的我在什么地方。”

    話雖然這樣說,可實際上龍皓晨還是大吃一驚。剛才那兩大神器碰撞的威力實在是太恐怖了。如果他真的在那個范圍內,雖然不至于送命。但至少也會被完全限制,甚至是封印。伊斯頓王也就能夠反敗為勝,獲得這場戰斗的勝利了。

    伊斯頓王一臉的不甘,卻又不得不快速收回自己的生命神域,再不收回來,他的靈力消耗只會更大。而龍皓晨的領域威能卻在持續提升,就連融化他生命靈力的速度都在加快著。

    “你信不信,我調動整個伊斯頓的生命之力撐爆你的領域。”伊斯頓王高舉著自己雙手中的神器,一臉威脅的說道。

    龍皓晨微微一笑,道:“你可以試試看。你不覺得,如果真的那樣做了,沒等我的領域撐爆,你就先被融化了么?”

    伊斯頓王頓時語塞。他真是有些不甘心,他明知道這個對手的實力不如自己,可就是無法戰勝對方,這種感覺絕對不會舒服。當然,他現在也同樣可以通過生命神域對自己的保護逃出去。可是,身為伊斯頓之王,放棄自己的領地逃走,那他還有什么臉面繼續統治伊斯頓?

    正在伊斯頓王大為憤怒之時,周圍的七彩金光突然徐徐退去,龍皓晨的本體也顯現出來。

    經過剛才這段時間的恢復,之前被轟飛造成的損傷已經恢復了。而且,因為吞噬了大量的生命之力補充領域,先前施展光神之域不但沒有消耗龍皓晨的靈力,甚至還反哺自身,令他的靈力恢復了大部分。

    伊斯頓王的臉色很難看當然,這臉色只有他自己才能感覺得到,龍皓晨看到的只有那一臉大胡子。但從伊斯頓王的眼神中,他還是能看出極度的不甘。

    “人類你來這里就是要侮辱我的么?”伊斯頓王低吼道。龍皓晨與他面對,分明已經處于不敗之地,雖然他收回了領域,但伊斯頓王自知自己沒有瞬間將對方殺死的能力。同時,他也不能那樣去做。就像他也能感受到龍皓晨同樣不會殺他一樣。

    龍皓晨搖了搖頭,道:“當然不是。我是應人之邀來對付你的。她告訴我,你為了搶奪她的寶物殺死了她全部的族人,并且擄走了她的家人。我這次來,就是幫她營救家人的。”

    “你放屁。我乃是自然之主在人間的代言人。是自然與生命意志的體現。怎么可能作出這種事情?雖然你有著光明之心,有著無上之光的榮耀,也不能侮辱我,我是自然之主的孩子。”伊斯頓王大怒,手中那對恐怖的神器交相敲擊。突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急急的追問道:“你剛才說的這個人是誰?我要知道是誰敢污蔑自然之主的代言人,污蔑偉大的伊斯頓王。”

    龍皓晨剛要開口,突然整個洞窟劇烈的震顫了一下,緊接著,一股難以形容的強大力量就從思思之前進入的洞窟內傳了出來。

    同樣是生命之力,但這股力量卻并非創造生命之力,而是毀滅生命之力。

    感受到這股氣息的出現,伊斯頓王頓時大驚失色。不過,他卻沒有任何行動,更像是十分懼怕那股毀滅生命之力似的,飛速后退到一旁,甚至是閃避到了龍皓晨身后。

    一道白色身影就在這時從那洞穴內鉆了出來她一出現,毀滅生命之力頓時大放。恐怖的靈力波動壓迫的龍皓晨和伊斯頓王同時貼在了遠處的石壁上。

    不過,他們很快就適應了這股力量,立刻重新飛回空中。

    伊斯頓王一臉驚怒交加的看著龍皓晨,“你、你竟然讓人潛入了禁地,偷出了毀滅之樹的種子?你知不知道這樣會破壞整個伊斯頓世界的平衡,甚至會讓所有伊斯頓世界的生物化為虛無。”

    那閃身而出的白色身影自然正是思思。此時,在她右手之中捧著一塊十分奇異的石頭。那石頭看上去很奇異,一半金色,一半銀色。

    散發著淡淡的金銀光彩。而就在這金銀兩色相交的位置,一個小小的樹苗鉆了出來。樹苗呈獻為淡淡的紫色,上面隱隱有深紫色斑點。而之前龍皓晨感受到的那龐大的毀滅生命之力,竟然就是從這小樹苗中散發出來的。無疑,這也自然就是伊斯頓王所說的那個毀滅之樹的種子了。

    “思思,你救出家人了么?”龍皓晨問道。

    思思抬頭看向龍皓晨和伊斯頓王,也是微微一愣,反問道:“你怎么沒將他引開?”

    龍皓晨道:“我的領域正好克制了他,所以我戰勝了他,自然就不需要再將他引開了啊!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思思嫣然一笑,道:“沒關系,這些都不重要了。龍大哥,謝謝你,幫我拿到了這毀滅之樹的種子,從現在開始,我就是這伊斯頓世界的主宰了。我會伴隨著毀滅之樹的成長而成長。直到將這里完成變成我的毀滅神域為止。真沒想到你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連伊斯頓王都能擊敗。只是,既然擊敗了他,你怎么不順手殺了他呢?這樣也好,那就讓我自己來出手吧。”

    伊斯頓王看到思思,頓時流露出暴怒之色,“是你,原來是你。月夜女王,你究竟想干什么?上次你搶走日月神石原來是為了毀滅之樹的種子。難道你想將伊斯頓世界毀了么?”

    聽到月夜兩個字,龍皓晨微微一呆,腦海中不禁想起那遠在魔都的月夜。這么多年不見,也不知道她怎樣了。不過,當初魔神皇說過,不會對她不利。現在她還好么?

    思思冷笑道:“矮子,如果不是你逼得急,逼迫我們月夜一族沒有了生存的空間,我又怎會冒此風險?在將毀滅之樹大人種在日月神石上的那一刻,我就已經改變了自己的信仰。伊斯頓王,今天或許我殺不了你。但等到毀滅之樹大人成長起來之后,我第一個就會找上你。”

    龍皓晨眉頭微皺,看著思思淡淡的道:“思思,這似乎和你說的并不一樣。看來,你來這里并不是為了營救你的家人?”

    思思看向龍皓晨,眼神略微有些復雜,輕嘆一聲,道:“龍大哥,對不起,是我騙了你。但我卻不得不如此。你太善良也太容易相信人了。不過,你被我利用是值得的。你長得如此英俊,可惜卻承載了光明的傳承。你放心,等我與毀滅之數完全融合后,一定會給你找一處最好的墓穴。當然,如果你肯放棄自己對光明的信仰,跟隨我感悟黑暗的神秘,我不但可以不殺你,甚至還可以嫁給你,做你的妻子。畢竟,像你這樣出色的人類實在是太少見了。”

    一邊說著,思思的身體開始出現了變化,她的耳朵變得尖尖的,黑發緩緩飄揚,多了幾分曲折,就像是黑色的大波浪一般在背后散開。三對透明但卻散發著淡淡黑色的翅膀展開。絕色的容顏更多了一種神秘的誘惑。而她的氣息也隨之暴漲,雖然沒有伊斯頓王那么強大,但至少也是一位領域級的強者。

    思思的聲音也不再是那么溫柔,而是多了幾分驕傲,“重新介紹一下。我是黑暗與水的掌控者,伊斯頓的月夜女王。

    暗夜精靈族族長。我的族人被你們人類和精靈族逼迫的逐漸走向滅絕,如果我再不有所行動,就真的會被滅族了。所以,我之前對你說的話也并不全都是謊言。至于我的父母、親人。他們根本不存在。身為月夜女王的我,是黑暗中無上的掌控者。根本不需要任何血親的存在。”

    聽著她的話,龍皓晨一直在默默的注視著她,臉上卻并沒有太多的表情變化。

    伊斯頓王大吼一聲,手中一雙神器交相碰撞,生命神域頓時碧綠色光彩大放,“月夜女王,你以為你今天還能走得了么?”

    月夜女王思思微微一笑,道:“走不了么?如果是以前,或許在這里你還有機會留下我。但現在么……”一邊說著,他將手中的毀滅之樹緩緩舉起,濃烈的黑暗氣息伴隨著冰冷迅速注入到那日月神石中。頓時,比之前更強大數倍的恐怖壓迫力迸發而出,壓制的伊斯頓王的生命神域迅速收縮。

    “毀滅之樹乃是永恒之樹伴生的存在,而永恒之樹是自然之主的家。你雖然是自然之主的代言人,但卻又怎么能和毀滅之樹抗衡呢?哪怕毀滅之樹才只是剛剛發芽而已,你的力量也不足以阻止我離去。”

    求月票、推薦票。月底最后幾天了,牟足了勁最后雙倍時候哦。

    " target="_blank">www.ysxiaoshuo" target="_blank">http://www.ysxiaoshuo”>" target="_blank">www.ysxiaoshuo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