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印王座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八頭皓月(下)
    無數綠光沖天而起,化為一道道綠色光柱沖入高空再徐徐消散。

    大地在顫抖,森林在悲鳴,一道道裂痕就那么憑空出現在空氣之中。

    在這些綠色光柱之間,魔神皇靜靜的站在那里,看著遠處一個虛幻的綠色身影。

    “不要再試圖掙扎了。夢幻神殿已經被我毀滅,這夢幻天堂馬上即將崩潰。精靈龍也同樣死在我手上。就算你收走了它的精靈之心,也于事無補。精靈龍的精靈之心是最好的治療藥物,堪比復活術。可惜,它對你沒什么用了。我知道,你就是自然女神留下的神詆。融入我的靈魂你應該感到榮幸。”

    魔神皇楓秀的聲音很溫和,在他身體周圍盡是空間裂縫,但是,這些裂縫卻無法對他產生任何作用。遠處那綠色的身影變得越來越清晰了,而那一道道綠色光柱散發的生命氣息卻正在變得越來越虛弱。

    “別做夢了。就算是引爆神詆,我也不會給你的。”夜小淚冰冷的聲音中充滿了憎惡。家園被毀,守護著夢幻神殿這么多年的精靈龍也被魔神皇殺死,她心中的恨意已經達到了頂點。

    魔神皇微微一笑,道:“你以為你還能引爆神詆么?在我面前,任何無謂的努力都是徒勞的。我本已是半神之體,就算你將神詆引爆,我也能夠將其重塑,吸收到我的體內。在這里,我才是主宰。你無非就是借用這夢幻天堂破碎后出現的空間裂縫多消耗一點時間罷了。我都等了這么多年這點耐性還是有的。”

    夜小淚沉默了,她很清楚,魔神皇說的是真的。他實在是太強大了,當他擊殺了精靈龍之后,其實就已經掌控了一切。

    沉睡于夢幻神殿中的夜小淚感受到精靈龍戰死的時候,一切就都已經來不及了。夢幻天堂是她的家,她的根在這里。就像是生長在一株天樹上的果子,如果大樹衰亡了,那么她就只有被采摘或者死去的命運。無疑,魔神皇就是等著采摘她這枚果實。

    他能救我么?夜小淚心中充滿了傷悲,她也不知道。就算他真的來了,就能從魔神皇手中將我拯救么?魔神皇是那么的強大,就算是自然女神能夠重新塑型站在這里,也未必就能戰勝魔神皇。畢竟,自然女神并不是擅長于爭戰的神詆啊!

    魔神皇雙手背在身后,默默的感受著夢幻天堂內迸發出的生命氣息。他的靈力修為已經到了返璞歸真之境,盡管這些生命氣息與他自身的黑暗格格不入,卻也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影響。

    如果從遠處高空中俯瞰就能發現,在之境百里范圍內,都籠罩著一層淡淡的紫黑色。在這個范圍內的一切氣息都無法溢出。因此,哪怕是距離這里并不遠的鎮南關也并未發現這里出現了任何意外。就算發現又如何?誰能阻擋得了現在的魔神皇呢?

    仰首遙望天際,魔神皇心中突然有些煩躁。因為他的心情居然出現了片刻的紛亂。

    他真的沒有死么?腦海中回想起那個令他充滿震驚的消息。雖然星魔神一再保證,龍皓晨的氣息早已消失,但不知道為什么,在得知這個消息后,他心中一直都是沉甸甸的。

    他當然也不相信龍皓晨未死,以他的修為那一指是否真正的點爆了龍皓晨的心臟他太清楚了。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意外發生。

    難道說有亡靈法師將他變成了亡靈?

    一想到這里魔神皇眼底不禁閃過一道厲光。無論他多么希望龍皓晨死去,但他對龍皓晨卻終究有著一種特殊的情感。唯有他才可以傷害他,如果真的有亡靈法師敢將他變成亡靈,魔神皇一定會讓他體驗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痛苦。而且會讓其痛苦千年,煉魂而亡。

    他畢竟是那么的出色啊!想到龍皓晨,魔神皇就有種深深的無奈竟然連奧斯汀、格里芬都能夠與他締結血契,這已經不是天賦那么簡單雖然魔神皇并不清楚其中的過程,但他也能夠猜得到,龍皓晨一定是在某種特殊的機緣下才成功的。

    如果沒有奧斯汀、格里芬,自己能夠說服他最終歸順魔族,甚至是成為自己的繼承人么?

    或許不行吧。那個小家伙太固執了,早知道,當初就應該在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將他帶回魔族,從那個時候開始扭轉他的想法或許還有一些機會。

    想到這里,魔神皇心中突然有種釋然的悲傷,因為他突然記起,當龍皓晨死去之后,他濤楚的感受到龍皓晨體內流淌著的屬于自己那份血脈漸漸的淡化、消亡了。而直到現在,也并沒有再次出現半分感應。

    身為魔族的帝王,逆天魔龍族族長,魔神皇對自己的直系血脈都是有強烈感應能力的。譬如阿寶,譬如冷筱,都始終在他的感知之中。甚至連他們變強、變弱魔神皇都能感受到。而屬于龍皓晨的那份血脈氣息卻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他畢竟已經死了啊!不過,他出現的消息還是要查個清楚。難道說,人類竟然真的允許亡靈法師的存在,并且讓那亡靈法師利用了龍皓晨的身體?不,這應該不可能。

    越是思考,魔神皇內心就越是有些紛亂。不過,他必竟是一代強者,一只腳已經跨入了神級大門的存在。很快他就穩定住了自己的情緒,將目光重新投向眼前的局面。

    等待這一天他已經等了很久,自從修為突破百萬靈力之后,他就在尋找著神詆的存在,唯有借助神詆,才能徹底令自身出現的神靈反噬效果消失,從而成為不受這個位面限制真正的神。到了那個時候,就再沒有什么能夠制約他了。對他來說,這也是一份了不得的機緣。因為就算是這個世界的人類,如果修煉到百萬靈力,也只有自行凝結神詆成神一途。成神之后,意念就會徐徐消散,散播于天地之間,能夠感受一切,能夠支配一切,但卻再不具有身體,更不能影響世界的平衡。

    但他不同,魔族來自于其他位面,這就讓他有了不需要遵守這個世界規則的可能。但也同樣不能自行產生神詆。

    想到這里,魔神皇的心突然變得灼熱起來,今天一定能夠成功,成功之后,自己就是這個位面史無前例的神。到了那時候,人類還怎能不臣服?統一這個位面之后,說不定該是返回自己原本位面去看看的時候了。也不知道那里現在變得如何了。

    綠光越來越暗淡,清純可愛的夜小淚也漸漸在虛幻的綠光中完全顯現出來。她就在距離魔神皇百米之外。

    一道道空間裂縫開始閉合、消失。龐大的生命氣息在這片廣闊的森林中悄然蔓延著,卻怎么也沖不出魔神皇的封印。

    “多么舒適的生命氣息啊!可惜,并不適合我。”魔神皇面帶微笑,一步步向夜小淚走去。

    夜小淚靜靜的站在那里,目光冰冷的注視著魔神皇。她那一雙白嫩的小手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握緊了。貝齒輕咬下唇,眼看著那高大英俊卻又充滿邪魅的身影一步步向自己走進,她卻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夢幻神殿毀了,夢幻天堂也沒了。從這一刻開始,她已經完全失去了自己的家園。回想起精靈龍死去時留給她意念中的那份不舍,兩行清淚不禁順著夜小淚的面龐徐徐滑落。

    沒了,什么都沒有了。

    魔神皇緩步走到她面前十米處停下腳步,向夜小淚伸出了自己的方手,“來吧。跟我走吧。放心,我不會傷害你。你只要誠心誠意的成為我的神詆,我甚至可以不抹去你的記憶。跟隨著我,會讓你見證許多神奇與不可思議。也會讓圣魔大陸出現一位真正的神。”

    夜小淚目光灼灼的盯視著魔神皇,在魔神皇眼底,她甚至看到了一份真誠。到了魔神皇這個境界,早已放下了一切黑暗,對他來說,很多普通人看來十分重要的事都已經不再重要了。他的追求已經完全是另一個層次的存在。

    “我已經等了很久,不想再等下去了。我希望能夠得到一個有意識的神詆,這樣至少我在未來的千年、萬年中并不會寂寞。你說是么?其實,很多時候,喜悅與悲傷都只是暫時的。時間會沖淡一切,當你跟隨著我看到更多不同的世界后,過往的一切你也必然會隨之淡忘。來吧,跟我走,我相信你不會后悔的。”

    魔神皇的聲音很溫和,臉上也始終帶著淡淡的微笑,他的目光之中更充滿了柔和。就像是父親在呼喚自己的女兒似的。

    夜小淚的目光漸漸變得迷茫了,終于,她抬起了左腳,緩緩邁出了一步,然后就那么以極為緩慢的速度向魔神皇走去。

    魔神皇臉上的笑容更加濃郁了,一個聽話的神詆總比一個充滿反抗的神詆融合起來要容易的多。對他的境界穩固好處也自然是完全不同的。當然,他對夜小淚所說的話也都是發自肺腑,完全出于真誠。正因如此,所產生的迷惑效果也才最好。本來他也沒有將夜小淚當成什么威脅,等她融入了自己的力量后,就更不具有威脅了,保留意念又算什么呢?

    " target="_blank">www.ysxiaoshuo" target="_blank">http://www.ysxiaoshuo”>" target="_blank">www.ysxiaoshuo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