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印王座 > 第三百零四章 龍皓晨身世之謎(中)
    白玥目光呆呆的道:“媽媽回到牧師圣殿后,就等著你的到來。但是,我卻等不了。媽媽那時候已經有了我,肚子也一天一天的變大,等到五個多月的時候,本就身材瘦弱的媽媽終于瞞不住了。將她和你在一起的事情告訴了家人。當時,你化名叫做風凌,是戰士圣殿的一名戰士。媽媽等待了你數月你都未去,她還有了你的孩子。姥姥、姥爺雖然早就不在了,但媽媽還有其他的親人,還有師長。很快,他們就向戰士圣殿以及獵魔團任務塔發出了質疑的詢問。得到的答案卻是:查無此人。”

    “當時,媽媽的情緒近乎要崩潰了,她是那么的無助,沒有人能幫她,直到她死的那一天,她都不清楚,原來自己曾經深愛過的人竟然是魔族的統治者,魔族七十二柱魔神中排名第一的逆天魔龍皇。”

    “找不到你,很多人都明白,媽媽恐怕是受騙了。他們勸說媽媽,不要將我生下來,那樣會毀了她的一生。可媽媽不肯,媽媽實在是太善良了。她無論如何也不肯將我打掉,她說,哪怕是用一生作為代價,她也要將我生下來。”

    “十月懷胎,一朝落地,我出生了。但是,也正是因為我的出生,給媽媽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痛苦和災難。我自身的屬性,是黑暗。我繼承了你逆天魔龍族一半的血脈,繼承了你黑暗的氣息。那時候媽媽才知道,她曾經深愛過的男人,竟然是一名魔族。你能想象當時對她的打擊有多么巨大么?而且,也因為我那一身的黑暗屬性,遭受到了牧師圣殿的強烈質疑,他們不肯讓我活下來,因為我是魔族的后代,身上更流淌著魔族的血脈。”

    “媽媽卻說什么也不肯讓他們將我帶走,媽媽死死的護著我,她為了讓我能夠活下來。用自己的血液為我換血,用自己的屬性為我轉換。用她的愛守護著我幼小的生命。最終,我撐下來了,我在媽媽的愛之中堅強的活了下來。但是,我的身體機能也終究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壞,不但自幼體弱多病,更是失去了任何修煉的可能。而媽媽在生下我之后本就氣血兩虧,又為了救我而付出了身體最后的精華。在看著我撐過最關鍵的時刻后。她終于堅持不住了。她用自己的鮮血。寫下了一封簡短的血書,塞入錦囊之中,掛在我的脖子之上。”

    “等我長大了之后。我多次看了血書,當時,我完全不明白媽媽的話是什么意思。直到后來。直到后來你找到我,將我帶到魔族,把你和媽媽的事情都告訴了我,我才明白媽媽是什么意思。可是,我沒有將血書的事情告訴你。我不愿告訴你,我要讓你受到良心的折磨與責備。是你,是你害了媽媽,是你讓媽媽芳華早逝。我恨你,我恨你……”

    說到這里。白玥因為過于激動,險些昏倒在龍皓晨懷中,還是龍皓晨不斷用柔和的生命氣息支撐著,才讓她勉強堅持住。

    魔神皇呆呆的道:“血書?血書?玲軒竟然有話留給我么?是什么?玥兒,你告訴我,她在臨死前說了什么?”

    白玥的手,顫抖著從自己的領口內拽出一個十分陳舊的錦囊。喃喃的道:“我告訴你,今天我就告訴你。”

    她小心翼翼的從那錦囊之中拉出一張白色的布。很明顯,這塊布并不規則,像是從內衣上撕下來的。白布上的血跡早已變成了紫褐色,顯現著她留存年代的久遠。

    白玥輕輕的念道:“玥兒是我和你的孩子。雖然我就要去了,但我終于保住了她。無論你是誰,你只是我的風凌,是那風凌天下的風凌,雖然你騙了我。但愛過,我不悔。”

    “砰——”魔神皇聽了這句話,臉色突然變得一片慘白,身體一晃,手中逆天魔神劍猛然插入地面才支撐住自己的身體沒有倒下去。他的眼神有些呆滯,目光中更充滿了無盡的悲傷。在這一刻,哪怕是敵對的人類強者們再聽了這個故事之后,心中也不禁產生出一絲同情。

    念出血書的內容,白玥自己卻似乎有種如釋重負般的感覺,表情也輕松了許多。她將目光轉向自己的兒子,小心翼翼的將血書收好放在脖子上的錦囊內。柔聲道:“我從小是吃百家飯長大的,媽媽為我而死,感動了許多牧師圣殿的師長們。他們默默的承擔起了撫養我的責任,雖然我不能修煉,但他們卻將我照顧的無微不至。看著我一天天長大。他們從未將母親身上曾經發生的悲劇告訴我,那是因為,他們希望我快快樂樂的活下去,如果可能,永遠不讓我知道這些才好,畢竟我并不是一名職業者,并不會加入到對抗魔族的戰爭之中。”

    “在我十八歲那年,我遇到了星宇。他的年紀雖然比我大了許多,但每一個少女都有崇敬英雄之心。他愛上了我,我也同樣深深的愛上了他。在牧師圣殿師長們的祝福下,我們在騎士圣殿,就在這御龍關內結為連理。如果一切順利,我們將會是一對幸福的小夫妻。我對生活始終都沒有過多的要求,只是希望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都開開心心的就好。但是,就在我最幸福的時候,你出現了。”

    說到這里,白玥看著不遠處的魔神皇,話語中帶出一股濃濃的恨意。

    “是你,破壞了我的生活。你感受到我體內有著你的那份氣息,硬是在一場魔族與聯盟的大戰之中將我抓走,抓回了你的魔皇宮之中。”

    “當時,我以為自己完了,以為自己永遠也見不到星宇了。落入你的魔掌之中,我就沒想過自己還能活著回去。我已經做好了準備,如果你們魔族敢對我施暴,我就算是死,也要為星宇守潔。我手握發釵,隨時做好結束自己生命的準備。”

    說到這里,白玥輕輕的抬起手,撫摸著龍皓晨的面龐,“如果不是為了你,或許,我在被魔族抓走的那一刻就已經了結了自己的生命。可是,那時候我卻剛剛知道了你的存在,甚至還沒來得及告訴你爸爸。所以,我不舍得死,孩子是無罪的,哪怕只有一絲可能,我都要堅強的活下來,將你生下。就像當初媽媽為了我而不惜犧牲生命一樣,我愿用我的生命來保護你。”

    “媽媽。”龍皓晨扶著母親,也同樣是泣不成聲。

    “后來,他告訴我他是我的父親,他感受到了我身上的那份屬于他的血脈氣息。更看到了我和母親當年幾乎一樣的容顏。就是那時候,他將我留在了魔族大半年之久。他對我很好,經常給我講述他和媽媽之間曾經發生過的故事。可是,因為他的欺騙與謊言,卻讓我從小就沒了媽媽,也沒有爸爸啊!我怎能原諒他?我,身為騎士圣殿神印騎士的兒媳婦,卻是魔神皇的女兒。那時我的心情真是復雜極了,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你爸爸。直到后來,我的肚子漸漸的大了,我突然驚覺,無論如何我也不能將孩子生在魔族。就以死相協,讓他送我返回聯盟。我這才回來了。當我進入聯盟境內后,已經即將臨盆。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你爸爸,一邊,是我不愿相認卻無法否認的父親,另一邊,卻是我至愛的丈夫。人類與魔族之間的仇恨早已無法化解。我怎么去面對?我沒法面對。我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我的父親殺死了我的丈夫,或者是我的丈夫殺死了我的父親我會怎樣。所以,我只能逃避,只能選擇逃避。”

    “我在奧丁鎮生下你之后,就決定在那里留下來了。哪怕生活再清苦,我也不愿意去面對外界的一切。我思念著星宇,可是,我沒有勇氣站在他面前,告訴他我是魔神皇的女兒。正因為愛之深,我更加不愿意讓他承受痛苦。所以,我只能避開他,不和他見面。這一躲,就是近十年啊!”

    “直到他找來時,他也已經成為了一名神印騎士。當我再次見到他的時候,再也無法抑制自己內心的情感。終于答應他跟他回去,并且告訴了他你的存在。”

    龍星宇緩緩抬起頭,目光茫然的看向白玥和龍皓晨,“可是,再見到你后,我卻沒有相信你。我能感覺到你的逃避。但我卻認為,你的這份逃避是因為皓晨,因為你和魔神皇有了他,所以才逃避我那么多年。你能想象我當時心中有多么痛苦,承受了多么巨大的煎熬么?可是,無論我心中的痛苦再深,卻也無法與我對你的愛相比。我實在是太愛你了,所以我寧肯讓這份蝕心之痛埋在心底,也不愿再和你分開。”

    ----------------------------------------------

    究竟是誰對誰錯?誰又能說的清楚呢?恩恩怨怨、生死情仇。最終即將上演!

    為神印求月票。為新書絕世唐門求收藏、推薦票。{宜搜小說www.ysxiaoshuo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